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很快,這念頭就被她否定了,因為,她想起了昨晚他跟自己說過的那句話,他說了,看在兩個孩子的份上。

所以,他現在這樣安排,也不排除是同樣的理由。

再說了,洛瑜的催眠術,怎麼可能失敗?

溫栩栩在酒店了吃完了早點,出來時,已經快十點了。

「你們看新聞了嗎?霍氏總裁被爆出精神出了問題,昨晚把他未婚妻都給殺了!」

「不是吧!」

就當溫栩栩從酒店出來,站在街邊準備打車的時候,忽然兩個從她身旁經過的女孩,一邊拿着手機,一邊議論了一句。

她們在說什麼?

霍氏總裁殺未婚妻?

溫栩栩一個激靈,立刻連車都不攔了,轉身就朝着兩個女兒追了過去:「你們剛才在說什麼?誰殺人了?」

「霍氏集團總裁啊?你……你沒有看新聞嗎?現在手機里都屠版了啊。」

那兩個女孩突然被人拉住,嚇了一大跳。

還好,她們最後看清楚也是一個年輕女孩后,便把她們的手機對着溫栩栩給她看了一眼。

溫栩栩睜大了雙眼。

幾乎是一瞬間,她在看到那手機屏幕上幾個大黑字體「霍氏總裁疑似精神出問題」的字樣后,她臉上的血色就消失得乾乾淨淨。

這不可能,怎麼突然會爆出這樣的新聞?

溫栩栩驚慌不已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隨後在那點開趕緊看了起來。

結果,讓她如墜冰窖的是,這網頁打開后,微博上真的這件事已經屠版了,熱搜直接爆掉,鋪天蓋地都是關於這個男人疑似出精神問題的話題。

為什麼會這樣?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昨晚他們分開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嗎?

溫栩栩連手機都握不住了,哆嗦著點開了最首頁那條評論已經高達幾十萬的微博,她看到了一個視頻。

而這視頻,真的是在淺水灣偷拍到的。

只看到不太清晰的畫面里,燈火通明的別墅中,一個身形十分熟悉的男人,正倒拖着一個女人在客廳里走着。

「啊——」

女人凄厲的慘叫聲,像極了西方那部有名的血腥恐怖片。

溫栩栩閉上了雙眼,一剎那的脫力,手機「啪」的一聲從她掌心裏掉下去了。

「姑娘,你沒事吧?你手機掉啦。」

恰好這個時候有個阿姨從旁邊經過,看到她這副連站都站不穩的樣子,裏面過來關心的問。

溫栩栩:「……」

她怎麼會沒事呢?

她雖然現在已經跟他沒關係了,但是,有些東西是已經刻到她骨子裏去了,不是她說想要置身事外,就可置身事外的。

溫栩栩撿起了手機,跌跌撞撞攔下一輛車,就往淺水灣去了。[] 「看我不把你的本體給打爆!」燕青白雷狼怒吼一聲,隨後與那靈海道人瘋狂廝殺起來。

由於如今法寶已然現世,他們再無顧忌,全身的法力修為盡皆爆發開來,周圍數百萬里的大山全部被打的灰飛煙滅,化為齏粉。

「嗡!」

驟然間,一道蒼天巨手自虛空之上,朝着湖泊中央的寶物抓去,轉瞬之間便以攜帶着那寶物消失不見。

由於一切發生得太快,正在廝殺的燕青白雷狼和靈海道人根本還未反應過來,而待他們察覺之時,寶物已然消失不見。

「可惡!」

兩人見狀,紛紛仰天怒吼一聲,隨後皆是停下對對方的攻擊,恐怖的法力修為席捲開來,朝着天空之上的蒼天巨手轟去。

「唰!」

然而此時虛空之上,陡然出現一片真火之海,只見那真火之海匯聚成真火之龍,夾雜着強大的氣息轟了下去。

陡然間!

周圍數百萬里的溫度瘋狂上升著,此刻的真火之龍蘊含的恐怖力量,遠不是之前能夠比擬的。

即便是修為境界達到太乙金仙巔峰境界的靈海道人和燕青白雷狼,同樣不敢直面那真火之龍,只能以法寶之力抵擋。

雖說靈海道人和燕京白雷狼將那真火之龍抵擋住了,可他們後方的修道者卻慘烈無比。

他們的境界遠遠比不上燕青白雷狼他們,因此在那恐怖的真火之龍之下,她們直接被焚燒至灰燼。

……

此刻,距離那湖泊有數千萬里的虛空之上,一道倩影緩緩地站在彩雲之中,烏黑的長發緩緩披落自香肩,眼眸之中蘊含着大道紋路。

而她便是十二祖巫之中的後土。

她的目光落在那湖泊的方向上,不由得眉頭一挑,「這隻狼妖不簡單啊,居然以真火之龍滅殺數千位仙靈,雖然境界只有太乙金身的中期,可他的法力卻異常渾厚!」

「這感覺……足以比擬太乙金仙的後期法力!」

「還有他手中的法寶,定然是非凡的至寶,我很是好奇,招惹到兩個太乙金仙巔峰境界的修道者,你要如何躲避他們的追殺呢?」

……

「嗡!」

漫天真火瀰漫在一望無垠的山脈之中,即便是靈氣濃郁的靈水之河也在瞬間被蒸干,打的在那真火的灼燒之下,更是出現道道裂痕。

焚天羽扇,一扇滅殺天地萬物。

蕭峰側躺在虛空之上的彩雲,左手拿着梵天羽扇,右手的是拿着那個拳頭大小的鐘。

隨後他拂袖一揮,將鍾型寶物收入儲藏空間之中。

「可惡,居然是你!」

看着漫天瀰漫的火海,靈海道人勃然大怒,龐大無比的本體,看向蕭峰的眼神中充滿了陰沉。

當看到火海的那一刻,他心中終於明悟了,他本就疑惑,原本一向聽從他號令的散仙又怎麼可能擅自動手,而且實力還如此強大,僅僅一擊就差點將天庭的妖族修道者全部覆滅。

沒想到居然是蕭峰動的手腳,正是他一擊之下,挑起雙方的怒火,才讓他與燕青白雷狼瘋狂廝殺,最後趁機將那寶物收走。

可以說,蕭峰將散仙和妖族全部算計了。

「嗡!」

剎那間,靈海道人和燕青白雷狼腳步一頓,洶湧澎湃的法力席捲而出,連虛空都為之震蕩起來,與此同時眼神冰冷的看着虛空之上的蕭峰。

他們不約而同的想要聯手先將蕭峰擊殺,然後再各自爭奪寶物。

「我還以為是何方神聖,原來不過是一個太乙金仙的中期小廢物而已,速速把寶物留下來,今日還可留你全屍,否則本座定要你魂飛魄散,永世不入輪迴!」燕青白雷狼眼神冰冷的說道。

「不錯!不留下寶物本座定要將你抽筋剝骨,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靈海道人同樣出言威脅。

雖說蕭峰是太乙金仙的中期境界,但燕青白雷狼兩人並未小瞧蕭峰,畢竟蕭峰所持有的法寶威力實在過於強大,稍有不慎都有可能會受到重創。

「不要講那麼多廢話了,要打就趕緊打,否則我得去下一個地方了!」蕭峰見狀,則是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這些反派的話怎麼這麼多?

「可惡!」

「看本座不打死你!」

燕青白雷狼兩人聞言頓時勃然大怒,洶湧澎湃的法力瀰漫開來,與此同時更是使用出各自的本命法寶。

靈海道人的本命法寶則是一根通體晶瑩的青竹,浮現於虛空之上時化為萬丈巨棍,釋放出絲絲紅霞,朝着蕭峰轟過去。

燕青白雷狼的法寶則是一個通體白色的獠牙,在其注入法力之後,頓時膨脹為萬丈大小,夾雜着吞天奪地的威力,朝着蕭風刺了過去,就要將其肉身給刺穿。

他們法寶的品質皆為後天靈寶,蘊含着無比強大的威力。

反光明域,縱使面對燕青白雷狼兩人的夾擊,眼眸之中依舊是雲淡風輕,只見他眼神一凝,體內那雄厚無比的法力席捲開來,隨後手中的焚天羽扇(仿)猛然揮了幾下。

陡然間,虛空之上瀰漫起真火之海,周圍的虛空在那無比炙熱的溫度之下都略微扭曲起來。與此同時,狂風驟起,那由真火之海匯聚而成的真火之龍攻勢更加兇猛了。

那真火之龍張牙舞爪之間瀰漫着恐怖的氣息,彷彿要將整個天地給吞噬,而那萬丈紅霞跟通體白色的獠牙皆被真火之龍吞噬殆盡。

反觀蕭峰,自身沒有半分損傷。

燕青白雷狼兩人見狀則是眼神微變,隨後掐動法訣,打算以秘法神通攻擊蕭峰。

然後就想不到這些威力強大的秘法神通依舊被那真火之龍一口吞下,一時之間,強悍無比的法力到處肆虐著,天地之間的虛空為之扭曲不斷。

雖說蕭峰的境界只有太乙金仙的東西,不過由於他手中的焚天羽扇(仿)乃品質達到先天靈寶的至寶,威力無窮,能夠輕易抵擋燕青白雷狼兩人的攻擊。

但蕭峰若想滅殺燕青白雷狼和靈海道人,同樣不易。 第1155章

而,就在慕安安準備離開時,周夢蘭突然喊了她一聲,「安安。」

慕安安回頭。

周夢蘭說,「安安,郭醫生讓你到辦公室去找她一下。」

「好,我知道了,謝謝。」慕安安回應。

正打算走,發現周夢蘭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樣。

慕安安詢問,「還有什麼事嗎?」

「那個,小珍那邊……」周夢蘭剛開口,便覺得話不是特別合適,隨即搖搖頭。

正打算離開,但又猶豫。

最後周夢蘭像是鼓足了勇氣一般,回頭面對慕安安說,「安安,我知道我說不合適,但我真覺得你這人……有點狠了。」

周夢蘭說完,並未給慕安安回應的機會,直接轉身離開。

慕安安停留在原地。

她看著周夢蘭離開的背影,隨後又朝周圍的人看了看。

他們看著她的眼神,很多是跟周夢蘭差不多的。

有不滿、埋怨、不理解。

甚至還有一種恐懼的眼神。

以前慕安安名聲不好的時候,這些人看她的那種嘲諷,針對全都消失。

Related Articles

呵……

現在看來,都沒人家暗線培養的多。 最佳女...
Read more

劉璋以為麾下諸將,是和劉備手下在比試武藝,毫不在意,看的津津有味。

劉備自己就是用劍高手,看了一會以後,已經...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