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倒想得美,雖然我不知道那個什麼塔夏公主是什麼人,但是她肯跟着你走?”

“塔夏公主是塔德親王的女兒,可是,她、她跟塔德親王不同。看,這是她送給我的禮物。”凱里掏出一件東西來送到摩根面前;那是一個小小的石雕人偶,刻的正是凱里的模樣。

“唉……你們,”摩根嘆了一口氣,正想說些什麼時、突如其來地,礦道里響起了一陣急驟的鈴聲;這是灰矮人們的習慣、他們會在自己居住的礦道附近拉上幾條繩子,在繩子末端繫上鈴鐺,並且憑這個來傳遞消息。現在的鈴聲告訴每一個在場的灰矮人、在礦道的那頭也許發生了什麼事情。 “酋長!不好了,酋長!”一個年輕的半獸人突然跑進了富格的房間,氣喘喘地、卻一時說不出話來。

“你說的酋長指的是誰,銳鋒?”半獸人富格走到銳鋒面前蹲下身子、伸手撫摸着時刻跟在銳鋒身邊的小狼的毛髮:“如果是我的話,我好端端地在這裏;如果是‘野熊’的話,嗯,那個不關我們的事。”

“不是,是……”年輕的半獸人好不容易喘過氣來:“是妮絲,那個黯精靈,她出事了。”

“妮絲?她怎麼了?”富格霍地站起身來:“難道是那個魅魔……”

“聽說她在地下城大廳裏跟魅魔吵了起來、然後動手,然後被丟到地下三層去了。”

托爾火山地下城的地下有三層,頭一層是地下城裏的惡魔和魔鬼們的住所、而第二層則是那些牛頭人們的迷宮,至於再下去的第三層、則是爲灰泥怪和膠質怪之類泥形怪物所佔據的地盤。想到這裏、富格禁不住皺起了眉頭:“地下三層?這,這可麻煩了。”

的確,在某種角度上來講,黯精靈妮絲現在身處的地下三層裏面的這些泥形怪物,比起其他的怪物更加難纏。泥形怪物是一種生來只會覓食的不定形生物,他們會、也只會在自己附近的區域裏搜索,找尋任何有機的物質,不管死活一律直接吞下去;沒有人知道泥形怪物們有沒有思想,只知道跟他們作任何形式的溝通都只會是徒勞無功。怎麼辦?富格不禁呆在原地、說不出話來。

“我們去救妮絲吧。”哥布林賽特跳了起來。在黯精靈妮絲離開後不久、哥布林就已經從誇塞魔的毒素所造成的暈迷中醒了過來,他身上並沒有受什麼傷、此刻聽見黯精靈的消息,顯得心急不已。

“救是當然要去救的,問題是……”半獸人富格稍微活動了一下筋骨,陣陣疼痛從周身的傷口處傳來,他在與半獸人‘野熊’的決鬥中受了傷,現在傷口只要稍作活動就會滲出血來:“走吧,我們先過去瞧瞧。”富格順手拿起自己的皮甲披在背上,順帶將自己的戰錘也拿了起來。

“你們,那裏都不能去。”突然,幾個半獸人闖了進來。其中帶頭的是一個比富格更加高大的半獸人,他正是之前在決鬥中擊敗了富格的、半獸人部落新任酋長‘野熊’:“剛纔有個黯精靈想要行刺代理地下城主,你們要留在這裏,那裏都不能去。”

“我怎麼不記得酋長有權力禁止族人離開自己的屋子?”富格看着‘野熊’,想起銳鋒所說的、決鬥時候的情形:有一個隱身的誇塞魔幫了‘野熊’的忙。

“代理地下城主的部下馬上就會過來審問你們,所以你們那裏都不能去、只能留在這裏。”‘野熊’打量着富格:“原來我的手下敗將還沒死,不過想來也離死不遠了,居然同謀要刺殺代理地下城主。”

“我不知道什麼同不同謀的、也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我要到外面去走走,你們給我讓開!”富格將弓箭背在背後:“銳鋒,賽特,跟我走。”

“讓開?你以爲你還是酋長嗎?”‘野熊’冷笑一聲,他仿如獸類的臉上的表情更加猙獰了:“大概你是想在代理地下城主的部下過來之前,先被我打一頓?”

“…………”富格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走到門口,那幾個尾隨‘野熊’進門來的半獸人堵在他面前、卻在富格一瞪之下讓開了:“聽着,‘野熊’,想再打一場的話、我歡迎,可是不是現在。”

“把他們捉住!”‘野熊’突然叫出聲來。

就在那些半獸人準備執行他們新任酋長的命令的時候、富格卻突然轉過身來、對着‘野熊’的胸口重重打了一拳。這一拳的力度是如此之大、竟然打得‘野熊’整個人向後摔了開去,而富格並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而是直接揮起身邊的戰錘,往自己的茅屋的牆壁上敲了過去。一時之間、煙塵揚得漫天都是,富格就趁着自己的茅屋搖搖欲墜、眼看就要倒塌的機會,伸手一邊一個將銳鋒和賽特夾在脅下,邁步就跑。

“當然不可以留在這裏讓‘野熊’捉住。”富格心想。現在事情已經很明顯了,魅魔似乎已經容不下他、哥布林賽特和黯精靈妮絲這些人,先是從背後幫助‘野熊’將富格從半獸人部落酋長的位置上趕了下來、然後又派出誇塞魔和獵魔蛛去想要殺死哥布林,只是不知道那個魅魔莉莉絲還想出了什麼方法去對付黑暗騎士撒拉斯,如果連黑暗騎士都出了事、那麼等到真正的地下城主、惡魔安姆蒂爾斯和大法師阿其曼回來,他們會發現地下城裏剩下的怪物們、全部都是魅魔莉莉絲的手下。“太可怕了。”半獸人一邊竭力奔跑着、一邊任由思緒在心裏飄蕩。

“把我放下來!我自己會跑!”被富格夾着跑出來的銳鋒突然叫了起來。一陣狂奔之後、他們已經跑進了森林裏面,雖然不知道距離背後的追兵有多近、但是富格也已經感覺到異常疲倦,畢竟他在這之前纔剛剛受了不輕的傷;於是富格將銳鋒和哥布林兩個放了下來、自己靠在一棵大樹上開始喘氣。

“不,他們追來了。”銳鋒才被放下來、就立刻靈活無比地跑上了一棵樹上向半獸人村落的方向張望:“似乎全族人都出動了,一定是‘野熊’那個傢伙下的命令。他們馬上就要追上來了。”銳鋒跳回到地面上,跟哥布林賽特一起看着富格。

“真麻煩。我們走吧。”富格甩了甩頭,然後着手將自己身上的皮甲穿好――在推倒並且離開自己的茅屋之前,富格只是將自己的皮甲隨便披在背後。

“走?我們可以到那裏去?”哥布林睜大了眼睛,提出一個之前大家都沒有想到的問題來。的確,富格他們根本不知道要到那裏去,托爾火山地下城纔是他們的家、只是再留在這裏恐怕會有危險。

“我不知道,但是首先是不要被魅魔的手下捉到。”富格努力深呼吸了幾下、讓自己的氣息平復:“總之,我們離開這裏再說。”

“那麼,妮絲怎麼辦?我們就這樣丟下她不管?”賽特看着地下城大廳的方向。


“也許……”富格搖着頭:“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也許我們在這裏死掉然後變成幽魂去救她會是個好主意?” “發生什麼事了?”灰矮人摩根和凱里面面相窺,卻猜不出個所以然來。就在剛纔、那些起着報警作用的鈴鐺瘋狂地響了一陣之後、又突然平息,摩根和凱里走出帳篷外面查探的時候、卻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狀況:年幼的灰矮人小孩子們仍然在四處追逐、打鬧,而那些年老的灰矮人們則一如既往地躺在自己親手製作的手工長椅上抽着菸斗。

看起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然而,經驗豐富的摩根很快就發現了一件事,所有年輕力壯的灰矮人、無論男女此刻都不在這條礦道里;這意味着什麼呢?摩根思索着,留在這裏的灰矮人,幾乎無一例外地都是那些無力進行戰鬥的老人或者兒童,那麼、或者此刻其他的灰矮人戰士們在那裏?

摩根邊想、邊信步走向礦道的分岔口。通過這個分岔口彙集的兩條礦道,一條通往地面、一條則被灰矮人們作爲議事廳來使用,而作爲議事廳的那條礦道盡頭還有一個小小的山洞口,山洞裏面就是灰矮人摩根去查看過的那兩扇巨大的、祕銀鑄造的門。此刻有兩個全副武裝的灰矮人正把守在分岔口的位置,看見走過來的摩根和凱里、便連忙迎上前來。

“你們要到那裏去?”其中一個灰矮人守衛開口問。

“沒有……我們就是隨便走走。”摩根稍微想了想:“看在摩拉丁的份上,告訴我外面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爲什麼所有戰士都不在這裏呢?”

“沒什麼事,就是外面有點小戰鬥、所以戰士們都出去幫忙了。”

所有灰矮人戰士都出去幫忙的戰鬥、當然不能夠稱之爲小戰鬥了。灰矮人摩根心想。這批跟隨塔德親王來到托爾火山附近的灰矮人數目大概有三百人,其中有接近兩百五十個成年的灰矮人戰士;“也許,我和我的侄子也應該出去幫一下忙、助陣一番?”摩根打量着面前這兩個年齡恐怕不到他的一半的灰矮人守衛:“不要小看我,我也是一個英勇的灰矮人戰士。”

“我們相信這一點,摩根。只是你的年紀已經不小了,所以塔德親王特意下了命令、讓你留在這裏好好休息,而你的侄子凱里則是留在這裏照顧你的。”

“我……”凱里張嘴剛想說些什麼,就被摩根拉住了:“那好,希望摩拉丁保佑、外面的戰士們戰鬥順利,並且帶回來如同金剛石一般燦爛的勝利果實。”

“怎麼伯伯?如果真的有一場大戰在外面進行着,我們怎麼可以不出去幫忙呢?”回到帳篷裏,凱里不解地看着年老的灰矮人。

“傻瓜,難道你看不出那兩個守衛站在那裏的目的,就是要看着我們兩個嗎?”摩根仔細查看過帳篷附近沒有其他灰矮人,這才走進來帳篷裏面:“不信的話我們可以打個賭,在這條礦道的另一端也一定站着兩個守衛,而且也一定不會讓我們通過的。”

“可,可是我們是灰矮人的一份子啊?我們既不是罪犯、也不是俘虜,爲什麼要看着我們?”

“我們在這裏是什麼身份、這要看是在誰的眼裏。最起碼我覺得在塔德親王眼裏,我們可不是他們那一夥的。難道你真的完全沒有發現、這兩天他們的幾乎所有行動,都完全沒有向我們透漏過一絲半點嗎?還是你只顧着看你的公主去了,被戀愛衝昏頭腦的小夥子?”摩根看了看自己撫養長大的年輕灰矮人:“之所以沒有把我們綁起來看管、說不定還是看在你的塔夏公主的份上呢。不過我想、離我們被綁起來的日子也不遠了。”


“無緣無故地、他們幹嘛要綁我們啊?”凱里眼睛裏流露出疑惑的神情。

“不知道呢,也許……”摩根沒有說下去、只是將自己的菸斗掏出來叼在嘴裏,卻似乎忘了點燃裏面的菸草:“另外現在外面進行的戰鬥,一定不是對方主動掀起來的。卻不知道被塔德親王和他的部下所伏擊的,到底是什麼人。”

不知不覺間,帳篷外面開始吵雜起來了。

回到帳篷裏面來以後、摩根只顧着躺在牀上,看着帳篷頂在發呆;而凱里這個時候則從帳篷裏伸出頭來、向外面張望。大羣身披鎧甲、手持武器的灰矮人戰士正源源不絕地走回到礦道里來,看起來他們經歷了一場十分激烈的戰鬥,凱里注意到不少矮人身上的鎧甲都已經破損不堪、而他們的戰斧上都被磕出了不少口子。凱里突然發現不少灰矮人戰士都注視着自己的方向、只得乖乖地躲回到帳篷裏面來。

一直到外面的聲響平息,摩根卻突然跳起身來、將他的口袋、戰錘和其他雜物一一掛到身上去:“凱里,快、收拾你的東西,我們是時候離開這裏了。動作輕一點。”

“什麼?”凱里愣住了,他還是不太相信他的伯伯所說的、塔德親王對他們不懷好意的話,卻又想不出什麼理由來反駁摩根的結論。就在這個時候、摩根和凱里所居住的帳篷門口突然被人從外面掀開,一張圓圓胖胖的灰臉伸了進來:“凱里?凱里你在……唔”

也許是長年累月流連在外的緣故,摩根的動作幾乎一點都不比年輕人們笨拙,直到他捂住那個把頭伸進帳篷裏來的灰矮人的口、並且將他拖進帳篷裏之後,凱里才反應過來:“伯、伯伯,這,這個人是……”

“我管他是誰,不想死的話、他最好不要發出任何聲音來。”摩根用一把小刀抵住來人的脖子、這才低下頭去打量對方。那是一個年輕的女性灰矮人、年齡也許跟凱里差不多;她的身上雖然穿着一套輕便的鎧甲、上面卻既沒有破損也沒有絲毫血跡,看起來今天外面發生的戰鬥中、她恐怕最多不過是一個看客而已。

“啊!”摩根突然儘可能地壓低自己的音量喊了一聲,那個女性灰矮人突然咬了他的手一口:“放開我!你的手好髒!”儘管語氣裏明顯地帶着一股惱怒,但是她的聲音也似乎特地壓低了、彷彿害怕有其他人聽到似的。“凱里、聽我說,你們快離開這裏。”女性灰矮人全然不管摩根的刀子仍然擱在她脖子上,只顧看着不知所措地站在一邊的凱里。

凱里終於回過神來了:“伯伯,這,她是塔夏公主,塔德親王的女兒……” 在這之前,黯精靈妮絲從來都沒有到過地下城地下三層來,她只知道在地下城大廳底下、除了惡魔和魔鬼居住的地下一層、和建設着牛頭人迷宮的地下二層以外,還有更深的一層是專供那些泥形怪物居住的。

沒有人知道這些泥形怪物是什麼時候、從什麼地方來的,大家都只知道托爾火山地下城的地下三層是一個不要輕易踏進的地方;這是由於那些泥形怪物,他們是如此地貪婪,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攻擊任何他們遇見的生物。然而此刻、妮絲就身處在這可怕的地下三層中。

妮絲只得苦笑一聲。她已經不願意再去回想自己是如何以最快速度闖過那些來自其他層面的惡魔和魔鬼的地盤,以及怎樣巧妙地藉助牛頭人的迷宮擺脫背後的追兵;可惜,就在她小心地躲了起來,爲危險已經暫時過去的時候、卻失足掉進了一個地面上的空洞裏,而那個洞、則正是通往黯精靈此刻身處的這一層。“見鬼!”妮絲咒罵了一句,或者那些魅魔莉莉絲派來的追兵原本的意圖就是要將她逼進這一層裏,她還記得自己掉進那個洞裏的時候、外面還傳來了不少鬨笑聲。“魅魔莉莉絲,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妮絲一邊咬牙切齒地說着,一邊回想起不久前發生在地下城大廳裏的那一幕。

因爲哥布林賽特遭到了誇塞魔和獵魔蛛的襲擊,也因爲半獸人部落裏的酋長決鬥居然會有一個誇塞魔在暗中插手、導致富格受傷落敗,妮絲幾乎不假思索地回到了地下城大廳裏來;衆所周知、地下城裏的那些誇塞魔幾乎無一例外地都是魅魔莉莉絲的部下和親信,如果誇塞魔們不是接受了魅魔的命令、只怕不會這樣幾乎是公然地攻擊地下城裏的重要人員的。

“妮絲?你在森林裏的樹屋建得怎樣了?住得還舒適嗎?”魅魔看見急匆匆走進地下城大廳的黯精靈的身影,連忙展露出滿臉的笑容來:“怎麼了呢,妮絲?你是有什麼急事嗎?看你走得如此匆忙。”


“我問你,魅魔。哥布林賽特和半獸人富格,他們那是怎麼一回事?”妮絲停下腳步、眼光快速地在地下城大廳裏兜了一圈,發現除了悠哉遊哉地躺在一張長椅上的魅魔莉莉絲以外、沒有看見其他的任何人。

“富格?聽說他在一場決鬥中受傷落敗了,希望他的傷勢並不太嚴重。至於賽特,我已經好幾天沒有見到他了。”魅魔的眼珠子轉了兩圈,動聽的聲音從她的雙脣中悠悠飄出:“可是、這些關我什麼事呢?我實在不明白你的意思呢,妮絲。”

“不明白?有個隱了形的誇塞魔干擾了富格的決鬥,這才使得他落敗了;另外還有個誇塞魔帶着一隻獵魔蛛想要把賽特殺掉。我沒搞錯的話、地下城裏的誇塞魔都是你的手下,不是嗎?”妮絲死死盯着魅魔的眼睛:“你難道想說,這些誇塞魔都與你無關?”

“彆着急,放鬆點。”魅魔的聲音聽起來軟軟的,很容易讓人不知不覺中失去警惕性:“我真的不知道你所說的是怎麼回事呢,妮絲。要知道現在地下城裏的惡魔可不只我一個,也許是某位惡魔貴族的僕人,也就是那些你提到的誇塞魔和獵魔蛛幹了這些事情,相信我並且給我一點時間,我會立刻派人查清楚的。”

魅魔的語氣聽起來的確十分真誠。“你,你真的不知道?”就連黯精靈妮絲都不覺有點迷惑了:“可是……”

“真的,我不知道是那個不要命的誇塞魔竟然做出了這樣的事情。”魅魔看着妮絲背後的地下城大門:“對了,賽特和富格呢?他們怎麼沒跟你一起過來?這樣我可以當面向他們解釋一下的。”

“他們……算了,儘快查清楚是什麼人乾的吧,我想地下城裏的惡魔們你應該都很熟悉的,不是嗎?”妮絲彷彿被魅魔的言辭所迷惑、放棄了追究:“我想我還是先回去照看一下他們了。”妮絲轉頭準備向地下城門外走去。

“等等。”一瞬間,妮絲髮現自己聽到的這句話似乎是同時由兩把不同的聲音說出來的,其中一把聲音清脆玲瓏、動聽無比,那當然是魅魔在說話;但另外一把聲音則沙啞得很,而且語氣也不像魅魔一樣輕柔、而是惡狠狠地帶着一種命令妮絲停步的意味。

“難道你想要就這樣走掉嗎,黯精靈?”這一次、妮絲聽清楚了,這的確不是魅魔在說話,而是另外的、站在地下城門口,也就是妮絲面前的某人在吼叫;妮絲連忙擡起頭來、卻看到一個高大的紅色身影站在她跟前。

“你在幹什麼?”妮絲背後的魅魔莉莉絲突然尖叫起來,這一聲叫喊卻令妮絲突然反應過來、敏捷地向後退了一步,正好躲開面前的那個紅色身影攔腰的一擊。

“住嘴、莉莉絲!如果不是你這一叫,我們也許已經把她捉住了。”紅色身影惱怒地對着魅魔怒吼,一邊繼續發動對妮絲的攻擊;妮絲一邊後退一邊靈活地閃躲着,同時留心觀察了一下:地下城門外還有好幾個跟這個突如其來的襲擊者一樣的身影。

“糟了,中了埋伏。”妮絲心想,一邊小心地側過頭去望向魅魔的方向;魅魔莉莉絲此刻臉上已經沒有任何笑容,而那種憤怒無比的表情則顯得猙獰無比。妮絲的眼光落在魅魔手上,只見此刻魅魔莉莉絲已經悄悄地抽出一根鞭子來;照現在的情形看起來,魅魔絕對不會是好心地想要幫她對付這些紅色身影的,清楚這一點的妮絲只得不停地後退、直到退到通往地下的樓梯口前。

“哎……”妮絲輕嘆了一聲,無可奈何地打量着四周的情形;托爾火山地下城的地下三層看起來很明顯不是人工開鑿的,而是一些天然形成的巖洞;洞裏面的空氣十分混濁,卻沒有一般地下洞穴裏常有的那種腐敗氣味。

這個巖洞裏自然是沒有光源的,幸好身爲精靈的妮絲雖然在黑暗中視物的本領比不上很多怪物,但是還是勉強能夠看得見東西;只是此刻妮絲卻並沒有發現任何會活動的物體,難道說、關於這裏的泥形怪物,只不過是謠傳?妮絲猜測着,一邊隨意向一個方向走着。

妮絲並沒有見過所謂的泥形怪物中的任何一種,但是關於這些極度貪婪的怪物的事情、倒是聽說過不少;傳說中只要是泥形怪物,無論是灰泥怪、膠質怪、赭凍怪還是黑布丁怪,都是一般地貪婪無比,他們會襲擊任何遇到的生物、將生物活生生吞進去,消化一切可以消化的部分。聽說某些種類的泥形怪物還會任由他們口中的犧牲者的殘骸留在自己體內、甚至還可以從外面看得見,妮絲一想起這個就感覺噁心。

只是妮絲此刻在這個洞穴裏卻並沒有發現什麼異狀。看起來這裏只是一個普通的、沒有人煙的天然巖洞,地面上遍佈着一些灰色的水潭和潮溼的石頭,遠處似乎還有幾個黑色的影子,不過想來也許只是岩石之類的東西。妮絲不覺放鬆的警惕,之前在地下城地下一層和二層、被那些惡魔和魔鬼們追殺的時候、實在是過度緊張了。妮絲開始信步走去,她分不清方向、也不知這個巖洞裏那裏會有出口;“我也許該儘快走出去,魅魔和她的手下只怕不會輕易放過賽特和富格。”妮絲自言自語着,走到了一個泥潭旁邊。

對黯精靈的襲擊是在她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突然開始的。妮絲才走過它的身邊,那個原本看起來完全無害的泥潭卻突然改變的形狀、變成了一條長條,伸過來並且捲住了妮絲的腳踝;與此同時,妮絲突然感覺自己迎面撞上了什麼東西,努力睜大眼睛的妮絲髮現自己並沒有看見什麼異狀、但是卻有什麼東西已經完完全全地包卷着她的上半身。

“發生了什麼事情?”妮絲不解地望着前方、卻絲毫動彈不得。某種隱形、或者是透明的東西已經包裹住她的上半身,而從腰間開始的、妮絲的下半身則被那片原本看起來像是泥潭的東西捲住了。妮絲只感覺到完全無法呼吸、兩股大力將她分別向上和向下扯去,似乎要將她從腰間扯開分成兩半一般。一邊想要閉上眼睛等死、卻發現自己連眼睛的閉不起來,包裹在她上半身的東西是那樣地緊密、以至使得妮絲就連眼皮都絲毫動不了。

“我完了……”妮絲心想。 “公主?塔夏公主?”灰矮人摩根有點吃驚地低頭望去,這纔想起來對方正被他牢牢地按在地上、還用一把刀子抵住了喉嚨。她剛纔說什麼來着?叫凱里儘快離開?看起來這位塔夏公主並沒有什麼惡意,摩根連忙鬆開手、讓這位年輕的女性灰矮人站起身來。

看起來她的確像是個公主。摩根上下打量了塔夏公主一番,她的眼睛又大又圓、而且看上去炯炯有神;身上穿着的無論是衣服、還是那套輕便皮甲很明顯都是精心手工製作的。塔夏公主的頭盔兩邊似乎特地留出了一點縫隙、好讓公主的一對耳環露出來;公主的耳環是黃金打造的、上面鑲嵌着一對閃亮的祖母綠寶石,“無需要看到,只要走到附近就已經知道它們的價值了。”這是事後摩根對塔夏公主的耳環上的寶石的評價。

塔夏公主的身上散發着一種生長在地底巖洞裏的幽草的芬芳氣息,很明顯凱里正爲這種香氣所着迷:“有、有什麼事嗎?公、公主殿下……”

“我說,叫你們儘快離開這裏,離開這條礦道。”塔夏公主低聲說着,一邊稍微抖了抖身上剛纔被摩根按倒在地所沾上的灰塵,看起來她相當之注意自己的外表形象:“不過不是現在,衛兵們還沒有睡熟的情況下走出去的話,很容易被人發現的。這位是凱里所說的摩根伯伯吧?你竟然如此兇狠地把我按倒、還把刀子架在我脖子上,讓我嚇了一跳,我就不給你行禮了,哼!”

聽起來這位塔夏公主並沒有真的對摩根剛纔的對待而生氣,“似乎是個調皮的小姑娘呢!”摩根心想,一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這,我剛纔不知道啊,如果是一位真正的公主的話、想必會原諒一個粗魯的老灰矮人的呢。”

“啊,我只不過是開個玩笑,摩根伯伯可不要介意。”塔夏公主笑着對摩根鞠了個躬:“不過我所說的另外的事情可不是開玩笑,你們必須儘快離開這裏、否則,你們可能會有危險。”

一時間,帳篷裏的氣氛開始凝重起來。“雖然我們已經準備要走了,可是還是希望聽聽到底是怎麼回事,塔夏公主。”摩根稍微整理了一下帳篷裏的東西、讓出一塊位置讓塔夏公主坐下:“塔夏公主說得有道理,我們或者晚一點走會更加安全,或者她可以趁這段時間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情。”

塔夏公主的闡述十分簡潔、也十分清晰,簡單來講,塔德親王計劃將摩根和凱里捉住並且作爲獻給魅魔莉莉絲的禮物。兩天、或者三天以前,一個誇塞魔偷偷潛入了灰矮人們聚居的礦道、來到了塔德親王面前,並且帶來了“這裏的地下城主”魅魔莉莉絲的訊息;莉莉絲歡迎灰矮人們加入地下城,並且計劃將地下城附近的所有礦脈的開採、以及絕大部分的鍛造和雕塑之類工作都交給灰矮人們處理。

“什麼?所有的礦脈?那個魅魔竟然會如此大方,實在令人想不到呢。”摩根還不知道他離開的這幾天裏面,地下城裏竟然發生瞭如此之多的事故。

“我父王也完全想不到能夠如此輕易地獲得地下城的接納的。”塔夏公主若有所思地看着摩根和凱里:“之前我們還打算貢獻出一部分我們祖傳的寶石和珠寶,來做爲見面的禮物呢,當然,那是在我們還沒有發現那兩扇奇怪的大門之前的打算。”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倒是沒有必要這樣偷偷溜掉啊?想必塔德親王也不會拒絕莉莉絲的邀請的。”凱里疑惑不解地看着塔夏公主,摩根也同樣感到有點不解。


“就如同你們所說,那個魅魔是不會如此大方的,她提出了不少條件,只不過經過考慮以後,我父王已經決定全部接受了。”塔夏公主低下了頭:“而這些條件裏面也有跟你們兩個有着密切關係的。”

“哦?那是些什麼條件呢?竟然還直接跟我們兩個有密切關係?”摩根把菸斗叼在嘴上,看着塔夏公主的雙眼。

“第一,那兩扇門,那兩扇祕銀鑄造的大門,我們灰矮人不可以私自去處理它。無論是想辦法打開門,看看裏面還有些什麼東西,還是乾脆先從這兩扇門自身着手,都必須由魅魔來決定,不過魅魔也答應無論從這兩扇門上得到些什麼東西,灰矮人們都能夠獲得其中的一半。”

“誰知道那兩扇門後面是些什麼東西,這個條件還算是不錯的。”摩根想了想,做出了結論。

“第二,那就是跟你們兩個有關的條件。”塔夏公主擡起頭來看着摩根和凱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想了一會兒才繼續說下去:“魅魔要求父王把地下城的叛徒捉住並且交出來。至於魅魔所指的、地下城的叛徒,那就是……”塔夏公主停止了聲音,只是伸手分別指了指摩根和凱里。“你,和你。凱里,和你的摩根伯伯。”

“什麼?”大驚之下的摩根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那個點燃了的菸斗也從他嘴邊跌落、散下遍地火星;他實在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地變成了地下城的叛徒:“這,會不會是有人聽錯了、或者傳錯了消息?又或者只是一個誤會?”

“誰知道呢,我父王並不關心這一點。對了,你們還沒有聽說吧,這兩天你們的地下城裏出了不少事情,聽說那個半獸人部落的酋長、地精們的指揮官、還有一個黯精靈都出事了。”

“半獸人部落的酋長、也就是富格;地精們的指揮官、當然就是賽特了;還有一個黯精靈、難道是妮絲?他們都出什麼事了?”摩根吃驚地看着塔夏公主,身體開始不覺顫抖起來。

塔夏公主不停地做着手勢讓摩根冷靜下來,而凱里則已經吃驚得完全不知道該作出什麼動作來:“他們具體出什麼事了我不清楚,我只是聽說魅魔要把原來的地下城主的手下、其中也包括摩根伯伯你,全部都清除掉。據說那個黯精靈已經變成了你們那裏的泥形怪物們的食物,而那個半獸人和那個哥布林……”

“全部清除掉?把我們?魅魔莉莉絲……”摩根咬牙切齒地低聲說着,然後擡起頭來盯着塔夏公主:“富格和賽特,就是那個半獸人和那個哥布林怎麼樣了?我想你會聽說到些什麼。”

“不止聽說到些什麼,我還親眼看見過他們。他們不知道怎麼逃進了一條礦道里、並且被我們得衛兵捉住了,現在就被關押在議事廳那邊。我父王打算將你們兩個捉住、然後跟他們一起送回去地下城魅魔的手中。”

摩根跳了起來:“不,怎麼可以這樣。快帶我去找他們、我要把他們救出來……不,塔夏公主你不用帶路,只要告訴我們詳細地點就可以了。”

“不,我會親自帶你們去的,不過最好還是再晚一點的時間,反正他們現在並沒有危險。還是摩根伯伯你已經等不及聽我說完那些魅魔的條件呢?”

摩根粗粗地喘了兩口氣、這才重重坐倒在地面上:“那麼,第三個條件又是什麼呢,塔夏公主?”

“第三個條件,就是讓我們的戰士們去爲魅魔消滅一支敵對的部隊。魅魔說、她已經想辦法把那支敵對的部隊引誘到一條廢棄的礦道里,我們今天戰鬥的對象、就是魅魔所說的那隻敵對部隊。”

“敵對部隊?”

“你真的聯想不到嗎,摩根伯伯?聽說在這座地下城裏,原來的地下城主的手下、可不只半獸人、哥布林、黯精靈和你呢。”

“難道是,難道是撒拉斯和他的骨頭部下?”摩根此刻已經鎮靜了不少,但還是帶着一種震驚的表情看着塔夏公主。





Related Articles

等樓韶白和喬舊的身影消失,這幾個人又湊頭在一起商量。

「怎麼可能!魏家人這麼對我喬哥,多揍幾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