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金剛咒(三咒合一,進階咒):此咒為金剛總持及五方五佛之總心咒,威神感應,專度六道眾生成佛,功德殊勝不可思議。瓦,啊,哈,夏,沙,嘛(音);代表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六道,每字均有具摧毀、封閉、引導往生三種功德。

慈悲醫治:單人恢復全部體力,消耗願力:每1點願力恢復50體力(靈力);

普度眾生:己方人員全員恢復20%體力(靈力),傷勢不再惡化,驅除負面影響,恢復能力提升200%;消耗願力:50點;

超度亡魂:對惡靈,魔怪,鬼魂類死物,每1點願力單體傷害50點體力(靈力);全體傷害,20%體力(靈力),傷勢惡化,恢復能力下降200%;消耗願力:50點;

金剛護體:施法者提升防護力300%;不被負面效果影響;消耗願力50點;己方人員全體提升防護力30%,消耗願力50點;

六道輪迴:控制對手的身體,大幅度減慢對手速度,並有20%的幾率讓其迷失在六道中,範圍半徑10米,消耗願力每秒1至5點;高傷害的必殺攻擊,施術者可躲於輪迴六道中迴避,因此只有六分之一的機會被擊中;被動技能,不消耗願力。

全員法術效果無累加。

…………

張凡以前並未修習過此『六道金剛咒』,甚至連具體的咒語念法,都不太清楚,但居然自行在心中湧現此咒靈感,甚至知道咒語每個字的涵義,似乎修習無數遍一樣,簡直不可思議!

張凡一邊逐個治癒傷員,一邊思索此間涵義,似乎心有所得。

…………

綠翼已經離得北城糧倉很近了,本藏暗櫻也回來稟報,糧倉守軍的情況。有一個塊頭很大的百夫長率領一堆弓箭手,和一些長矛兵和刀盾兵駐守。綠翼和阿普度商量了一下,得了一計,仍舊讓阿普度上前,吸引對手注意。


因為他的身份對於這些糧倉守軍並未暴露,可以出其不意掩其不備,突然發動法術『黑夜』,本藏和暗櫻仍舊暗處伏擊,綠翼則帶領部隊趁亂突擊!

「塊頭很大,能有多大?」綠翼喃喃道。

…………

阿普度帶著拉赫曼和雙刀女慢悠悠的來到糧倉門口,見到糧倉門口果然做著一個大塊頭,果然很大!足有自己小隊三個人加起來,外帶一個綠翼那麼大!

好像一座肉山一般,堵在糧倉門口,大吃著東西。大食國人怎麼派這麼一個大號的飯桶,來守糧倉?他不會把糧倉里的糧食都吃光吧。

糧倉被圍牆圍著,門口還有一座箭塔,箭塔和圍牆上有幾十個弓箭手。門口這個大胖子兩旁,有四個長矛兵,和四個刀盾兵,身上穿著鐵盔鏈甲,估計是這個胖子的親衛。

見到三個陌生的阿拉伯人來到近前,衛兵們都是有些狐疑和警惕,手都抓緊兵器。阿普度走上前去,撫胸問候:「真主保佑你,我的兄弟。」

「安拉與你同在,遠方的來客,你想和我一起享用美食嗎?」胖子很大度,也很寬厚。

阿普度看著那隻超大的銅盤,笑了,「您真是太客氣了。」說完,也不再謙讓,便和拉赫曼和雙刀女徑直坐到胖子身旁。

胖子取刀割下一片羊額頭肉,遞給阿普度,這是阿拉伯人一種待客禮節,以示尊重。接著,又割下幾塊肥美的羊後腿肉,遞給阿普度和他的同伴。

「遠方的朋友,您來到此處,有什麼事情嗎?」胖子問道。

「如果我說,是來取你的性命,你會相信嗎?」阿普度微笑著說。

「那樣的話,我還要感謝你呢……」大胖子毫不在意。

「哦?」這回輪到阿普度好奇了。

「哈哈,這樣我就不會死在那些東方來的異教徒手裡了。」大胖子很豁達。


阿普度鄭重的點頭說道:「為了感謝你的招待,如果有這種事發生,我一定會幫助你,並按你的意思辦的。」

拉赫曼吃了一口羊肉,發現這頓飯居然是恢復體力的……

阿普度和大胖子百夫長有說有笑的邊吃邊聊,發現這個大胖子並不像他的外貌看上去那麼傻,居然語言十分睿智幽默,知識也很豐富,對於《古蘭經》的理解,也很深厚,心中很有些佩服。如果不是他已經背叛,並有場景任務在身,一定會和他成為朋友的。 我玩兒命的從人群之中給掙扎了出來——不敢使用氣勁兒,這都是一些普通人,一動就傷了,好不容易從人群里出來,我看到了黑痣皂隸站在人群外稍遠的花椒樹下,一臉要哭的表情。

他的手上,提著一個空繩子。

我的腦子裡「嗡」的一聲。

陸恆川看著我:「跑了。」

跑了。

我回頭看著滾滾的人群,大家都露出了新奇驚嘆的表情,盯著天上的龍,兩條龍交纏出了一個吉祥的圖案,圖案上也出現了一行大字:「城隍爺壽辰快樂。」

今天其實並不是我的生日,我也並不快樂。

大家都很高興,鼓掌歡笑,每個人臉上很有神采,可每個人身後,都可能趴在一個戴帽子的瘟鬼。

「哎呀廟祝小哥,你也在這裡?」會長這會兒也給擠過來了,興沖沖的說道:「廟會上請的這個戲法班子可真心不錯!明年城隍爺的壽誕再搞廟會,咱們還請他們來!」

這十里鋪子真的出了什麼大事兒,我這個城隍爺,也當不到明年了。

但是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想任何一個人,因為瘟鬼而死。

陸恆川看著我:「現在應該怎麼辦?」

「現在咱們得知道,那具體是個什麼病,」我抿了抿乾裂的嘴唇:「先把那幾個被瘟鬼給附身的人給找出來。」

陸恆川點了點頭。

會長還不太明白我們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眼巴巴的盯著我們:「啥?瘟鬼?瘟鬼是個什麼鬼?」

我尋思了一下,立馬跟會長說道:「咱們村裡恐怕要出事兒了,你跟大傢伙說一下,一,要是外地遊客,在出村的路口上給我放個火盆,裡面燒紙,燒的時候,念我……念我們十里鋪子城隍爺的名號,誰要是從廟會上回家,從火盆上給跳回去,二,要是本地人,那就在自己家門口立個火盆再進去,如法炮製,也念城隍爺的名號。」

「不是,跳火盆?」會長一臉茫然:「這是啥意思啊?」

「我再電視里看見過,」這會兒會長的兒子,茶葉蛋小哥也來了,忙跟會長說道:「電視劇里,古代人結婚,新娘子臨進家門的時候,就得從火盆上跳過去,好像是驅邪的。」

「沒錯,就是這個意思。」我說道:「這廟會還有不長時間就辦完了,搶在大家回去之前,咱們得把這個事兒給布置好了,等弄完了,我跟你們解釋。」

會長知道我平時不做什麼沒用的事兒,也挺相信我的,立馬點頭,連幻術也顧不上看了,帶著茶葉蛋小哥就忙活和起來,我遠遠的跟唐本初打了一個招呼,唐本初王德光也跟著去幫忙了。

阿瑣因為人生地不熟的,想跟上去,卻沒能跟的上,我就把她給叫過來了:「阿瑣,你在這裡給我幫忙,咱們把黃紙給裁出來,一會兒且得用不少黃紙呢。」

「好咯。」阿瑣一聽自己能幫得上忙,還挺高興的,趕緊就蹦蹦跳跳的過來了:「千樹哥哥,跳火盆是個么子意思,都要結婚么?」

「不是。」我一邊著手忙活,一邊跟她解釋了起來,這個「瘟」字是怎麼來的呢?病魔纏身是第一,裡面一口銜著一刀,正是日字,說的就是瘟鬼的造型——他們就是這個模樣的,而下面一個「皿」,「皿」是用來裝東西的器具,引申到了現在來說,也就是盆子了。

「瘟鬼」怕熱怕亮,讓帶著瘟鬼的人跳火盆,他是絕對跳不過去的,真要是跳,瘟鬼就會從被附身的人身上給掉下來,所以,這是趕走瘟鬼的一個法子。

古代婚禮上這麼做,跟現在的新娘子結婚手抱鏡子一樣,都是驅邪的意思,期盼新娘子進門,不要帶什麼不好的東西進來。

阿瑣聽的一知半解,但還是露出了很佩服的表情:「我就知道,千樹哥哥什麼都做得到!」

陸恆川也跟著張羅了起來,買了不少的燒火盆。

這會兒紅手絹的就要收工了,眼看著就要跟春晚的「難忘今宵」似得,送上壓軸的節目了——最後的戲法,是平地出蟠桃,這是個很高深的幻術,跟傳說之中的一樣,紅手絹的人在地上種一個桃核,桃核在大家眾目睽睽的注視之下,生根發芽,開枝散葉,綻放一樹的桃花,花開花落,再長桃子。

變戲法的把桃子摘下來,隨即挑選觀眾去嘗一嘗——嘿,又脆又甜,是真桃子!

不過這是現代,大家對反季節水果習以為常,這要是在古代,這個季節,你上哪兒找桃子去?也就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園裡有。

這滄海桑田。物是人非,誰也沒有辦法。

大家掌聲雷動,北方的冬天晝短夜長,下午四點來鐘太陽就往下爬了,這會兒天邊也出現了晚霞,這一天的廟會就算是到時間結束了。

紅手絹的要行禮落幕,我趕緊讓陸恆川去拖一拖——黃紙還是不太夠用,這次畢竟人多,黃紙一燒就沒,又不是萬年油,能點多長時間去。

本來這會兒人都給散開了,但是紅手絹的一聽我這個要求,義不容辭的又獻上了一個火樹銀花——這個戲法的工本下的極大,就是漫天跟下雪一樣,飄落下各種形狀的火花,紛飛如仙境,大家就算要走,也都沒捨得走,視線被這個火樹銀花牢牢的給吸引住了,連賣糖葫蘆的,賣糖人的,賣棉花糖的小販們都直了眼:「別說,就今年十里鋪子廟會的這個排場,比九里坡的大的多了!」

「還真是!我看以後,九里坡不行了,要是我,我也願意上這個地方來,能請的來這樣的班子,十里鋪子不簡單吶!」

「沒錯沒錯,而且聽說這裡的城隍爺老靈驗了,今年那幾件事兒你聽說了沒有?」

「那當然是聽說了!要不咋說,早晚賽過九里坡!」

到了這個時候,我們才算是把準備工作都給完成了,陸恆川跟紅手絹的打了個手勢,紅手絹的明白,就收了戲法,跟大家鞠躬致意。

這一個掌聲雷動的勁頭,別提多火熱了。


我這才喘了口氣,阿瑣也沒顧得上看,有點戀戀不捨的看著那染上了靛藍色的夜空,我心裡也有點不好意思:「你等著,啥時候紅手絹還有演出,我帶你們幾個去看!完完整整的看。」

「那太好了!」阿瑣一下跳了起來:「我就知道,千樹哥哥最好了!」

話說到了這裡,她似乎是想起來了「我兄弟」,一瞬間又有點失神,我拍了拍她的肩膀,也不知道說啥好,阿瑣揉了揉眼睛,雖然鼻子尖凍得通紅,倒是笑了:「都一樣的!兩個千樹哥哥,都好!」

「唐本初也挺好。」我打趣了一下,她這下子,不光是鼻子尖兒,臉都給紅了。

這會兒會長也在村口必經之路上擺好了火盆,把事情給大家說了一下,一開始還有好些人不樂意——這女香客穿著短裙高跟鞋,你讓她挑火盆,她肯定不方便。還有一些是歲數大了,腿腳不靈,怕自己摔火盆里。

我趕緊就過去了,裝模作樣的就喊:「跳過火盆,福壽康臨,老者長壽,少年上進,男居士跳,得財源廣進,女居士跳,有如意郎君!」

「沒錯沒錯!」阿瑣也跳過去幫我打廣告:「就當是個特色么,拍個照,有意思的咯!」

說是這麼說,她偷著在人群里放了一種蠱,叫喜樂蛾,這種蛾子一出來,能讓人心情變得特別好,人心情變好了,就容易聽進去別人說的話。

果然,那些香客們被喜樂蛾身上的鱗粉撲了,果然都興緻勃勃的跳火盆去了:「別說,十里鋪子的是有意思,明年還來!」

「對,給我拍照,我發微博!」

忙活了一通,還真抓到了幾個被從火盆上抖落下來的瘟鬼,本來以為大功告成,還挺高興的,但是仔細一數,數目不對——你娘,我記性很好,那瘟鬼來了一共七個,我弄死了一個,理應還剩下六個。

可手頭,只有五個。 吃的差不多時,阿普度撫胸說道:「感謝您仁慈的招待,我有一個小法術表演給您看,希望您能夠喜歡。」說著,便取出法杖往地上一頓,口中默念咒語。

黑夜降臨,四周的火炬的照明被削弱到如螢火般細微,即便如此的細微,也被兩道弧形的刀光給熄滅了。糧倉門口陷入了黑暗中。

突擊開始了……

本藏和暗櫻早就等得不耐煩了,黑夜法術一起,便立即向圍牆上的弓箭手發起暗擊!

綠翼指揮唐軍士兵沖了上去,自己則放出『汗血馬』道具,騎著它衝到門口,卻沒有理會胖子百夫長,一躍而上箭樓,橫刀一揮,劃過一道圓弧的刀光,箭樓上,那些被黑夜法術遮蔽了視線的弓箭手,盡被斬殺!

而後躍下箭樓,在馬背上一點,向圍牆上的弓箭手撲去……

這些弓箭手最危險,一旦被他們開動,唐軍死傷就大了。因為那個大胖子,一看就知道防禦很高,如果他恢復了視力,為這些弓箭手提供掩護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在綠翼本藏和暗櫻以及唐軍弓箭手的迅速清剿下,大食國弓箭手被殺了個措手不及,被全部殺死!綠翼自己就殺了十二個,幾乎完成了藍色道具『汗血馬』規定任務的一半。

…………

就在阿普度發動黑夜法術后,大胖子百夫長一愣,隨即感覺不好。於是一腳踢飛了裝食物的銅盤,盤子中的食物飛濺的到處都是!

只見他手從身後一劃,抓過一把大號的長柄戰斧,大喝一聲,劃出一條範圍很大的圓形攻擊波!居然把剛剛結成陣勢衝上來的唐軍陌刀兵的陣型給打亂了!而且個個被打傷了體力!全員攻擊!

阿普度發現自己還是小看了這個胖子,想不到他的攻擊力這麼強悍,而且出手判斷如此準確!現在不是誇獎敵人的時候,阿普度三人沖了上去……

八個長矛兵和刀盾兵的親衛,有一套圓盾長矛的防禦陣型,十分厲害!不過因為沒有弓箭手的配合,而且在黑夜法術中,視力大受影響。最後還是給唐軍陌刀兵的三個鋒矢陣,輪番衝擊,給破去了。在黑夜法術消失前,八個親衛死傷一大半。

胖子百夫長被阿普度三人纏住,又在黑夜法術正中,視力收到影響最大。而且黑夜法術還打斷了他與親兵,以及弓箭手的聯繫,因此來不及發揮他一套防禦術,讓手下死傷慘重。在黑夜法術消失后,他發現只剩下自己和三個親兵了。心中悲傷懊惱。

不過懊惱也沒有用的,他畢竟只是個百夫長,就算沒有黑夜法術,他也只不過能夠多傷幾個唐軍士兵而已,死亡的命運依舊難逃。

在綠翼的加入攻擊后,這個防禦力超強的胖子最終還是倒下了,不過阿普度確實守諾,攔住綠翼的最後一擊,自己親手將他結果了。

綠翼上前拾起那把藍色雙手巨斧,扔給了阿普度,又把那柄城門口那個百夫長的藍色大馬士革刀,也一併遞給了他,這兩件藍色道具如果按歸屬都要算綠翼張凡小隊的,因為綠翼的傷害輸出最大,場景默認如此。

但綠翼承他贈送藍色補給的人情,便順水推舟的給了他們。而且這次攻擊,阿普度的黑夜法術,確實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這種任務藍色道具,要比普通灰色道具升級強很多。甚至要比拉赫曼使用技能,強化過後的灰色道具,再升級還要強一點。而且如果場景任務開發的好,在場景中升級的機緣也大。

就像綠翼的橫刀,就是平型關的藍色日本軍刀升級來的。只是有了機緣,就不能再在持戒者之鄉用制式的升級了,提升速度相對慢了一點。但有弊也有利,這樣的機緣升級的道具,要比制式的升級強大太多了!而且更符合使用者的特點!

幾個持戒者立刻帶著陌刀兵衝進糧倉,將裡面剩餘的數十個大食國士兵擊殺肅清。發現這裡不但有糧草,還有很多輜重也存放在這裡。

其實如果張凡沒讓大家先去攻擊怛羅斯城東門,而是先到此處的話,那麼難度相對要大很多。因為那時候,大胖子手下的軍士人數,要多出兩倍!後來,怛羅斯城兩處城門失守,便調了糧倉三分之二的兵力,被派去城東奪門了,結果是死傷慘重!


以至於剛剛胖子手下,只有區區八個長矛兵和刀盾兵。還要大胖子把吃食搬到門口來,親自看大門!不然,光靠這幾個唐軍能否奪下糧倉還是兩說!而且就算能夠打贏守衛部隊,也很難阻止大食國士兵燒毀糧倉輜重!

這也是運勢使然啊!

而後將唐軍士兵安排好,四十幾個弓箭手登上箭樓和圍牆,箭樓上居然對弓箭手的射擊準度,射擊距離和攻擊力是有加成的!

盾牌兵安排在門口,陌刀兵埋伏在圍牆內。還有拔漢那的百餘散兵就安置在門口守衛。

剛剛安排好,第一批來攻擊糧倉的大食國隊伍就來了,不過人數太少了。他們估計只是來傳令的,讓大胖子摧毀糧倉輜重。

自然還未靠近糧倉,便被弓箭手幹掉了。

過了許久,也許城主府的軍官,沒有看見此處火起,知道此處陷落了。綠翼他們迎來了第二批攻擊部隊!竟然是三個百人大隊!而且好多弓箭手!

綠翼這時發現,自己的防線拉的太后了!因為那些大食國弓箭手居然直接用火箭攻擊!而盾牌兵很難防住他們漫無目標的亂射,似乎只要射進糧倉就好!

於是綠翼衝擊了!她一馬當先,不顧迎面來的箭雨,帶著拔漢那散兵和部分唐軍,沖入敵陣,著力砍殺弓箭手!

但對方可有三百多人!帶軍將領就是希望唐軍主動出擊。而且,陰險的大食國將領,居然還在道路兩旁的弄堂里,埋伏了一支百人隊,趁著綠翼沖了上來,便從后截斷了她的退路!

結果,綠翼和帶出來的百餘個軍士被包圍了!雖然弓箭手給予了遠程打擊的支持,但這點外圍攻擊是有限的。

形勢相當危急,守在糧倉門口的阿普度小隊,也是急得直跺腳,但卻也無計可施。要是自己衝上去被圍在裡面,糧倉可真是無人可守了!

就在這時,一隊騎兵從大食國後面突擊過來,將毫無防備的大食國軍隊的包圍圈,衝擊得搖搖晃晃。接著二十多個陌刀兵組成鋒矢陣衝擊過來,當先一人,手拿一柄激光劍,渾身金光閃耀,彷彿金甲天神,一下將大食國的一個百人隊給衝散了!

綠翼一見張凡如此高調的回歸,心中大喜,來的正是時候!於是立即發動了反衝擊!

阿普度一見形勢大好,連忙發動守軍,一涌而上。更是到了戰場,發動『黑夜』這個在晚上屢試不爽的輔助法術!

三支部隊,兩下夾擊,一時便把大食國四個百人大隊,殺的丟盔棄甲,鼠竄而回。

三隊人馬,合併一處,追殺了兩百多米,怕身後有失,便回到糧倉門口。

張凡登上箭樓,看了看這一處地形,覺得還真不錯,這城北比較偏僻,糧倉輜重庫佔了很大一片地。而且倉庫兩面靠著城牆,一面緊靠居民區,都是連片的民房,派幾個人偷偷摸進來可以,卻是無法排兵布陣的攻擊。

還有一面就是倉庫的大門口了,守衛的長度比較短,且圍牆也很高,門口寬闊,是個易守難攻的地方。張凡的人馬現在也有兩百多,雖然有一半是拔漢那的雜兵,勉強充充數也可以了。



Related Articles

龍偉見他在自己釋放出的氣息壓力下面sè不變,瞳孔微微收縮,道:「你也練過功夫?」

葉寒道:「練過幾年。」龍偉大聲道:「好,...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