再後來,不知道他的師傅是怎麼知道的,派他們到龍獸峰搜尋兩人的蹤跡,好漁翁得利,搶奪浮屠珠。

瀟楊有個習慣,碰到不懂的事情,會進天冥噬魂刀內問問霸天。

在瀟楊的靈魂進入天冥噬魂刀后,就聽到霸天的吼聲:「瀟楊,你個小兔崽子,非但沒有弄個女的進來,連男的也沒了,你想餓死我啊!」

瀟楊笑了笑說道:「雖然弄死了一頭魔猿,但是他的靈魂已經被我吞噬了」

霸天有些不解,疑惑的盯著瀟楊。

於是瀟楊把事情經過對霸天講了一遍。

霸天沉思了一會兒說道:「你說的魔雲宗我知道,是離龍獸峰不遠的一個中型門派,但你描述的那個魔雲宗主我卻不知道,還有你描述的那把吸血的刀,我也沒有見過,畢竟我生前的級別也不是太高,接觸到的事情也有限,你給我描述的那顆珠子,我好像有些印象,但是卻記不太清了,何況了兩千多年了,但我能確定的是它絕對不是浮屠珠,因為浮屠珠……」

霸天說道浮屠珠的時候,眼神明顯的變了,到口的話也咽了下去。

瀟楊問道:「怎麼了?」

霸天說道:「沒事,不說這些了,給我說說吞噬之靈的事情吧!」

瀟楊看到霸天不願意說下去,也不為難他,和他說起了吞噬之靈的事。

霸天聽完之後,很開心對瀟楊笑罵道:「你小子總是走狗屎運,先是遇到我,然後又得到天冥噬魂刀,現在連傳說中的靈物也被你收服了,我看好你吆!」

瀟楊笑了笑,告訴霸天他要專心試練一段時間,過一陣子再來看他,有機會就會給他靈魂補充的。

從天冥噬魂刀中退出來之後,瀟楊吩咐噬靈去山林中獵殺魔獸,靈魂可以給他吞噬,但必須將魔核帶回來。

然後拿出降魔棍法開始修鍊,降魔棍法共分為六章七大招,其中六章分別為:力點、先鋒手、生死門、生死棍、運轉圈點、控制圈,只有熟練掌握這六章之後,才能配合降魔心法,使出降魔棍法的七大招。

以為瀟楊有一定的基礎,加上他自己又偏愛長棍,因此學起來很快,不到一個時辰就已經熟練的掌握了降魔棍法的第一章力點。

力點以棍擊人,最有力的地方是在棍尖和離棍尖約一尺內的一段棍梢中,這段棍的擊打力量比其它地方擊打力量要大,但卻很難控制,所以需要領悟其中的要領和勤加練習才能有所成。

在瀟楊勤奮聯繫力點時,他的靈魂里有些波動,是噬靈。

噬靈剛剛吞噬掉一隻三星魔獸的靈魂,其中有一半魔獸的靈魂之力被瀟楊靈魂吸收。

瀟楊不由的笑了,這噬靈的好處真不少,還可以幫他修鍊靈魂。

自從殺神決上的那個殺字越來越淡,瀟楊就不在再進到其中修鍊了,因為殺神的所有的神識都被他吞噬之後,殺界就消失了。

瀟楊現在還需要用殺神決來訓練魔將們,所以殺界對他還有用。

沒有了殺界修鍊靈魂,瀟楊又不能輕易去吞噬靈魂,所以他的靈魂一直沒有再修鍊過。

現在有了噬靈,他再也不用愁靈魂修鍊了,因為只要噬靈吞噬靈魂,他就可以直接分去一半靈魂,根本不用他自身去花時間修鍊了。

瀟楊笑了笑,開始繼續修鍊他的降魔棍法。

在夜幕將要降臨的時候,瀟楊已經將降魔棍法的第一章完全掌握了,甚至有些小成。

瀟楊用靈魂之力召喚噬靈回來,在這一天之間噬靈一共吞噬了五隻魔獸,兩個三星級的,三個兩星級的。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噬靈興緻勃勃的從山林中趕回來,走到瀟楊的面前恭敬的叫了一聲:「主人,我回來了」

瀟楊聽到之後,驚奇的望著噬靈,因為噬靈剛剛的話聲音已經不是那麼稚嫩了,而且很連貫。

噬靈看出了瀟楊的不解,對瀟楊說道:「主人,我現在已經學會了說話了,多虧主人收留,因為你靈魂的庇佑,我現在的修鍊速度才會這麼快?」

瀟楊好奇的問道:「那你怎麼修鍊的?修鍊什麼功法呢?」

噬靈搖了搖頭說道:「我的修鍊方法都是與生俱來的,每當我達到一個階段,我的記憶就會解封一些,就會那一個階段相應的修鍊功法,我現在主要靠吞噬靈魂來修鍊」

瀟楊無不羨慕的看了看噬靈,對它說道:「今天就到這吧!好好休息休息,明天我們向龍獸峰的中心區域進發」

噬靈回答道:「是的主人,你休息吧!我來守護你」<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噬魂殺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噬魂殺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霸天的指導之下,瀟楊勤加修鍊魂力,此刻他在魂力的運用上已小有所成,加上瀟楊吸收了霸天的大部分靈魂,正常情況下以瀟楊的魂力可以同時控制五隻陰愧。

為了使陰愧更具有攻擊威力,瀟楊打算在陰愧體內植入陣法,使五隻陰愧在戰鬥中能相輔相成,攻擊力必然成倍增加。於是瀟楊把這個想法告訴霸天,霸天聽完后對此表示贊同,並破天荒的誇了瀟楊一次。

在得到霸天的肯定后,瀟楊在邙剎師兄的記憶中找到一個合適殺陣,對殺陣推演,經過無數次演練之後,瀟楊把陣法印在靈魂符上,再陣法符打入陰愧體內,當瀟楊使用魂力啟動陣法之後,五隻陰愧就會迅速組成了一個殺陣。

在實驗成功后,瀟楊欣喜若狂,自己終於擁有了保命手段,而且隨著魂力的增長,瀟楊可以控制十隻、百隻,甚至更多的陰愧,到那個時候將陣法符打入陰愧體內,便可以布置一個超大殺陣,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瀟楊又聽從霸天的建議,在每隻陰愧體內植入可控制陰愧自爆的魂符,當遇到危機時可以啟爆陰愧,出其不意給敵人以重創。

瀟楊將所有儲物戒中的能量體全部煉製成陰愧之後,離開了控屍宗,踏上回家的路。有了上次的教訓,瀟楊這次更加小心,一路上時刻保持著警惕,一旦有情況就立刻將陰愧召喚出來。

好在這次一路沒有再出現變故,瀟楊順利的達到地球。

在遠遠看到地球的時候,瀟楊哭了,雖然流不出眼淚,但他的靈魂在哭。

沒有經歷過生死的人永遠不知道活著有多麼的可貴,瀟楊由生到死,有死復生,時隔將近兩年時間終於活著回到自己的家鄉,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瀟楊利用邙剎的方法穿過地球的結界,直奔家門而去。

瀟楊懷著激動的心走進小區,走向自己家門口,瀟楊有很多很多的話要對父母說,有太多的苦楚要對家人傾訴。

當瀟楊按下門鈴的那一刻,自己的靈魂彷彿都要跳出來一樣,但瀟楊期待的爸爸或者媽媽為自己開門畫面並沒有發生,在敲了幾聲門之後,仍然沒有動靜。

瀟楊有些急躁,使用靈魂之力將門打開,還沒來及喊一聲爸媽,就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客廳中間擺放著父母的遺像,相框上裝裱著白布花翎。

瀟楊昏倒了,這是因為他自己的意識進入了自我保護狀態,當人受到劇烈疼痛或者受到巨大打擊時,潛意識就會進入自我保護狀態。

瀟楊昏睡的時候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到了自己重新回到了孩提時代,夢到了從小到大成長的一幕幕。

在夢中,瀟楊看到自己出生的那一刻,父親那開心的模樣;看到了母親將自己綁在背上做著家務,因為自己的一聲啼哭,母親著急給自己餵奶而打翻了爐灶上的鐵鍋,整鍋滾燙的開水全部澆到母親的腿上,母親忍住疼痛死死的抱住自己,因此母親雙腿上留下了大面積猙獰的疤痕;瀟楊看到父親為養活自己姐弟四個在幾千米深的礦井下啃著帶煤灰的饅頭;看到母親為了供自己上學四處遭人白眼去借錢;看到了父親在刺骨的寒風中騎摩托車載著自己上學,他自己回去的時候卻凍得從摩托車上摔了下來;看到母親一次又一次的將白髮染黑;看到父親因患塵肺在深夜中咳嗽不停;看到……。看到的是父母為兒女無私的付出,看到的是父母對兒女的愛,瀟楊淚流滿面,父母為他付出了太多太多,他也在暗暗發誓好好孝敬自己的父母。


在現實生活中,瀟楊雖然是一個懂事的孩子,但他也會因為自己的固執和父親吵架,也會沖自己的母親發火。二十五歲的他還是過著飯來張口的日子,沒有意識到為父母做一頓飯;沒有意識到為父母洗一次腳;沒有意識到為父母過一次生日;沒有意識到帶父母旅一次行;沒有意識到陪爸爸去醫院檢查一次身體;沒有意識到為媽媽染一次頭髮…….。

不是因為沒有意識到,而是因為作為兒女的他早已經習慣了父母無微的照顧,沒有去想現在父母已經老去,沒有去想為兒女操勞半輩子的父母也需要人照顧。

這個夢讓瀟楊清醒了,自己長大了,而父母卻老了,他們需要自己的照顧,需要像他們照顧自己一樣的去照顧他們,可是夢醒了之後的瀟楊卻沒有孝順父母的機會了。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待。

看到遺像中的父母,瀟楊欲哭無淚,他感覺到天塌了,支撐自己活下去的支柱也沒有了,本以為做了這麼多都是為了父母,可想想自己為父母做了些什麼?父母為了自己吃了一輩子的苦,終於將自己養大成人,卻面發生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他們的心裡得有多麼的苦。

瀟楊慢慢的踱步來到了父母的卧室里,想在這裡在感受一下父母還在時的情景,在他剛躺到床上的時候,突然靈魂悸動一下,有靈魂的氣息。

瀟楊閉上眼睛,使用靈魂之力在屋子裡搜索,終於在卧室的角落中搜尋到一絲魂魄,這絲魂魄很衰弱,但很熟悉,它寄存在一個布偶上,這個布偶是瀟楊媽媽在他很小的時候做給他的,幾經搬家媽媽都沒扔掉它,搬到新房之後,實在沒有地方安置它,就把它放到了父母的卧室里。

瀟楊將自己的魂力慢慢滲透到那個布偶中,在瀟楊的魂力接觸到那絲靈魂時,瀟怔住了,那是媽媽的魂魄。瀟楊很激動,但他卻不敢有所行動,急忙把霸天召喚出來詢問辦法,霸天了解一下事情經過後,臉色有些陰沉對瀟楊說:「你父母並非正常死亡,而是被修真人士拘走了魂魄,你母親的靈魂逃出了一絲,寄存到了這個布偶上,但這一絲魂魄是無法讓你母親復生的,當務之急就是找回你父母的魂魄」

聽到此處瀟楊睚眥欲裂問霸天:「我母親的這絲靈魂怎麼辦,它現在越來越虛弱了,如何能找到拘走我父母魂魄的人?」

霸天回答道:「如今之際先把你母親的這絲魂魄放到鬼魂幡進行寄養,等找到其它魂魄后再把他們合併到一起,至於如何去找那個人,我就沒有辦法了,你仔細想一想你父母有沒什麼仇人,或者是你自己,這個人肯定恨你們入骨,而且能量也很大,否則不會有修真人士出手的。」。

瀟楊根本就不用想,能這麼恨自己的人只有劉家!

給讀者的話:

這一章小說寫的自己很壓抑,在寫小說的同時,我自己也在反思自己,我有多久沒有給家裡打電話了;我有多久沒有回家了;有多久沒有和父母團聚過了。工作忙不是借口,還是找點空閑,常回家看看。切莫等到子欲孝而親不待的時候,最後祝願天下所有的父母身體安康,萬事如意,你們辛苦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噬魂殺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噬魂殺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瀟楊交代霸天照顧好母親那絲魂魄后,直奔劉家而去。

原來在瀟楊吞噬劉大生弟弟劉二生的一魂之後,劉二生就變成了痴獃,劉二生的老婆見此不肯作罷,找到劉家的主事人,劉家現任的主事人是劉二生的叔爺劉根須。

因為劉家在劉根須這一代出了一個修真人士,所以劉家在凡人界的勢力水漲船高,無人敢惹。

先是劉大生的死,后是劉二生變成痴獃,很久沒有被人挑釁過的劉家接連出事,劉根須震怒,本來想使用自家人的勢力給對方好看,但是在他得知和劉大生混在一起的那些地痞也變成和劉二生一樣后,劉根須明白這不是凡人能夠解決的事了。

劉根須使用秘密手段聯繫到在上清派修行的大哥劉根宗,告訴他家族出現變故,請速回。

在劉根宗回到家族后,見到劉二生的樣子,臉色一沉問道:「到底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惹到修真人士?」

劉根須答道:「大哥,我們也不知道,聽說是因為大生和一個小年輕打了一架,結果那個小年輕開車帶著大生衝到了水庫里,兩個人都淹死了,二生為了給大生討還公道去那小年輕家大鬧靈堂,回來后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劉根宗一拍桌子說道:「胡鬧!都跟你們說了,收斂一些,被修真人士庇護的家族又不止劉家一個,惹惱了他們殺光你們都不是不可能。」

劉根須被嚇得一哆嗦,不敢再說話。劉根宗接著說道:「看二生的樣子,他只是被拘走了一魂,對方應該也不願意和我們劉家交惡,只要對方交出二生的一魂,二生就恢復正常了。」

劉根須連忙拍馬道:「那是,誰敢跟我們劉家交惡啊,大哥你剛進上清派就被收入內門弟子,兩年前又晉陞為核心弟子,他們巴結我們劉家還來不及呢!」

劉根宗臉色這才緩和下來,說道:「帶我去那個年輕小夥子的家裡看看,向那個修士要回二生的魂魄,若交出魂魄也就罷了,倘若不交,嘿嘿,給他好看」

劉根宗來到瀟楊家的時候,瀟楊的母親因為傷心過度,躺在床上,瀟楊的父親在床邊照顧。

看到有客人來,瀟楊的父親還是禮貌的請對方進來,但當劉根宗說明來意時瀟楊的父親就憤怒起來,轟他們出去。

劉根宗眉頭一皺,用修真者的手段說道:「在下劉根宗,上清派弟子,今日前來想要問道友要回二生的魂魄,請道友出來一見。」

在劉根宗說完之後,根本就沒有人回應他,劉根宗怒道:「既然道友不肯現身相見,那我只好把這二人的魂魄帶走等著道友拿二生的魂魄來換了。」

說完就將瀟楊父母的魂魄拘走了,瀟楊母親因為生病,意識不清醒,在劉根宗奪去她的魂魄時,有一絲魂魄逃了。

這絲魂魄正是母親對瀟楊思念,它尋找到殘存著對瀟楊母愛的那個布偶藏了進去。

布偶中的母愛是一種無形的力量,它保護著瀟楊母親的魂魄,直至瀟楊到來的那一刻。

劉根宗在拘走瀟楊父母魂魄后,在凡間呆了兩天看到沒有修士來找他,加上宗門的召喚,他就不再理會此事回到了宗門。

瀟楊來到劉二生家,看到了變成痴獃的劉二生,瀟楊對他恨之入骨,根本沒有任何仁慈之心,拿出鬼魂幡召喚出霸天,把劉二生剩下的魂魄直接吞噬。

霸天吞噬掉劉二生的魂魄后,瀟楊找到了劉二生的老婆,逼迫著她說出了瀟楊父母魂魄被拘的經過,聽完之後瀟楊怒不可遏,直接命令霸天把她的魂魄吞掉。

瀟楊根據劉二生老婆提供的地址,來到了劉根須家,將劉根須控制之後,逼迫他和他大哥聯繫,讓劉根宗速回家族一趟。

等劉根宗來到家族中后,看到滿地躺著的都是自己族人的屍體,劉根宗也是氣憤不已,對瀟楊道:「道友好狠的手段,我劉家族人有何處得罪道友,道友下如此狠手,難道不怕受到聖使的懲罰么?」

瀟楊道:「劉根宗,廢話少說,交出我父母的靈魂,我饒你不死,至於你們劉家的人,他們自己做了多少孽你自己心裡清楚,我殺了他們也是替天行道。」

劉根宗大叫:「欺人太甚,我要殺了你,練氣大圓滿的修為爆發出來,就要將瀟楊斬殺於此。」

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瀟楊冷哼一聲,對他的攻擊根本就是不屑一顧。

原來瀟楊在劉根宗到來之前已經布好殺陣,將陰愧困仙大陣也用上了,就是防止劉根宗逃跑,他要將劉根宗斬殺在這裡,救出父母的魂魄。

雖然劉根宗是練氣大圓滿的修為,但在瀟楊事先準備幾大殺陣裡面根本撐不了幾個回合,在他差不多被殺死的時候,瀟楊利用幻陣迷惑他的心神,讓他說出將父母的魂魄藏在何處。

由於劉根宗受傷太重,很容易就陷入了幻陣,交代了瀟楊父母的靈魂已經不在自己身上了。

原來在拘走瀟楊父母的魂魄后,在凡間等了兩天無人來尋,他就被召回了宗門,逐漸也就將這兩件事給忘記了。

直到有一天他的大師兄找到他,偷偷求他幫忙辦事,讓他拘幾個凡人的魂魄給他。

他大師兄讓他拘魂的原因是,他大師兄從拍賣會上得到一件法器,這件法器威力巨大,但這法器並非正派人士的武器,而是魔修法器,可是他大師兄還是被這法器的巨大威力打動了,偷偷的帶回了宗門。

不過要想讓這個法器認主,必須為其提供靈魂祭品。

他大師兄深的他師傅的寵愛,也是他們師兄弟中修為最高的,他的話分量很重,於是劉根宗無很為難的答應了,因為如若被師門知道弟子拘凡人魂魄進行煉器,會被逐出師門的。

劉根宗打算去凡間給他師兄拘魂時,突然想到自己前一陣拘來兩個凡人的魂魄,因為沒有人過來換,就把這事給忘記了,他趕忙在儲物戒中找到存放著瀟楊父母魂魄的那儲靈瓶。

後來在遇到他大師兄的時候,把瀟楊父母的靈魂交給了他大師兄,他大師兄從那之後對他也是寵愛有佳,經常在他師傅面前替他美言。

劉根宗也覺得很值,用兩個對自己毫無用處的魂魄換來了大師兄和師傅對自己的青睞。

劉根宗說完之後,瀟楊衝進殺陣一刀將劉根宗砍成兩段,喚出霸天對劉根宗進行搜魂,霸天搜完劉根宗的魂之後對瀟楊點點頭,意思是劉根宗在幻陣中說的是真的。

瀟楊仰天大聲喊道:「爸媽,孩兒不孝啊!是我害死了你們,是我害死了你們啊!但你們放心,我瀟楊發誓,我就是死也要為你們報酬雪恨。」

瀟楊喊完之後,問霸天上清派的位置所在,霸天看到瀟楊的樣子如同怒獅一般,勸道:「瀟楊,你不要衝動,上清派是從古流傳至今的大派,可由不得你胡來。根據劉劉根宗的記憶,上清派有元嬰老祖坐鎮,他大師兄的修為已經達到築基中期,你根本就不是對手。」

瀟楊怒吼道:「難道大派就可以隨意殺人么?修為高就可以煉化別人的魂魄么?」

霸天無奈的笑了笑,還是苦口勸道:「瀟楊,你聽我說,我們從長計議,如果我們精心準備一下,將劉劉根宗的師兄引出上清派,在外滅殺他也不是難事。」

瀟楊也恢復了冷靜,問道:「此話當真?我要親自將他抽魂煉魄,以告慰我父母的在天之靈。」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噬魂殺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噬魂殺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瀟楊聽從了霸天的建議,沒有貿然的去上清派尋仇,而是回到了劉家,在劉家開始布置陷阱,引劉宗根的師兄到此,將其滅殺。

瀟楊的殺陣在精心布置情況下可以滅殺人類練氣修士,但卻無法斬殺築基期修士,因為築基期修士不僅身體強橫,還可以御劍飛行。況且劉根宗師兄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築基中期,他手上還有一件威力巨大的魔器。

不過有了霸天的指導,瀟楊可以利用從烏屍道人那裡獲得的那具鐵屍,參加戰鬥。

瀟楊用霸天的方法將鐵屍重新煉製了一番,並在其體內打入一張自爆魂符。

鍊氣期的修士自爆足夠使築基期修士受傷,只是可惜,瀟楊在一氣之下將劉宗根的屍體斬斷,無法再煉製殭屍,否則可以煉製出兩隻殭屍炸彈。

但僅僅靠鐵屍的自爆是遠遠不夠的,瀟楊又根據劉根宗的記憶跑了幾趟修真界的材料交易處,花光了劉劉根宗的積蓄,買到了足夠的陣法材料。

不得不說瀟楊在陣法上很有天賦,現在他在陣法上的造詣早就超越了邙剎的師兄,而且還是在無人指導的情況下,甚至連霸天都佩服他。

在經過一個月的布置,瀟楊把邙剎師兄記憶中有威力陣法全部布置出來了,再加上霸天給他的幾個陣法,所有大大小小的陣法加起來足有幾十個。

最後,瀟楊將自己所有的陰愧都拿出來,在劉家宅院的四周布置出了一座巨型陰愧困仙大陣,這個大陣比以往布下的任何大陣都大,是瀟楊全部的家底。


這套陰愧困仙大陣到時候交由霸天控制,霸天在吞噬這麼多魂魄之後已經恢復如初,甚至魂力比之前更強,控制陰愧困仙大陣綽綽有餘。

陷阱已布置好,只需要引獵物進來了。

在瀟楊布置好一切之後,開始籌劃怎樣將引劉根宗的師兄到此,從劉根宗的記憶中知道,每個月的十號,他師兄都會離開師門,到拍賣會上買東西。



十號這天,瀟楊來到拍賣會上,根據劉根宗的記憶搜尋著他的師兄,果然在拍賣會的第一排看到他師兄的身影。

由於瀟楊身上的靈石有限,所以只能坐在最後一排,拍賣會開始之後,大家競相出價,讓瀟楊見識到了玲琅滿目的拍品和財大氣粗的修真人士。

讓瀟楊意想不到的是,當拍賣到一個鬼器時,劉根宗的師兄對它產生了興趣,這個鬼器是叫做招魂鈴,用這個法器可以招到方圓百里內的孤魂。


至於具體使用方法和用途,拍賣者就沒有詳細解說了,在劉根宗的師兄出第二次價的時候就沒人加價了,畢竟有多殺人願意和坐在貴賓席上的交惡,更何況是為了一件用處不大的鬼器。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