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道掌力相撞處,強大勁力化作灰色氣浪,雷動的掌力與金獅婆婆的掌力,在空中炸響。

雷動只感覺自己的右掌,如被砸成肉泥般生疼,但他顧不得這疼,身體一矮,兩手一足撐地,右腳朝著金獅婆婆再使出一計虎王之掃!

金獅婆婆後腿一跳,躲過雷動掃勢,隨即四足往下一踩,她這一踩,雷動如果不能避開,整個身體便要被她踩成肉泥!

雷動身處險境,竟是不躲避,反而發瘋般地躍起,以從下往上之勢,反撲大白獅!

倘若此刻雷動想要逃,他的速度不夠快,很難逃過金獅婆婆的一踩,但此刻他奮力一搏,反倒是搏到了一點生機,借著金獅婆婆的掌拍之力,擦著地面斜飛了出去。

「吼————」

被激怒的金獅婆婆,一聲獅嘯,朝著雷動狂奔了過來。

「哞————————」


關鍵時刻,畢司盤那再次現身,它此刻縮於雷動體內,既不能使出虎王之撲,也不能使出虎王之掃,唯一能做得,便是它的蛇王之咬了!

縱使是金獅婆婆這樣的強者,陡然看見衝出雷動臂內的巨蛇時,也是嚇了一跳,借著金獅婆婆一愕之時,雷動已經躍到了虎娘身側。

金獅婆婆豈肯放過雷動,欺身而進,望著雷動再次瘋狂撲去!

「夠了!」

一聲厲喝,虎娘瞬移至雷動身前,揚起右手,朝著那狂奔過來的大白獅子,便是凌厲一掌。

這個時候,金獅婆婆獅性已狂, 站住,女神探 .撞。

強強相撞,天空中涅出一圈透明白光,虎娘被被金獅婆婆那霸悍一擊撞退七步,而金獅婆婆,也被虎娘一掌撞起,倒飛回金太歲身旁。

金獅婆婆長吸了幾口氣,平復下內心的狂躁,隨即望了一眼金太歲,緩緩地道:「孫兒,這少年獲得了吞天境,喚醒了這位虎族高手,有此高手助陣,看來我們今天,是報不了你叔父的仇了!」

金太歲不知道虎族的歷史,不禁出聲問道:「婆婆,什麼是吞天境?」

金獅婆婆講解道:「據族典秘傳,當年吞天王攻殺仙界前,將一身絕學化作吞天之境留於東玄,再將虎王虎嘯天也留下來,作為引領吞天境傳人的守境人,後來者若有緣得此境,便可喚醒虎嘯天,並由虎嘯天帶回洞府,修成吞天王力!這是吞天王為自己留的後路,他若失敗,虎嘯天便還能引領其傳人,繼續完成他的攻天之路!」

金獅婆婆語氣稍頓,迴轉頭來,看了看雷動和虎娘道:「此少年,元力只在四階,卻能憑著一股霸氣,與五階高手爭鋒,這便是修鍊吞天王力的結果!而這位虎娘,雖然功力只在七階,但我卻懷疑,她便是當年吞天王之下的第一悍將,虎嘯天,只不過因為某些我們不知道的原因,她的功力,大降了許多而已。」

金獅婆婆此話一出,不僅金太歲望向了虎娘,連雷動也是朝著虎娘驚愕了一陣:「老大,我早就猜到了,你就是虎嘯天!」

虎娘迴轉頭來,白了雷動一眼:「白痴,你覺得,虎嘯天這樣的名字,會是一個女人的名字嗎?」

雷動一愣,隨即便道:「這有什麼奇怪的,你上次不是說了嗎,連忽必烈這樣的名字,都可以是女人呢,虎嘯天,為什麼就不能是女人?」

山大王的壓寨夫人 ,轉過身去,朝著金獅婆婆道:「好啦,你舌頭也嚼得差不多了,要打的話儘管放馬過來,如若不打了,就給老娘趕緊滾!我看你這獅子精,也不過七階的樣子,老娘若真發起狠來,你恐怕也抵不過十招!」

「哈哈哈哈……」金獅婆婆一聲狂笑,她對陣虎娘,雖沒多大勝算,但虎娘想要奪她性命,那也是絕不容易,如果虎娘真能對她動手,那虎娘為何還要等到現在?

她也不逞舌頭上的威風,大笑一聲后,從容回應道:「不打了不打了,論實力,老身確實非你對手,金太歲,我們走!」

金太歲吃了雷動的虧,還捨不得離去:「可叔父的仇,難道不報了嗎?」

金獅婆婆瞥了金太歲一眼:「這虎娘太厲害,就算你父親來,也不見得是她對手,但再強的敵人也有致命弱點,再弱的敵人也有發力一刻,婆婆打不贏她,是因為婆婆還沒找到她的弱點,但婆婆會找到的,一命還一命,你叔父的死,必要她跟這少年,付出相應的代價!」

她最後又瞥了雷動一眼,朝金太歲再道:「你若想打敗他,便要快點修成搖魂鈴,他雖然有些霸力,但元力只在四階,基礎尚淺,你只需煉成搖魂鈴,便自然能夠打敗他!」

金獅婆婆說罷,不再理金太歲,兩腳一蹬,踏空而去。

金太歲一落單,雷動便開始朝著他不懷好意地笑,金太歲被雷動那笑給嚇到了,怪叫一聲「婆婆等我」,便連忙飛天而起,朝著金獅婆婆追去。

虎娘望著金獅婆婆離去的身影,不禁喃喃道:「我看這金獅婆婆,力量雖一般,但眼神中透著一股睿智,這樣的人善於巧計,千萬不要被她抓到什麼短板才好。」

虎娘這樣的話,彷彿便是自己有什麼短板留在這世上,卻不知她一個已經消失了九千年的人,還會有什麼短板,能夠被別人抓得到?

!! 三天之後,雷動再次進入了吞天境內,虎娘告訴他,這一層的修鍊極為艱難,他要盡量不丟命在這一層中,因為他的命,要留到吞天境第六層之後,那時候的修鍊,才是吞天境修鍊的精髓,那些修鍊,雷動將需要用許多的命去硬扛。

雷動傲立在吞天境的山巔上,他望著九千山崗跌宕環繞,總能生起一種英雄氣慨!

「雷動,恭喜你來到吞天境第四層千虎之王的修鍊幻境,因為你選擇的是兩力雙修,所以你的修鍊難度要加大,你不僅要與一千隻老虎同時對打,打完之後,還要立馬進入第五層,更加兇險的萬虎之王的修鍊,中間沒有休息時間!」

聽到元神的聲音,雷動心底微麻,要同時修鍊千虎之王與萬虎之王,肯定是極為艱難,但他既然選擇了進來,便只有提起心中霸氣,與千虎萬虎,決一死戰!

天蛇畢司盤那感應到主人的氣息,衝出主人的身體,化作四腳天蛇落到地上,此時的它,因為吸食了黃袍道的金丹,個頭比最初的顯相更高,身體泛出淡淡的金芒,本就凶戾的蛇瞳,更多了一絲鋒利之色。

雷動望向畢司盤那,一股意念傳入畢司盤那的識海:「畢司盤那,等會開戰後,我們要一先一后施展虎王之踏,我來鎮壓群虎第一撥氣勢,你來鎮壓群虎第二撥氣勢,群虎氣勢一破,我們自然便能修鍊成千虎之王!」

畢司盤那發出輕哞,意為明白主人的意思。

等畢司盤那站穩,元神直入主題,一聲厲喝:「眾虎聽令,虎族本力第四層,千虎之王!千虎出列,其餘暫退!」

九千猛虎聽此號令,豁地站起身來,其中,外圍八千猛虎與它們所立山崗一起,紛紛朝後退開,中間一千猛虎,則是立在山崗上,渾身金毛豎起,朝雷動張開巨口,只待元神一聲令下,便要爭先恐後殺過來。

它們的氣勢極為兇猛,它們腳下的山崗,彷彿也比平時更加地嶙峋禿兀,這勢必是極為兇猛的一戰!

「攻!」天空中的元神落下一字。

九千隻猛虎豎起尖耳,正要應聲殺向雷動,雷動所處山頭,卻是猛爆出一聲驚天巨響!

「吼——————————」

不等群虎攻來,雷動先聲奪人,發出虎王之吼,體內無窮無盡的霸氣,經由這吼聲蕩漾開來,撞向群山!

因為氣勢的高漲,他所立山頭盤旋而上,很快就超越了周邊山崗。

本來準備攻殺他的一千猛虎,因為所立山崗變低的緣故,紛紛止住腳步,抬起頭來張牙血盆大口,朝著高高在上的雷動便是一陣嘶嚎。

雷動低頭俯瞰,目光定在東面一隻大虎身上,他剛才的吼聲,不僅是要壯大聲勢,還是在投石問路,找出此戰的突破口,剛才那隻大虎聽到他吼聲恍惚了一下,這說明它意志不堅,正是此戰最佳的突破口。

要想成為千虎之王,單靠氣勢是不行的,雷動還必須拿出真正的實力,戰敗這一千虎群。

沖!

雷動像一條從天砸下的瀑布,朝著東面那隻老虎所處山頭踏足而下!

隨著他那一踏之勢,處於低處原本分散的猛虎,便瘋狂嗷叫著躍過山崗,朝著他下降的點,猛衝了過來。

群虎的速度極快,雷動的身體還沒有觸及地面,雷動的下方,便已經形成了一團由千隻猛虎組成了,越來越緊密的巨大金潮。

一腳踩破山崗,一踏震碎天地!

虎王之踏!

千隻猛虎的頭頂上,雷動的霸悍之力,化作一圈金色光芒,狂妄地踏下!

落腳之處的山頭,被他一腳踏陷,隔那山頭最近的百頭猛虎,被猛得震飛,隔那山頭次近的百頭猛虎,被震得神情恍惚停滯不前,但還有較遠的七八百猛虎,沒有受他虎王之踏的影響,仍舊如巨浪一般,朝著他瘋狂殺來。

雷動不是一人作戰,他還有他的朋友畢司盤那,他剛才已向畢司盤那下達了戰鬥指令,那就是他在前,畢司盤那在後!

「畢司盤那!」雷動一聲吼。

畢司盤那天蛇之足,踩出一圈旖旎彩光,屬於它所獨有的虎王之踏,從高空中轟然踏下!

畢司盤那的踏力,剛好撞上第二撥衝上來的猛虎,靠近戰鬥點的猛虎,被畢司盤那一腳之力,震得濺散到半空,餘下的猛虎氣勢減半,速度和力量也跟著大打折扣。

雷動不等第三拔猛虎殺來,雙腳一蹬,化作一抹藍色的弧線,從千隻猛虎的東面一角,豁地飛起,射向北面。

這樣,雷動不僅和畢司盤那配合得當,衝散了一千猛虎的隊伍,打亂了它們的隊形,還及時突破了它們的封鎖,順利突圍出它們的攻擊圈。

這是場地作戰,在虛戰空間時,雷動就已經展示了他在這方面的天份,此刻對陣一千猛虎,在戰略戰術上,他自然是要佔些優勢!

一千猛虎主要以他為目標,當他的身體沖向北面時,最少有六百猛虎如影隨形,跟著他追向北面,餘下的則圍殺畢司盤那,到此時,一千猛虎,已只剩七八百之數。

本以為面對這六百猛虎,雷動會再選擇用策略戰鬥,但經過一次突然襲擊的得勝后,雷動心中豪情大發,竟是雙腳一蹬,身體在半空中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倒仰轉彎。

這樣,半空之中,六百猛虎如急流般沖向雷動,而雷動突然轉身回殺,以磅礴氣勢正好與它們迎頭撞上。

虎王之咬,金鋼注力殺為念,虎嘯蒼生皆煞血!

虎王之撲,一掌蓄足渾元力,霸氣橫行殺天地!

虎王之掃,虎尾翹傲惡山嶺,蕩氣迴腸英雄氣!

雷動此刻霸氣徹底釋放,虎王咬、撲、掃三式,如行雲流水般殺入虎群,眾虎撞上他的藍色光影,無不被瞬間擊殺在地。

不經歷千虎之王的修鍊,便不知虎王之勢的強悍,不來場熱血沸騰的對殺,怎明白撕天裂地的豪邁,雷動殺意如虹,竟在那回頭一殺的瞬間,圓融了「勢」的箴義!

從天頂往下看,雷動的身體,便似一把疾快的剪刀,「次」地一聲就剪開了那由猛虎組成的金色大布!

眾虎被打亂陣形,氣勢又完全被雷動鎮壓,於是逐漸便顯出了疲態,看來,雷動的第四層千虎之王,應該是一股作氣便能煉成了。

「霸氣填膺,氣勢如虹,千虎之王這一層,你已不需要再煉,接下來,你就提起強者之心,迎戰那為強大的萬虎之王吧!」

天頂的聲音猛地響起,戰場外圍,八千隻猛虎眼中虎芒一振,隨即朝著還在惡殺的雷動,開始不停地吞咽口水。

「眾虎聽令,萬虎之王!」


天空中的元神一聲喝,遠處的八千座嶙峋山崗,載著八千頭昂揚巨虎,斗轉星移般朝著戰場飄來。

與此同時,那些被戰死的猛虎,又在空間中復活重生,一千加八千,九千隻猛虎,重新集聚,氣勢高漲!

只是不知道明明的九千猛虎,怎麼就能湊足一個「萬」字?

無邪本紀 ,虎聲陣陣,九千猛虎的殺意,卷殺向最中間的雷動,將本已立於不敗之地的他,立即就陷入死亡的險境。

雷動知道自己要連著修鍊千虎之王與萬虎之王,知道萬虎之王的氣勢肯定是極為兇悍,但當這萬虎之王的修鍊突地開啟時,他的心中依舊忍不住生起一絲震撼,它們的氣勢,比想象中的還要兇悍一百倍!

「畢司盤那,它們氣勢正猛,我們先退!」

雷動一聲喊,雙腳猛蹬,身體如彈簧般躍起,脫離層層的虎浪,沖回了自己原本所立的山巔。

畢司盤那聽得雷動叫喚,連忙四腳蹬地,想要像雷動一般,躍回山巔再來與眾虎對戰。

可它速度稍慢,才躍到半空,便被斜刺里衝來的幾百頭猛虎截住,生生地拖入了虎潮之中。

「畢司盤那!」雷動朝著山下一聲厲叫。

「哞——」

畢司盤那的聲音,在金色虎潮中哞叫著,它想要努力地逃離出虎潮,它也曾有幾次跳了出來,但每一次都只是稍露了一下面后,便又被拖扯了進去,它的叫聲越來越弱,直至消失在吞天境內。

畢司盤那死了一條命,死在修鍊吞天境第四層與第五層的接壤處。

雷動攥緊了拳頭,他的實力還太差,此刻是九千猛虎氣勢高漲時,如果他跳下去救,也不過是白搭上一條命而已。

這裡是幻境,畢司盤那死了還可以復活,一切的敗局到後面的修鍊中還可以挽回,但如果此刻是外面的實戰呢,難道也由著畢司盤那這樣無助地死去?

不!絕不!我雷動一定要修完吞天王力,就算是修死在這裡面,我也不願意看到我的兄弟,因為我的弱,而死在對方的手裡!

「萬虎之王,我不會讓我的兄弟,再死第二次!」

雷動朝著玄境狂吼一聲,他的腳下巨虎如潮,群虎的霸氣連綿跌宕,他究竟要如何,才能破了這萬虎之王?

!! 彷彿是聽到了雷動的召喚,他身旁的天空中,傳出一陣激烈的躁動,隨即一頭渾身綻放出金芒的半龍蛇獸,突破扭曲的空間沖了出來,落在雷動的身側,正是已死掉一命的畢司盤那。

「哞—哞——哞—————」

畢司盤那經過了一場死亡的蛻變,身體變得越發地強壯,它的蛇鼻隆起,臉型更加地接近龍,它朝著九千猛虎,發出三聲蛇吟,那蛇吟聲,一聲比一聲厚實,一聲比一聲有穿透力!

「此地有強大的霸變之力,你若能與之產生共鳴,或者超越這股霸氣,心緣之葉便能將其吸收,轉化為你的異能,心緣之葉也將籍此力量,晉陞至第二階【心緣之境】,我是香格里拉最偉大的心靈師,香琦娘子,希望你能抓住這次千載難逢的晉階機會!」

一個聲音,突從雷動心中響起,他的心田在此時也變得光華大盛,正是沉寂已久的心緣之葉,開始有了異變的跡象。

心緣之葉所說的霸變之力,正是吞天王殘存在這玄境中的霸氣,隨著吞天王的突破,這些霸氣也發生異變,轉化成了實質性的力量,雷動來到第五層,激發了這股霸力,又恰好有心緣之葉可以收集,這是雷動的機緣,雷動萬萬不能錯過。

但依照心緣之葉傳遞過來的信息,雷動要想完成這次晉階,需要與吞天王的霸氣共鳴,或者超越吞天王的霸氣,雷動在這個時候,能夠突破極限,成功晉階嗎?

雷動拍拍畢司盤那的蛇背,轉過頭俯瞰著九千猛虎,將心中霸氣提升到巔峰之態,隨即仰天一聲狂吼——

「當年吞天王,也是這樣一人殺敗九千猛虎,此刻我有兄弟畢司盤那,又怎會破不了區區的萬虎之王,殺!!!」

雷動說罷,磅礴霸氣化作透明氣浪沖向玄境四周,他在霸氣之中,縱身躍離所立山崗,朝著九千猛虎,懸空而降。

畫面突地靜止,吞天境內茲生出無數金光,這些光像支離破碎的蛛,被雷動的心緣之葉吸食著,先盤結在雷動的身上,再一一吸入雷動的體內。

這些光,就是吞天王留在此層玄境中的霸變之力,它們進入雷動的體內后,不僅能轉化為雷動的力量,還會轉化為不一般的【異能】。

雷動意識微轉,發現胸中柳葉形的心緣之葉內,爆發了一場電閃雷鳴,隨即心緣之葉被劇烈的雷電,開闢成了一個四五厘米寬闊的玄境,玄境上方是明亮的天空,玄境下方是廣袤的森林,森林之間,還有一方清澈的湖泊,很明顯,這正是心緣之葉晉階后的玄境——【心緣之境】!

而被他吸入體內的,整個吞天境中的金光,則是落入這玄境之中,化作了一隻金色透明的小獸,那小獸金毛剌剌,形似猛虎,但比一般的虎,更加地神采奕奕。

「很好,你既然能夠凝成虎神之形,進入我的心緣之境內,想必將來會非常地厲害,我今日就為你起名為【吞天】,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與我,一起吞下這方天地!」雷動的心念,導入心緣之境的金毛小獸內,他此刻霸氣填膺,竟是直接便將這小獸,起名為了吞天。

於是,聖獸【吞天】,終於在這玄境中出世!

「你……你竟然吸收了吞天王殘留在此地的氣息!」

天空中的元神發出一聲驚嘆。

在元神的驚嘆聲中,靜止的畫面猛地恢復運轉,雷動的虎王之踏,繼續狂踏向身下的九千猛虎!

「————轟————」

吞天境內,以他的落腳點為圓心,踏出一圈神奇的七色彩光,他傲立於光芒正中央,有如降世的少年神王!

心緣之境中那隻小獸金毛一悚,無數勁力便從小獸體內泵散而出,補充進雷動的周身,隨即雷動全身霸力,化作一條條朝外幅射的電蔓,獵獵炸開。

群虎如經歷一次死神的洗禮,最少有一千座高山,隨著他那一踏之勢,瞬間坍塌沉陷,山上的一千猛虎,也同時落入深淵。

但是,一千隻猛虎已經消失,還有八千隻虎猛仍然在!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