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份功勞!」

衛長風哈哈一笑,收起葯鏟藥盒朝前方的峽谷走去。

附近一帶都被金甲搜索過了,想要找到新的藥草,必須要擴大範圍,最好是能夠深入到峽谷裡面去。

金甲是很奇特的靈蟲,它不會遠離飼主,如果得不到飼主的主動餵食,寧可餓死也不自己尋找吃的。

山高林密,峽谷之中長草豐茂,根本看不到任何可供出入的道路,連野獸踩踏出來的獸徑也被肆意生長的藤蔓給遮蓋掉。

天珠本紀

幸好還有一條溪澗,只要沿著溪岸上去,就不需要自己辛辛苦苦地披荊斬棘。

吱呀~

突然之間,一直都趴在衛長風肩膀上的金甲張開翼翅高高飛起,發出尖銳刺耳的鳴叫,像是被什麼東西猛地給驚到了!

幾乎在同一時刻,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在衛長風的心底泛起。

武者修鍊到煉體三重天境界完成真氣貫體之後,對於周圍事物的感知能力會大大提升,甚至能預感到危險的臨近,進而做出及時的反應。

他下意識地轉身朝著右側方向看去,正好看到一道黑影自長草叢裡躍身而出,凌空朝他撲擊而來!

偷襲者的攻擊來得極為突然,衛長風事先根本沒有覺察。

猝不及防之下,他也來不及躲閃,只能立刻舉起雙臂護在身前,護住自己的頭顱咽喉要害!

嘭!

黑影重重地撞擊在衛長風的手臂上,衝撞的力量讓他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兩步,踏入後面的溪水差點摔倒。

這個時候衛長風才看清楚,偷襲自己的赫然是一頭黑色的獵豹!

這是一頭成年的猛獸,它擁有著堪比絲緞光滑的皮毛、矯健的身軀和碧綠色的眼睛,看上去相當的漂亮。

但是衛長風很清楚,它的美麗表面之下隱藏著什麼樣的危險!

他的護臂上多了兩道長長的傷痕,如果不是這件裝備質地足夠精良,恐怕已經被獵豹的利齒給撕裂開來。

嗷!

偷襲失敗的黑色獵豹跳落在溪岸邊。

它不爽地低聲咆哮,碧綠色的豹眼死死盯著衛長風,伺機發動第二次的攻擊!

衛長風揮了揮有些震痛的雙臂,深深吸了一口長氣。

他同樣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

第一更送上,求推薦票支持!!! 狹路相逢勇者勝!

在入青莽山之前,衛長風早有面對危險的覺悟。

武修和丹修完全不同,後者可以長年累月守在丹室之內,通過不斷煉製丹藥、修習丹道心法來提升實力境界,前者卻是不能這樣閉門造車。

不經過頻繁戰鬥的磨礪,沒有遊走在生死之間的體悟,武者很難將自己的戰鬥力真正提升上去,並且突破瓶頸的過程會變得份外艱難。

萬古大陸自古以來,從來都不缺乏低境界武者戰勝高境界強者的例子,除了偶然巧合的因素之外,戰鬥的經驗水準是造成以弱勝強結果的最大原因。

就像是鷹隼,沒有風暴的洗禮,不能翱翔於天穹!

而衛長風想要成為的,就是真正的雄鷹!

所以面對著眼前兇殘的野獸,他不但沒有絲毫的驚惶恐懼,反而多了一絲難言的興奮,心跳加速熱血奔流,忍不住握緊了雙拳。

嗷!

在所有的猛獸當中,豹子是最沒有耐心的。

黑色獵豹僅僅只和衛長風對峙了不過數息的時間,已然忍耐不住,它突然朝向衛長風的右側作勢欲撲,但實際上原地發力猛地前沖。

這頭凶獸在第二次攻擊之中,顯示出了它狡猾的一面。

棲息在青莽山裡的野獸,能夠在獵人、尋寶客和歷練武者的輪次清剿中生存下來,沒有多少是愚笨弱小的。

衛長風對戰猛獸的經驗幾近全無,也低估了對手的狡詐,被黑色獵豹在瞬息間突進到身前,頓時險象環生。

後者張開血盆大口,狠狠地朝著他的小腿咬來!

驚覺不妙的衛長風反應極快,立刻向後退卻半步,扭轉雙臂往下砸落拳頭。

一股真氣立刻從氣海丹田湧起,上行武脈注入他的手臂,雙拳下落的速度陡然加快,破空發出低沉的呼嘯!

多日來的勤修苦練在這一刻終於發揮出了威能,豹口還沒來得及咬住衛長風的小腿,他的鐵拳率先重擊在黑色獵豹的前額上方。

嘭!

在貫注了真氣的情況下,衛長風的力量大增。

儘管出手很是倉促,雙拳依然凝聚了至少兩百斤的力氣,加上拳套的作用,竟然一舉將黑豹給砸趴下!


但是黑豹的額骨非常硬實,衛長風的這一擊並沒有造成真正的重創,它在地上猛地一滾,長長的豹尾像是鐵鞭般反抽在衛長風的腿上。

啪!

哪怕有護腿保護,衛長風依然感覺到被重擊的痛苦,頓時立足不穩向前撲倒。

關鍵時刻他沒有驚慌失措,不假思索地拔出掛在腰間的獵刀,順勢對著地上的黑豹狠狠地刺下。

噗哧!

獵刀準確地刺中黑豹的腹部,鋒利的刀尖在衛長風雙重力量作用下,輕易地刺破後者柔軟的外皮,刺穿了它的內臟再透出體外深入到泥土之中!

這一刀極重極狠,效果之強甚至出乎了衛長風自己的意料。

嗷!

而對於黑色獵豹來說幾乎是致命的,它渾身一顫發出了痛苦的咆哮,猛地扭身仰頭朝著衛長風張口咬來,試圖拼個同歸於盡!

一股腥臭的氣息撲面而來,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衛長風鬆開獵刀側身翻滾落地,堪堪避開了黑豹的垂死反擊。

這下子被釘在地上黑色獵豹徹底沒轍了,它怒視著衛長風不斷咆哮著,拚命扭動身軀想要掙脫獵刀。

然而它的掙扎反而給自己帶來更大的傷害,刀鋒輕易地切開了柔嫩的內臟,殷紅的鮮血從撕裂的傷口裡汩汩流出,很快浸滿它身下的泥土,流淌到溪澗之中。

漸漸的,黑豹停止了掙扎。

它高昂的頭顱無力地垂落到地上,眼眸里不甘的光芒一點點熄滅。

好險!

衛長風終於鬆了一口氣,翻身從地上爬起。

剛才的情形真的很危險,他的反應慢上一點,很有可能就傷在了豹口之下。


青莽山果然是險地,第一次遭遇到的猛獸都是如此的厲害,如果換成是妖獸,恐怕他已經是萬劫不復了。

其實煉體三重天的境界修為,對付尋常的猛獸是足夠的,只不過衛長風的戰鬥經驗還不夠足,並且也沒有學會戰鬥能力更強的劍法刀法。

他將還插在黑豹腹部的獵刀拔了出來。

這把百鍛武器是景雲城裡的鐵鋪匠師打造出來,價格不菲但絕對物有所值!

只是看著地上的獵物,衛長風有點犯愁了。

一頭成年的豹子足有上百斤重,扛著回景雲城簡直是要命,而他又不懂分解獵物選取材料的技巧,不免感到麻煩。

要不放棄算了?

衛長風沒有忘記自己這次進山的主要目的,儘管有點不甘心,但也只能如此。

正在這個時候,他突然聽到前面的草叢裡傳來「沙沙」的聲響,無數根草葉在輕輕地顫動著,像是有什麼東西正迅速地爬過來。

開始的時候聲音還很輕,轉眼間變得又急又密,讓人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下一刻,衛長風就看到了這種聲音的製造者。

只見一隻只火紅色螞蟻鑽出了草叢,飛快地爬到了黑豹的屍體上開始啃噬。

它們完全無視了衛長風的存在,出現的數量越來越多,僅僅不過片刻的時間,豹屍上就覆蓋了厚厚的一層!

衛長風的臉色不由變了變,後頸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因為他認出這種小指尺寸的螞蟻叫做嗜血蟻,別看它們的個頭都不大,但是擁有著一對尖利的鰲牙,並且隔著三里地都能聞到獵物散發出的血腥味。

一旦發現了目標,它們會迅速傾巢出動,在極短的時間內將目標吞噬得乾乾淨淨,無論人畜都不放過!

衛長風趕緊向後退到了溪流之中,將手裡的獵刀還有身上的血腥清洗乾淨。

他可不想嘗嘗被嗜血蟻攻擊的滋味,這種螞蟻是有毒的。

在這個過程之中,不少的嗜血蟻繞過黑豹屍體,朝衛長風所在的方向爬去。

流淌的溪水阻擋住了它們的腳步,有幾隻沖得太快直接被溪流給沖走,其餘的只能悻悻然地在岸邊轉悠了幾圈,然後折返回去和同伴共同分享大餐。

在衛長風的注視下,不到半柱香的時間,一整頭黑豹被無數嗜血蟻啃噬得乾乾淨淨,連地上的豹血都沒有放過。

最後只留下了一具白森森的骨架!

吃干抹凈的嗜血蟻像是潮水般退去,消失在茂密的草叢裡。

峽谷里很快恢復了寧靜,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一直在衛長風頭頂上方盤桓的金甲重新落回到他的肩膀上,這個傢伙沒有半點戰鬥能力,遇到危險只會逃跑。

衛長風搖了搖頭,握著獵刀、淌著沒過膝蓋的溪流涉水前行。

剛才遭遇到的危險沒有動搖他的決心,不過這個時候回到岸上無疑相當冒險,他還沒有大意到給自己招惹麻煩。

沿著溪澗前行了數百步,衛長風漸漸深入到峽谷的裡面。

周圍的地形出現了很大的變化,山丘起伏怪石嶙峋,多了好幾條水道岔路。

在確保了安全的情況下,衛長風將金甲重新放出來尋找上年份的藥材。

一路過來他都仔細觀察過了,那些普通不值錢的草藥偶然見到一些,價值高或者上年份的根本沒有,顯然早被人捷足先登。

如果沒有金甲的幫忙,估計在峽谷裡面忙活一天,也未必有多少收穫。

金甲效率驚人,很快又為衛長風找到了一朵埋藏在腐朽樹木下的傘草菇、兩株銀絲草和半兩青地衣,都是十年份以上的靈藥。

這些藥草衛長風自己用不上也能放在景雲城裡出售,讓他不需要為生計和修習武道的耗費發愁。

金線甲蟲被天心門弟子視為奇物,當作自家性命來愛惜,不是沒有原因的。

哪怕什麼都不會,有金甲在手也足以發家致富!

然而他今天碰到的麻煩,卻還沒有結束。

&家快跟上,朝這邊走…」

忽然間自峽谷入口方向傳來了隱隱人聲,隨著輕風傳遞到衛長風的耳朵里。

有人過來了?

他心中一動,立刻召回了金線甲蟲。

在青莽山裡碰到其他人,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衛長風也多少聽過一些傳聞,知道要小心陌生人。

荒野之地渺無人煙,殺人奪寶的事情時有發生,為了利益就算是同伴也能翻臉相向,更不要說競爭者。

衛長風略一思索,淌過溪流鑽入一片樹叢之中。

他將自己完全掩蔽好之後,才小心地觀察溪澗方向,同時放慢了呼吸。

過了差不多半刻,有六七名勁衣武者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除了領頭的青衫男子之外,其餘六人全都穿著統一樣式的灰衣,他們行動敏捷而迅速,並且全都攜帶著武器和大包小包。

這些武者跟衛長風一樣,也是沿著溪澗涉水而上,然後在他先前所站立的位置附近停下了腳步。

領頭的那名青衫男子朝著左右張望了兩下,眸光如電凜然生威!

當他的目光掃過來的時候,衛長風下意識地低下了頭,生怕自己暴露出來。

這絕對是名高手!

&

求推薦票!!! 雖然隔著數十步的距離,整個人隱藏在樹叢里,衛長風依然沒有任何安全感。

因為他知道很多強大的武者,能夠通過那怕是一絲一毫的氣機感應,察覺到對手的存在,進而提前準備防禦或者攻擊。

對方未必有這麼強,但是他卻不能不小心防備,在低頭避開對方目光的同時,立刻屏住了自己的呼吸,有意識地將緊繃的肌肉放鬆下來。

人一旦緊張起來,心跳就會加速加快。


Related Articles

但想了一會北楓還是問道:「那個兇手是什麼人?」

那個殺人犯玩味的眼神給北楓留下了很深的印...
Read more

「很好。」

蘇塵點點頭。貫通了十四道經脈。藍雨星的體...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