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夏侯戟跟隨席若塵的時間不多,但依舊能看的出來席若塵似乎並不怎麼高興,問道:「席公子,既然一切都如你所料,為何你還悶悶不樂。」

「雲端忽視了我,也小看了我。」

「這難道不正是我們需要的嗎?如若不然這次雲端動手的就不止是三個人。」

「話雖如此,可我依舊很不舒服。」席若塵看起來比十年前成熟多了,不再那麼張狂,一切都變得非常內斂,連口吻也是如此,縱然生氣,也沒有溢於言表,道:「我不喜歡這種被忽視的感覺,非常非常不喜歡。」

夏侯戟搖搖頭,道:「席公子,你是故意讓雲端忽視你的,沒必要如此。」

「哼!」

「是我故意也好,是雲端小看也吧。」席若塵冷哼一聲,望著蒼穹,厲喝道:「這次因果碑開啟之後,我定然要讓所有人知道我席若塵的存在,雲端膽敢小看我,我也要讓他們嘗嘗小看我的席若塵的後果!」

「席公子,我勸你還是低調行事為好,這也是他老人家交代的事情。」

「低調?哼!十年前我低調,是因為有陳落,十年後我低調,是因為有人王莫問天,今時今日,莫問天的分身被滅,諸葛天邊半死不活,陳落也被雲端視為眼中釘,我已經不想再低調了,因果碑開啟之時,我要讓席若塵這個名字在天地間徹響。」

「還望席公子以大事為重,一切等因果碑開啟之後再說,切莫輕舉妄動。」夏侯戟思忖片刻,又道:「而且,雲端這次沒有對你下手,並不代表就忽視了你,雲端在因果碑開啟之前收拾了莫問天、諸葛天邊和陳落,那麼他們一定會在因果碑開啟之時對付你。」

看天巫最新章節到 當雲端的公子虛懷谷帶領兩位大世子以及三位皎月爵子先是滅了莫問天的分身,又將諸葛天邊打了個半死不活后,所有人都聽見公子虛懷谷說警告陳落今日將賀子西的心臟歸還,如若不然後果自負。

這是一句威脅,**裸的威脅。


也是一句警告,極具藐視的警告。

如此一句威脅和警告就像星火燎原般點燃了整個小佛靈界,也點燃了所有聽說過落爺名字的人,毫不誇張的說今時今日之所以有這麼多人闖入小佛靈界,或許有些人真是為了天悟碑,也或許有人想湊個熱鬧,但也有太多太多的少年少女們想來一睹那位十年前在人間世界叱吒風雲的落爺的風采。

只是來到這個小佛靈界,卻是聽聞落爺的結拜兄弟傲風被打的只剩下一口氣,而落爺卻選擇了沉默,這讓那些想來一睹落爺風采的少年少女們非常失望,猜測關於落爺的傳說是不是誇大其詞,甚至有些人懷疑可能都是假的,然而,那些經歷過葬古峰和落爺一個時代的人都知道,關於落爺的種種傳說並不是假的,只是關於落爺為何選擇沉默,他們實在想不通。

或許真如外界傳言的那樣,落爺雖然在俱滅審判之下活了過來,但一身修為已經徹底廢了,即便沒有廢,也可能是一身原罪,不敢出手,出手必遭審判,所以,落爺只能選擇沉默。

只是,真是如此嗎?

不知,誰也不知。

所有人都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有些人希望落爺儘早的歸還賀子西的心臟,畢竟雲端之人真的很強很強,也有人希望落爺不要歸還,一旦歸還,那麼也就意味著落爺再也不是十年前那個無法無天肆無忌憚的逆天落爺,可能真的變成了一個廢人。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所有人都在等待著。

一天終於過去,沒有任何消息。

有人猜測落爺可能早就離開了小佛靈界,也有人說落爺再也不敢露面。

然,就在次日早晨,一條消息再次引爆小佛靈界,據說傲風受傷之後,落爺和秦奮二人一直在小佛靈界的千年茶莊為傲風療傷,聽說消息是千年茶莊的古莊主的孫女古魚兒暴露出來的,至於誰是古莊主,她孫女又是誰,知道的人少之又少,當聽聞這個消息后,聚在小佛靈界成千上萬數之不盡的人們一窩蜂的涌過去,一時間,小小的千年茶莊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此時,千年茶莊。

古老站在一個院子里,望著外面數都數不清的人,縱然他早已心如止水,此刻也不禁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因為人實在太多太多了,多的就彷彿整個世界的人全部都跑了過來一樣,一眼張望過去,好傢夥,密密麻麻,方圓百里到處都是,若非古老臨時給千年茶莊布置了一個陣法,恐怕這座茶莊早就被外面這些人夷為平地。

「好多人啊!」

古魚兒從小生活在小佛靈界長大,而這個小靈界人煙稀少,她哪裡見過這種場面,也不知是激動興奮還是害怕,聲音都有些顫抖。

古老轉過身,無奈的看了一眼古魚兒,指了指,嘆息道:「你還好意思說,這都是你惹的禍,爺爺早告訴過你不要亂說話,你偏偏不聽,你看現在怎麼辦。」

古魚兒甚是委屈,嘟著嘴,呢喃道:「怎麼能怨魚兒呢,那幫人一直在那裡說陳落和秦哥哥的壞話,哼!他們說陳落那個討厭鬼我可以不管,可我不允許說他們說秦哥哥的壞話,竟然說秦哥哥膽小如鼠,見了雲端之人就跟老鼠見到貓一樣,爺爺,你說魚兒能不生氣嗎?」

「你還敢頂嘴!」

「人家……人家只是說秦哥哥一直在為傲風療傷,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已,誰知道……誰知道會變成這樣。」

「唉!丫頭啊丫頭,你讓爺爺說你什麼好呢,你知道不知道多嘴會死人的!」

「哪有那麼嚴重,爺爺又在嚇唬魚兒。」古魚兒不信。

「丫頭,爺爺並沒有嚇唬你,你難道看不出來雲端為了因果之書想要阻止一些人嗎?唉……算了算了,我也是老糊塗了,幹嘛和你說這些,你自幼在小佛靈界長大,對很多事情根本不了解,自然不知道其中之事,唉……這可如何是好。」

「爺爺,現在怎麼辦,陳落那個討厭鬼和小秦哥哥正在為那個叫傲風的療傷呢,他們恐怕還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呢,我們還是趕快去告訴他們吧。」

「不可!」古老搖搖頭,說道:「那傲風傷勢非常嚴重,數日來陳落和傲風二人都在全神貫注的為其療傷,若是冒然打擾的話,會害了他們。」古老雖說不問世事,但並不代表他是一個普通人的老頭兒,反之但凡對千年茶莊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古老是一位隱士高人,所以,他很清楚去打擾其他人閉關是何等危險的事情,尤其是二人還是在為傲風療傷,更是打擾不得。

這時,守護千年茶莊的陣法突然一陣顫抖,古老微微一怔,嘆道:「唉,現在的小傢伙們真是越來越沒有規矩了,竟然想破老夫的陣法。」

的確,外面數之不盡的人們看情況已經有些等不及了,不少人紛紛出手試圖破掉破陣,此陣法雖說只是古老臨時布置的,但也不是其他人說破就能破的,當然即便再強大的陣法,也架不住源源不斷的力量轟擊,時間一長,猶如滴水石穿,哪怕是固若金湯的陣法也得崩潰。

古老趕緊出手修復陣法同時又連續施展了幾個強大的陣法,而後衝出去,本來站在院子裡面的時候只是覺得人多,此刻站在高空中,古魚兒直接都傻眼了,就連古老的嘴角都不由的扯了扯,張望過去,絕對是真是人山人海。

「天吶!他們瘋了嗎?



古魚兒沒有見過這麼多人,也從未經歷過這種場面,向古老身邊靠了靠。

「諸位,且聽老朽一言。」

古老發話了,只是一句話過去就像石沉大海般,根本沒有人聽他的,哪怕動用手段施展天雷怒音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也是一樣,沒人聽就是沒人聽,知道的人知道他是千年茶莊的隱士高人,可知道的人畢竟太少了,更多的人根本不知道他是誰,還以為他是來自哪個山溝里看熱鬧的小老頭兒呢。

「看來不動點真格的,他們還以為老夫是撿破爛的呢。」

古老正欲展露點實力震懾一下,只是當察覺到一行人正向這邊飛來之時,他又放棄了,搖搖頭,古老知道這些人出現之後,即便不用武力震懾,周圍數之不盡的人也會安靜下來,因為來人不是其他,正是雲端的一群大日世子與皎月爵子。 「來了來了,雲端的人來了!」

人山人海中也不知道是誰喊了這麼一句,眾人立即張望過去,只見虛空中一群人浩浩蕩蕩而來,而為首的正是雲端九公子之一,虛懷谷,大十二大日世子來了四位,古駱、齊星淵、司徒馬飛、幻靈,二十四皎月爵子來了足足九位,李凌天、黑昆、賀子西、柳江、仇彭天、厲無名等人,除此之外,竟然也來了十八位雲端裁決者,剩下的那些人也都是雲端的貴公子,足有數百之多。

正如古老剛才所猜測的那般,當雲端這群人到來之後,原本人聲鼎沸喧嘩的現場漸漸安靜下來,所有人都揚著腦袋張望著,神情之中流露著一種敬畏,的確,在他們的心目中雲端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再加上雲端的大日世子和皎月爵子此次在小佛靈界紛紛展現實力,更加讓人望而生畏。

「你們說落爺真的躲在這座茶莊嗎?」

「大家都是這麼傳,消息應該不假吧。」

「唉,雲端這次來了這麼多高手,一位雲端公子,四位大日世子,九位皎月爵子,十八位雲端裁決者,看樣子云端這次是擺明了要落爺的命啊,你們說落爺會怎麼辦?」

「誰知道呢,現在說什麼的都有,有人說落爺雖然沒有被上蒼審判死,但已經成了廢人,也有人說落爺一身原罪,一旦動手必遭審判,還有人說,落爺不敢招惹雲端,真真假假,誰也不清楚。」

「雲端的大日世子實在太強大了,他們滅了莫問天的分身,又把諸葛天邊打了個半死,這一下,十王十子誰也不敢露面了,只剩下落爺,如果連落爺最後也……以後恐怕就是雲端的世界了。」

眾人議論紛紛,虛空之中,雲端一方的人靜靜的站在那裡,虛懷穀神情淡漠,仿若目空一切,古駱、齊星淵兩位大日世子亦是如此,而幻靈面帶笑意,如同慵懶的貴妃一般,司徒馬飛則凝皺的眉頭,看起來依舊有些忐忑,身旁的李凌天的表情也不是太好,沒有了安逸,也沒有了從容,只有擔憂,剩餘的黑昆、仇彭天等皎月爵子無一例外,皆是神情傲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在他們眼中這些數之不盡的人們也不過如樓一樣渺小,他們甚至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虛懷谷看了一眼對面的古老,淡淡的問道:「你就是那位古莊主。」

「正是老朽。」

「呵,想不到人間世界還有如此高手。」


「高手不敢當。」

「你既已經修成天行者,為何還留在這方世界。」

虛懷谷的話音落下立即引起現場一片喧嘩,似乎沒有人會想到這個冒不起眼的老頭兒竟然是傳說中將修行之路修到圓滿的天行者,一時間眾人皆流露出敬重的表情。

「老朽隱居在此,向來不問世事……」古老正欲解釋什麼, 聖劍魔法師異界之旅 ,亦有些不耐煩的說道:「關於你的事情,我沒有興趣知道,現在,馬上給我打開陣法。」

「這個……」古老有些猶豫。

看他有些猶豫,大日世子古駱的聲音傳來:「你既然選擇在此隱居,那就老老實實的隱居,我勸你莫要惹是生非,想來,你應該很清楚,天行者對於雲端來說什麼也不是。」

是的。

古老很清楚,天行者在普通人眼裡或許是傳說一樣的存在,可在雲端眼裡和大巫師沒什麼兩樣,原因很簡單,雲端主宰著世界本源,亦等於執掌著這方世界的法則,雲端想審判誰,那就審判誰,天行者也不例外,更何況古老還知道,雲端藉助世界本源的力量培養出了很多很多恐怖的存在,其中雲端裁決者便是,二十四皎月爵子是,十二大日世子也是,只是如此嗎?不,至少古老清楚的知道,雲端除了皎月爵子和大日世子之外,還隱藏著一些更加恐怖的存在。

「前輩。」

一人突然竄出來,不是別人,正是冷谷,他著急的問道:「晚輩冷谷拜見前輩,請問陳落和秦奮還有傲風當真在山莊內?」

事到如今,這件事已經傳開,古老知道相瞞也瞞不住,點點頭,見狀,冷谷當即單膝跪地,喝道:「還請前輩不要陣法。」

「這……」

與此同時,旁邊的古魚兒也懇求道:「爺爺,你說過小秦哥哥和陳落正在為傲風療傷,不能受到外界打擾,你如果打開陣法的話,那豈不是會讓小秦哥哥陷入危險嗎?爺爺,你不要打開陣法好不好!」

見古老不答應,一幫獨立榮耀團的弟兄們也都紛紛站出來,皆是單膝跪地,齊聲懇求。

古老很是為難,莫說他不想參與紛爭,縱然他想幫忙,怕也是有心無力,他很清楚,憑自己孤身一人,根本阻止不了這件事。

「冷谷,你這不知死活的螻蟻,昨日留你一條小命不殺你,竟然還敢跳出來,我看你是活膩了!」

皎月爵子仇彭天怒斥道。

冷谷站起身,咧嘴冷笑:「大爺就是活膩了,怎麼著吧?哼!想進山莊,先從老子的屍體踏過去吧!」獨立榮耀團數百弟兄也都紛紛大喝,無畏無懼,說起來,冷谷的朋友也是遍天下,但凡朋友無不佩服他,若是尋常之時,見冷谷有難,差不多大家都會站出來,哪怕面對莫問天也一樣,可現在冷谷要與雲端叫板,他那些所謂酒肉朋友,也只能選擇沉默,畢竟雲端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者,和雲端作對,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會是什麼後果,連莫問天那樣問鼎人王的人都被滅了分身,可想雲端絕對不會大發慈悲,當然,冷谷也從未指望他們站出來幫自己,有獨立榮耀團這幫生死兄弟陪伴,對於他來說就足夠了。

&nbs

p;「 剩女–豪門宅妻 ?」仇彭天大喝道:「我等一聲令下,雲端裁決者瞬間就能將你們這些螻蟻死上三百次!」

「你以為老子是嚇大嗎?有本事就來!」

嘩!冷谷祭出長刀,準備作戰,獨立榮耀團的數百弟兄也都紛紛祭出靈寶要與雲端拼個你死我活。

雲端的皎月爵子們見冷谷如此不知死活,都想衝過去將其斬殺,只是誰也沒有動手,因為虛懷谷在這裡,來之前虛懷谷就交代過,沒有他的允許,誰也不準輕舉妄動。

「虛公子,既然這幫螻蟻找死,那就不如成全他們。」

「膽敢與雲端作對,找死!」

黑昆、仇彭天等皎月爵子紛紛請命,只是虛懷谷卻是沉默不語,一個字也不說,這時,司徒馬飛站出來說道:「這一次我們的目標只是陳落,沒有必要招惹過多的麻煩。」

「司徒大世子,你難道沒有看見這幫人在向我們挑釁嗎?」

司徒馬飛並沒有理會仇彭天,而是對著虛懷谷說道:「雲端以後要主宰人間世界,不能失了民心,現在這麼多人看著,若是大開殺戒,必然會影響雲端的形象,到時若是引起公憤的話,人間世界所有人聯合起來抵抗雲端會引發什麼樣後果,虛公子應該很清楚,想來九爵殿下也絕對不希望看見這種事情發生。」

司徒馬飛的話,虛懷谷當然很清楚,如若不是擔心影響雲端的形象,引起公憤的話,他早就一聲令下將這座千年山莊夷為平地,怎還會容忍這幫螻蟻在這裡叫囂。

「司徒大世子可真會說話啊,難道我們就任由這幫人在這裡挑釁嗎?」胖子古駱閉著眼睛靜靜站著,雙手放在大肚腩上,說道:「你擔心引起公憤,難道就不擔心這樣以來會有損我們雲端的聖威嗎?若是我們什麼也不做,那以後主宰這方世界的話,誰還會對我們雲端敬畏!」

古駱的話不無道理,至少,讓司徒馬飛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呵呵,這沒有什麼好爭論的。」齊星淵說道:「既然大開殺戒會引起公憤,那我們就不要大開殺戒,這姓冷的螻蟻不是骨頭硬的嗎?那就殺他好了,這樣既不會引起公憤,也可以殺一儆百,震懾其他人,更何況,這姓冷的又是陳落的結拜兄弟,只要殺了他,我就不信那陳落不出來。」

不得不說齊星淵這一計謀可謂是一箭三雕,正如他所說,殺了冷谷,既不會引起公憤,也可以起到殺一儆百震懾他人的作用,同時還能把陳落引出來,雲端的其他人都非常贊同齊星淵的這個提議,連虛懷谷也點點頭,他看了一眼旁邊的面帶笑意似若慵懶的幻靈,問道:「幻靈,你意下如何?」

幻靈聳聳肩,淡淡笑道:「大世子交代過,我們這次只是協助而已,一切聽從你虛公子的意思,你說怎樣做,那就怎樣做咯。」連幻靈都這麼說,司徒馬飛縱然心有不願,也不好開口,儘管大世子下令讓自己協助虛懷谷等人來試探陳落,可他的心裡始終都非常忐忑,不由看向李凌天,而李凌天站著,也只是站著,仿若今日發生的事情與他毫無關係,他看起來更像一個旁觀者。

「如此,甚好。」

虛懷谷點點頭,揮揮手,旁邊的黑昆示意,將擦拭手帕的嘴角收起來,沙啞的說道:「放心,我斷然不會讓虛公子失望。」說罷,他祭出一把長弓,正是落日弓。 「冷谷,你這螻蟻的骨頭不是硬嗎?我今天就看看你的硬骨頭能不能承受得住落日弓的一箭。」

當黑昆拉開落日弓對準冷谷的時候,現場一片驚呼聲,尤其是聽聞黑昆手中的弓箭是乃落日弓的時候更是讓人心驚膽顫,在雲端的諸多傳說當中其中就有關於落日弓的傳說,傳說中這把弓箭雲端霸主之一九爵子以世界本源的皎月之精鍊制而成,擁有極其恐怖的殺傷力,據聞一箭便可射殺天行者。

會是真的嗎?

很多人有所懷疑,只是當古老開口提醒冷谷的時候,所有人都不再懷疑。

「小夥子,你還是退下吧,此乃落日弓,威力非同小可,縱然是老朽也不敢自誇能否承受落日弓一箭。」

古老的聲音傳來,冷谷心頭頓時咯噔一下,原本還想碰碰運氣,可是聽古老這麼一說,冷谷覺得自己這次有點懸了,他不是不知道那是落日弓,也不是沒有聽說過落日弓可以射殺天行者,也很清楚自己連天行者都不是,絕對承受不住落日弓的一箭,可這並不代表冷谷就會退下。

當然,冷谷也不是傻子,明知會死還要硬撐,他之所以站出來,是因為山莊之內有他的三位結拜兄弟,而且陳落和秦奮正在為生死未卜的傲風療傷,很可能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他不允許在這個時候有人去騷擾,知道自己也攔不住這些人,能拖延點時間就拖延點時間,本來是這麼打算的,可現在眼瞧著對方要用落日弓這玩意兒射殺自己,這可如何是好。

如果……如果自己死了就能攔住雲端這些人的話,冷谷會毫不猶豫的去死。

可關鍵是他很清楚,就算自己死了,對手也不會罷手啊。

冷谷不怕死,可他不想死的這麼沒有價值。

「小鱉孫,你是不是知道自己實力不濟,所以不敢跟老子單挑,拿這麼一個破玩意兒來嚇唬大爺?」

冷谷試圖用激將法拖延點時間,他很聰明,只不過黑昆又豈是傻子?反之,他不但不是傻子,而且還是二十四皎月爵子中手段最兇殘,最嗜血的傢伙,根本不理會冷谷的挑釁,冷笑之後,一箭射出。



一箭射出,破風而嘯,小佛靈界頓時白天變黑夜,皎月閃現,瘋狂綻放,綻放的光華盡數凝聚,形成一支巨箭,如此一箭,將強大恐怖的皎月之力凝聚成一個點,其威力可想而知。

冷谷必死。

幾乎沒有人會懷疑,就連冷谷自己也是這麼認為,他想閃躲,可赫然發現身體被如此一箭鎖定竟然連動都動彈不了。

他娘的!完蛋了,也玩大發了!

怎麼辦?

沒有退路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後悔嗎?

怦然心動:首席寵妻不節制 ,哪怕時光倒流,冷谷依舊會選擇站出來,暴喝一聲,怒罵道:「我草你大爺」就算死,冷谷也要死的轟轟烈烈,他不想被一箭給射死,所以準備自爆,這樣至少死的有點價值,當他瘋狂摧動靈海的時候,忽然一道人影閃過,憑空出現在冷谷的正前方,替他擋住了這一箭。

是一個女人,一個一襲白衣,三千黑髮的女子,也是一個容顏完美的女人,完美的幾乎在她的容顏上找不到任何瑕疵。

薛裳菀!

她是薛裳菀!

立即有人認出了這個女人的身份,沒錯,正是十年前天使之名傳天下的女神,薛裳菀。

沒有人會想到薛裳菀會出現,誰也沒有想到,冷谷是,對面雲端那些亦一樣,關於薛裳菀,所有人都知道,十年前她是天下人盡皆知的天使女神,也是當今世界唯一一個覺醒天使血脈的人,只是葬古峰現世的時候,落爺斬情絲,斷因果之後,就再也沒有人見過薛裳菀,十年來都沒有人見過她,有人說落爺斬情絲,傷透了薛裳菀的心,從此隱姓埋名,不再涉足世界。

十年了,薛裳菀終於出現了。

而且還是在雲端之人前來圍剿落爺的時候,所有人都知道,薛裳菀擋這一箭,並不是為冷谷擋的,而是為落爺。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