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十分。遠山之處徐徐拂來的清冷之風,緩緩的停留在冥亂之界的青山之上。頓時間,鉛雲壓境。似乎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意味…… 陽光普照,金黃滿地。

今早,冥亂之界中註定是一個不平凡的日子。

無數金黃飛速地透過如素紗般的薄薄雲層。緩緩的、不約而同地向著這片大地之中匯聚。而後這些充滿靈力薈萃的金黃像極一位位手中盤動佛珠,口中不斷道著聲聲佛號的高僧一般。將這樣的溫暖為每家每戶送去……

冥亂之界,漫天黃沙微微隨著清風舞動。為這樣一片蒼涼、迷亂的大地之上增添一抹異樣的風情。

……

李寒清一行眾人信心昂揚地走在通往修行者新星——「冉星大會」的道路之上。

今天對於泛海宗,對於李寒清來說註定是個不平凡的日子。因為今日是冉星大會的開始的日子。這是泛海宗重新樹立威望的時刻,也是李寒清身為璞術者修行修仙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大家都有沒有信心!」李寒清走在眾人的前方,忽然之間轉過頭來對著眾人喊道。

「有!」

……

冉星大會的規則一共分為三大輪。

第一輪:不同種類、類型之間的修行者進行分門別類的戰鬥試煉。因為神州之上修行的方法實在是多的數不勝數,除去璞術者這個修行的常見方法,剩餘的一些修行修仙的方法在這裡就不多提了。

單單隻說關於璞術者修行的這個第一場試煉。就是將修行中的四種璞術者:戰鬥璞術者、指揮璞術者、輔助璞術者、懸壺璞術者。這四類的璞術者進行分門別類的試煉考驗。

不過,這裡的試煉考驗有一個小小的出入。由於戰鬥璞術者的要求特殊性,所以這次『冉星大會』之中將戰鬥璞術者這一類的璞術者分為兩個類型,那就是『攻擊和防禦』兩個小類型。

所以,最終出現的璞術者類型陣容就是:戰鬥、防禦、輔助、懸壺。這四大類型的璞術者。

冉星大會的第二階段:每一個報名參賽的璞術者都將進行一對一的個人戰,不限類型之間的比試。每一場比試的成績勝負都將計入分數。

而後的第三輪比試,就是進行一個璞術者的小隊的團體戰鬥。也就是展現璞術者小隊的配合實力了。

這個第三階段的比試,也是出於對這些修行者以後的發展打算。

璞術者到了修行中後期的時候,都會漸漸的由個人戰轉入到幾人之間的團隊戰鬥。將修行之中的實在功效發揮到最大。並且到了修行的中後期,璞術者之間的比試就不單單是修行之間,一部分的是來自各種類型的璞器之間的比試。

這也是好多璞術者,為什麼苦苦尋找優秀璞器的理由。

……

「來!請各類的璞術者到相對應的璞術者區域進行報名了。」

李寒清一行眾人穩定的站立在冉星大會的門口之外、忽然之間聽聞,門口一個十分白凈的女子優雅地向著眾人講解道。而,冉星大會的門口之處,人山人海,幾乎就是一片人海。

李寒清雙眸冷冷掃過。只見其,偌大的一個空曠場地之中,一座雕樑畫棟、金碧輝煌的建築物拔地而起。好似宮殿一般緩緩佇立在滿空的浮雲之中。這座宮殿好似輕輕地浮現在一片蔚藍之中。令人最為驚奇地是,這座宏偉壯觀的宮殿好似真的沒有立在大地上。就像浮靈一般在空氣中遊走。

而後目光分開左右。只見在這樣一座雄偉宮殿的左邊是一片茂密蔥鬱的油綠森林,一望無際,充滿了無盡的疑惑感;而在這座宮殿的右邊,完全是一片被無盡的風雪籠罩的山峰一般,裡面有著各種各樣的冰凌,偌大的山峰都被這無數的風霜所籠罩。而這個大殿的後面是什麼,眾人就不得而知了。只覺得,宮殿之後一股灼熱的氣浪緩緩上升起來……

而大殿的前排則是一片空曠的場地。場地之上有著無數排列好的座位。這些座位好似梯田一般,在宮殿前面場地的東西南北四面展開。而被四面觀眾台展示的中間位置則是一個不斷變化漂浮的的場地。

之所以說是不斷漂浮變化的場地,是因為這個場地之上。每隔一炷香的時間后,整個場地就會完全氤氳在一片塵煙雲霧之中,而後緊接著就會完全變成的一個全新的場地;『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暗、霧』十種修行之中的屬性完全展示了出來。

……

「好吧,我們現在就要去報名了。一會去我們泛海宗的專屬觀看台集合,好不?」李寒清微微一笑,隨即對著眾人十分振奮地說道。

「嗯!都加油!」眾人朝著李寒清重重的點點頭,隨即向著屬於自己種類的璞術者報名處報名去了。

泛海宗共有四人蔘賽。李寒清和小強屬於戰鬥璞術者,而大福則是屬於防禦璞術者,許香兒輔助璞術者。四人都在各自為著自己的夢想而努力著、不懈奮鬥著!

「走吧,我們這兩個璞術者修行老人也該上觀看台了。」冰鳳凰咯咯一笑,隨即挽著葉蟬的手臂,兩個姐妹朝著泛海宗的專屬觀看台走了過去……

……

時間過半,日上三竿。


李寒清看著手中的關於『冉星大會』的相關規則。而後緩緩地對著眾人說道:「今天進行的戰鬥璞術者的第一次試煉,其餘種類的璞術者以後會逐步進行試煉的。所以今天你們就靜靜的看著我和小強發揮就好了。」

三個絕美地女子和一個憨憨的大福高興的點點頭隨即接著異口同聲地說道:「加油!」

……

戰鬥璞術者的試煉共分為兩種試煉,其中分為:「速度和力量」這兩個。

無巧不成書,李寒清這次的運氣並沒有和往常一般的好。他沒有抽中速度的試煉,反而是小強抽中了速度的比試。而李寒清抽中的是自己並不擅長的力量比試。

很長時間以來,李寒清的優勢全部都是來自於速度的見長。而此刻抽中力量的他正在暗暗思量著到底應該怎樣通過這第一個試煉。

如果修行者連同第一層試煉都不能順利通過的話,那麼後面就已經失去了個人戰,更失去了團隊戰。所以這是一個最大的分水嶺……

……

冉星大會那片冰封的試煉場地之中。無數試煉者緩緩的站在地面之上,眾人的雙眸之中都是十分堅定的凝視著前方這個高高聳立著的冰峰山脈。

李寒清和小強並不同在試煉的一組之中,小強的試煉是在明天。

眾位戰鬥璞術者只見,前方站定了一個身著冰霜白色勁裝的男子。只見那男子沉聲說道:「這是冉星大會的第一場試煉——力量。希望大家都能全力以赴。好了,現在試煉開始!」

李寒清向觀看台中看了一眼,只見在身份十分貴重的那片看台之上。還是一片空空如也,這是特意為舉辦這一屆冉星大會的,在修行界有頭有臉的大宗師、大人物準備的特殊看台。

「咣!」

隨著一聲巨大的鑼聲響起,隨即只見眾位戰鬥璞術者力量的璞術者好似離弦之箭一般沖了出去。

李寒清暗暗搖搖頭,隨即接著心道:「還不知道要去幹什麼,就這麼著急的向前沖。真是的……」隨即一股腦的坐到了地上。連身後的紫寒槍也沒有解下來。


「真不明白他們在想什麼,不知道個所以原由就向著前面奮不顧身的朝著前面衝刺。」

「嗯?」李寒清聽聞此話,而後朝著話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身著墨藍色勁裝的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和自己一般靜靜地坐在了地上;雙手插於胸前,緩緩地注視著四周。

這個男子的雙眸之中閃過無數的精光,絡腮鬍之下隱藏著無數的滄桑……

而當李寒清注視著這個男子的時候,那個男子似乎也注視到當眾人的跑向前面去的時候,還有一個神奇的少年和自己一樣坐到了地上,靜靜地看著一切事物。

「兄弟,你怎麼不和他們一樣飛奔到前面去啊!」那男子一邊走過來,一邊朝著李寒清高聲說道。

聽著這個朝自己走過來的男子,說話之音真是如同鐘聲震天一般……

「呵呵,兄台為何不一同前去?」李寒清看著這個頗有趣味的漢子微微一笑,隨即緩緩地說道。

那漢子仰天大笑:「在沒有弄清楚事情原由的時候,貿然行動就是什麼……」

「找死……」李寒清眨了眨眼睛,故作天真的看著眼前走過來的大漢說道。

「哈哈,你小子對我的脾氣!」漢子大大咧咧的挨著李寒清坐了下來,隨即接著說道,「兄弟叫什麼名字,那個修行宗別的?」

「泛海宗·李寒清」

那漢子哈哈大笑道:「好,我是『百鍊門』——楚昊天。」

「嗯?此人竟是百鍊門的人?」李寒清心中十分驚奇的想著。自己竟然這麼快就遇到了百鍊門的人了,真是冥冥之中的緣分。

正當兩個人談笑風生的時候,突然之間。前方忽然之間一陣震天動地的響聲響起。

前方竟然出事了…… 「轟隆隆……」

冉星大會冰峰場地之中。剛剛還是一片祥和景象,突然之間!山崩地裂,整個雪山之上堆積了許久的冰封著的岩石,隨著這一道詭異的震動緩緩晃動。隨即如同萬馬奔騰。又如同奔流的江水一般;朝著山腳之下飛速向前疾行的眾位年輕的修行者猛然襲來……

李寒清和楚昊天相視一笑,隨即了解到了對方的心思。兩個人點點頭,而後飛速解下背負在自己身上的璞器,朝著飛滾下來的那些被冰雪包裹著的巨大岩石沖了上去。

兩個人都不是愚鈍之人。他們一直沒有出手就是在等待這一時刻。等的就是后發制人,而不是盲目出擊。

「鏗、鏗、鏗……」


數聲爆裂之音響起,李寒清只見楚昊天手持著一柄巨大的漆黑色鎚子,鎚子之上精雕細琢的雕刻著一些祥雲模樣的紋理,,幾個靈活的閃身來到了空中。而後飛速的舞動那柄巨大的鎚子,將冰峰之上的些飛滾下來的冰雪岩石一一擊碎。

李寒清看著這個巨大的鎚子,心中不禁生出了些許的疑問。這個鎚子之上的紋理好像在那裡見過,但具體是什麼時候,他就記不清了。

「唰……」

一陣清風拂過。李寒清發動驚殤步法,左腳微微一劃,向著自己的斜前方閃了過去。輕鬆的將朝著自己飛奔而來的巨石繞開,而後來到巨石之後。首先通過自己獨到的力量將其巨石的衝擊力以『四兩撥千斤』的力量將其穩定了下來。

「嘭……」

而後只見,李寒清右手猛然一抖。通過短暫的爆發力,將那塊巨大的石頭抖了出去。隨即只見,李寒清借住這塊石頭的向上衝擊力,猛然一腳踏上。迎著紛紛落下的巨石,逆流而上。

觀看台上的葉蟬等人一時之間竟然看傻了,任誰都沒有想到,李寒清竟然能夠憑藉這樣討巧的方法,通過以柔克剛的方式將這樣一波衝擊力輕鬆的化掉,並且利用其上升。

只見李寒清腳下好似生風一般,及其飛速而又準確的通過一塊又一塊石頭,直至欲要登上冰峰山脈的平地之處。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李寒清和楚昊天這樣機智並且又沉穩的應對著這樣的危險情形。許許多多的人,沒能經受住高空之中落下來的冰封岩石。而導致這些新晉的修行者直接失去了以後參加冉星大會的資格。

如果單單是氤氳著寒氣冰雪的岩石,所有的璞術者都不會受到傷害。但!就是因為這些盲目衝擊向前年輕璞術者向前的衝力太大,而一時之間根本不可能反應過來從天上而來的石頭。直至被砸死砸傷……

再有一個原因。根據李寒清的觀察,氤氳著寒氣,被暴雪籠罩的巨型岩石每當接觸到璞術者之後,就會飛速地炸開。其實,有很多人不是受到巨石的衝擊,而後被炸裂開來的寒氣所傷。

……

「散墨·水靈聖湖體!」

正當李寒清欲要再次下去幫助這些兄弟們的時候,突然之間聽聞山峰之下突然響起了一聲怒喝。隨即只見一道道無限清涼舒適的藍光泛出層層的漣漪。好似無數來自水底最深處盪開的無數清波。向著天空之上緩緩的泛起,瞬間籠罩在這個璞術者身上。

而後飛速地吸收了大量地來自山峰之間的雪峰巨石。而後『嘭』的一聲。在這個泛起無數的海水微波的璞術者周圍爆炸了大量的石頭。微風吹拂緩緩的成為陣陣的煙塵……

……

「洪水?沒事吧!」楚昊天看著剛剛那道微瀾波動的真氣籠罩之後,隨即飛速地幾個閃身跑了過去。而後十分關切的看著這個在岩石塵煙緩緩出現的身形魁梧的男子。

「哈哈,昊天哥,這話說的。就這個小伎倆還難不倒我。哈哈。」塵煙之中,傳出陣陣尖尖地男子聲音。

「唰……」

一陣微風之動。李寒清手持著紫寒槍來到了楚昊天的身邊,隨即一言不發,面帶微笑的看著楚昊天和他身邊的這個身材魁梧面容之上帶著壞壞笑容的男子。

「哈哈,寒清兄弟啊,我來給你介紹一下。」楚昊天哈哈一笑,隨即接著說道,「這是我師弟『劉洪水』。」

只見這個名叫劉洪水的男子朝著李寒清壞壞的一笑隨即接著說道:「嘿嘿,你和昊天哥是朋友,那和我就是朋友了。哈哈……」

李寒清點點頭,隨即哈哈笑道:「泛海宗·李寒清。」

「嘿嘿,寒清啊,你就是那個憑藉一己之力上得冰雪山峰之上的男子吧。」劉洪水微微一笑,雙眸之中泛出些許精光的說道。

李寒清點點頭,示意自己就是剛剛的那個人。

「洪水,你剛剛使用了璞術者技能,雖說是『散墨』。但也足夠引起轟動的了。」楚昊天微微一愣,隨即有些擔憂的看著遠處。

「嗯,有些別有用心的人可能會記在心上。」李寒清稍稍點頭,隨即接著微微一笑道,「不過也沒事情,以後的路以後在想吧。今朝有酒今朝醉……」

「好!」劉洪水聽聞李寒清的話語,隨即高聲叫了聲好道,「我就喜歡寒清的這種性格。有什麼事情回來再說唄。是吧,昊天哥!」

楚昊天也不是拘泥之人,聽聞三人都這樣的豪氣。隨即也是哈哈一笑,隨即道:「那我們加緊上山吧。」

……


經過這第一輪的巨型岩石試煉后。初試的璞術者就已經被淘汰了一些。

而後,李寒清接著依法炮製的再一次來到了這座冰峰山城之上,而這兩個百鍊門的男子也都不是等閑之輩,兩個人分別利用自身的璞術者修為來到這片雪域山峰的平地之處。

此時,浩浩蕩蕩參加試煉的隊伍之中已經所剩無幾了。大約只剩下幾百人。

「哦……」劉洪水看著眼前的這個巨大洞-口,隨即發出了一聲感嘆,隨即接著說道,「原來這些巨大的石頭就是從這裡迸發出來的啊,真是可惡。」

楚昊天暗暗點點頭,接著說道:「寒清、洪水,我總覺得這個試煉是不是有些過了。僅僅是第一場之中的一個小試煉就已經讓這麼新晉的璞術者失去了生命,真是……」

李寒清點點頭道:「都小心一點,這個『冉星大會』之中充滿了說不出的詭異。」

「是啊,總覺得背後有一雙陰森森的眼睛在注視著我們。」劉洪水面沉如水地說著,隨即飛速轉身,十分搞笑地大喝一身,「呔!哪裡來的小鬼,快到你洪水爺爺這裡來現身。」

李寒清滿臉黑線:「……」

楚昊天:「洪水,你夠了……」

……

「好了,我們商量一下正事吧。」劉洪水瞬間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由剛剛的十分逗逼轉瞬成為了一副嚴肅的樣子。

「嘭……」

一聲輕響,李寒清只見楚昊天打了劉洪水一下隨即高聲喊道:「你是這樣嚴肅的人嗎!」

「不是。」劉洪水故作十分委屈地小聲說道。

楚昊天看著自己的這個師弟十分無奈的對著李寒清說道:「寒清,對不起啊。讓你見笑了。」

「是啊,嘿嘿,讓你賤笑了。」劉洪水壞壞的一笑,隨即朝著李寒清眨了眨眼睛。

李寒清哈哈一笑。心中真的十分開心,他十分喜歡這種兄弟在一起的感情,讓李寒清的想到了自己以前的那些輝煌而又苦難的歲月……

「好了。真的該說正事了。」楚昊天朝著李寒清說道,「寒清,我比你年長几歲。託大叫你聲寒清,我們兩個都是百鍊宗的人,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想我們三個可以在這個試煉中結成一個臨時的璞術者小隊,你看怎麼樣?」

「你兩個不怕我是壞人?」聽聞楚昊天的話,微微一笑隨即說道。

「哈哈哈」

楚昊天和劉洪水聽聞李寒清的話,突然之間都仰天大笑了起來。隨即劉洪水接著說道:「神運算元要是騙子的話,那就算我們兩個兄弟瞎眼了!」

楚昊天也是點點頭接著說道:「神運算元的那些事迹,江湖之中無人不知。」



Related Articles

別看老朽只是一個賣豆花的,實際上老朽的學問高的很哩!人生處處是學問吶!”

老者的話,讓妙俊風陷入了沉思。他覺得眼前...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