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天麒站了起來,沒有再說一句話,轉身,離開。

過了好久,簡雲曦才敢抬起頭來。

她生怕一抬頭就對上傅天麒失望的目光。

但是傅天麒已經離開很久了。

簡雲曦不想回去。

就去了清水硯。

定了一個包間開始睡覺。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全部黑了。

戚曼曼過來:「雲曦,你最近到底怎麼了,怎麼這麼憔悴?」

簡雲曦起身搖了搖頭:「發生了一些事情。」

不說戚曼曼也知道。

報紙媒體早已經渲染的鋪天蓋地。

她那個極品現任竟然要和霍家的小姐訂婚了,就在兩天之後。

從昨天開始,媒體上都是這樣的報道。

大約是霍震龍壓制著,和往常的八卦輿.論不一樣。

媒體清一色的都是祝福之意,將他們兩個寫的珠聯璧合,天生一對。

對簡雲曦這個存在倒是決口不提。

雖然網路上也不乏質疑的言論,但是畢竟是豪門家的八卦新聞,當事人沒有站出來澄清,就永遠只能說是緋聞。

戚曼曼知道她心情肯定不好。

簡雲曦這個人就是太會忍,雖說她性格直,有時候也挺霸氣,但是在感情裡面,總是成全別人,委屈自己。

戚曼曼說:「要我陪你喝酒嗎?」

簡雲曦搖頭:「給我一杯熱牛奶吧。」

戚曼曼給她煮了一杯草莓牛奶。

簡雲曦喝下去以後,頓時覺得胃裡舒服多了。

醒來之後,簡雲曦就去了醫院。

如果他記得沒錯,父親明天就會出院了。

簡雲曦過去的時候,簡文斌正在看報紙。

看到簡雲曦,一臉怒意的就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簡雲曦看到簡文斌看的報紙正是關於傅天麒的報道。

簡文斌問道:「霍承北就是那個春城的敗家子?傅天麒?」

———————————————————————————————————————————————————————————————————————————————————————————————————————————————————————————————————————————————————————————————— 簡雲曦點頭。

現在也完全沒有隱瞞的必要。

簡文斌抬起頭來:「以前,為什麼不告訴我?髹」

簡雲曦說:「現在您知道也不吃,當初我逃婚去了春城,陰差陽錯的嫁給了傅天麒,就是如今的霍承北,後來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一時也解釋不清楚。蠹」

簡雲曦原本想將商向南的真面目在父親面前揭開,但是想了想,又覺得現在並不適合。

父親血壓高,偏偏脾氣又有些火爆,容易上火,並且也有冠心病。

簡雲曦若是告訴簡文斌簡氏已經被商向南掏空,她真是不敢冒這個險。

簡文斌將報紙隨意的丟下:「爛泥扶不上牆,傅家垮了,到今天,還得靠女人上位。」

突然抬頭對簡雲曦說:「你離開他是對的,女兒都這麼大了,現在倒是要和一個小丫頭結婚,如此負心之人你索性跟他斷絕關係好了,小葡萄的探視權也要奪回來,最好叫大家都知道,他就是個負心薄意之人。」

上次父親問過一次,簡雲曦說自己和霍承北已經離婚了。


所以,簡文斌和舒雅琴都以為她和霍承北早已經沒有任何關係。

離婚嗎?

估計也快了,傅天麒若是不肯簽離婚協議書?如何娶霍希希呢?

這兩天,鋪天蓋地都是傅天麒和霍希希訂婚的消息。

連都城世貿大廈上面的電子屏幕上面都是兩個人的照片。

即使公司現在漏洞百出。

即使事情堆積如山。

簡雲曦在霍承北訂婚當天還是離開了這個城市。

也許算得上是逃走吧。

簡雲曦自己開了車就上了戶琛高速。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

避過一個一個高速路口。

一直快到晚上的時候,她才隨意找了個出口下高速。

下了高速,簡雲曦卻赫然發現,自己開車來到了春城。

怎麼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這裡?

心裡莫名的湧出一絲心酸。

她在這個城市和傅天麒結緣,而現在,傅天麒在另一個城市和另外一個女人訂婚。

而她只能一個人來這裡緬懷過去。

不,她自嘲的笑笑,她也不是一個人……

簡雲曦將車子直接開進了傅園。

她原本只想在外面看看。

葉宴還住在這裡,她根本就不想進去。

簡雲曦將車子停在傅園厚厚的圍牆的外面,只是在車子裡面坐了一會兒。

簡雲曦沒想到自己還是被發現了。

是傅園的老管家。

老管家出來敲了敲車窗。

簡雲曦拉下車窗,說道:「我馬上就走。」

簡雲曦沒有想到老管家會認出她來,這才想到上次,她和傅天麒一起回來過。

「夫人,您怎麼來了,為什麼不進來?」

他竟然稱呼她為夫人。

簡雲曦覺得有些諷刺和好笑。

簡雲曦說:「我不是什麼夫人,你這樣稱呼我若是被他真正的夫人知道了,你會被解僱的。」

那管家依舊鎮定沉斂的說:「先生說過,只有一位夫人,就是簡小姐。」

簡雲曦倒是笑著問了一句:「那現在還住在你家的那位呢?」

「您說的是葉小姐?葉小姐很早就離開了,具體去了哪裡我並不知道。」

簡雲曦忽然想到,葉宴的確說她要出國的。


簡雲曦又問了一句:「你不看新聞嗎?你家先生今天訂婚,難道你不知道嗎?」

管家沉默了一會兒,最後說:「我只知道先生說過,傅家只有一位夫人,就是簡小姐。」

還真是個固執的管家。

簡雲曦笑了笑:「好了,你進去吧,我就是路過,我得走了。」

簡雲曦開車離開。

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

父親在春城有別墅,但是她根本不想過去。

最後,她又去了傅家的葡萄園。

車子一路行駛過去暢通無阻。

這個季節,葡萄園光禿禿的,透著一股子的寒意。

簡雲曦下了車,只覺得冷。

但是,她就是想下來走走。

葡萄園有幾處房子。

裡面有些守園人。

但是有一處房子長年是不讓人進去的。

因為那曾經是她和傅天麒的秘密基地。

他們在屋頂上躺著看星星,在屋子前面的銀杏樹上坐著聊過天,在屋子裡面的小床上纏綿過……

簡雲曦只覺得難過。

小房子的門是鎖著的,老式的門鎖,早已經生鏽,鑰匙也早已經不知道去哪裡了。

好在屋子後面的梯子還在。

簡雲曦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

屋頂和以前比起來,只剩下光禿禿的一層水泥。

簡雲曦以前在冬天的時候,喜歡在上面鋪滿晒乾的稻草。

再鋪上一層毯子,躺在上面,似乎能聞到陽光的味道。

簡雲曦抱著膝蓋坐著。


抬起頭來的時候,一片星海。

簡雲曦不願意看著滿天繁星,埋下頭去,腦子裡浮現的卻是傅天麒的一張臉。

初遇的時候,他笑的肆意,露出一口白牙,簡雲曦就覺得恍惚,這個世界上怎麼有笑的這麼好看的人。

她覺得很難過,直到這個時候,她還是知道自己是愛著傅天麒的。

天賜异能 ,或許這輩子也忘不掉了。

可是現在,他正在和另一個人訂婚,以後,他們之間,就真的沒有一絲希望了。

簡雲曦很想放聲大哭一場。

反正這裡也沒有人。


但是她就是發不出聲音,細微的哽咽著,像是一隻迷路的貓。

她就這樣將腦袋埋在膝蓋裡面,無聲的嗚咽著,肩膀微微的顫抖。

她也不知道維持這樣的姿勢維持了多久。

直到旁邊熟悉沉斂的聲音從頭頂上飄了過來:「簡雲曦,你這是在哭鼻子嗎?」

簡雲曦覺得渾身都僵硬了。

也沒有抬頭,彷彿愣在了那裡一般。

她以為自己在做夢,又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覺。

直到自己的肩膀一暖,那人將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肩頭。

她才抬起頭來。

但是那個人已經在她的旁邊盤腿坐了下來。

他的樣子十分肆意,與這些長時間以來看到的那個一本正經,冷冷沉沉,深不可測的男人彷彿判若兩人。




Related Articles

「天地有道,四級無光,空間摺疊,兩轉反轉!急急如律令!」

葉飛再次念著咒語! 「天地有刀,四級五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