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休想傷害主人!”大白看到黑布人將王宇擋在了自己的身後。

“沒事,巫啓他已經被我煉化成傀儡了。”王宇輕描淡寫地說道。

姜峯眼睛都瞪直了。

喂,不要把煉化別人說的那麼輕描淡寫好不好,這個好歹是個分神五重天的牛逼人士!

經歷了這件事情,姜峯心裏已經將王宇默默立爲最不能招惹的人。

“老三,可算是找到你了。”藍毛大鳥一下子落地說道。

“嗚嗚嗚,二姐。”姜峯感動的鼻泡都冒出來了。

“就你一天到晚惹禍!”藍毛大鳥直接給了姜峯一個爆慄。


姜峯的頭上很快腫起一個粉色的包。

“嗚嗚嗚,二姐,你爲什麼下手這麼狠。”姜峯捂着自己的包疼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我下手重也不見得你長記性了!”藍毛大鳥說道。

“找到老三了?”這時黃毛大鳥也落了下來。

“嘖嘖,你這麼找了個這麼弱的人類奪舍。”黃毛大鳥帶着幾分審視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姜峯。


“哼,那又怎麼了!”姜峯嘴硬道。

“看來老二還是揍你揍的輕!”黃毛大鳥說道。

這時另一隻大鳥也落到了地上。

“這位是……”這時黃毛大鳥注意到了王宇的存在。

“在下孫悟空。”王宇說道。

“孫悟空?”黃毛大鳥有些疑惑地重複道。

“那你旁邊這位兄弟……”黃毛大鳥看向了哭成了白海綿的大白。

“他叫大白。”王宇解釋道。

“那這位是?”黃毛大鳥有些警惕地看着巫啓。

“他叫巫啓。”王宇說道。

“是你救了鳥三一命嗎?”黃毛大鳥問道。

王宇卻給了一旁默不作聲的姜峯一個眼神。

“啊啊啊,對對對,是孫悟空兄弟救了我,如果不是他我可能就已經死了。”姜峯說道。

“多謝孫悟空兄弟,我代表我們鷹羽族感謝您。”黃毛大鳥說道。

“不知孫悟空兄弟可否賞臉跟我們一同前去鷹羽族?”黃毛大鳥問道。

儘管姜峯在暗暗拔自己大哥的羽毛,但是黃毛大鳥愣是不鳥姜峯,氣的姜峯直跺腳。

“鳥三,你羊癲瘋犯了?”另一隻看起來有些傻乎乎的大鳥開口道。

“咳咳,你這孩子淨瞎說,再說,我不叫鳥三,我叫姜峯,姜峯!”姜峯再次強調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冒昧問一下,你們鷹羽族所處方位在何處?”王宇問道。

“我們鷹羽族在西洲,那裏是妖獸的地盤。”黃毛大鳥解釋道。

“可以。”王宇點點頭。

如果是西洲他正好去鷹羽族撈一筆好處,順帶滅了陰靈派。

“對了,你們可否等三日,我在這裏還有些事情沒有處理完。”王宇說道。

“可以,那我們就在卡拉惡魔之林外圍等着吧,這是我們鷹羽族的羽令,只要你捏碎我們就會趕過來。”黃毛大鳥說道。

“好。”王宇將羽令收了回來。

“那我們先去卡拉惡魔之林的外圍等待去了。”黃毛大鳥說道。

“好。”王宇點點頭。

目睹鷹羽族的四隻鳥離開之後,王宇便將巫啓和大白收入了體內,然後瞬移到了之前於家大隊那邊。

“王宇,你沒事吧?”於靜看到王宇之後先向前擔心地問道。

“我沒事。”王宇淡淡一笑。


“那就好。”於靜微微鬆了一口氣。

“那個,我要去辦點事情,可能要離開很長一段時間,就不能照顧大小姐了。”王宇說道。

“我早知道你不是我家奴僕了。”於靜淡淡地笑道。

“啊嘞?”王宇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沒想到會被這位於家大小姐當面揭穿。

“那個,你有事就先去吧,我這裏有管家和侍衛,再怎麼說我們也是大家族,安危還是可以保障的。”於靜說道。

“我帶你來一片地方。”王宇神祕地眨巴眨巴自己的眼睛。

“什麼?”於靜有些疑惑。

“拉住我的手。”王宇說道。

於靜的小臉聽到王宇這句話都變得羞紅。

“嗯。”於靜的聲音像蚊子一樣小。

然後於靜將自己的手放在王宇溫暖的大手當中,於靜的頭埋的更深了一些,王宇帶着於靜直接瞬移帶到一片花海當中,當然這是王宇通過系統花費十萬王者值買的泡妞必備花海選擇了一片空地佈置下來的。

“哇,好美啊!”於靜眼前一亮。

王宇暗暗嘿嘿一笑,再怎麼冰冷的妹子看到這片花海都會心動搖的。

“喜歡嗎?”王宇附在於靜的耳邊說道。

王宇帶着溫度的氣吹的於靜耳根都紅紅的。

於靜頭埋得更深了,小手不停地攥着自己的衣服,“喜……喜歡。”

“那你喜歡我嗎?”王宇湊的於靜的臉更近了。

“我……喜歡你……唔……”

王宇一下子將美人鮮紅欲滴的脣瓣含住。

“叮,恭喜宿主大大攻克美人,鑑定宿主大大是情場高手,特獎勵王者值十萬!”系統的提示音響起。 王宇拉着於靜的小手向於家大部隊過來的時候,管家已經瞭然了一切,看向王宇的眼神頗有深意。

“你把這個收着,之後你便可以憑藉這個來於家。”於靜說道。

“好。”王宇將於靜遞過來的金色令牌給收了下來。

“那我走了。”王宇說道。

“嗯。”於靜強忍住淚水點頭說道。

“我忘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王宇忽然轉過來身。

“什麼?”於靜連忙收起淚水。

而王宇轉身在於靜頭上輕輕烙下一個吻,於靜還在愣神,王宇已經轉身離開了。

“大小姐,大小姐?”管家嘗試地呼喚自己家的大小姐。

“嗯,怎麼了?”於靜連忙用手帕擦了擦自己腮邊的眼淚。

“我們回去吧。”管家說道。

“好。”於靜依依不捨地看了一眼王宇遠去的背影才默默轉過來頭。

“我們走吧。”於靜說道。

“是!”管家將於靜扶上了馬車。

而遠處的一棵大樹上面,王宇看着他們走後才從樹上跳了下來。

“哎呀,該辦正事了!”王宇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另一邊,龍虎傭兵團的人調整了一下準備出發去極限山峯,而王宇瞬移到那邊將自己的分身收了回來跟上了龍虎傭兵團。

極限山峯傳言環境十分惡劣,可以說是卡拉惡魔之林裏面三大禁地之一,在常年瘴氣環繞的卡拉惡魔之林裏面極限山峯以天氣多變出名,但是如今按照這瘴氣消散的時間來看理應是處於秋季,但是在極限山峯這些氣候變幻莫測,說不清楚氣候會向哪些地方極端。

剛剛登上極限山峯,這裏突降大雪,龍虎傭兵團的成員只能是御劍飛行,但是也不能飛行太長時間,還要防範突然來的風暴和暴風雪,走了一天一夜才勉強到達了極限山峯的半山腰,而越往上面山坡越陡,天氣變化也會更加惡劣。

但是他們在向前行駛的時候遇到了拉邦兔的偷襲,這是也是極限山峯危險的一處。

“拉邦!”一隻兇猛的大兔子跳了出來。

龍虎傭兵團的成員都紛紛拔起劍與拉邦兔進行對峙,拉邦兔乃是六階妖獸的實力,體積要跟一隻棕熊堪比,跟龍虎傭兵團的成員不差上下,但是最難對付就難對付在拉邦兔數量多。

“拉邦拉邦拉邦!”一隻兔子率先跳了出來。

被阿龍的流星錘砸中,緊接着十幾只拉邦兔一躍而起。

這些拉邦兔也不是傻子,它們一眼就判斷出來阿龍是這所有人裏面最弱的一個,所以率先攻擊阿龍的方向。

“這羣狗孃養的!”龍虎直接一拳砸在其中一隻拉邦兔的頭上。

“三千尺!”

畫眉抖落出自己的三千尺讓幾隻靠近阿龍的拉邦兔頭身分離。

王宇直接簡簡單單讓黑霧一口一個吞的節奏就將拉邦兔消滅了一大半。

“拉邦!”拉邦兔的老大有些生氣。

“拉邦拉邦!”其他還活着的拉邦兔都過來。

“拉邦拉邦。”拉邦兔的老大說道。

“拉邦拉邦!”其他拉邦兔應和着自己的老大。

“它們想要幹什麼?”青和龍都看的是滿臉迷惑。

然後一會兒幾隻更爲強壯的拉邦兔向龍虎他們發動攻擊,反倒是王宇這邊一個拉邦兔都沒有,有也是繞開王宇走。

一時間拉邦兔與龍虎傭兵團的成員陷入了苦戰一般。

然後似乎越來越多的拉邦兔出來,拖住龍虎傭兵團成員的拉邦兔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是這些拉邦兔個個都有七階妖獸的力量,龍虎傭兵團成員根本分身應對不暇。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