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神參賽者微微一楞。

「叫到號碼而沒有出場的,主持人會直接判定該名參賽者主動放棄比賽,直接進入下一輪,明白?」隨即,負責人看著侍神境天魔又是直接說道。不等對方反應過來,負責人便已經再次開口:「下一位。」

「……」

看著負責人那不耐煩的樣子,侍神境參賽者還想問什麼卻是直接選擇了放棄,也是離開了隊伍。這四個報名點的負責人可都是城主府的人,他不想招惹,不敢招惹,更是招惹不起。

武鬥大賽的報名有條不紊的進行著,財三千卻也沒有閑著。

黑曜城,天寶閣。


此刻,天寶閣二樓其中一個類似會議室的房間內聚集了數十人,這些人一個個身上都流露著強者的氣息,除了其中三人之外,其他的清一色全部都是巔峰界神的存在,而剩下的三人則是虛空神級別的存在。

房間內簡簡單單的擺放著五把椅子。

遠離房門的位置單獨擺放著一把椅子,這把椅子朝向房門。而另外四把椅子則是以這把單獨的椅子為首,相對著放置在兩側,左右各兩把。此刻,三名虛空神強者就端坐於這其中三把椅子之上。

其他巔峰界神則是站在這三人身後。

數十人以這三名虛空神為首,分成了三個陣營。

分別是:傲龍穴、金甲神殿、人皇宮。

這些,正是來自三大勢力的強者,三大虛空神強者也正是三大勢力的三位首領,人皇宮阿福,金甲神殿金武雄,傲龍穴『傲』。此刻,三大勢力聚首,三位王者相遇,自然是因為他們都接到了財三千的邀請。而財三千此刻也是靜靜的坐在那一把單獨的椅子上,一臉熱情的看著三位首領。

熱情中隱藏著一絲猥瑣。

三大王者?

在財三千眼中這就是三頭待宰的肥羊,肥的流油的肥羊。

三位首領看著財三千卻是眉頭緊皺。

不僅是三位首領,就是他們身後各自的手下也是如此。

只因為財三千的修為。

巔峰玄神。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次天寶閣的特使會是一位巔峰玄神,連域神都沒有達到。要知道,以往,每一次來紫皇星的天寶閣特使那可都是虛空神級別的存在。然而這一次……

雖然他們心中詫異,卻也沒有人詢問。

詢問,那便是間接的看不起。

得罪人的事情,三位王者可不會去做。

「呵呵。」

片刻之後,財三千笑著站了起來,看著眼前三大勢力的首領又是熱情的說道:「三位老大日理萬機,能夠在百忙之中抽空前來,小弟真當是……感激涕零,榮幸之至啊。今日正好是小弟生辰,稍後幾位老大一定要好好的喝上一杯,絕對不能跟小弟客氣哦。」

「額?」

財三千的話卻是讓眾人一愣。

生辰?

「當然,賀禮什麼的就算了,小弟何等卑微,三位大哥何等高貴,小弟又怎麼好意思收三位大哥的禮物呢。再則說了,小弟以後要在這紫皇星常駐,免不了要打擾三位大哥,需要三位大哥幫忙的時候,小弟就更不好意思收三位大哥的禮物了。而且,三位大哥儘管放心,就算是今天你們沒有為小弟準備禮物,也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畢竟小弟不差那幾十、幾百萬的星辰幣。」不等三位王者反應過來,財三千便又是笑著說道。

單刀直入,以退為進。

財三千這根本就是在直接索要禮物,絲毫不含糊。

言下之意:


不給?

可以!!

老子以後要在紫皇星常駐,掌管整個天寶閣所有分部的運作,你們今天要是不給我送禮,那……到時候肯定會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送不送禮你們自己看著辦吧,送少了還不行,幾十、幾百萬星辰幣老子壓根看不上。

「額?」

財三千的話卻是讓三位首領不由一愣。

「刷刷刷!!」

他們三人更是彼此對望了一眼。

驚愕,錯亂。

作為三大勢力的首領,掌管著數百萬,甚至數千萬的手下,他們是何等的聰明,他們又豈能不明白財三千的話中之意。 第1142章這兄弟,我認了!3更完畢

驚愕,錯亂。

看著財三千,看著面前這個一臉笑意又憨厚至極的胖子,三大勢力的王者一時間竟然有點不知所措。

送禮一說,早在他們來黑曜城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畢竟人家怎麼說也是天寶閣的特使,而且以後是要在紫皇星常駐的。可是,三大勢力的王者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位新任的特使會是這麼的無恥,這麼的不要臉,他口口聲聲說不收禮物,不要禮物,可是……字裡行間卻又都在提醒著他們,這禮,必須送,送輕了還不行。

三位王者如此,他們的手下也是如此。

以退為進。

財三千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無恥至極。

一時間,整個房間之中一片死寂,靜的能夠聽到每一個人的心跳聲。

「呵呵。」片刻之後,一聲淡淡的笑聲突然響起,打破了眼前死寂的氛圍。阿福站了起來,又是直接看向了財三千,道:「三千兄弟,偌大宇宙,萬千種族,你我兩個人族能夠在這裡相遇本就是一種緣分,更何況……今天又恰逢你的生辰,又怎麼能夠少了賀禮呢?」

「無恥!!」

「卑鄙!!」

阿福話落,金武雄和傲兩人心中便是一陣咒罵響起。

不是因為阿福率先開口要送禮,而是因為阿福想要藉助人族的身份和財三千拉近關係。

「沒錯,三千兄弟,既然今天是你的生辰,那又怎麼能少了賀禮呢?」沒有絲毫的遲疑,金甲神殿金武雄隨即便也是笑著說道。三大勢力表面上平靜異常,暗地裡卻是勢如水火,他又怎麼可能讓阿福一人討好財三千。

「刷!!」

金武雄話落,還不等『傲』開口,阿福便是大手一招,隨即一個一寸長的長方形玉盒便是已經出現在了阿福手中。看著財三千,阿福又是笑著說道:「原本不知道今天是三千兄弟的生辰,不過還好,我這正好有一株四十萬年的紫血靈芝,就送給三千兄弟,全當是賀禮,呵呵。」

『嗡嗡!!』

阿福話落,金武雄和傲兩人身體不由一顫。

『刷刷!!』

他們兩人更是忍不住對望了一眼。

彼此眼中儘是震驚。

彼此眼中儘是質疑。

四十萬年的神草,那價值幾何?

四十萬年的神草,真的存在嗎?

『刷刷!!』


短暫的震驚和質疑之後,他們兩人的視線又是落在了阿福手中的玉盒之上。

「呵呵。」

阿福淡然一笑,便是直接打開了玉盒。

『呼……』

剎那間,一道紫光衝出玉盒。

剎那間,一股葯香撲鼻而來。

玉盒,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視線,再也無法偏轉。

晶瑩剔透的靈芝。

紫色的藥力瀰漫。

玉盒之中,這一株紫血靈芝彷彿活過來了一般。

『咕嚕……』

看著這株紫血靈芝,眾人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四十萬年?

雖然他們不知道這紫血靈芝究竟有沒有那麼長的年份,但是他們卻可以肯定,單從外表和藥力上來看,這株紫血靈芝絕對已經超越了十萬年的年限,而且也勢必更久。可是,阿福是從哪裡弄來這樣逆天級的寶物的?

『刷刷刷!!』

視線落在阿福身上,金武雄和傲一臉的好奇。

感受到金武雄和傲那震驚和不可思議的神色,阿福一臉的笑意。其實,當阿福第一次看到,尤其是剛剛拿到這株紫血靈芝的時候,阿福的反應和這兩人也差不了多少,畢竟這可是四十萬年的神草,以前別說是看,就連聽都沒有聽過。甚至阿福比金武雄和傲還要的震驚,還要的不可思議,因為阿福很清楚這株紫血靈芝的出處。

來自,騰炎。

「三千兄弟,一點小小心意,你可一定要收下哦。」沒有繼續理會金武雄和傲,阿福看著財三千一臉微笑的說道,「你要是不收,那……你就是看不起我,以後,我們還怎麼合作?」

「這這這……」

財三千那遲疑又顫抖的聲音卻是忍不住響起。

他雙目發直,死死的盯著玉盒。

震驚,駭然,不可思議。

那樣子完全是被這一株四十萬年的神草給嚇住了。

『咻!!』

片刻之後,財三千直接從阿福的手中『搶』過了玉盒,那深邃的眼眸死死的打量了一番玉盒之中的紫血靈芝,又是呢喃了一聲,「四十一萬年,竟然真的是四十一萬年的神草,我的天啊……」

『刷!!』

下一秒,玉盒直接消失在了財三千手中。

毋庸置疑,這是被他收起來了。

收下紫血靈芝之後,財三千又是看向了阿福道:「這麼貴重的禮物,我怎麼好意思收呢。」

「……」

財三千的話卻是讓眾人一陣無語。

太無恥了。

這貨都已經把紫血靈芝給收起來了,現在竟然還一副不好意思,不想收的樣子。你要裝那也裝的像一點不是?你至少也要先推脫幾下,然後在收下不是?現在這樣……算什麼?

無語,凌亂,崩潰。

如果財三千不是天寶閣的特使,或許……他們會直接殺了財三千。

「呵呵,今天是三千兄弟的生辰,我也沒什麼拿的出手的,所以這株神草三千兄弟儘管收下。更何況,神草雖然貴重,但是……再如何貴重又豈能和我與三千兄弟之間的情誼相比。」阿福沒有理會在場其他人的反應,看著財三千笑著說道。但是,所有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阿福說話時候,那嘴角一絲極度肉疼的神色。

『轟!!』


阿福的話讓金武雄和傲兩人靈魂不由一愣。

『刷刷!!』

他們兩人更是忍不住對望了一眼。

憤怒,甚至震怒。

阿福,太卑鄙了。

他竟然把這株紫血靈芝和他與財三千的情誼牽扯到了一起,這樣,將置他們兩人於何地?難道說,他們兩人對財三千的情誼遠不如阿福?如果說財三千隻是一個普通人,那麼金武雄和傲兩人根本不會在意他,甚至連看都不會看一眼,畢竟他只是一個玄神。但是,財三千卻恰恰就不是一個普通人,他是天寶閣的特使,而且還是一個未來要在紫皇星常駐的特使,將由他掌控整個紫皇星所有天寶閣分部。

可以說,財三千可能會決定日後紫皇星的格局。

三大勢力鼎力。

一旦財三千傾向了其中任何一方,那麼,這一方必然成為三方之中最強的一方,徹底打破三家鼎力局面。

這是金武雄想要的。

這也是傲想要的。

但是,不管他們兩人之中的任何一人,都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其他任何一方身上。

由著阿福親近財三千,而讓對方疏遠自己?

絕不!!

這樣的事情金武雄和傲絕對不可能讓他發生,也不允許他發生。



Related Articles

“那就是車間調度。”遠峯給自己編了一個新的職務。

“這還差不多。”“哪一天去給你打工。要不...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