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小女孩極爲可愛的背過陌寒塵,悄悄私聊了些什麼。

轉過身,齊齊彎下腰。

“謝謝大哥哥陪我們玩,我們很高興。”她們聲音很和諧。整齊如一,如同一個人說出來的般。

“對了,大哥哥。我叫月海。”其中一個短髮及耳的小女孩乖巧的說道。

“大哥哥,我叫月玫。”另一個長髮披背的小女孩一樣帶着初前的笑容說道。

空洞的眼神望着她們,陌寒塵的表情在這一刻發生了變化。

他笑了。


笑的是那麼的不可思議,那麼的麻木、彷彿習以爲常。

“你們……是元亡靈族的吧。”他的聲音沙啞的厲害,如果不仔細聽,根本聽不到。就像是乾涸的稻田,死寂的荒漠,沒有任何的生機。聽起來如同風燭殘年的老人一般。

聽到陌寒塵的話,月海和月玫臉上笑容微滯。

“咳咳……不用這樣。我之所以知道,只是以前遇見過。你們和她身上的氣息一樣。”

“咦?大哥哥你知道那個人……”月玫驚喜道。

“月玫,不是答應主人不過問了嗎?”月海卻顯得有些生氣,打斷月玫的話。

似沒有注意到二人的分歧,陌寒塵自顧自的說着:“她啊長得和你們很像。氣息也很親近,是很不錯的一個人。只是聽說,前些年被一個叫魏忠的高級軍官看上了,然後便成了他的妾室。想是,現在應該過的還不錯。”


“什麼?怎麼會!”月玫不信道。如果不是眼眸深處的純真不似作僞,女孩定然是這世間最好的僞裝者。

相比之下,月海比較鎮定。

但她的眼裏同樣是茫然,沒有一絲的作僞。

沉默片刻,陌寒塵說話了。

“你們……想不要玩一個更好玩的遊……戲?”聲音卻變得非常的呆滯,如同機械一般。

“什麼?遊戲。好啊好!要玩。”月玫就似那魚般,七秒的記憶。只是一個話題,便徹底忘記了之前的煩惱。滿臉的興奮,如果不是臉上的血跡,一定會很可愛。

“我……咳咳,在我的頭骨裏藏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寶貝,只要你們朝着我的額頭做着剛剛的動作,就可以了。誰先將我開了顱,誰就可以拿到那間寶貝,這樣你們其中一個就可以去那個叫魏忠的那裏,喝喝茶,談談人生了呢。”

“怎麼……樣?”說罷,陌寒塵擡眸看着二人。

“真的嗎?可以去那裏喝茶嗎?”月玫很驚喜。

“是這樣嗎?”月海也很驚喜,但更多的是小孩子的不相信。

“是這樣。”陌寒塵淡淡的說着。

……

楊婷瑤的視線之內,那把流着鮮血的電鋸、手板越來越近。

最後,畫面碎掉。

只是,碎掉之前。楊婷瑤隱隱聽到:雷閃。

刺眼的光亮聲夾帶着兩聲稚氣的慘痛聲,哀鳴的消失。

唯留一聲永存黑暗的嘆息:又……失敗了,咳咳!果…然。我還……是屬於黑暗的……呢! 寒冷的雨水順着秋風灑落,掀起陣陣刺人心脾的涼意。

楊婷瑤的身軀依然漂浮在空中,所有的雨滴都被她隔離在四周,分毫不差。

wωw●tt kan●C○

只是那地獄般的眼眸,此時多了幾分變化。

雖然依然的張揚、黑暗,令人不敢直視、心生退卻,卻多了幾分不可思議。

當然,常人是觀察不出來的。

眼底深處燃着深深黑炎,楊婷瑤雖然不能窺探陌寒塵深處的記憶。甚至被陌寒塵極端的負面記憶,狠狠反噬過來,差點把她反過來入侵。

但這不算什麼!

ωωω¤ T Tκan¤ c○

她很快便強行壓下。只是那道在她甦醒前便存在的契約印記似乎又加深了不少。

漸漸掌管這具身體的她,自然是不在乎。

因爲在她腦中,還有一個存在。那個印記本來就是束縛她的,與她可無關!

真正令她在乎的是那個男人的記憶。她可以真切的感覺到,剛剛窺見的不過千分之一。也就是他最外層的記憶!

可只便如此,已經足以令她覺得驚詫。

特別是那句彷彿烙印在黑暗、絕望而漠然的嘆息!

竟然比起她當年的‘幽冥領域’還要黑暗、還要孤寂、還要淡……漠!

此刻,楊婷瑤有點明悟爲什麼陌寒塵是自己命中註定的人,原來他隱藏靈魂深處的邪惡負面,居然與自己不分上下,甚至還要強出不少。簡直不可能在這一個剛剛甦醒的時代所能擁有的邪異。

楊婷瑤相信,如果將他所有的記憶爆發開來。再給予他強大的修煉法門,只需短短數百年,他就可以成爲一個令天地寂滅、那個時代的聖人都不可小覷的毀滅者!

他會是一個造成無數血腥殺戮,行走在黑暗世界的魔鬼!一個魔王中的魔王!!一個令天地爲之驚懼、爲之黯然的屠夫!!!

“看來,那個老頭說的沒錯!當吾清醒之日,必受束縛。束縛吾者,汝——即是命選之人。”

……

邪鳳那一份黑暗極端的意識確實無比恐怖,但陌寒塵擁有上一世那一股濃烈得發黑的負面記憶,不是她此時所能瞭解得知的情況。

特別是在她的刺激下,陌寒塵的人格再度分裂!

只是有些不太一樣。

這在上輩子也是不可能的分裂。

人格分裂,陌寒塵最多短時間內只會分裂一次。

而不是像現在,在已分裂發層次上再分裂一次。

也就是說,陌寒塵現在有三個人格!

極端人格!機器人格!和他本身!

只是這個本身已經和原來的本身不一樣了,或者也可以說陌寒塵現在是一個不太完整的人!

人有許多種情緒,正是這各種各樣的情緒建造了人!

但是,這些情緒一旦分離——

便是人們常說的精神病。

分離再結合,然後還能分離、長存的。就是所謂的人格分裂者!

陌寒塵現在有三種人格。

極端人格:暴躁、毀滅造成的結果是悲哀,令萬物同哀!以至於扭曲一切!

機器人格:冷血、理智造成的結果是蔑視一切,眼前的一切都是螻蟻!【這是最可怕的一種情緒】


上面兩種人格,短期之內不會消失。要是常人擁有這兩種人格,早就自我崩潰死了。

至於最後的一種‘所謂的本身人格’,也要看陌寒塵內心深處究竟還保留了什麼情緒。

以及還會被分裂走哪些情緒。

總之,剩餘的,再結合就是陌寒塵所謂的本身了。

只是這時候——

在陌寒塵的身上,似乎總有些意外。

陌寒塵的面龐扭曲得猙獰如殘暴的惡魔,身上散發的氣息極爲狂暴而悲哀。

也有算計一切、蔑視一切的毀滅慾望!

更有一股詭異的意識在組織着陌寒塵全身的喪屍王血脈壓制楊婷瑤的邪鳳精血。

兩種人格、不!是三種人格在並存,一起抵抗來自楊婷瑤強大而逆天的精血!

體內各種力量充斥顯得混亂無端。

凌亂而狂暴,導致陌寒塵的眼瞳散發着一股地獄漩渦,妖邪而yīn森。

整個女生宿舍樓邊前填充了沉重如山嶽的負面磁場,彷彿化成了一個死戾的地獄深淵,那一股一股邪惡的黑暗氣息不斷從陌寒塵身上涌現,彷彿揹負着幽深晦澀的破壞、憎惡、怨恨、殺戮、暴戾、絕望……無窮無盡的負面之源。

陌寒塵彷如正在脫變成爲極端恐怖的存在!

出現這樣的狀況,顯然楊婷瑤也未想到過。眼眸深底的黑暗情緒一閃即逝。

“汝的意志即和我同源,說明汝也是一個爲求力量不擇手段的人!就該明白吾的血脈精血是常人求都求不到的,爲何要壓抑它呢?汝,難道不想盡快強大起來嗎……”楊婷瑤冷眸深處的死寂,閃爍狂烈無比的負面黑暗,居然真正吸收陌寒塵四周形成的負面情緒。

倒不如說,她正在吞噬陌寒塵的負面邪惡氣息,然後壓制腦中的莫名存在。

“別壓抑它,釋放它、融合它、掌控它……吾的精血是汝遠遠無法想象的,這世間沒有任何神獸比吾的血脈要強,哪怕是真龍、是聖人!不要告訴吾,是那些可憐的自尊。汝的意志已經告訴了吾,汝不是那般淺薄無知的人!”

楊婷瑤冷眸變得越發深邃,清的足以看澈那一輪黑暗的太陽。

毫無疑問,楊婷瑤體內的喪屍血脈徹底被她輕而易舉的扭轉。她的眼眸不再是貪婪無端的血色,恢復了人類的漆黑色,只是在那白色瞳仁的襯托下。

漆黑的眼眸更像一輪不斷燃燒的黑色太陽!永不熄滅!!

這讓楊婷瑤看去,甚至比起之前更加冰冷極端,毫無情緒波動,彷彿連她自己的生命力都處於一個死滅狀態,冰封了一切情感,化身一件人形兵器。

“汝既然還如此愚昧,下不了決心,斷不了雜念,那吾來幫汝做個決斷好了。”

楊婷瑤渾身散發一股冰冷而死滅的極端寒意,在她冷漠的話語響起之時,唐刀被她無情的拋落在地。

一隻冰瑩手掌猛地按去頭頂,洶涌澎湃的冰寒黑炎、冷酷絕情的極端意念,化成一股兇猛洪流衝擊陌寒塵的喪屍王血脈和已經斷裂成數片的人格。

她就是要陌寒塵永遠擁有和她一樣的血脈!

憑什麼邪鳳,天地間只能有一位?

不管是什麼原因,現在她……就要改變了!

按照當年那個天機老頭,果然她再度降生之日,這裏地方的法則薄的嚇人。

彷彿新生,一切的一切就好像初始。

那傳說中的洪荒!

那麼,她的願望就可能實現。

打破在她身上的限制!

而且,他身上的一切,幾乎99%的切合率,完全足以繼承她的血脈!

“楊婷瑤!!!”


陌寒塵暴怒如雷的咆哮音波,蘊含了一股極端邪惡的負面意志,還有冰冷霸道的兩種血脈,轟然貫徹了整個秋康高校,震得空間都好像發生了微微的顫抖。(舌頭一瞬間就恢復了)

“啊?發生了什麼!!”教學樓內五層,不少學生被這一聲怒吼嚇得哭泣。他們的精神已經瀕臨崩潰的巔峯,再也忍不住一點風吹草動。

軒雨縮着雙手,把頭埋在腿間。

她打算一直等到陌寒塵回來。否則,她是沒臉再見她的兄弟了。

可是一聲穿透天地的慘叫聲,直衝而來。

她滿眼透着震驚,站了起來。

“是那個陌寒塵,他——”在樓道間的蘇欣茶和王思雨被這一聲震的身體發顫,神經異常刺痛,耳朵鳴響,jīng神凌亂,短時間之內竟然無法再動一步。

“是他!聽他的聲音很痛苦,外面發生了什麼。那隻怪物,怎麼會出現在學校!!”王思雨聲音有些不安的說道。

在她看來,陌寒塵是一個神祕的人!

但,也會發出如此痛苦的慘叫。怕是危險真的很近了。

與此,寸頭男子和麻子女生也已經急喘息息的跑到一樓。

只是,寸頭男子腦筋一轉。

並沒有從一樓出口跑,而是說服崔迎春,然後找了一間靠近教學樓的宿舍。

和崔迎春一起使勁將玻璃砸碎,就待往外爬去時。

一陣怒吼把二人震暈了。

隨之帶來的是更多的剛剛跑至一樓的普通學生,紛紛被這一聲極富負面情緒的聲波當場震得暈厥。只有少數異能者和意志強大之人,但也是腿腳發軟、動彈不得。

就如此時,隱藏在無數青絲下的崔迎春。

那雙綻放褐色光澤的眼眸,依然綻放!



Related Articles

葉簡汐的臉色越發的難看,由之前的紅,漲成了紫色,看起來都有些駭人了!

男人沒有不悅的擰了起來:「她中了春藥,難...
Read more

前朝遺孤?這麼快就出現了嗎?

如果曲浮生說的是真的,那麼這位卜小姐未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