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個傻子的力道簡直大到驚人,他根本沒辦法掙脫,甚至連動彈都無法動彈。

「……打一頓,就好了……」繁星黑黢黢的眸子看著戚河。

黑白分明的眸子竟給人一種不敢直視的感覺,讓戚河心中升騰起一種莫名的危機感。尤其是他在聽見後面這句話的時候,臉都是綠的。

這個傻子很認真,是真的很認真的在想著要給他打一頓。

「你應該要做個好孩子。」繁星說道。

這樣她才能漲智商,從1,漲到2。

「我他媽做不做好人,關你什麼事!你他媽就是個傻子,自己都不知道做人,還管老子!」戚河心裡嘔血。

媽的,這個傻逼到底想幹什麼?

「他不聽話誒。」繁星對搜神號說道,語氣里似乎有種莫名的小開心,「我可以把他掰過來……」

【等等,你別打他!】搜神號竭力勸阻。

「為什麼?」繁星有些小遺憾。

【你忘了么?你的任務是好好呵護戰神大人,怎麼能打他呢?】

「哦。」語氣愈發遺憾了。

戚河分明已經瞧見這傻子揚起了拳頭,似乎想一拳砸在他臉上,結果騎在他身上發了片刻呆之後,也不知道想了些什麼。

這傻子竟然放下拳頭,開始摸書包。

從書包里摸出一隻彩筆之後,沖他特別猥瑣地嘿嘿笑了兩聲……

戚河心裡有不祥預感,「傻子,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你別亂來!」他從來沒覺得這麼憋屈過,覺得自己簡直像個不折不扣的小媳婦,在竭力抗拒著惡霸。

「草!雲繁星!你個傻逼!你放開我!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戚河感覺到水彩筆在臉上落下,他甚至不知道繁星在他臉上畫了啥。

他現在恨不得,掐死這個傻子!

「以後要乖乖的,知道嗎?要不然的話,下次……」繁星大佬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在戚河臉頰上輕輕拍了拍,想了許久之後,終於慢吞吞想出了下一句威脅的話,「下次,在你臉上畫兩隻。」

說完,從戚河身上爬起來。

背著小書包,慢悠悠回家。

戚河蹲在河邊,看到臉上的東西,他發誓,這輩子絕對跟雲繁星這個傻子不共戴天!

水彩筆,綠的。

圖案,烏龜。


大佬在戚河臉上,畫了一隻惟妙惟肖的綠色小烏龜,尤其是烏龜殼上的格子,畫得密密麻麻!

戚河洗了足足半個小時……

沒洗乾淨。 姨外婆家的柴房被燒得乾乾淨淨,老人家回來的時候,一把鼻涕一把淚,哭得不成樣子。

繁星沒將戚河放火的事情說出去,只是默默在村裡撿乾柴。

第二天戚河沒去學校,他昨天晚上用肥皂搓了一晚上的臉,臉上那隻綠烏龜的痕迹大部分都洗掉了,問題是還剩下點。

依稀能夠看得出來。

他要臉。

讀書讀尼瑪,他要頂著臉上的綠烏龜去讀書,臉往哪兒放?

他昨天放了那把火之後,晚上興奮得睡不著覺。覺得雲繁星那個傻子既然知道是他放的火,肯定會跟村裡人告狀。

來啊,讓他們來!

他現在就像只豁出去的豹子,就等著別人找上門來找麻煩,然後跟人家撕咬起來!

結果他一晚上沒睡,愣是沒等到來找麻煩的。

反而眼底一片烏青,第二天眼都睜不開。

草!

那個傻子,沒告狀?

不應該啊!

她為什麼不告狀?

戚河心裡躁得很,這個第一次幹了壞事的少年,迫不及待地想要向所有人宣告:看,老子就是個不成器的東西!我他媽沒藥救了!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有本事你來找老子麻煩啊!

他甚至躍躍欲試,想要露出兇狠的一面,讓所有人都怕他。

結果,他都已經做好準備了。

雲繁星沒告狀。

氣得戚河守在繁星放學的必經之路上,打算再狠狠地欺負那小傻子一次,給自己找回場子。

繁星嘴裡叼著一包一毛錢的汽水,烏泱泱的杏眼看著戚河,「找我,有事嗎?」

二狗說,要像呵護小花花一樣呵護他,所以不能打他,只能在他臉上畫小烏龜。

「你是不是沒有將我放火的事情,告訴那老不死的?」戚河問道。

繁星吸了吸汽水,搖搖頭,「沒有哇。」

為什麼要告狀?燒都已經燒了。

戚河冷笑:「怎麼,怕告狀之後,我會找你麻煩?呵呵,你個傻逼,你以為你不告狀,我就不會欺負你了?」他想不出繁星不告狀的理由,所以只能歸結於此。

大佬歪了歪頭,「所以你今天來,是來欺負我的嗎?」

戚河看著旁邊的小河,欺負這小傻子讓他莫名有種成就感。就彷彿被人欺凌壓抑的弱者,終於找到了更弱者,於是想要宣洩心中的魔鬼。

於是嚇唬著道,「你說,我要是將你扔進河裡,你會不會被淹死?」

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心中惡念滔天。

他是被戚家放逐到這鄉下的,已經沒有人在乎他,也沒有人要他了。禍害遺千年,反正他也人生無望,不如禍害一下別人!

結果手推了繁星一把,沒推動。

又推了一把。

大佬風雨不動,安如山。

連續推了兩下之後,繁星眨巴眨巴著眸子,圓乎乎的杏眼看著戚河,然後,在戚河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一把扣住了他的手。

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抓住戚河的手臂,來了個過肩摔。

直接將人甩進了河裡!

「砰!」

好傢夥,那水花,簡直紛飛四溢!


戚河被甩進水裡之後,砸得暈頭轉向,整個人跟秤砣似的直接往水底沉。戚河一連嗆了好幾口水,像旱鴨子一樣撲騰著,他不會水。

嗆水之後,戚河反倒腦子清醒了點。

他剛才……竟然鬼使神差地墮落到想殺人的地步。

「救……救命……」戚河撲騰著,水邊只有一個雲繁星,他不覺得一個傻子能下水救他。

戚河在那一瞬間,心裡是絕望的。

結果在他最絕望的時候,繁星慢吞吞地脫下鞋子和衣服,跳下水又將他給撈了上來。

小姑娘穿著少女胸衣和小兔子短褲,看上去挺軟萌的,但是你看她……

單手將戚河扛在肩膀上,然後將人放在草地上的霸氣姿勢。

誰還萌得起來?

「你以後,不要總想著幹壞事,當壞人。」繁星坐在戚河肚子上,有些苦惱地說道。

戚河:「…嘔……」草!

他剛才嗆水啊!嗆了一肚子水,好像還吃了兩條小魚苗下去。

雲繁星這個傻子,一屁股坐他肚子上,坐得他不斷往外吐水,還吐出兩條活蹦亂跳的小鯽魚。

「關你屁事!」戚河咬牙切齒,一字一頓。雲繁星一個傻子,她究竟是哪裡來這麼大力氣?

「你這是不答應嗎?」繁星問道。

「我他媽……」

戚河還沒來得及放狠話,他整個人就以拋物線的弧度,再度掉進河裡,繼續拚命撲騰著。

搜神號簡直都驚呆了啊!

還有這種操作?

說好的要將戰神大人像小花花一樣呵護呢?你們家小花花,能經得起這麼殘暴的呵護?


搜神號急得團團轉,但是它什麼都做不了。

只能眼睜睜看著,繁星將戚河撈起來,然後一言不合將人扔進河裡,再撈起來……

如此循環往複四次。

等戚河第四次從河裡被撈起來,他整個人只能癱在草地上,宛如一條鹹魚。

「以後可以乖乖的,不要總想著幹壞事了嗎?」

戚河抿唇,他現在什麼都不想說,也什麼都說不出來。

但是經過大佬這麼一番慘無人道的打擊之後,原本信心滿滿要墮落到底的戚河,現在身心俱疲。

甚至滿心都是挫敗感。


他竟然,連個傻子都打不贏! 「你很好,不應該自暴自棄。你比我聰明這麼多,好好學習,以後會過得很好的。我可以,好好呵護你。」繁星慢吞吞地重複著二狗教她的話,二狗教一句,她複述一句。

搜神號心裡簡直暴風式哭泣。

它能怎麼樣啊?

它很絕望啊!

戚河心中一陣感動。

他好像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聽過別人給他的鼓勵。他真的,很好么?真的不該自暴自棄么?他還能有以後,有將來么?

這種感動沒維持多久。

因為繁星又默默從旁邊的書包里,摸出了一隻綠色的水彩筆……

大佬在戚河臉上畫了兩隻綠色的小烏龜,順便還拍了拍他的臉,「這是你第二次犯錯,所以給你畫兩隻。」

我曰尼瑪!

戚河為了洗掉之前那隻烏龜的痕迹,臉都差點搓腫,結果這一次給他畫兩隻,他肺都快氣炸了!

但是看清楚繁星之後,少年迅速臉紅。

開始是一絲可疑的紅暈,然後迅速病毒式蔓延至整張臉,再然後脖子根以上全都是一片血紅。

她她她……她剛才去水裡撈他的時候,把外衣都扔在旁邊了。

「傻子,你……你把衣服穿上!」戚河難得的說話有些磕巴。

等繁星將衣服套在身上后,戚河力氣恢復了些,兩個人一起走在路上。

大佬不是個話多的人,從書包里摸出一隻麵粉小雞腿來,邊走邊吃。

等兩個人快要分道揚鑣的時候,繁星慢吞吞地對戚河說了一句,「要加油,不要變壞。」我會好好呵護你的。


戚河心中動了動。

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就好像你一直走在懸崖邊上,自暴自棄地想要跳下去,卻有個人向你伸出了一隻手。

*

自從那次之後,戚河每次上課總下意識地偏頭去看雲繁星那傻子。

他們倆也算是同病相憐,都不太受人待見。

他是因為平時上課不聽講,是個名副其實的壞學生。而雲繁星則是因為,先天智商低,受人歧視。




Related Articles

「原來你是這種人啊」

「的確」 他的聲音變得高揚 「父母嘗試的...
Read more

正是張小胖,周翎,曹銘等師兄弟,

此刻,這幾人知道,陸離極有可能已經被那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