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敗如山倒,后隊一敗,中軍和前軍也人心惶惶,爭路而逃,北固國中又多是狹窄的山道,一時跌落懸崖和踩踏而死的,又不計勝數。

魔無禮已無法約束人馬了,就率軍退出了北固國,在單玉國平原一帶,重整人馬,意圖在那裡和青雲子決戰。

青雲子率領大周國人馬,駐紮在北固國邊境。

姜旭等人在魔無禮撤退時,還在北固山山口駐守,就被魔無禮一陣大殺,好在姜旭等人仗著修為強悍,硬生生的殺了出去,逃進北固山中隱藏了起來,此時探知了外界的消息,就從山中出來,都來見青雲子了。

青雲子和三六諸侯國的統帥,都出了軍營外,排列道路兩旁,來迎接姜旭等人。

青雲子見姜旭等人都平安歸來,非常高興,拍著他們的肩膀說道:「各位師兄弟,看見你們回來,真是太好了!」

都是同門師兄弟,久別重逢,自然格外親切,青雲子對每人都噓寒問暖了兩句。

那三十六諸侯國的統帥,此時已認可了姜旭,都來向他道喜。

各諸侯國的統帥說道:「左先鋒能以區區三千人馬,就切斷了大魔國的糧道,真是智勇雙全啊,佩服!佩服!」

「慚愧!慚愧!這並非我一人之功。」姜旭連忙抱拳回禮,說道:「我們能完成這次的任務,全憑青雲子師兄的領導有方,眾師兄弟的齊心合力,以及各位統帥的大力支持。」

「好說,好說。」各諸侯國的統帥客套之後,眾人就進了元帥大帳。

青雲子給姜旭等人都登記了軍功,並將大周國的封賞都給了姜旭等人,獎勵了丹藥、兵器、靈石、功法等等令人眼紅的東西。

領完了封賞,姜旭、殷小瑜、蠻烈、蠻嬌、殷逍遙、夏侯非、衛青龍、衛大有、蠻山、李浩、蠻大、蠻鐵、蠻娃、蠻牛、蠻星、蠻遠、湯媚、葉問劍、何無情、楊逍、衛小鳳、歐陽丹、李玉兒、陽自在、陰無常、薛貴、衛小鳳、柳千雪、王魁、李雲、劉樂、王虎、孫喜兒、薛富、錢不多、段浪、蕭風、江鶴、趙紫兒、藍婷、胡一刀、張苦,就下去休整去了。

青雲子和各國統帥繼續在元帥大帳中議事。

大周國雖能守住北固國,卻對付不了大魔國的騎兵,青雲子就向各國統帥尋求計謀,他問道:「各位統帥,我們接下來怎麼辦,你們都有什麼良策,都來說說。」

「元帥,各位將軍。」

齊國統帥江恆乙,向青雲子及各國統帥行了個軍禮,說道:「我軍新勝,宜將乘勝出擊,打入單玉國去。」

「此言差矣!」

楚國統帥曲先軍立刻站了出來,反對江恆乙的看法,他說道:「我軍固然新勝,卻不是決定性的勝利,而且,魔無禮主力尚存,又是在平原地帶布防,此時出擊,於我軍不利。」

江恆乙問道:「以你的意思,我們就固守在北固國?」

曲先軍說道:「正當如此。」

「單玉國、大順國、小武國、大梁國、大襄國,那五國的子民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正日夜盼著大周國的解救,我們如此固守,還怎麼去解救他們?」

江恆乙怒了,怒聲責問著曲先軍。

「那你有辦法對付得了大魔國的騎兵嗎?」曲先軍反問道。

「對付不了也得打。」江恆乙回答道。

「哼。」

曲先軍冷哼一聲,罵道:「愚蠢。」他不再和江恆乙辯論了,聽其他統帥的意見。

青雲子讓其他諸侯國的統帥,也各自表達自己的看法。< 呂國統帥呂望、大蠻國統帥蠻力、秦國統帥蒙毅、燕國統帥樂城、衛國統帥霍披甲、虞國統帥虞順等人,支持乘勝追擊。

大湯國統帥湯隆、宋國統帥楊太、田國統帥田不遜、魏國統帥魏定國、韓國統帥韓正等人,支持固守北固國。

威武不能娶 ,就問李牧之和陳之雲,說道:「你們兩位都是什麼看法。」

李牧之說道:「守不解決問題,卻最安全。」

陳之雲說道:「攻能解決問題,卻很危險。」

這次他倆的意見是不同的,不過與別人的說法也沒多大的區別。

青雲子被他們說怒了,就自己拿主意了,說道:「眾將聽令,姬無名、江恆乙、陳之雲、呂望、蠻力、蒙毅、樂城、霍披甲、虞順,各領本國人馬,明日隨我去會一會魔無禮。」

「曲先軍、李牧之、魏定國、韓正、湯隆、楊太、田不遜,帶領本國人馬固守北固國。」

眾將領命,各自去準備了。

由於姜旭等人剛剛歸隊,青雲子就沒去通知他們。

第二日,青雲子、姬無名統帥三萬大周國修士。

呂方、熊天霸、葉問刀、何有情、趙勝、魏然、韓可、金花、銀花、玉花、青花、紅花、紫花、蘭花、桂花、梅花、李浩然、田恆、湯不敗、王憐花、劉雲聰、薛禮,都在其中充任大將。

江恆乙統帥三萬齊國修士;

蒙毅統帥三萬秦國修士;

樂城統帥三萬燕國修士;

霍披甲統帥三萬衛國修士;

虞順統帥三萬虞國修士;

陳之雲統帥三萬陳國修士;

呂望統帥三萬呂國修士;

蠻力大統帥三萬蠻國修士。

共計二十七萬人,在北固山山口外,一字排開。

青雲子、姬無名居中;左邊由里到外,分別是江恆乙、蒙毅、樂城、霍披甲;右邊由里到外,分別是陳之雲、呂望、蠻力。

各國都有三個兵種,分別是戰士、術士、騎士。

戰士在前防禦,術士在後,騎兵在兩側。

大魔國一方,魔無禮也統帥著大魔國、大月國、沙陀國、西宇國、石國、西鄭國、西戎國、西羌國、西苗國、西金國的三十萬騎兵,在十裡外,一字排開。

各國統帥分別為:大月國統帥林經,沙陀國統帥沙迦,西宇國統帥宇文龍,石國統帥石濤,西鄭國統帥鄭天祿,西戎國統帥耶律休,西羌國統帥拓跋圭,西苗國統帥苗人傑,西金國統帥金烏銅。

大魔國只有騎兵,分重騎兵和輕騎兵,重騎兵是體修組成的,輕騎兵是術修組成的。

大周國一方,戰旗遮天蔽日,士氣如雲,戰鼓擂動,震天撼地,大魔國一方,一片黑中,戰馬揚蹄咆哮,殺氣密密實實,大戰一觸即發。

青雲子問左右道:「誰人出陣,為我方贏得首勝?」

熊天霸說道:「師兄,讓我去吧。」

青雲子說道,「好,你小心些。」

熊天霸,面如紫棗,須似金針,甲等金土變異雙靈根,天元後期境界,力大無比,勇冠三軍。

披一領大紅披風,乃是寶器,可提升他三成的速度;

穿一領金鎖甲,乃是寶器,荒天境之下休想傷他;

使一柄太玄問天寶劍,乃是寶器,可重可輕,重時比山嶽還重,輕時比鴻毛還輕。

那金鎖甲和披風都是從姜旭那裡搶來的,太玄問天寶劍是曹寶為他煉製的。


熊天霸騎一匹棗紅妖獸寶馬,揮舞著太玄問天劍,就出了陣,向大魔國一方喊道:「大周國熊天霸在此,誰敢與我一戰。」

大魔國前軍主帥魔無禮問左右道:「誰去取他首級,揚我大魔**威?」

話音剛落,從大月國陣容中,飛奔出一員大將,叫道:「末將願往。」

魔無禮一看,原來是大月國先鋒大將林動,他先前縷立戰功,曾斬過大周國數十名大將。

「好!你若再斬了那熊天霸,我給你記首功。」

魔無禮大喜,當場先給那林動一個甜棗吃。

林動喜滋滋的,騎著妖獸寶馬,倒提著百年紫金槍,飛奔出陣,一邊飛奔,一邊吼道:「呔,那熊天霸聽著,大月國先鋒大將林動,前來取你首級,到了陰曹地府,記得俺的名號,不要報錯了。」

臨陣殺敵,還這麼多廢話,不是找死嗎?

熊天霸樂了,雙腿一夾戰馬,揮舞著太玄問天劍,就沖向了那林動。

林動舉槍來迎。

正常情況下,那林動都不可能是熊天霸的一招之敵,更何況是如此大意之下呢。


一個交鋒,林動死,熊天霸活。

大月國統帥林經,見林動戰死了,怒火上涌,要為林動報仇,紅著眼,向魔無禮請戰道:「元帥,我去會一會那熊天霸。」

魔無禮知道,林經是林動的親大哥,兄弟二人情深,但此時林經已經失去了冷靜,上去與送死無異,就勸慰道:「林將軍還要統帥大月國之修士,不可輕易涉險,看我親自派人為林將軍報仇雪恨。」

說完,魔無禮親自點將,派出了大魔國的一員後起之秀,極品金靈根的魔有淚,說道:「魔有淚,聽令!你去斬了那熊天霸,為林動將軍報仇。」

「末將領命。」

魔有淚,天元後期境界,四十歲,騎一匹無塵寶馬,一手提刀鞘,一手握刀柄,彎腰側身,兩腿一夾戰馬,就出了大魔**陣,如一陣風一般,沖向了熊天霸,那速度之快,連揚塵都來不及落在馬上。

熊天霸見那魔有淚,還沒通名報姓就沖了過來,急忙揮舞著太玄問天劍,也開始了衝鋒。

二馬相交,魔無禮寶刀出鞘,一把漆黑如墨的寶刀,閃電般,就斬向了熊天霸頭顱。

不需要招式,不需要力量,只以那速度,就能使敵人飲恨沙場。

可惜,魔有淚面對的是武裝到牙齒的熊天霸,又況且熊天霸的實力比他也差不了多少。

熊天霸看不到魔有淚的刀,就將全身真元注入金鎖甲中,以肩膀硬挨魔有淚一刀,同時揮太玄問天劍,攔腰橫斬魔無淚。

魔有淚一刀砍在熊天霸肩上,發出哐當一聲,迸出一道火花,沒能破開熊天霸的防禦,自身反而要面對熊天霸的兇狠反擊。< 千鈞一髮之際,魔有淚寶刀用力,借勢飛了起來,躲過熊天霸的攔腰一劍,又落回無塵馬,騎著馬向前飛奔一段距離,再折返回來,以更快的速度沖向了熊天霸。

這次,他又砍向了熊天霸的頭顱。

熊天霸的頭上,可沒有防護,自然不敢拿頭去擋魔有淚的刀,但那魔有淚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根本就看不清對方的刀招,只能躲過要害,靠著寶甲的防禦,硬挨一刀,同時反擊。

魔有淚刀招雖快,但還沒快的讓熊天霸連反應都做不出的地步,而且熊天霸的反擊,非常兇狠,一次命中,就能要了他的命,他可沒有熊天霸那麼強的防禦,不得不留出力量,躲避熊天霸的反擊。

熊天霸鬱悶,魔有淚也鬱悶,但這裡是戰場,沒有時間,讓他們去想別的辦法。

二人就這樣來來回回,鬥了五十多個回合。

熊天霸急出了一身冷汗,魔有淚也驚出了一身冷汗。

青雲子看的心驚肉跳,知道熊天霸難勝魔有淚,就派出呂方去幫忙。

魔無禮也看的兩眼直跳,怕魔有淚有了閃失,就派了沙乙去支援。

呂方和沙乙同時到了戰場上,廝殺在了一起。

呂方,眉清目秀,器宇軒昂,甲等水火變異雷靈根,天元後期境界,擅長雷系術法,而且戟法也很出眾,有戟法大成的境界。

戟法大成,是指完全掌握戟的使用技巧,學習任何戟法都能發揮出全部的威力來,這是一種可鍛煉的天賦,能夠反映出一個修士的聰慧,和實戰技巧。

帶一白金護腕,乃是寶器,能增強三成力量,

披一白色披風,乃是寶器,能加快三成速度,

使一桿白色方天畫戟,乃是寶器,是千年玄鐵所鍛,

騎一匹白色浮雲馬,馬蹄不著地,如騰雲駕霧一般,速度很快。

沙乙,沙陀國先鋒大將,極品土系變異沙靈根,天元後期境界,擅長隱匿,騎一匹橙色血脈沙漠黑蠍,使一柄黑色流沙刀。

論資質,沙乙要好些,論裝備,呂方好些。

二人一場大戰,只見:一個白衣、白袍、白馬、白兵器,似天神下凡。

一個黑衣、黑甲、黑獸、黑兵器,似魔神再世。

那沙乙,借著沙漠黑蠍的鑽地本領,一會從呂方馬後鑽出,給呂方后心來一刀偷襲,一會從呂方身側鑽出,給呂方的浮雲馬來一刀。

呂方剛剛轉身去抵擋,那沙乙就已鑽地而去,呂方空有一身本領,抓不著那沙乙,無計可施,只將雷術貫注於方天畫戟上,狠狠的戳向沙乙剛剛鑽地的地方。

炸的那片地,坑坑哇哇,焦黑一片。


沙乙不敢硬接呂方的方天畫戟,只憑藉著出其不意,等待著呂方鬆懈的那一刻。

以呂方的聰慧,自然猜的到那沙乙的打算,自是不會給他機會。

二人打的難分難解,卻急壞了雙方的主帥。

魔無禮就派出了石國的先鋒大將石鐵頭、西鄭國的先鋒大將鄭天福、西羌國的先鋒大將拓跋野。

石鐵頭,甲等土靈根,天元巔峰,騎一妖獸寶馬,使一把百年玄鐵槍。

鄭天福,甲等金靈根,天元巔峰,騎一妖獸寶馬,使一柄百鍛精鋼劍。

拓跋野,沒有靈根,肉身強悍,天生神力,天元巔峰體修,雙臂有百萬斤巨力,騎一青藍色血脈妖豹,使一把千年玄鐵鎚,重五十萬斤。


青雲子就派出了趙勝、魏然、韓可。

趙勝,甲等火靈根,天元後期,擅長術法、兵法,騎赤電馬,使百年玄鐵刀,刀法精通,可發揮出任何刀法的七成威力。

魏然,甲等土靈根,天元後期,擅長術法、兵法,騎赤龍馬,使一百年寒鐵劍,劍法精通,可發揮出任何劍法的七成威力。

韓可,甲等木靈根,天元後期,擅長術法、兵法,騎驚帆馬,使一張百年紫竹弓,弓箭精通,可發揮出任何弓法的七成威力。

魔無禮見青雲子派出三名天元後期的大將,笑了,以為勝券在握。



Related Articles

「李晨宇,好久不見。」女子面帶微笑,師傅好像在打哆嗦。

「哈哈哈,慕容曦,好久不見,你又瘦了,呲...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