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一想到自己曾經逼退寒玉閣弟子何軍,唐聚不得不多留個心眼。

知人知面不知心!

面對寶物,親兄弟都有可能翻臉,何況是剛剛認識的朋友?

只是,既然已經答應寒十六跟蕭雨荷兩人,唐聚不得不展開混沌山河圖,把體內強大靈力拚命灌注進去。

「嗡—–」

隨著一道巨響傳出,站在旁邊那幾位高手,還未看清楚唐聚手上那幅捲軸是什麼東西?一道強烈光芒照耀開來,一下子就把唐聚整個人包裹進去。

「快幫忙,大家一起攻擊!」

光芒之中響起唐聚焦急聲音,臉色微變的蕭雨荷,寒十六,何皆他們,紛紛出手攻擊眼前這個盒子。

「轟!」

果然,在混沌山河圖,還有眾人強大靈力轟擊之下,盒子上面禁制終於被他們強行破開。

「嗖!」

就在這時,意外發生了。

放在盒子下面那枚令牌,居然主動飛射出來,往門外跑去。

「快追!」

也不知誰先嚷叫一聲,一個個,皆是急匆匆往外面追去。

而此時,失去體內三分之一靈力的唐聚,臉色無比蒼白,一屁股跌坐在地。

蕭雨荷,寒十六,寒一,寒五,寒九,他們五人最先追出去。

何傑似乎是故意反應遲鈍一點,跟隨在他們後面,最後一個飛射出去。

看到他們六人皆去搶奪那枚黑色令牌,唐聚心裡一松,反而寬慰不少。

儘管他一直提高警惕,但此時此刻,算是他最虛弱時候,假如有人偷襲他,後果將不堪設想。

俗話說,想什麼,往往就會來什麼?

唐聚盤膝坐在地上,正想閉上雙眼休息片刻,讓自己虛弱身體適應下來,就在這一瞬間,他靈魂深處突然瘋狂顫動起來。

「不好!」

感覺外面有人偷襲自己,臉色劇變的唐聚,驚叫一聲,立即往旁邊滾去。

「砰!」

果然,從門外飛射進來一頭二階九品鼠妖,往自己剛才所坐地方撞擊過來。

若是平時,面對一頭二階九品鼠妖,唐聚倒是可以一戰,但現在,他體內靈力消耗太多,戰鬥力已經降到先天境七層之下。

而且,鼠妖最擅長速度,實力大跌的唐聚,要想逃離出去,根本就沒有一絲可能。

果然,唐聚剛剛躲過一劫,那頭二階九品鼠妖,身影一閃,已經消失不見。

但唐聚那傢伙,臉色卻一下子變得更加蒼白起來。

「啊!」

隨著一道慘叫聲傳出,唐聚被那隻鼠妖撞飛出去,狠狠砸到牆壁上,然後墜落在地,一團血霧噴出。

二階九品鼠妖一撞之下,可想而知,威力有多大?

幸虧唐聚體內那顆神奇混沌珠,在那隻鼠妖撞過來瞬間,彈跳出來化成一團光圈罩住唐聚,才沒有讓唐聚徹底失去戰鬥力。 —

–>

「尼瑪的!拼了——」

在這極度危險時刻,臉色一片死白的唐聚,怒喝一聲,展開混沌山河圖,再一次把體內靈力灌注到混沌山河圖裡面。

「嗖!」

想不到,看到唐聚要施展神器混沌山河圖,那頭二階九品鼠妖,居然非常有智慧,一閃就不見了。

「唉!」

看到那頭鼠妖逃走,唐聚輕嘆一聲,立刻停止灌注靈力。

這一次,他如果再消耗體內三分之一靈力,不但徹底失去戰鬥力,估計還有幾個月時間,才能夠徹底恢復過來,而且,還有可能留下後遺症。

因此,嚇跑那頭鼠妖之後,唐聚也是及時剎車,不敢亂來。

為了避免剛才那頭鼠妖再一次出現偷襲自己,唐聚稍微休息片刻,也就爬起來,走出屋外。

幽寒宮裡面妖獸,沒有去招惹它,都不會主動攻擊人類。


因此,剛才進來偷襲他那頭鼠妖,肯定來自於何傑他們六人。

唐聚剛剛幫他們一個大忙,蕭雨荷跟寒十六兩人,幾乎可以排除掉。

寒一,寒五,寒九,何傑,他們四人皆是可疑之人。

當然,剛才走在最後那位何傑,應該算是最可疑之人。

心裡無比憤怒的唐聚,一走出門外,就看到那枚黑色令牌,在半空中飛來射去。

很顯然,黑色令牌裡面器靈,不是受傷很重,就是被某位大能封印,所以逃跑速度一點都不快。

否則,偽神器器靈都能夠變幻為人,實力相當於神丹境尊者,誰能夠抓到它?

寒十六,寒一,寒五,寒九,蕭雨荷,何傑,他們六人因為互相爭搶,結果,那枚黑色令牌一直從他們手邊飛走,無人能夠真正抓住。

看到他們爭搶不休,臉色無比蒼白的唐聚,恨恨瞪他們一眼,也就盤膝坐下調養起來。

對他來說,那枚黑色令牌落入誰手裡,都無關緊要。

何況,剛剛遭到暗算偷襲,也不知出自誰手?心裡有氣的唐聚,自然是兩不相幫。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剛剛盤膝坐下,那枚黑色令牌居然主動朝他身邊飛射過來。

剛好,寒十六幾個師兄妹,被蕭雨荷跟何傑兩個攔截下來,一時之間無法追趕過來。

而且,最奇怪的是,那枚黑色令牌飛射過來之後,居然主動掉下去,落到唐聚膝蓋上面。

唐聚一怔,也就隨手拿起那枚黑色令牌。

這一下,寒十六他們四個,蕭雨荷跟何傑兩個,一起看傻眼了。

不過,蕭雨荷呆愣一下,立即快步走到唐聚面前,向他伸出雪白玉手,柔聲道:「小聚,把這枚令牌交給姐,好不好?」

雖然雙方已經約定,搶到令牌歸於蕭雨荷。

但眾目睽睽之下,蕭雨荷還是裝出跟唐聚商談樣子。

「老子對這枚令牌沒有興趣,你們雙方若想得到,必須告訴我,剛剛是誰放出鼠妖偷襲我?」

「沒有偷襲我一方,令牌就歸他所有!」

「如果你們幾個都不承認,那麼,這枚令牌就歸老子了!」

有點憤怒的唐聚,目光從何傑,寒一,寒五,寒九他們四人身上一一掃過,至於蕭雨荷跟寒十六兩人,他倒是沒有多大懷疑。

「什麼?」

「怎麼可能?誰這麼混蛋?」

聽到唐聚的話,寒十六跟蕭雨荷兩人,皆是臉色劇變,失聲驚叫起來。

不過,看到唐聚嘴角都是鮮血,她們倆不得不信,剛才確實有人偷放鼠妖去襲擊唐聚那小子。

這樣一來,她們倆皆懵了,搞不清狀況。

何傑身上藏有什麼妖獸?蕭雨荷根本就不清楚,至於寒家幾位弟子,她就更加陌生。

寒一,寒五,寒九三個,身上藏有什麼妖獸?寒十六倒是一清二楚,但他們三人身上根本就沒有鼠妖。

因此,寒十六一下子就把目光落到何傑身上,非常憤怒盤問道:「何傑,剛才是你偷放鼠妖襲擊小聚?」

想不到,寒十六直接把矛頭對準自己,一臉怒意的何傑,立即瞪眼回應道:「寒十六,你胡說什麼?明人不做暗事,老子才不幹那偷雞摸狗,暗箭傷人勾當!」

「就是,何傑是我們這邊人,他怎麼可能偷襲自己人?我感覺你們寒家幾位弟子最可疑?」

眉頭緊皺的蕭雨荷,幫何傑辯解一番,立即把矛頭對準寒家幾個弟子。

「蕭雨荷,你別血口噴人,我這幾位師兄,身上有什麼妖獸?我比誰都清楚?」


「大師兄,五師兄,九師兄,他們身上皆沒有鼠妖,若你們不相信,我可以叫他們把所收養寵獸放出來,讓你們瞧瞧,但是—–」

臉色冰冷刺骨的寒十六,怒氣沖沖瞪著蕭雨荷,停頓一下,才繼續說道:「為了表示清白,我們一方四人可以把寵獸放出來,讓小聚驗證一下,但你們兩個,是不是也該把寵獸放出來,互相驗證一下?」

「可以,這樣才顯得公平合理!」

聽完寒十六的話,蕭雨荷倒是非常乾脆,解下腰間養獸袋,輕輕一倒,一頭渾身火紅,二階九品朱雀,立即出現在眾人面前。

朱雀號稱「火鳳凰」,是一種吉祥聖獸,因為擁有火屬性靈力,戰鬥力更是威猛無比。

想不到,蕭雨荷居然擁有一頭如此珍貴,又如此強大寵獸,唐聚那小子瞟一眼,不禁倒抽一口氣。

二階九品朱雀,真正戰鬥力,絕對可以跟人類造化境一層高手相媲美。


蕭雨荷本身就擁有造化境一層戰鬥力,現在,再加上這麼一頭威力猛寵獸,確實令人刮目相看,一點都不敢小視。

當然,像蕭雨荷這種極其美麗女孩,擁有朱雀這種罕見坐騎,那更是惹人眼紅嫉妒。

蕭雨荷把自己所帶寵獸放出來,也就把目光落到何傑身上。

「哼,本公子本來不想暴露自己底牌,但現在,你們居然懷疑是我乾的?」

「好!為了證明本公子清白,就讓你們過把癮!」

臉色有點陰晴不定的何傑,遲疑一番,輕哼一聲,咬了咬牙,最終還是解下腰間養獸袋,把裡面妖獸倒出來。

「這是—–」

看到一頭渾身閃閃發光小金龍,盤踞成一團捲縮在地,寒十六眼瞳一縮,忍不住驚叫起來。

龍,算是最強大最珍貴妖族之一。

而金龍,更是龍族之中皇者,戰鬥力無比驚人。

整個東勝大陸,擁有金龍數量,估計都不會超過百頭。

眼前這條小金龍,雖然只是二階九品,但也絕不是何傑這小子能夠擁有?

從這可以看出,何傑那傢伙在寒玉閣,身份肯定是尊貴無比。

就是蕭雨荷那丫頭,看到何傑擁有一頭金龍寵獸,眼神都有點閃亮起來。

至於寒一,寒五,寒九三人,眼睛一下子都瞪直了。

尼瑪的!不愧是財大氣粗的寒玉閣,何傑這麼一位先天境高手,居然擁有金龍這種寵獸?這也太他媽氣人!

有點震驚的唐聚,盯著地上那頭閃閃發光金龍,臉色一變,心裡更是破口大罵起來。

接著,寒十六,還有她那三位師兄,一個個,都把身上養獸袋解下來,把裡面寵獸倒出來。

寒十六,擁有一頭渾身雪白亮麗的二階九品白虎,也算是一種極品靈獸,戰鬥力堪比普通造化境強者。

寒一,寒五,寒九,他們三人皆擁有一頭二階九品寵獸,只是品種不如蕭雨荷他們三個。

但唐聚那小子,已經看傻眼了。

你的情深,我的白首 ,他們所擁有寵獸,居然全是二階九品,這對唐聚打擊太大。

像這種寵獸,一般都交出魂印給主人保管,免得它們事後反悔背叛。

他們本來實力就非常強大,再擁有如此強大幫手,確實令人嫉妒羨慕。

他們六人所放出來寵獸,果然都沒有鼠妖。

但唐聚心裡,還是懷疑兩個人。

初戀算個鬼 ,他剛才臉色陰晴不定,似乎有點猶豫。

另外一個就是寒一,他剛才解下腰間養獸袋,眼角居然閃過一絲詭異笑容。

但事實擺在眼前,他們六人身上所帶養獸袋裡面,確實沒有強大鼠妖。

因此,檢查一遍之後,唐聚那傢伙,望著他們六人,都不知該說什麼好?也不知該把手上這枚令牌交給誰?

因為現在,他對眼前這兩幫人皆不信任。

不過,眉頭緊鎖的唐聚,沉思片刻,最終還是把手上那枚黑色令牌,拋給蕭雨荷,同時解釋道:「寒姐姐,對不起了!你那三位師兄都有點可疑,而我們這邊,就算何傑有點可疑,但蕭姐姐—-我相信她絕不可能做出害我之事,何況,剛才她還是第一個衝出去!」

「你—–」


Related Articles

安淺兮若有所思看著她,對於她的去留,她心裡有了計較。

「你們放開我姐姐。」一個小男孩突然竄出來...
Read more

人生總有無數次的抉擇,而每一次的抉擇,都會關乎到自己以後的命運。

倘若他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能力去救人,那...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