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給我滾蛋,我纔是雲空間老哥的粉絲!”

……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在不停地表忠心。

雲空間看到這一幕之後,立馬便噁心得不少。

“你們這些傢伙到底要幹什麼呀?難道我就沒有女粉絲嗎?”

“如果你要是希望的話,10萬塊錢你直接打到我的賬戶上,我以後就是你的女粉絲了!”

……

大家其實都在和雲空間這傢伙開玩笑。

到了最後雲空間直接就抓狂了。

……

幾個人行走了大概一個多小時之後,便再次來到了剛剛的那個溫泉池的旁邊。

只不過還不等兩個姑娘激動地開口,便看到於樑連忙對兩個姑娘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你們先不要說話!看看那邊。”

幾個人順着於樑的聲音看了過去,這纔看到一隻野生的袋鼠正在那裏喝水。

“我操,這是袋鼠嗎!”

“太牛逼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袋鼠!”

“這個是袋鼠媽媽還是袋鼠爸爸呀?”

……


“總感覺樑爺的直播間里老有一些神志不清的傢伙跟着我們一塊兒!”

“樓上的我非常同意你的建議。”

“兄弟們!我操,我真是第一次看到這個玩意兒。”

“就是不知道這玩意兒香不香?”

於樑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

那隻袋鼠聽到有奇怪的腳步聲,好像突然之間就激動了不少,連忙便跳着離開了原地。

也就在這時,身後的雲空間直接就急了。

“我說老哥你這是幹什麼呀,好不容易纔找到一隻袋鼠,你幹嘛要把人家嚇跑啊?這可是好東西呀,我還從來都沒有近距離的觀察過呢!”

於樑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袋鼠可是保護動物,這個咱們可堅決不能亂搞啊!”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幾個人這才一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鬧了半天,原來還是這麼個情況啊!那你也不跟我們說一聲,把我白激動了半天,我還以爲今天晚上我們能改善一下伙食了呢。”

當對面的雲空間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他。

此時此刻於樑臉上的表情似乎也挺尷尬的。

“這玩意兒能吃嗎?咱就先不說別的了,就算真的是這麼個情況,我估計這個玩着也吃不下去吧,我也是聽別人說的,袋鼠肉應該是不可以吃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轉過頭看着旁邊的幾個人。

“不過你們幾個人也不要氣餒。” “雖然說我們現在沒有其他的食物了,就剩幾顆蘋果,但是隻要我們能夠守着,這裏還是能夠抓到獵物的,我先稍微準備一下,你們幾個人把我們待會兒要休息的網給架上去。”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轉過頭看着一邊的雲空間。

“你應該知道那玩意兒怎麼弄吧。”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雲空間輕輕地點了點頭,此時此刻並沒有多說什麼其他的。

直接對着於樑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這個你就放心好吧,我知道你的那個網是怎麼搭的,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了,我絕對給你辦的妥妥的!”

……

此時此刻直播間就已經開始有人起鬨了。


“樑爺這膽子也真夠大的!竟然敢讓雲空間去搭網!”

“說的不錯呀, 靜听心中語,笑看別時花 ,豈不是就直接完蛋了嗎?”

“我說你們幾個人會不會說話呀!我覺得雲空間老哥肯定沒什麼問題的。”

“那是因爲你是雲空間的粉絲吧。”

“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

“不要說這些話好不好?就算我不是雲空間老哥的粉絲,我覺得這件事情應該也由我來做,你們這個樣子詆譭我的偶像是不可以的!”

……

於樑先是在一旁的樹枝上找到了幾棵看起來還比較不錯的樹枝,直接將這些砍了下來。

並且把一頭削尖。

這樣一來的話,到時候如果要是碰到什麼野生動物,他就有了一把趁手的武器。

當於樑再次回去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多小時之後了。

只不過當他回去的時候,三個人全部都在地上坐着。

領證去? ,一個個嘿嘿一笑。

“老哥,我已經把網全部都弄上去了,你看應該還沒什麼問題吧,我也覺得我自己就像個天才一樣。”

當對面的雲空間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轉過頭看了看,光是從表面上看去確實沒有什麼問題。

接着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我覺得沒什麼問題啊,你們幾個人爲什麼不上去啊?”

當於樑冷不丁地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幾個人一下子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了,一個個對着他尷尬地笑了笑,此時誰也沒有多說什麼其他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幾個人這才嘿嘿一笑。

尤其是王倩倩,此時此刻,王倩倩對着面前的於樑尷尬地笑了笑。

“說實話並不是我們不相信他,但是我覺得他整出來的這個東西,最好還是讓他自己親身去試驗一下比較好,總覺得好像沒有你綁的結實啊。”

於樑聽到這句話之後,立馬就無奈了不少。

旁邊的雲空間一下子就憤怒了起來。

“剛剛發現溫泉的時候,你們幾個人就不相信,劈頭蓋臉的給我來了一頓,現在到了這裏你們又不相信我了,難道我就真的那麼垃圾嗎?”

張思雨連忙搖了搖頭。

“你理解錯誤我們的意思了,我們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剛剛給你說了這麼多,只不過是我們兩個人也有些擔心而已,就希望你千萬不要生氣,反正你一個大老爺們兒,幹嘛非得要跟我們兩個姑娘置氣啊?”

於樑輕輕地點了點頭。

“我覺得人家兩個姑娘說的沒錯呀,既然這樣的話,你爲什麼不先上去在那上面跳上兩下,這樣一來的話聯合姑娘的念頭就能夠打消了呀,難道你一個大老爺們連這種氣勢都沒有嗎!”

於樑就這樣一臉懵逼的問完了這句話,只不過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便看到對面的雲空間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我說老哥,你是我的老師,我覺得這種事情應該由你來親自去做,我現在也不是很確定啊!”

當對面的雲空間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王倩倩和張思雨兩個人一下子就急了。

“看吧看吧!我們就說你自己大的東西連你都不敢上去,你憑什麼讓我們兩個人上去給你趟雷啊!”

“有道理,有道理……”

於樑一下子就變得無奈了不少,轉過頭看着對面的雲空間,對着雲空間尷尬的笑了笑。

“我說你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連你自己都不相信嗎?”

雲空間嘿嘿一笑。

接着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你也知道我是一個比較惜命的人!但是我絕對要告訴你!我剛剛確實是用盡了自身的全力,所以你最好還是稍微檢驗一下比較好!畢竟我可是絕對相信你的。”

於樑連忙搖了搖頭。

要知道用這種方法去綁,那是絕絕對對的結實,而且越跳越緊。

所以於樑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直接就把那些自制的武器扔到了一邊,瀟灑地爬上了石柱!

接着就這樣一臉自信地跳了下去,這樣一來的話,加上他自己身體本質的力量,一下子就要帶給這張網不少的負荷。

原本於樑還以爲這張網怎麼樣都能夠承受住他的重量,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一幕發生了!

當他直接跳下去的那一瞬間,心裏便咯噔一聲,暗道不好……

下一秒鐘便看到這張網直接啪的一聲,一邊就給斷裂了,於樑就這樣摔倒在了地上,頓時只聽咣噹一陣巨響。

……

而此時此刻旁邊的幾個人竟然下意識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估計不僅僅是他們,就連直播間的衆人也是一樣的表情吧。

於樑只覺得自己整個人渾身痠痛。

要知道這個位置, 衝鋒獻朕

而且他剛剛根本就沒有任何準備。

所以幾乎是整個人的身體,除了在非常緊急的情況之下保護住了自己的腦袋,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全部都和地面來了一次非常堅實的重擊!

於樑一臉痛苦地叫了起來。

“我靠,什麼玩意兒?你綁的這是什麼東西!”

……

於樑再也忍受不住了。

就這樣破口大罵了起來。

只不過對面的雲空間卻嘿嘿一笑,儘管此時此刻他的笑容之中充斥着滿滿的尷尬之色。


Related Articles

“噗咚!”

聽到姜峯摔落在地的聲音,血仇再探出頭看到...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