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者強烈的碰撞,再次引發了空間的扭曲。

神級強者之間的戰鬥,太過恐怖。而且,楚秦再次佔據了上風,海神三叉戟,直接碾壓了黑淵之爪一頭!

「太好了!這個黑海女神,打不過楚秦!」龍倩倩開心地說道。

「哼,是嗎!」黑海女神冷笑一聲。

「神技?黑淵之足!」

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在黑海女神的頭上方,又浮現了兩個巨型黑洞,這一次出現的是兩隻虛幻的巨足!

這巨足,宛若真正的神之腳一般,從天而降,朝着楚秦踐踏而來。

還沒完,又在楚秦的後方,一顆巨型的頭顱探出,那頭顱宛若西方神話之中的惡魔一樣,張開着深淵一般的巨嘴,彷彿要一口將楚秦吞下去。

這三道攻擊,太過恐怖,將原本就昏暗的天空,徹底地變成了黑夜一般。

而那黑洞之中,又散發着鬼哭神嚎一般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

「這就是神級強者嗎!」比比東呢喃自語道,「竟然能一次性,發出三道神技!」

「楚秦,不能輸啊!」

說着,比比東握緊了手中的權杖。她很想要出手,但是一出手就相當於楚秦的考核失敗了,那樣楚秦很可能也難逃一死。

比比東都是如此擔憂,其它的人,小舞寧榮榮她們更不用說了,一個個可謂將心提到了嗓子眼。

不過,就在這時,楚秦的身體綻放出了璀璨的金色光輝,同時發光的還有楚秦手中的黃金三叉戟!

一股強大至極的能量,瞬間激蕩而出!

「轟!」

這時,黑淵之足,爪,頭都已經沖向了楚秦。

下一刻,伴隨着一陣劇烈的爆炸,散發出了濃濃的煙霧。

煙霧散去,原地已經沒有了楚秦的蹤影!

「楚秦!」

「大供奉!」

幾乎同一時刻,楚秦所有的女人以及雷穎兒和海女斗羅,木嬈嵐,秦思靜,魅舞紛紛大喊道。

但是,楚秦已經沒有迴音了,他的氣息,也已經徹徹底底地消失,彷彿楚秦真的被滅了!

眾女的心一下子碎了。

「玄光!」徐詩韻,悲傷之餘,召喚出了玄光魂導器,而雷穎兒和焱媚,也都是祭出武魂魂環,大有要和黑海女神,不死不休的感覺。

比比東和龍凰紫姬等人,也皆是悲傷至極,怒不可遏,想要出手。

「你們別衝動!」波塞西趕忙阻止道,「楚秦,還沒有死呢!你們出手!」

「沒死!」

「真的嗎?大供奉!」

龍凰和海女斗羅,齊齊發問道。

「嗯!看下去吧,楚秦大人,什麼時候,讓我們失望過呢!」波塞西肯定地說道。

「詩韻,媚兒,你們衝動了!」

果不其然,下一瞬間,楚秦的聲音響起。

眾女皆是面色驚喜,而黑海女神,則是黛眉一蹙,她們都將目光投向了楚秦聲音散發出的地方。

在那裏,一團金色的光芒出現,旋即迅速放大起來,形成了一個金色的洞穴,楚秦從金色洞穴之中,踏步而出!

(本章完) 接下來的幾天,雲永望將整個神龍幫所有的功法秘籍等都送了過來,共計兩三千部。

這些功法秘籍,有很大一部分對於姜瀾已經沒有作用了。

不過姜瀾同樣沒有嫌棄,無論是什麼檔次的功法秘籍,他都認真修習,研讀。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姜瀾所習得的技能也越來越多,技能熟練度提升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一些不入流檔次的功法秘籍,對於姜瀾而言,不過三四天,就能夠輕鬆達到圓滿層次,徹底掌握。

這一個冬天,雪下的並不多。第二場雪一直等到了除夕當晚,主僕二人圍著火爐守歲。

姜瀾也少有的休息了一天,端坐在火爐旁,時不時吃一口彩兒喂得餃子。

「日子過得可真快啊。」

姜瀾眯著眼,有些感慨。

他第一次在考核世界中守歲,前世在考核世界中,別說過節了,能活著,已經算是大幸了。

過了凌晨,姜瀾收拾了收拾,準備睡覺。

半夜裡,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摸進姜瀾的卧室。

躺在床上的姜瀾忽然睜開雙眼,嘴裡吐出一個字:「定!」

那鬼鬼祟祟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彩兒,此刻她身披一層極薄的輕紗,大片白皙和點點嫣紅交映。

她看著近在咫尺的床榻,剛有些激動,卻發現自己動不了了,弓著小蠻腰定在床榻,身上的薄紗也滑落。

「大,大人……」

彩兒小聲呼喚,底氣不足,顯然有些心虛。

躺在床上的姜瀾緊了緊自己的小被子,開口道:「你就在這站一晚上吧,也好漲漲記性,別總想占我便宜。」

彩兒剛想求饒,卻發現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這樣站在原地,如同一座雕像。

「這世上沒有比修行更快樂的事物!」

姜瀾默默的告誡自己一句,然後便不再多想,沉沉睡去。

屋內,微弱的燭光乍明乍滅,一夜無話。

……

新年伊始,萬象更新,姜瀾開始了他在這個世界的第二年。

姜瀾白日練習各種拳法武功,晚上則是研讀各種秘籍,以及一些江湖傳聞。

有足夠的素靈丹輔助,姜瀾的沉澱也愈發深厚,但是仍然卡在功法小成的壁障之下,無法存進。

這讓姜瀾感覺,或許是八千枯榮這部功法的問題,需要某些東西才能突破。

一開始,姜瀾是打算以神龍幫的物力財力,為自己收集足夠的百年藥材,進行煉丹。

不過姜瀾還是太想當然了,在付出了足夠的代價后,幾乎所有的百年藥材都收集好了。

獨獨差了一昧百年雪蓮,雪蓮生長在各大名山大川的山頂,終年積雪覆蓋之地。這些名山大川,都被各種宗派所佔據,別說百年雪蓮,就是十年份的雪蓮花,都有價無市。

無奈,姜瀾只能轉移目標,將精力從提升八千枯榮之上,轉移到融合功法之上。

……

「接下來,就該嘗試融合技能了。」

晨霧繚繞的竹林中,姜瀾看似是在望著初升的朝陽,實際上再查看屬性面板。

來到這個世界一年多的時間中,他所掌握的技能已經達到了七百三十多個,其中徹底掌握達到圓滿層次的技能,有六百二十一種。

「希望融合技能不會讓我失望。」姜瀾微微眯眼,目光落在了技能欄中,形意拳殘篇上。

這片形意拳殘篇,就是神龍幫視為鎮幫之寶的絕頂功法。全篇共有十二種形意拳,乃是江湖十三派中,混元門的不傳之秘。

神龍幫十二篇中的兩篇拳譜,分別為虎形拳以及象形拳。得到這兩篇拳譜之後,姜瀾就把剩下來的時間,全部用來參悟研習這兩部拳法。

直到徹底掌握的時候,用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以形意拳為基礎,將通背拳、靈蛇手、鶴影步,鷹爪手等這些模仿動物的武功拳法融合。」

姜瀾心中念頭流轉,以形意拳為熔爐,將他所掌握的所有擬態武功融合,其中不乏各種兇猛野獸,熊、蛇、豹、蟒等等。

【開始技能融合,進入傳承狀態。】

系統的提示聲在姜瀾的耳邊響起,隨之姜瀾盤膝而坐,體內的真氣開始沿著周身經脈運轉。

此刻,在姜瀾的腦海中,有複雜的信息在涌動。

他整個的氣質也在發生變化,時而如同一隻屹立於高峰的金翅大雕,時而如同潛藏在暗影中的致命毒蛇,恍惚間又酣睡沉眠的山林虎王。

不遠處,彩兒在給姜瀾護法,她一雙美眸盯著姜瀾,神色十分古怪。

「大人莫非,不是人啊?」

彩兒心底升起來這個念頭之後,就愈發不可收拾。開始猜測姜瀾是個什麼玩意兒修鍊成精的。

她還沒見過,有人拿起一本內功看幾眼,就能學會的。那就不是人辦的事兒。

「沒事,我不介意大人不是個人。」

彩兒十分認真的想到,目光緊緊盯著姜瀾的臉龐,眉眼寒春。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她不自覺的夾了夾雙腿,俏臉上染上一抹嫣紅。

……

時間緩緩流逝,天上的日頭已經半掩在西邊的山頭,氣溫也愈發寒冷。

畢竟是冬天,彩兒已經能夠在竹葉上看到一層薄薄的白霜。

「大人還在修行啊……」彩兒看了一眼盤膝而坐的姜瀾,搓了搓手。

她現在還不到能夠無視寒暑的地步,那是一流高手的特徵之一。

吸了吸鼻子,彩兒繼續為姜瀾護法,時刻警惕著周圍的動靜。

正當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姜瀾忽然睜開雙眼。

兩道肉眼可見的氤氳輝光從他的雙眸之中綻放,在昏暗的天光之下璀璨奪目。

姜瀾站起身來,體內的真氣鼓盪爆發。

「昂——」

一聲悠長的獸吟從姜瀾的體內傳出,似熊吼虎嘯,又像牛哞龍吟,十分奇特。

姜瀾目光落在彩兒的身上,頓時彩兒渾身發毛,好像是被擇人而噬的凶獸盯上,有種生死不由己身的感覺,心一下子就提了上來。

彩兒有些害怕的看著姜瀾:「大人……」

還沉浸在回味中的姜瀾一下子被拉回了現實,一臉黑線。這姑娘奇葩的腦迴路又在想啥?

看到姜瀾似乎沒有理解她的話,彩兒連忙道:「大人,奴婢絕不對外泄露您妖仙的身份!」

姜瀾嘴角微微抽動,額頭上冒出來一個井號,深吸了口氣,面無表情的說道:「做飯!」

「哦。」

彩兒連忙點了點頭,然後跑去做飯,餘光瞥了一眼姜瀾毫無表情的臉。

「大人肯定是被我發現秘密,惱羞成怒了。」

彩兒一邊做飯,一邊胡思亂想。她覺得姜瀾應該不會殺她滅口吧,畢竟她已經是姜瀾的人了。

不多時,晚飯就弄好了,三兩個小菜,一鍋羹湯,還配上一壺清酒。

「大人,該吃飯了。」彩兒小心翼翼的呼喚姜瀾。

「嗯。」

姜瀾應了一聲,然後轉身走向屋內。

看著姜瀾走路的姿勢,彩兒都有一種觀摩獸王下山的感覺,讓人膽戰心驚。

吃完飯,姜瀾拿起小酒碗,品著微微發甜的清酒,有些悠閑。

「大,大人……」彩兒小聲呼喚。

「嗯?」姜瀾斜睨他一眼,狂暴兇悍的威勢還無法徹底內斂,瞬間彩兒便感覺整個人被無數凶獸圍獵。

彩兒整個人都一哆嗦,害怕的看著姜瀾:「大人,別吃我,我肯定不對外面說。」

姜瀾深吸一口氣,忍住想要吐槽的慾望,也懶得解釋了。這特么的,要是一個現代人腦迴路這麼奇葩,那肯定是一個腦癱! 「大哥,咱們是不是現在就走?」三角眼激動的看着蕭越。

「走去哪?」

三角眼笑道:「當然是去猛虎幫了,楊老大可是非常看中大哥。」

「是嗎?」蕭越不在意的一笑,「我有個更好的地方,你們一定喜歡。」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