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我無話可說了。”宇斯此刻的情形就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有口難言’。

“你們都別胡鬧了,還是快走吧,別讓人家等我們。”就在宇斯想要掉頭就走的時候,冰月總算開口對着眼前你一句,我一句的三人說道。

“是,這就出發。”墨厥笑眯眯地走在前頭。他們四人,再加上天鏈,就一同前往莜裏的家。

他們走了好一段時間,才抵達莜裏的家。不過,莜裏並沒有迎接他們,而宇斯和墨厥也不感到奇怪,顯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情況了。不過,當屋子內傳來打仗似的吵雜聲時,雨絲和墨厥也不由得升起一種好奇心。

“誰來了?”就在冰月等人剛邁開腳步,正要踏入莜裏家的時候,一道爽朗的女聲響起。

“莜裏,我和宇斯來了。”墨厥回答道,可是他的褐色眸子卻有意無意的用曖昧的視線看着宇斯。

“咳咳,你好。”宇斯輕咳一聲,似乎是在警告墨厥。“你再做些什麼?”宇斯問道。

“噢,原來是你們。”莜裏從房裏走出來,向墨厥和宇斯點了點頭,然後回答道。“沒有啦,只是覺得那些家裏很亂,所以就收拾一下咯。”

莜裏說完以後,才注意到站在墨厥、宇斯兩人身後,披着披風的冰月和滿臉笑容的狄伽,他們的存在。“他們是你們的朋友嗎?”

“你好,我叫狄伽,是宇斯的青梅竹馬。”狄伽和莜裏握個手,自我介紹道。

“你好,我的名字是莜裏。”莜裏也開口介紹自己。

可是片刻後,莜裏依然握着狄伽的手,沒有放開的意思。她直勾勾的看着狄伽,然後開心地笑着說道,“你很適合用環狀的武器,來,這個送你。”說完,她從懷裏拿出一雙紫色、環狀的武器。說是武器,倒不如說是手環,更爲恰當。

“那個……不,不必了。”狄伽聽到莜裏的話,頓時嚇了一大跳,他們才首次見面,怎麼能收下那麼貴重的物品呢?

“你是看不起我嗎?”莜裏的眉頭深鎖,緩緩地開口說道。

“不……不是…………”狄伽拼命搖頭。

“狄伽,收下來吧,對鑄造師而言,拒絕收下他們送出的武器是一種天大的恥辱。”冰月輕聲說道。

“那……謝謝你。”狄伽聽到冰月的話,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展露笑靨,道謝道,並且伸手接下莜裏送的武器。

“對了,莜裏,她就是我們和你說,對鑄造武器另有一番見解的冰月。”墨厥說道。

“你好。”冰月伸手掀開披風的帽子,說道。

只見莜裏呆呆地看着冰月那張絕色臉孔,她唐突地問道,“我可不可以摸摸你?”

“…………可以。”冰月雖然覺得莜裏的要求有些奇怪,但考慮了片刻後,還是輕緩地吐出兩個字。

得到冰月的同意,莜裏開心地伸出手摸摸冰月的臉頰,“你的皮膚正好…………”聽到她的話,冰月只差沒有昏倒。

“月,她說對你鑄造的武器十分感興趣。”宇斯的聲音在此刻響起,很顯然是爲了打破僵局。

“對對,厥大哥說你鑄造武器的方法和我不一樣。”一說到鑄造武器,莜裏整個人都顯得精神奕奕的。

“你鑄造的武器已經不錯了。”冰月淡淡地說道。

“可是,那還不是最好的,你過來這裏。”莜里拉着冰月的手,帶她進她的鑄造室去。

就在莜裏的手拉着冰月的手的那一刻,冰月的手鐲發出極亮的光芒。當然,這一切只有冰月能夠看見。在手鐲的珠子上出現一個極爲特殊的魔法符號。冰月望着莜裏,顯然沒想到她的能力居然會是這個,就連神族也未必找得到相同能力的人。 冰月向墨厥和宇斯使了個眼色,後者互望了一眼,隨即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示意他們收到了。冰月點了點頭後,纔跟着莜裏走入她家的鑄造室內。

“你過來看看我鑄造的武器,有什麼意見儘管說。”莜裏興致勃勃地對着冰月說道。

冰月聞言,也只好無奈地搖搖頭,眼睛一一掃過擺放在房裏每一個角落的武器。冰月走前去,拿起掛在牆上的弓,仔細地研究。當莜裏看見冰月拿起父親所鑄造的弓時,愣了一會兒,才點點頭。看起來,冰月只是用眼睛看,就可以找出房裏最好的武器。

“這裏最好的,就是它了。”冰月輕緩地說道。“不過…………”

“不過什麼?”莜裏緊張地問道。

“這把弓,缺了一些東西。”冰月的右手輕輕地撫摸着弓身,然後擡起頭,對着莜裏說道。

“缺了什麼?”莜裏問道,她每次看着父親所鑄造的這把弓時,也有這樣的感覺。可是,她一直想不到到底是缺了什麼東西。

“缺了一個魔法陣,一個能夠將元素固定在弓上的魔法陣。”冰月輕笑着說道,雖然鑄了魔晶在這把弓上,但是,那也只是普通的魔晶,無法發揮弓的功效。

“魔法陣…………”莜裏喃喃自語道,忽地眼前一亮,“原來是魔法陣,謝謝你!”說完,莜裏就要衝出去了。可惜,她還沒能踏出房門,冰月就已經伸手拉着她的衣襟。

行動受到阻止,莜裏有些不滿地嘟起嘴,對着冰月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你趕着去哪裏了?”冰月反問道。

“當然是去找魔法師了,只有魔法師才懂得鑄魔法陣在上面啊!”莜裏焦急地說道,她迫不及待地向看到父親的弓變得更完美。

“這裏就有三個魔法師了。”冰月緩緩地說道,她、墨厥和宇斯三個人都是魔法師。如果這樣還要往外找魔法師的話,那對他們而言,可真是一個丟臉的事情。

“對耶,我都忘了,那快點吧。”莜裏催促道,只要事情牽扯到鑄造武器上,莜裏就會變得十分緊張。

“先出去再說吧。”冰月輕輕地說道,莜裏想也沒想地快步走出房間,而冰月則跟隨在後。

“怎麼了?”宇斯好奇地問道,他還以爲冰月和莜裏會費好一些時間在研究鑄造武器的方法。

“鏈,你先來。”冰月對着肩膀上的天鏈說道。

“媽咪,爲什麼是我?”天鏈歪着腦袋,開口問道。宇斯和墨厥都比它強啊,媽咪怎麼會叫它呢?真是想不通。

“他們對魔法陣都不太瞭解,而你只要在弓上鑲一個無屬性魔法陣就可以了。”冰月柔聲交待道。

“那爲什麼不直接加一個水或火之類的魔法陣在上面?”天鏈還是不明白冰月這樣做有什麼目的。

“那樣的話,只能找同屬性的人用了。可是,如果想說的那樣做的話,不管送給誰,那個人只要輸入和自己相同的屬性就可以用了。”冰月耐心的解釋道。

“噢。”天鏈受教地點點頭,然後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出一個魔法陣。

“厲害,你會說話哦!”莜裏向發現新大陸一樣的驚訝。

天鏈將自己的工作做完以後,才笑眯眯地對着莜裏說道,“謝謝。”

“這個魔法陣還挺精緻的。”墨厥仔細地看着弓上的魔法陣,讚賞地說道。

“這當然,我可是…………”天鏈剛想炫耀自己是神獸的身份,宇斯已經伸手捂着它的嘴巴。

“噓…………天鏈,這是個祕密。”宇斯小聲地在天鏈耳邊說道。

“噢,知道了。”天鏈忙不迭地點頭,示意它明白了。

“莜裏,不如試試看這把弓的威力。”冰月望了天鏈和宇斯一眼,才向着莜裏說道。

“可是…………”莜裏不自然地別過頭,頓了頓,才接着說道,“可是,我不會射箭。”她的表情看起來是十分的尷尬,畢竟一個鑄造師,居然不會用這些那麼簡單的武器。

“也不知道有沒有人能夠幫忙。”墨厥有意無意地說道,眼神漫無目的地四處飄蕩。

“對啊,我們都不會射箭,不知道有誰會呢。”狄伽也幫着墨厥,開口說道。

宇斯白了墨厥和狄伽一眼,輕嘆一口氣後,才說道,“不如讓我試試看好了。”

“嗯。”莜裏用力地點頭,然後將手上的弓交給宇斯。

宇斯率先拿着弓和箭走出沙窯外,而冰月等人則跟在後頭。莜裏充滿期待地看着宇斯。冰月、墨厥和宇斯互望了一眼,然後同時露出笑容,看來這兩個人以後的關係非凡。

宇斯拉弓,搭上箭,慢慢地輸入自己的能量。他手中的銀色弓頓時化成全綠色,就連特製的銀色箭也轉化成綠色。“咻”一聲,宇斯鬆開手,箭飛速脫手而出。箭經過的地方都出現許多的植物,盛開的花朵,茂盛的綠草。

“這把弓還算不錯。”冰月滿意地點點頭。

“哇!厲害!”莜裏驚呆了。

“原來弓箭也可以有這樣的效果。”墨厥還是首次見到如此神奇的弓。冰月和彬星的魔法杖雖然神奇,不過,卻不是人可以創造出來的。所以他纔會對這把弓感到好奇。

“厥,你並不適合這類的武器。”冰月淡淡地說道。

“這我當然知道,我可沒有半精靈那種能夠夜視的眼睛。”墨厥淡笑道,他很有自知之明的。

“原來你的能力是植物。”莜裏對着宇斯說道。

“這把弓用得很順手,而且,弓弦也是經過特別製作的,確實是很不錯。”宇斯稱讚道。

莜裏聽完宇斯的話後,忽地開口說道,“那這把弓送你好了。”

“唬?!”宇斯楞着了,綠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莜裏,帶有濃濃的疑問。

“我說真的,反正我又不會用,留在這裏只是埋沒了這把弓而已。 我的美女總經理老婆 ,你不也很喜歡嗎?”莜裏不解地問道。

“話雖如此,但是……這是你父親留給你的遺物。”宇斯說道,就算莜裏那麼說,他也不能收下來。

“沒關係,我想將它送給一個適合的人,父親也會感到安慰的。”莜裏擺擺手,完全不把他當一會兒事。


“宇斯,你收下來吧。”冰月再次重複着剛纔和狄伽說過的話。

“那…………好吧。”宇斯望着冰月,再望望莜裏,最終只能放棄初衷,答應道。

“莜裏,這把弓,和你剛纔送給狄伽的環,介不介意加一些東西?”冰月問道。

“加什麼東西?”莜裏不明白地問道。

“我們進去再說。”冰月並沒有立即爲莜裏解答,反而慢條斯理的走進屋裏。

“噢。”莜裏點了點頭後,便走在冰月後面,跟着進去。其他人互望了一眼後,也不例外,一同回到莜裏的沙窯內。

“我希望你可以將這個加在上邊兒。”冰月從懷裏拿出一個小袋子,將袋子裏的東西倒出來,然後攤開讓大家看。冰月拿着的正是聖光大陸專有的[謎之晶]。

“這是什麼?我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魔晶。”莜裏好奇地眨着藍色的眸子。

“這是[謎之晶],將這個鑄在武器或裝備上的話,可以大大增進其防禦能力和攻擊能力。”冰月說道。

“可是,我沒有用過,所以,要好好研究才行。”莜裏搖搖頭,對頭一次看見的事物,她並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說一定能夠成功。更何況,這個看起來十分貴重,萬一失敗了就不好了。

“莜裏,你放心,我會教你的。走吧,到鑄造室去。”冰月對着莜裏說道。見莜裏進去以後,冰月才轉身向墨厥等人交代幾句話。

“厥,注意巨人族的動向,隨時向我報告。宇斯,如果幽冥那兒有什麼消息的話,立刻通知我。”冰月交代道,不過當她的視線接觸到狄伽的時候,顯然沒有了先前那份緊張感。“狄伽,你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了。”

“月,你不公平。”狄家不滿地嘟囔道。


“你能確保在矮人族有事的時候,你是回來向我報告,而非自己衝出去幫忙嗎?”冰月淡淡地爲自己辯解道。

ωwш▪ тт kan▪ ¢O

“我…………”狄伽很想給予保證,但是,她知道自己決不可能做到。

“所以,你們都先回去吧。”冰月就知道狄伽沒有辦法保證自己的行爲,所以十分滿意地接着說道。

“月,希望我們回去的時候,她可以和我們一起回去。”墨厥溫和的對着冰月說了一句話後,便欠身離開了。

“月,你要小心。”宇斯說道。

“月,我不管啦,你下次也要派任務給我哦!不然的話,我就天天煩着你,不讓你過安穩的日子。”狄伽擱下狠話。

“嗯,我知道了。”對於狄伽的孩子氣,冰月也只能用無奈兩個字來形容自己現在的表情。


“再見了。”原本已經邁不離開的宇斯,看見狄伽依然駐在原地,只好回過頭,將她帶離原處。臨走時,宇斯還不忘向冰月道別,而他這一系列的動作顯然惹毛了狄伽。不過,他本人似乎沒有發現,這倒是真的。 “冰月,你說的這個[謎之晶]是怎樣用的?”莜裏等待着冰月的回答,眼中盡是期待。

“讓你看看好了。”冰月想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決定拿出她的魔法杖,[眠月]。這支[眠月]最大的特點除了改變形態以外,就是整支魔法杖都是用[謎之晶]製成的。當然,其他的六位主神的武器也是一樣。

“這是……這是…………”莜裏呆呆地看着冰月拿着的魔法杖,她從來沒見過如此完美的魔法杖。

“這是我的武器,[眠月]。”冰月輕緩地說道。

“好……好完美的魔法杖。”莜裏發出陣陣驚歎聲,眼見就要伸手去碰。


Related Articles

「我不敢動你們……」白瑜再次不屑的說道。

越吉和那名僕人還沒有來得及鬆口氣,兩道風...
Read more

「悲歡掌!」看到雷始再次出手,場下觀戰的雷盟成員,又忍不住驚訝出口。

「據說這悲歡掌蘊含著很強的情緒波動,能夠...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