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是誰?師妹?!”那人說着想着葉荒一行人走去,在看到柳子凝之後驚呼出聲,居然連小天師都不認識也是稀奇,葉荒想到。

“你好,我們是子凝的朋友,子凝受傷了,但是現在已無大礙,所以將其帶來報個平安。”說道已無大礙,倒真的是已無大礙,經過葉荒的一番治療之後,現在柳子凝身上含有毒素的地方就還剩下那種隱私的地方,所以雖然現在柳子凝身上仍然處於中毒狀態,但是已經沒有剛開始的那種危急感。

葉荒在知道要過來這裏的時候心中也有了一個想法,就是萬一柳子凝說的是真的,他們趕屍一脈真的有精通巫蠱苗醫的人,說不定不用自己出馬就能將那毒素解決了,這樣以來也省的到時候尷尬。

那人聽到葉荒說的話將信將疑,直到看到柳子凝胸口衣服的破口,臉色瞬間變的陰沉。

“這是你做的?”

葉荒只能點頭,想要解釋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

“師兄,他這也是爲我療傷,不怪他的……”柳子凝將手捂在胸口小心翼翼,似乎有些害怕的說道。

這面上紋身的人正是柳子凝的師兄,並不是柳家的人,乃是柳家從小養大的一個孩子,算是收養吧,就如同葉荒之於少林寺一樣,柳子凝的父母將其視如己出,取名柳紫風。

這柳紫風是看着柳子凝長大的,對柳子凝呵護萬分,百依百順,甚至對其產生了一種說不清楚的感覺,那種感覺絕對超出了兄妹之情,柳紫風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是也覺得自己這思想極其噁心,便刻意的隱藏這份感情,開始刻意的遠離柳子凝,並嚴肅的對待柳子凝,這也是剛纔柳子凝表現的有些害怕的原因。

“你是誰?”柳紫風問向葉荒。

“我是誰?葉荒,子凝的朋友。”

“好了,將子凝交給我,你們可以走了,看在子凝並沒有怪罪你的情況上我可以不難爲你,但是別讓我在看到你和子凝走在一起。”

柳紫風越說生意越是陰冷,配上其本來俊美但是卻佈滿扭曲紋身的面龐讓人不寒而慄。

葉荒知道自己肯定是被誤會了,但是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解釋。

“師兄,都說了他也是爲了救我……”

“子凝,你太單純了,你看他年紀輕輕能有幾分醫術?更何況還故意將你衣服割破,他的心態根本就不是要幫你治病!”

“可是……”

“沒有可是,你被他騙了!”

不知道爲什麼,柳紫風看到柳子凝處處維護葉荒心中一股怒火莫名而起。

“你兇什麼兇?葉荒也是爲了救人,就算做了一些迫不得已出格的事情又有什麼?你聽說過諱疾忌醫嗎?再說那種危險的時刻,是將什麼男女授受不親的時候嗎?”當然是李靈在維護葉荒,其實現在李靈生氣的主要願意還是柳紫風的態度,實在是有些惡劣。

“吵死了!”柳紫風擡手向李靈揮了一下。

李靈瞬間被柳紫風帶起的勁風擊飛,索性張野及時感到在後面接住,李靈纔沒有手上。

“你!”

“師兄!”

葉荒和柳子凝同時開口。

“閣下未免也太過過分了吧?就算你是子凝的師兄又能怎樣?”

“長兄如父,自然是我想怎樣就怎樣!”

“你未免也不將道理了,你可知道剛纔被你擊飛的女孩只是一個普通人?你還有沒有一點武德?”

“武德?就好像你沒有醫德一樣,那種東西我沒有!”

“你!”葉荒很想反駁,但是卻發現無言以對。

“你什麼?如果不是看在你的確可能幫助了子凝的份上,你現在早已經是死人了你知道嗎?不要在說什麼廢話了,趁我還沒有改變注意之前趕緊滾!”

“師兄,他們是我朋友,你不要太過分了!”柳子凝終於忍不住向柳紫風喊道。

“朋友?呵呵,子凝你入世未深,還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朋友,我看他們根本不是什麼朋友。”

“咳咳咳……”柳紫風這番話把柳子凝氣得直咳嗽。

“把子凝交給我,你們可以滾了!”柳紫風心疼的看了一眼柳子凝,向葉荒伸手道。

葉荒自然不會將柳子凝交給眼前這人,看起來好像精神有問題一般的人,葉荒怎麼放心將柳子凝交給他?

“子凝的長輩可在?”葉荒問道。

柳紫風自然不可能回覆,眉頭皺的更深。

“子凝的長輩可在?”葉荒動用內力,聲音直傳柳紫風身後的建築。

但是仍然沒有人迴應。

“不用喊了,師傅師母都不再,這裏只有我自己,快些將子凝交給我,不然待會沒人打斷一條腿!”柳紫風真的有些怒了,手已經伸出半天,葉荒沒有絲毫將柳子凝遞給自己的意思,柳子凝也沒有想要從葉荒懷中出來的跡象。

葉荒第頭看了一眼柳子凝,深吸一口氣仍在忍耐。

張野在後面沒有說話,但是眼中也是有了一些不耐,李靈還在彎着腰咳嗽,剛纔柳紫風那一擊並沒有用力,李靈沒有什麼生命危險,但是也可能只柳紫風故意的,那一擊正好打在李靈的穴道上面,導致現在李靈根本說不出來話,也只能咳嗽個不停。

“就你這種貨色還妄想打我師妹的注意?快放下子凝,給我滾!”

“師兄!你在幹什麼!都說了我們是朋友,剛纔葉荒也救了我,是我的恩人,你這樣是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

柳子凝用力的說出這番話,說完之後便氣喘吁吁,想必這番話也耗費其不少力氣。

“嗯?我這是爲了你好啊!你這樣說師兄,師兄真的很傷心,是不是因爲他?”柳紫風說着用手指向葉荒。

“對了!一定都是因爲你!都是你!之前子凝從來不會這樣跟我說話的,說!你到底對子凝做了什麼?!”

“我只是子凝的朋友……”

“你撒謊!”

柳紫風臉上的紋身好像瞬間變成活物一般,瘋狂扭動,然後鑽出皮膚,直直的朝着葉荒飛去! 葉荒瞳孔瞬間一縮,抱着柳子凝瞬間閃過這詭異的攻擊手段。

“接着!”

葉荒將柳子凝扔向張野,張野自然不會失手,將柳子凝接到懷中,然後落在李靈前面,將李靈護在身後。

“師妹對我發脾氣了!都怪你!都怪你!”柳紫風似乎有些魔症。

“本來我還只是向把你的腿打斷,但是現在,我要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子凝就不會再對我發脾氣了!殺了你!啊啊!殺了你!”柳紫風愈加的癲狂。

“紫風!你清醒一點!”

“子凝?子凝,放心我很清醒,我很清醒,等我一下,等我將這個垃圾處理掉在幫你療傷,你在忍一下,再等我一下!”

柳紫風將目光轉向柳子凝,張野看到柳紫風現在的樣子也是有些心驚。

臉上柳紫風臉上原來是紋身的地方現在已經脫了一層血肉,特別是眼睛,原本清澈的眼睛現在已經變得渾濁,還有蟲子一樣的東西在裏面遊動,極其噁心。

柳子凝自然也發現了這一點,趕忙提醒葉荒。

“葉荒小心,師兄的噬心蠱又發作了!現在根本不受控制,你小心應付!”

噬心蠱?葉荒腦子裏急速的想着關於這種蠱的資料,好在之前葉荒也有過研究。


這種蠱是一種和人體共生的蠱,隨着蠱的能力不斷的提升,與這蠱共生的人也會不斷的提升境界,相反的,如果人的境界提升,蠱的能力也會提升,但是隨着噬心蠱的不斷養成,不斷壯大,會馬慢慢的反噬宿主,因爲噬心蠱依靠人的各種負面情緒爲生。

所以被噬心蠱反噬的人往往都會產生各種負面情緒,完全控制不住,這也是噬心蠱名字的由來。

柳紫風身上的這隻噬心蠱已經成長到了一定的地步,開始反噬宿主,其實之前柳紫風也有過其次反噬的經歷,不然柳子凝也不會說出又發作了。

雖然遭到反噬,但是也不是沒有解決額辦法,其中最好的當然是提升自己的境界,將自己的境界置於噬心蠱反噬的範疇之上,自然也就不會有反噬,但是柳紫風並不是那種天資聰穎的,如今柳紫風三十六歲,也只是抱丹九重的修爲,其實這個資質已經算是很好了,但是還是不能跟葉荒張野這種人比。

所以柳紫風選擇了第二種方式壓制噬心蠱,就是用另一種蠱來壓制噬心蠱,那蠱的樣子其實就是柳紫風之前臉上的紋身,這蠱叫做淨神蠱,能夠壓制自己心中的不良情緒,雖然效果有限,但是聊勝於無。

但是今天在這一幕的刺激下再也忍不住,其實不是葉荒做的過分,純粹是噬心蠱將柳紫風心中的那負面情緒無限的放大了,以至於淨神蠱再也壓制不住,甚至柳紫風直接將淨神蠱當作攻擊手段給用了出去。

葉荒總算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但是仍然是不停的閃躲這黑色蟲羣,這蟲羣自然就是柳紫風臉上的紋身,也就是那淨神蠱,葉荒知道了柳子凝中了噬心蠱,但是卻不知道現在追着自己的蠱到底是什麼,也只好不停的小心閃躲。

柳紫風現在陷入了各種負面狀態之中。

“殺了你!殺了你!”


不能在這樣下去了,還是先將其制服比較好,本來葉荒還怕將其傷了,畢竟這人是柳子凝的師兄,雖然對自己不敬,但是葉荒也不是那種睚眥必報的性格,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柳紫風陷入了癲狂狀態,如果不將其制服,恐怕會傷到其他人。

黑色蟲羣又是飛來,這次葉荒卻是不再躲避,迎着蟲羣一掌擊去,蟲羣頓時分作兩團,繞過葉荒的手掌,但是還是被真氣帶的四散,掉在地上不少。

“葉荒,不要管那淨神蠱了,以你的不壞金身,這種程度的蠱根本奈何不了你!”柳子凝見葉荒仍在小心翼翼的和這蟲子糾纏,出口提醒。

柳子凝的話葉荒自然相信,當下也是從善如流不去管這才知道名字的淨神蠱,向着柳紫風猛撲過去。

柳紫風好像魔症了一般,嘴中不停的說着殺了你殺了你,葉荒靠近了也看到了柳紫風現在的面龐,臉上之前有過紋身的地方現在都沒了皮肉,但是並沒有流血,新鮮的血肉暴露在空氣之中,仔細看的話還能看到一些小小的聚集在一起的白色顆粒,那應該是那淨神蠱的卵。

至於眼睛,早就沒有半分光彩,如果之前只是渾濁的話,那麼現在已經分不清眼珠和眼白了,像是一團漿糊般在眼窩裏,偶爾還有蟲子在那團黑白色的漿糊般的眼睛中露下頭。

葉荒一陣惡寒,本來攻向柳紫風頭顱的手也往下移動了一下,變成攻擊胸口。

柳子凝還是在原地沒有閃避。

莫不是眼睛瞎了?

葉荒這樣想着,但是手上沒有絲毫停頓的向其攻去。

柳紫風當然沒有瞎,既是眼睛已經成了那樣,事實上那眼睛也是一種蠱,名叫目蠱,至於原本的眼睛?

原本的眼睛已經被柳紫風拿來喂這目蠱了,目蠱吃了眼睛之後就會化成眼睛,不但仍然可以繼續用,而且會比原來的眼睛看的更清晰,堪比顯微鏡,也會比之前的眼睛看的更遠,如同望遠鏡,爲了追求更好的視覺,追求更好的感知能力,柳紫風在很早的時候就將自己的眼睛換成了目蠱。

就在葉荒一掌拍到柳紫風胸口的時候,柳紫風瞬間停止唸叨,雖然眼睛沒看葉荒,但是葉荒卻有一種感覺,他在盯着自己。

強忍着那種詭異的感覺,葉荒仍然將這一掌拍下去,還有碰到柳紫風的時候柳紫風就張開了嘴,咧出了一點笑意。

砰!

這一掌終於還是拍上去,柳紫風向後倒飛,但是臉上笑意不減,張大的嘴巴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不!不是鮮血,是接近黑色的血,還有惡臭,這血在葉荒拍到柳紫風胸口的瞬間便被其噴塗而出,葉荒已經躲閃不急,直接被噴了一身。

遠處柳子凝看到這一幕不由的大喊。

“葉荒,小心!運功快運功啊!”說話間已經帶了哭腔。 葉荒在血噴到自己身上的瞬間便感到一陣噁心。

耳邊除了傳來柳子凝的聲音,還有柳紫風的聲音。

“死了!哈哈,你死了!哈哈哈!”柳紫風子地上掙扎這站不起來,但是臉上卻掛着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暴漏着血肉的臉上也沾了不少灰塵,更顯得此刻柳紫風的癲狂。


不等葉荒去確定柳紫風現在的狀態,便感到一陣暈眩。

這是怎麼了?有毒!?

還好這種暈眩感很好便消失,這個時候柳子凝的聲音再次傳來。

“葉荒,那是噬心蠱!現在噬心蠱在你身上!”

葉荒知道噬心蠱的習性,趕忙盤膝而坐。

葉荒了解,張野和李靈卻是不瞭解。

“怎麼了?葉荒中了噬心蠱會怎麼樣?”這時張野已經將柳子凝放下,當然也是柳子凝主動要求的。

“這噬心蠱和我師兄共存,是我師兄最強大的攻擊手段!”


Related Articles

已經解決了上官狂的事,沈義也不打算繼續在這裏留着了,於是選擇離開。

李尋龍當然不敢阻攔,也沒必要阻攔,畢竟沈...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