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鬼道輪迴功的精妙,小倩鬼氣的品質早就遠遠超出了胡風的真元的品質了!

就在胡風愣神的時候,小倩雙眼怒瞪,同時一個清脆而冰冷的聲音從其口中發出:“陰雷落!”

晴朗的夜空驟然炸響一道雷聲,隨即一道紫黑色的雷霆穿過虛空,狠狠的劈在了胡風的身上。 啊!!!

自己走神再加上對方出其不意,胡風照單全收了整個陰雷,強烈的電芒在其身上閃耀,還帶起一股焦糊味。

小倩得勢不饒人,卷着陣陣陰風逼向渾身抽搐的胡風,一道巨大的鬼爪更是提前出現在胡風頭頂上方,當頭罩下。

胡風嘴角微微抽搐,拖着麻痹的身子,一個狼狽的就地翻滾,堪堪躲過鬼爪的襲擊,但一身的黑袍還是被鬼爪帶起的勁風割成了“條形衫”。

看到小倩越戰越勇,夜星魂也放下心來,開始專心收拾自己這邊的鬼物。

既然天魔真元不再會被鬼物吸收,反而正在摧毀鬼氣,那他的目的就已經達到了。至於原因他也不想深究了,他只要知道結果那就足夠了。

世間萬物有如此多的規律和法則,甚至是奇異的變異,他不可能全都搞得清清楚楚。且不說他沒有這種理論水平和豐富的經驗,就算有,他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啊。

看着被天魔真元折磨的在空中翻滾嚎叫的鬼物,夜星魂心中沒有任何的憐憫,與小倩不同,這個鬼物已經被胡風抹去了靈智,它已經不再算是一個有智慧的生物了,它只是一個冰冷的殺人機器!

夜星魂站在距離鬼物約爲十丈處,一根修長的手指點在虛空中,劃出一道道玄妙的軌跡,一縷縷先天罡氣隨着指尖的滑動在空中留下一條晶瑩的亮線。

晚風吹過,帶起一縷黑髮和衣襬,在虛空中閃亮的符籙光芒的照耀下,夜星魂彷彿凡間謫仙飄逸出塵。

當最後一筆落下,一個閃耀的符籙臨空生成,一道耀眼的豪光從中爆發,幾乎將整座樹林照成了白晝!

在豪光的照耀下小倩、胡風和鬼物,都是一陣顫抖,本能的從符籙上感受到了極具的威脅。

小倩和胡風還好些,小倩知道夜星魂不會傷害她,雖然討厭、恐懼這種正氣凌然的符籙,但也只是處於本能的排斥而已。

而胡風本身是人類,只是因爲修煉陰邪的魔道功法,而排斥這種正道能量。

可是他非常疑惑,對方明明修煉的魔道功法,怎麼會用出如此正氣浩然的法術?!

胡風的鬼物就不同了,本來這種帶着浩然正氣的符籙就是它們的剋星,再加上體內天魔真元的肆虐,如今它唯一的念頭就是逃跑!

胡風雖然抹去了鬼物的靈智但卻抹去不了它的本能,趨吉避凶是所有生物的本能,在兩人一鬼驚訝的目光中,鬼物一個華麗的轉身,哀嚎的向遠處逃遁,就連胡風的命令都不能讓之停下。

看着逃竄的鬼物,夜星魂沒有一絲的着急,雲淡風輕的站在原地,修長的是指還保持着,最後劃出一筆的姿勢。

“疾!”一道浩然的聲音猶如從九天降臨,憑虛而立的符籙再次豪光大放,由極靜到極動,有如突破了時間和空間的距離,印在了鬼物的後心。

原本哀嚎逃竄的鬼物驟然停在了原地,就像被施展了定身術一樣。

小倩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看着不遠處的同類。

噗嗤!胡風臉色蒼白,一口逆血從口中噴出,原本就不斷抽搐的身體,抽搐的更加厲害了,就像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朽。

如果是血仇不共戴天,小倩真想調笑他一句,被打中的是鬼物又不是你,別人都沒吐血,你吐個什麼勁啊,炫耀你血多嗎?

然而下一瞬間,小倩驚駭的發現,隨着晚風的吹動,鬼物的身體在晚風中化作細小的塵埃,消失在了空氣中……

如果這一下是打在自己的身上……小倩渾身沒來由的抖了一下,她也明白過來爲什麼胡風會吐血了。

鬼物和主人和心神相連,鬼物死亡雖然不會導致主人死亡,但也會對其照成一定的心神損傷。


也許對於普通人來說,勞累了心神,好好休息就能恢復過來,但對於修真者而言,一旦心神受損不但會直接反應在肉體上,嚴重的還會對以後的修煉產生深遠影響。

“小倩,結束吧!”

就在胡風和小倩各自陷入自己的思緒的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

主人有些不太對勁!小倩靈魂沒來由的一顫,平時夜星魂是很溫和的,即使有的時候生氣,有的時候邪魅,但從來沒有過這種深入骨髓的冰冷。

她和夜星魂心神相連,照理來說她應該能夠略微的感知到夜星魂心緒的變化,然而如今夜星魂的變化有些無厘頭,就連一絲跡象都沒。

雖然心中疑惑小倩還是撲向了不遠處臉色蒼白的胡風。

胡風心中大驚,化作一道黑煙轉身就跑。

先是被斬一臂,然後折了剛剛祭煉成功的鬼兵,更是傷了自己的心神,今晚一役自己已經是一敗塗地了,現在再不走就沒有機會了!

雖然打不贏對方,但胡風還是自信他要走絕對沒人能攔得住,不說自己有一招自損精血的逃遁祕術,就說自己這一招化身陰風的身法就是普通修真者拍馬難及的。

然而他快有人比他還快,一道青色的光芒一閃即逝,瞬間穿過胡風的心臟!

前一秒胡風還在幻想着這次逃出昇天後,一定要祭煉出門派密保萬魂幡,下次再回來一洗前恥,沒想下一秒就只感胸口一痛,恍惚間看到一道青色的光芒從自己胸口穿出。

飛劍!!腦海中閃現過最後一絲意識,胡風向前撲騰了幾步,一下栽倒在地。

小倩看着胡風的屍體,心中彷彿有什麼沉悶的東西破碎開來,剩下的只有輕鬆和感動。

但還沒等她細細體會這突如其來的性福感覺,遠處一道強力的吸力向她攝來。

毫無抗拒之力,呼吸間小倩就被吸進了養鬼戒中,在進入養鬼戒的一剎那,她驚駭的發現夜星魂原本明亮深邃的雙眼,已經變成了赤紅色,彷彿有一道邪異的火焰在其中燃燒!

夜星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就在擊殺鬼物的那一刻,他感到一股由衷的黑暗、狂暴、肆虐氣息在自己內心深處爆發,來的無比突兀,他感到他要失控了!真真正正的失控!

難道是因爲今天造成了太多的殺戮?從上午的****和異能者,再到晚上的鬼物。

但是不應該啊!先不說這並不是什麼滅絕人性的殺戮,而且對方取死有道,就算真有什麼,以自己穩定的基礎不可能走火入魔的啊!

難道是心魔?!之前的鬼氣入體,雖然沒有給自己造成什麼實質性的損傷,但是成功誘發了心魔?!

僅憑着最後的清明,他果斷將胡風擊殺,並且首次使用養鬼戒收攝禁錮鬼物的能力將小倩鎖在了養鬼戒中,因爲他擔心一旦自己時空會做出傷害對方的事。

就在小倩進入養鬼戒的剎那間,夜星魂最後一絲的清明也被暴虐的火焰燃燒殆盡,雙眼噴發出一道妖異的火光!

同時兩道道機械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完成隱藏系列任務二——小倩的心願,任務獎勵:女鬼小倩的死忠。”

“擊殺築基期後期修真者,獲得七十分兌換積分,現有積分總計一百四十九分。”

識海空間,一道紫色的身影現出身形,擔憂的注視着外面的夜星魂,一口貝齒緊緊的咬着粉嫩的嘴脣,“主人,等我!我一定會保護主人,不再讓壞人引動主人的黑暗力量!”

夜星魂默然的看着不遠處胡風的屍體,手掌輕擺,對向胡風的屍體,狂暴的天魔真元悍然轟出,沒有任何招式,只是純粹的真元肆虐,胡風屍體所在的地面被轟出了一個十尺見方,三米深的大坑,而胡風的屍體早就煙消雲散了。

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夜星魂擡起頭似乎在感受着什麼,猩紅的目光隨着擺動,射出一道道冷若冰霜的寒芒。

突然,夜星魂目光鎖定在胡生別墅所在方向,有敵意!

夜星魂原地消失,只留下滿地的殘破和狼藉。 胡生別墅上空,夜星魂踩着青光劍,腥紅的目光看着底下的建築。

唰!

青光劍驟然消失,將屋頂破開一個大洞,還未等夜星魂身體開始下降就再次回到了他的腳下。

夜星魂頭也不回駕着飛劍離開,只留下別墅中胡生冰冷的屍體,以及一連串驚慌失措的驚呼和慘叫。

海龍大廈,趙兵正在組織歡迎宴,雖然已經凌晨了,但宴會的氣氛依舊濃烈,而宴會的主角只有一個,那就是今天剛剛抵達深滬市的獅虎宗大弟子王奎。

作爲替獅虎宗收斂錢財的外部組織,海龍會能有今天,是和獅虎宗的支持分不開的。

如今現任獅虎宗大弟子駕臨,他趙兵勢必要把歡迎宴弄的隆重,讓對方滿意,否則萬一王奎對自己不滿意,那他的好日子就算是到了頭了。

王奎坐在主位上,享受着陪酒女郎溫香暖玉的服務,左邊一個香脣渡酒,右邊一個嬌嬈媚眼,還聽着趙兵和老狼時不時的馬屁,那真是叫一個舒爽。

突然間,王奎只覺後頸一陣發涼,渾身寒毛乍起,沒有任何猶豫的向後一躺,想要躲開這種冥冥中的鎖定。


在趙兵等人驚詫的目光中,一道青光以電光石火的速度穿透了王奎的咽喉,然後一個優美的轉彎,再次掠過老狼和趙兵的咽喉,留下了兩條血線……

“擊殺先天武者,獲得兌換積分五十分,現有積分總計一百九十九分。”

“擊殺後天巔峯武者,獲得兌換積分二十分,現有積分總計二百一十九分。”

夜星魂站在高空中猩紅的雙眼中閃過一絲茫然的神色。

就這樣呆呆的佔了一刻鐘後,夜星魂再次駕着青光劍疾馳而去。

香滿人間酒吧二樓,紅玫瑰穿着一身真絲睡裙站在窗戶邊,看着外面的星空,晚風吹過,帶起了絲質的睡裙,將其誘人的身材勾勒的玲瓏浮凸。

剛剛她正準備睡覺,突然一陣心悸的感覺襲來,彷彿有件和她切身相關的重要事情發生。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這種奇怪的感覺,暴虐,陰暗?難道是他?


就在紅玫瑰陷入思緒的海洋時,一道青光從天而降,徑直的落在了她窗戶外。

魔主?鳳眉皺成一個好看的弧度,眼中有着小驚喜,但更多的卻是疑惑和擔心,感覺怎麼如此不對勁?這種陰暗暴虐的感覺?難道……

夜星魂靜靜的站在青光劍上,不同於表面的平靜,其體內暴虐的氣息沒有絲毫的減弱,反而有着劇增、爆發的趨勢。

雙眼定定地看着窗前的女子,眼中不時閃過掙扎的神色。

田園小妻狠旺夫 :佔有她!粗暴的佔有她!

好純淨的魔氣!如此中正浩大,一點都不像其他魔修充滿了陰暗冰冷的氣息!但爲何其中會摻雜着如此違和的狂暴陰冷氣息?

紅玫瑰看着眼前飄飄欲仙的男人,才幾天沒見,居然有了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不愧是當代魔主!

就在紅玫瑰打量夜星魂的呼吸間,夜星魂眼中掙扎的神色愈加的明顯了,眼底的猩紅幾乎佈滿着整個眼眶。

“啊~”

在紅玫瑰一聲嬌呼中,夜星魂眼底完全被猩紅覆蓋,青光劍驟然收入體內,下一瞬間落在了紅玫瑰跟前。

沸騰的魔氣混雜着濃烈的男子氣息充斥在紅玫瑰的鼻息間,感受着體內魔元如逢甘霖的興奮,紅玫瑰臉上泛起一絲嫵媚動人的潮紅。

“真是冤家!”對方什麼都沒做,僅僅是靠近自己就能讓她情難自抑,如若不是肯定了對方的魔主身份,紅玫瑰都快懷疑自己是不是個yin/娃蕩/婦了……

聞着淡淡的處/女幽香,夜星魂一把抱起了身前的玉人,下一秒,已經將其壓倒在了房間中的大牀上。


房間沿襲了紅玫瑰的穿着風格,以火辣熱情的玫瑰紅爲主色調,處於房間中央的大牀更是猶如一朵盛開的妖豔玫瑰。

紅玫瑰慌亂的看着上方用雙臂牢牢將自己固定住的小男人,感受着他鼻息間的火re氣息,心中如有鹿撞,嫵媚妖嬈眸子中的水霧幾乎快滴了出來。

單從自身實力來看,以紅玫瑰如今的修爲,夜星魂根本無法制服她,然而在這個小男人面前,她就像是毫不設防一般,沒有絲毫的抵抗,任君採拮!

感受着溫香軟玉在懷,嗅着令人迷醉的體香,看着懷中玉人杏眼朦朧的眼眸、媚態橫生的玲瓏嬌軀,夜星魂眼底僅剩的清明終於蕩然無存,虎吼一聲,狂野的向身下的佳人壓去……

識海空間,夜星魂茫然的站在混沌的虛空中,眼中不時奔射出一道道墨黑色的精芒,眼神冷冽如刀鋒,卻沒有以往的清明和睿智。

四周漆黑的霧氣翻滾,就像是被熱油澆過的的水面,翻滾的霧氣中不斷的分離出一縷縷猶如絲線的霧氣,不停的鑽進夜星魂的他身體。

化成絲線的霧氣牢牢的將夜星魂纏在中間,遠遠的望去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黑色蠶繭。

蠶繭中,夜星魂眉頭微蹙,俊逸邪魅的臉龐略顯扭曲,看着有種猙獰之感。隨着霧氣的入侵,夜星魂彷彿墜入了火熱熔岩,渾身燥熱難安。

不遠處一個焦急的紫色身影,不停在虛空中上下翻飛,最後停在黑色蠶繭的正前方,原本妖嬈嫵媚的面孔蒙上了一層冰霜,水汪汪的大眼睛也不再泛出那猶如秋波的水霧,而是變成了妖異的紫色,不時有冰冷的寒芒和無盡的柔情交替着從中溢出,“主人等我!我不會讓你再次迷失在黑暗中!只要是你的敵人,我都會讓他們墜入那地獄深淵!!!”


就在夜星魂快要被這股炎熱摧毀了神智的時候,一股猶如冰冷泉水般的柔軟包圍了他,全身的燥熱彷彿有了宣泄的缺口,夜星魂不停的想要擠進那股柔軟中,想要進最大可能的汲取、掠奪那股猶如救命稻草的清涼…… 雲收雨歇,紅玫瑰嬌軟的窩在大牀上,四肢依舊如八爪魚般纏繞着小男人,如絲媚眼更是一瞬不瞬看着近在咫尺的邪魅俊臉,這就是她命中註定的男人,當代魔主!

就在之前兩人水ru/交融的時候,雖然迷醉於那動人快感,但她還是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體內的魔元連同處/女元陰涌進了對方體內。

還沒等她從驚詫中回過神來,一股更加精純的魔元涌進了她的體內,不但拓寬加固了她的經脈,同時還停留在了她的丹田,不停蘊養滋潤着丹田。

就在那一刻她感到自己似乎突破了現有的瓶頸,只需要一段時間的靜修就能順利突破到下一個境界。

這可不是一般的突破,而是一個大境界的突破,更是能讓其踏入無數修真者夢寐以求的金丹大道的第一步!

輕輕撫摸着小男人俊逸的臉龐,感受着依舊停留在體內的火re堅ting,紅玫瑰眼中的媚意更濃,同時還綻放着濃郁母性的光輝,猶如凝脂的肌膚更是再次浮現出淡淡的紅韻。




Related Articles

寇銀生喝著茶,放下杯子。

「怎麼不說話,她說不回來?」「說回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