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說明了這些袍哥的厲害之處。

都不是白給的。

這位張海天自稱袍哥,看來還真是個人物,韓立琢磨是得見見,沒準也是來送禮的,就說:“行,我見見。”

“嗯。”

魏特琳去叫了。

這般沒多時。

一個穿着黑布短褂,誇大褲子,踩着一雙布鞋,腰間一條粗寬的金腰帶的人走了進來,尤其是腰帶格外刺眼,和拳王的拳王腰帶差不多了,個頭不高,一米六五左右。

是個矮胖子。


身後帶着一票人馬,二十來個。

留着圓寸的頭型,大大咧咧的一看就是後世黑社會的祖宗。

此時進入房間,一雙大大的眼睛看着韓立,就一口川蜀方言,拱手問了,“您就是韓長官。”

“對,我就是韓立!”

韓立對於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略顯意外,長的可以其貌不揚,不怎麼起眼。此時他坐着,幾乎就和這個張海天一邊高了。

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自然可以和杜月笙一併提起,就說明不差。

這時他卻突然“撲通!”單膝跪地,雙手抱拳,認真說道:“韓將軍,川蜀張海天,特意來投靠將軍,請將軍帶着我們這幫出蜀兄弟,一起抗日,殺小日本,別無他求,願意用我們的命,殺來犯之敵。”

韓立哈哈大笑,明白了,“國府專員,杜月笙,唐生智他們都是來送禮的,不是吃的就是喝的,看這架勢,你是準備把自己送給我了,是嗎?”

張海天立刻點頭,“將軍說的對,送其他的,怕您看不上,把我和我這幫小兄弟的小命交給你,纔是最好的禮物。我們兄弟本想一起去上海的,結果走到一半,沒趕上,這不嘛,就琢磨來南京,結果南京失手了,我們哥們準備在外圍和日本鬼子幹,結果就聽說了您的大名,我們商量好了,投奔您,和您幹,您可一定要收下我們啊。”

他還說,“我們這行講究投名狀,您隨便吩咐,只要我能完成,我一定把這投名狀給您奉上。”

“投名狀?!”

韓立想了想道:“我看的出你的抗日決心,這樣我也不要你的投名狀了,你呢,如果真想跟着我,我正好有一件事交給你,你整編整編你的弟兄,還有你能聯合的其他土匪,能聯合多少就聯合多少,這裏面的人不允許有強健婦女,欺負中國人的,其他的都好說,然後在來找我,怎樣?!”

“這是什麼意思!?”

張海天沒弄明白。

他這次來,可以說是慷慨激昂,想做烈士,想死的,就算讓他去刺殺日本高官也在所不惜。

爲國拋頭顱灑熱血,不只是十萬青年十萬兵,他這樣的也能幹。

結果弄了一出這個,有些不明白。

韓立哈哈一笑,“你就說你能不能辦成這件事吧,今天來見我的人中,土匪、強盜,佔山爲王的可不少,他們我都沒收,唯有你,我看的出是真抗日,也聽說過你的一些名氣,就讓你去收編他們,你如果有這個能力,我就給你的名號,你如果沒有,那就算了,我在另找其他人。”

“我當然有,我張海天別的不行,在這周邊三山五脈的朋友我多了去了,都得給我面子,別說收編他們了,讓他們跟我去死,都問題不大。”

張海天哈哈一笑,自信心十足。

韓立甚是欣慰,“那就好。”

這時張海天的手下人還說呢,“海哥,這是韓將軍想看看咱們的實力,看看咱們能有多少弟兄,能拉來多少人馬,也就是說,給您分配了任務,讓你去招兵買馬呢,其他的事,暫時用不找你,對吧。”

“對。”

韓立點頭,“現在南京城將迎來大戰,不是匹夫之勇能夠爲之,到時必然炮火漫天,飛機大炮齊上陣,讓你們幫忙,就是讓你們送死,所以不能帶上你們,但抗日之事,不是一年兩年就能解決的,所以你如果想幫我,就幫我拉幫兄弟,到時再日軍外圍破壞破壞他們的補給,破壞破壞他們的行動,保護保住周圍的百姓,配合配合我的熊東,就行了,其他的到時咱們在說。”

張海天明白了,咬牙道:“韓將軍,你放心,只要讓我跟着你幹,怎麼都行,韓將軍,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這件事我必然辦妥,到時再來見你。”

起身拱手。

二話不說,就走了。

是個有血性的人,是個有擔當的人。

韓立哈哈一笑,對這個黑矮胖子張海天的印象倒是還不錯,如果真能在召集一片這樣的人馬爲自己所用,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抗日之事,軍民一心,要利用能利用的一切。

韓立現在的勢力看起來不錯,消滅了日軍五萬大軍,其實不然,經不起消耗戰,而且,此時的華北,東北都被日軍佔領,那裏的日軍何止二十萬!還有周圍的蘇州,杭州,揚州等魚米之鄉,也在遭受日軍屠戮。

自己想去幫忙也不太好辦。

而且按照歷史的進展,南京城淪陷後,形成連鎖反應,濟南、徐州也會淪陷,到時大半個中國就都淪落在日軍之手。

日軍的鐵蹄向着西路進發。

民族在那一刻,便到了爲亡之際。

韓立必須擁有多多的人馬,大量的人脈才行,到時纔可以和日軍真正的大規模多方位多角度的開戰,才能獲勝。

所以這些人都是要團結的,韓立心裏很清楚。

至於此時。


韓立看向了魏特琳,接着問道:“華小姐,還有人嗎?如果有的話,我接着見,不管是上面來路,不管是什麼我都見。”

“有呢。”

魏特琳連忙說道:“這裏是德國租界,所以德國大使館的人也想見見你,看樣子日軍那邊也和他們聯繫了,你得做個準備,對了,還有很多的逃兵,也想投靠您呢,我看人數,接近三五千人以上了,反正還有很多人呢,在外面一直不走,等着見你呢。”

韓立哈哈大笑道:“行,我見,我都見。”揉了揉臉,抗住睡意,繼續見人。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我的便宜女婿

兩人依偎在一起說了一天,直到第二天的早晨。葉清揚遵循艾夢兒的意見也沒有急着下手,反正艾夢兒永遠都會愛着自己,時間只是一點點的問題而已。葉清揚的龍陽大法能夠讓他的心態平穩,沒有任何問題。

在乎的不是一個人的性,而不是對那個人的愛的程度。葉清揚是有了感情就不能隨意揮灑的男人,他知道該如何保管一份感情的真諦。不在自己想要索取對方卻不想的時候鬧出自己的不樂意。那不是一世而是一時。而葉清揚要保證的就是跟每個女孩的永遠。

近三年的時間,兩人有說不完的話。只靠一張張的書信也不能全部連接在一起。葉清揚將自己每次寄來的信都讀了一遍,艾夢兒開心的笑着,葉清揚就在自己的眼前而不是一張紙片傳達的相思之情。

兩人親親我我,說着故事說着日子,說着從前說着今日說着將來。


一夜過去,衆人聚在餐桌上談說風雲。

“清揚,這次打算在家裏待多長時間。”艾月生也就是艾夢兒的父親,大月國的國王說道。葉清揚趕快抹了抹嘴說道“嗯,這次在東南地域停留的時間比較長,在外面的時候看了不少好風光,不過想回來自己的家鄉也沒有好好看看,應該會有兩年以上的時間。”

兩年時間也不夠走完一個地域的。葉清揚在一年的時間裏只是粗略的走了走西南地域和從一條直線穿上了中東地域。而一個地域的名勝絕對不會少,西南地域公國六百,大公國更是上百個,一個小公國就有兩隻三個名勝,而一個公國是一個小公國的三四倍大小,可見地域是多麼的龐大了。

葉清揚的移動除了自己的深山歷練以外,多數是在城市之中找尋好地方的。城市有時候要比森林還要危險,各種各樣的誘惑以及各種利益的薰染,讓很多情況在這裏滋生。利益的糾結自然就會讓各自有着不同的損耗。

葉清揚就是在利益之中的一環。很多僱傭團都不能上山打獵,當鋪沒有好的經濟劃分。導致的是僱傭團的解散和容並,典當行的破產。受到葉清揚照顧的村民得到了更好的妖獸屍體來發展富強,典當行只是那麼幾家接觸葉清揚,讓典當行在同行業之中崛起變快,剩下的典當行也紛紛的破產。

利益的糾紛也使葉清揚只能侷限在一些區域。僱傭兵會無止境的騷擾葉清揚,典當行會在自己聯合的城市裏堵截葉清揚,用利益或是恐嚇來威脅葉清揚。葉清揚甚至在一些小城市中的賓館都會被撬開。

葉清揚厭煩至極,隨手殺了幾個倒黴蛋,還是有人來騷擾自己,自然葉清揚不能濫殺無辜只能到一些中高等的城市入住大型有保障的酒店。這樣子才讓那些的麻煩避免,葉清揚越走越覺得地域的侷限性,看過來也只有東南地域保險一些。

“好~東南地域不小,在掌握了這麼多地盤之後我才明白原來做一個安分守己的人是多麼的難。在東南地域最起碼你有很多的保障,而且這裏多數都是你的領地,你可以安心的休息。大月國的所有地方都爲你無條件的敞開。這是你的家~當然也別忘了我家夢兒。”艾月生說道。原本清秀的面容變得更加蒼老了一些,而多了一份成熟,下巴上留起了一撮黑色的鬍子,讓相貌本身英俊的他又多了一種成熟男人的感覺。

“爹~”艾夢兒扭捏的叫了一聲。衆人都是笑了起來,葉清揚也算是放下心來了。岳父大人和岳母大人都好對付,那麼自己也就放心了。要不然爲了利益勾心鬥角的葉清揚實在是不喜歡,至少自己這幾個岳父岳母大人都是不錯的。


“去見過曉月和秦風了麼?”艾月生切割着盤子裏的一塊牛肉,周圍沒有下人。艾家不喜歡下人的服侍用餐,總覺得是一種對下人的侮辱,自己吃飯也要向那些皇室一般爲自己做好了割好了再吃,好像是一個飯來張口的廢物一般。而下人們也樂得這樣子,整個屋子之中也就葉步美、艾夢兒和葉清揚還有艾月生夫妻倆。至於若水自然還沒有明確的身份,所以也就在另一邊的屋子和侍女護衛們一起吃早餐了。

“沒有,最近現在這裏陪一陪夢兒,過幾天再去找曉月和拜見秦伯父。”葉清揚說道。秦風自然是當時馬林梵多的秦家族長了,現在可以算得上一方巨擘了,和大月國一般都是落天賦的忠實盟友。

“嗯,早些去吧。要不曉月那丫頭知道了也會吃醋的,女孩子哪有一個不會吃醋的。雖然放心你,不過也是會有些意思嘛”艾夢兒的母親說道。也就是現在的皇后。艾月生和葉翔一樣,都是年輕的時候就有了愛情,自然也就這一個妻子。艾月生得到了大權以後也沒有變質,還是和以前一樣,寵愛艾夢兒的母親,和年輕的時候一樣。

“伯父伯母,我想帶着夢兒一起去行麼。回來也不容易,眼看着不到一個月就要和邪魔盟開戰,我想先看看曉月以後再去戰場。這樣子的話既不耽誤也能讓夢兒和曉月都開心一下,到處走一走玩一玩。”葉清揚說道。

“嗯,我看可以。月生,你說呢~”艾母問道,旁邊的艾月生也是微笑着點點頭說道“先去曉月那裏,要不然也等急了。秦家那邊也有不少名勝,帶着步美和夢兒、曉月一起看看。一路從秦家那面走回來,等到在大月國這裏逛完了估計也要開戰了。”艾月生說道。

兩個女孩欣喜的說着想去的地方。兩面都有不少名勝,很多都是和愛情有關的。這些自然是勾起了兩個女孩遊玩的心願。葉清揚微笑的吃着早餐,不時的跟艾月生討論一些家長裏短。這一個早餐下來也十分的和諧。

飯後,三個女人先是走了出去。盤子被叫來的侍女們收拾走,兩個男人面對面的坐着。中間鋪着一張地圖,地圖正是葉清揚預判的那張。對於大月國邊緣城市的事情,艾月生也是要關心的,雖然說整個局面的控制還是葉清揚,不過艾月生也會積極配合的。

看了半天,艾月生不住的點頭。葉清揚的線路和預判都和自己的幾個猜測吻合。作爲一國之君, 邪亦有道 。帶兵打仗雖然不用親自上,但是也是要對這些東西上心思的。

“這幾條路線我很贊同,清揚你的智慧卻是很好。是一個將才之料,即使你沒有這身本事也能做一個大公國的大將軍,或是一個大門派的策劃師。”艾月生用筆在葉清揚的路線旁邊畫上幾個點。

作爲大公國的國王智慧不會差,至少葉清揚現在還不敢說能夠比過艾月生。現在艾月生的皇者級別的實力再加上已經發展很好的智慧也算是一個天才級別的。幾個點都是葉清揚不下路線的周圍幾個叢林。

“你雖然佈置了埋伏,但是你想過麼。這裏是山路,周圍的叢林很高。你佈置的幾個點都是平坡一類的很容易被發現,而這幾個高坡就不容易了。”艾月生說道。

葉清揚點點頭說道“我想過了,各種魔法攻擊和附魔武器的攻擊我也想過,不過都不怎麼完美。還是穩中求勝比較好一點。”葉清揚說道。說的也沒有錯,山路進攻一直是一個難點,**一類的完全被偵查型的修煉者免疫,而出奇的攻擊作用也不算太大,也被葉清揚取消了。

“妖獸。”艾月生說道。葉清揚先是一愣,幾秒後一臉恍然大悟。直拍手叫好。

大月國之中月亮女神的光輝籠罩着,這讓一些妖獸都是得到了恩惠。這樣子的情況下,馴獸師急速加多。並且聽說大月國已經組成了一個團的馴獸師的組織。對於山林伏擊妖獸則是一個不二的選擇,能夠混入人羣使強者不能使用大範圍的攻擊,小攻擊也會被靈敏的妖獸在山路之中輕易的躲過去,這樣子只能耗費更多的人。

“艾伯父。我們能動用多少馴獸師。”葉清揚問道。

“這點我已經想好。我會給你帶去兩百名精英馴獸師。等級都不低,每個馴服十隻左右的三階的妖獸!”艾月生此話一出讓葉清揚一喜,兩千只的三階妖獸絕對是一個生力軍!最起碼在小山路中會消耗敵方等量的修煉者!

“還有二十隻六階妖獸!這是我們最大的力量了。”艾月生說道,葉清揚咬了咬牙也做出了決定。

“這些香料是高級貨。伯父你派人去大森林吧。我敢保證要比你派出來的消耗妖獸的數量兩倍以上的收穫!”葉清揚說道。一隻手抓着一個儲物袋子,交給了艾月生,另外又將一個小袋子交給了艾月生。

“這是高級香料!八階妖獸五隻!”葉清揚咬牙說道。艾月生震驚的看着葉清揚,心裏興奮的運轉着,自己這便宜女婿真的很便宜。 韓立一直在不間斷的見人,見過了德國大使館的武官,又見了許多潰兵代表,前前後後忙碌了大半夜,到了大概夜裏十二點才睡去。

但很多人基本都是沒有意義的,見了也是白見,比如德國大使館的武官,是來讓韓立他們趕緊離開金陵女大的,還說了很多難聽話。

韓立所幸沒去大理,直接趕走了。

當然也有一些很重要有用的。

比如國府專員陳方,這位蔣的心腹,大內總管。


辦事也很有效率,一大早就派人送來了十幾車的物資,昨晚答應的基本都拿來了,尤其是食物,一卡車一卡車的裝滿了,全是精品罐頭、餅乾一類的。

當然,杜月笙那邊也不含糊,同樣如此,運來十幾車,在加上其他一些人送來的,直接把整個金陵女大裝的滿滿的。

韓立看着,高興不已,他和李雲龍有約定,那就是李雲龍只須負責三天的伙食口糧,其他的就歸韓立管了。

他原本還未這件事發惱,準備好好想想辦法呢。

現在可好。

直接送上了門。

這回迎刃而解了。

“哈哈,太好了,各位,你們真是雪中送炭的及時雨啊,太好了。”

韓立連聲感謝,一一握手,還親自爬上了卡車,看着裏面各種罐頭,餅乾、大米,還有乾菜、鹹菜,足夠吃上一個來星期的了。

一切的陰雲一掃而光了,問題全部解決,“各位,我什麼都不說了,抗日功勞,有我們的一半,也有各位的一半。”

“韓將軍,過獎了。”

“韓將軍保衛南京城,祛除日寇,功在千秋啊,我們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不敢與您相提並論。”

“對,韓將軍,你是大英雄啊。”




Related Articles

「道具,我的!」

這兩個精神不正常的傢伙怒火狂瀾互相一瞪眼...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