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支小隊的成績,按理來說,是不能相互疊加的,但這個規定,存在着漏洞,所以,也沒有人當一回事,因為他們完全可以在秘境之中的時候,把兩支小隊的收穫,聚攏到一起,畢竟在秘境之中,誰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也沒有辦法,只要不是當眾這樣做,便沒有人能說什麼,所以,一直以來,前四名之位,一直都是從四大帝國之中誕生,極少有過例外。

首先上去的,是光耀帝國的小隊,排著隊,依次上前,當着三位裁判的面,陸續從空間戒指之中,掏出從萬獸秘境獲得的魔核。

「嘩啦!」

七人的腳下,各自出現了一堆魔核,而那三位裁判,則是精神力從中掃過,頓時便已經這些魔核的數量,還有等級,而後便開始記錄。

這七人之中,除了兩人魔核稍多以外,另外五人面前的魔核,數量都差不多。

統計完成之後,那三個裁判,便分別公佈了成績,這七人加起來的積分,一共是一千五百二十六分,這點積分,哪怕放在以前,都只能排在末尾,更何況是現在,很顯然,他們的魔核,絕大部分,應該是給了光明神殿的那支小隊。

所以,在場的眾人,並沒有感覺奇怪,而是紛紛好奇的看向光耀帝國的另一支小隊。

統計完成,那七人便各自收起魔核,轉身返回了光耀帝國的陣營,把位置讓了出來。

「嘩啦!」

大量的五彩繽紛的魔核,掉落在地上,堆積成了八座小山,而那蒂森,更是慢吞吞,拿出五顆鴿子蛋那麼大的珠子,珠子分為兩顆青色,三顆土黃色,表面光滑,卻有着一道道特殊的紋理。

「聖……聖核……」

「這怎麼可能?」

「你怎麼會有聖核?」

看到這五顆珠子,三位裁判相繼驚呼出聲,都是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眼中流露出駭然之色。

「呵呵!三位說笑了,這聖核,自然是我在秘境之中得到的。」蒂森輕笑兩聲,一臉謙和的笑容,笑着說道。

「無妨!我們只是被這聖核給驚了一下,我們這就替你登記。」

「對對對!是我們多嘴了,還望見諒!」

「對不住!對不住!」

聽到蒂森的話,那三位裁判,自然知道自己的話,有些孟浪了,畢竟,這試煉,歷來只看結果,不看過程,對於魔核的來歷,根本不去考究,只要是從萬獸秘境之中獵殺其中的魔獸所得就行。

「呵呵!三位客氣了!」蒂森笑着搖搖頭,依舊是一副謙和的語氣說道。

「哪裏哪裏!」

三人頓時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慌忙抱拳行禮,而後便十分認真的,察看起蒂森面前那小山一般的魔核。

「哼!虛偽!」見到蒂森三言兩語之間,便贏得了眾多的好感,宗瑞撇撇嘴,一臉不爽的看着蒂森,冷聲說道。

「我宣佈,光耀帝國,光明神殿代表隊,所獲得的積分,一共是……六十三萬七千三百二十六。」一位裁判鄭重其事的宣佈道。

「嘶……!尼瑪啊!居然有六十多萬,這還讓不讓人活了?老子在裏面忙活了一年,也就搞到他們的一個零頭。」

「廢話!你難道沒有聽到裁判之前的話嗎?聖核,他們得到了聖核,那是聖階魔獸才有的魔核,一顆便相當於十萬積分,而那人剛剛可是整整拿出了五顆,這樣一來,便有了五十萬積分,而剩下的十多萬,以他們的實力,一年的時間,能得到那些,也算是正常。」

「沒錯!我猜八成是靠着那隻銀龍,要不然,以他們的實力,絕對無法擊殺聖階魔獸。」

「這還用你說,一年前的時候,大家可都看到了。」

「……」

隨着成績的公佈,頓時引起了陣陣騷亂,到處都在討論。

「我們走吧!」蒂森揮手收起面前的魔核,點頭說了一句,而後便轉身走向光耀帝國所在的位置,樣子十分的從容。

「接下來,就讓我們先來吧!」說話之人,正是宗瑞,話音剛落,宗瑞便大步向前走去,他的話,彷彿只是通知眾人而已,而不是徵詢眾人的意見,看起來十分的霸道,而黑暗帝國的其他人,則是紛紛跟了上去。。 看着這如同布一樣包裹着王玥的水,

聰明的宗瀅立馬就就理解了王玥的意思。

眼睛瞬間一亮,

激動的喊了一句,

「我明白了!」

而一旁的老君也有些嘖嘖稱奇,

「這種靈力附着式的結界。。。真虧你能想得出來呢。」

不過稍微考慮了一下皺着眉頭問,

「防禦力和行動力。。。都會有所削減吧?」

「那是你想法太貧乏老君。」

王玥翻了個白眼,

「誰說結界就一定是要用來防禦的?」

說着把妖魔炮往地上一丟,

然後打了個響指,

老君就感覺到王玥身上的水隔膜開始劇烈並且高速的運動起來,

「這是。。。你的御靈系操控方法?」

老君一眼就看出來王玥現在的水隔膜使用的就是王玥自創的高壓水刀系列運轉方式,

更加驚訝了,

「使用攻擊來當防禦么?」

「嘿嘿不愧是老君,一眼就看出來了~」

王玥停下了運轉嘿嘿一笑,

「既然不夠硬抗,那麼換種理解用攻擊來阻擋攻擊不是也是可以的?只要用的得當那這種方法當攻擊手段上去肉搏都足夠。」

「簡直跟在刀尖上跳舞一樣。」

老君搖了搖頭,

「估計除了你也沒多少妖精會想出這種駭人聽聞的方式。」

「你這話說的,相比水,結界的穩定性可是很高的,這本身就是自身靈力,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危險,只是需要一點理念上的改變罷了。」

王玥淡定的收起水,

「當然這中間還有一些問題,比如如何在這種情況下不傷害器械而是把器械也一起包裹啊什麼的,說實話我也沒想好所以只能先讓她先琢磨琢磨怎麼讓結界變形和附着了。」

說完看着注意力已經全在如何構建能夠變形的結界的宗瀅說,

「至少讓她在御靈系沒修鍊到家前可以有足夠的手段不是被動挨打咯,反正也不是誰都是諦聽,回頭我還要讓他們學功夫來着。」

「功夫?」

老君有些好奇,

「怎麼突然想到這個?」

「從墨韻那搞來了一個好東西,可以在夢裏學習功夫。」

王玥攤了攤手,

「我自己都在學,這東西學了沒壞處不是?」

「哈哈哈也是。」

老君似乎想到了什麼,

笑了笑說,

「當初你好像就很在意自己沒有手腳這個問題,現在倒是可以學一學。」

「嘖,人艱不拆啊老君。」

王玥嘖了嘖嘴,就反身往外面走,

「外面的小傢伙估計這麼鬧騰也要醒了,這個小傢伙先放你這一會,我去調教調教那個。」

一邊走還一邊感嘆,

「造孽啊!真的是不嫌累的我。」

老君看着自哀自怨的王玥笑了笑,

又看了眼已經全身心投入在如何構建可以變形的結界的宗瀅笑了笑,

「小傢伙,你運氣不錯。」

然後丟下一塊牌子狀的物品,

就又回去看起了漫畫,

反正也不需要他做什麼,

看他的漫畫就好了,

一邊看漫畫,

一邊嘴裏自言自語,

「日之本的變化可真大啊。。。是不是該讓王玥回頭再給我帶一點漫畫?還挺有意思的。」

而王玥這邊在走出來后也沒有打擾還在第一次聚靈的小智代,

一屁股坐在旁邊開始思考起接下來應該怎麼教導這個小傢伙,

在思考了一段時間后,

小智代的哼唧聲把王玥拉回了現實,

「醒了?」

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太習慣盤腿坐的原因,

小智代居然在醒來以後在想站起來的一瞬間歪倒在地上,

掙扎了一下后才小臉紅紅的一邊揉着小腳一邊爬了起來,

看着滿是笑容的王玥認真的說,

「阿玥,嘲笑別人是不好的。」

但王玥根本不吃她這套,

只是笑的更大聲,

「哈哈哈,那你別逗我笑啊~」

看着小臉又一次鼓起漲起來的小智代,

王玥才趕緊擺手,

「好了好了,不笑了。」

然後轉移話題問,

「感覺怎麼樣?聚靈的感覺?」

小智代果然被王玥帶偏,想了一想說,

「很溫暖,很舒服。」

王玥摸了摸小智代的小腦袋笑着說,

「那麼恭喜你,正式開始自己妖精的第一步了,只有掌握了聚靈,你才會不斷的變強,所以以後要多多努力去修鍊明白么?」

「明白。」

小智代點了頭頭,

「我要努力修鍊,然後變得比阿玥還要強,然後就可以保護阿玥了。」

王玥被小智代的話逗得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行啊~到時候你要足夠強我就可以不動手了~有什麼問題都直接放你去解決就行~」

然後站了起來說,

「走吧,帶你去學習。」

小智代點了點頭,

正要跟着王玥走的時候,

突然想到了什麼,

張望了一下,

疑惑的問,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