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也不簡單啊? 這一幕是震驚了不少人。

他們沒想到這個看起來這麼瘦弱的年輕人竟然力氣這麼大。

剩下的兩個人也不敢輕舉妄動。

他們緊張的看著薛維。

說到底他們不過是一個小混混,典型的欺軟怕硬。

如今遇到了一個硬茬子,他們想走還來不及,更不要說和薛維硬碰硬。

薛維倒是心裡有別的想法。

就該把七七帶過來。

現在的七七可是無比的通靈性,讓它幹嘛它就幹嘛,如果七七在這裡,薛維一定要讓七七咬這些人的屁股!

「還要微信嘛?實在想要的話,我把我的給你們,有什麼想說的和我說?」

薛維將自己的微信打開對著對方。

三個男人看著一副人畜無害的薛維,連忙爬起來逃走。

這個小子太恐怖了,尤其是這小子的力氣簡直太大了。

薛維聳聳肩。

一群混子。

「沒嚇著吧。」

薛維轉過身看著葉萱。

葉萱這小妞打開肉夾饃可謂吃的津津有味。

「有一點,不過在你後面挺安心的,不過他們也太慫了,竟然這樣就走了。」葉萱鼓著腮幫子。

薛維失聲一笑。

這小妞的腦子是怎麼構造的?

將肉夾饃吃完后,薛維和葉萱重新回到病房裡。

「你休息一會吧,現在也不早了。」薛維看著葉萱。

葉萱也沒客氣,直接躺在躺椅上將帽子摘下來。

那柔順的頭髮自然而下,尤其是那精緻的面龐簡直讓薛維怦然心動。

「那…我休息一會,有什麼事叫我。」葉萱揉著眼睛。

望著已經進入夢鄉的葉萱,薛維鬆了口氣。

現在主要還是自己父母的問題。

對了,薛維好像想到了什麼。

我不是葯神那裡絕對會有丹藥,如果在他那裡弄來兩個丹藥豈不是直接藥到病除?

這可比自己的針灸更加管用啊。

一想到這裡,薛維直接打開手機。

在群里找到了我不是葯神的頭像直接進入了聊天界面。

「葯神大大,請問在嗎?」薛維小心翼翼的發過去一個信息。

沒有幾秒鐘,我不是葯神便回復了信息。

「在,這位仙友有點陌生啊,看來在群里不怎麼經常冒泡。(狗頭)」

卧槽,我不是葯神竟然這麼潮流,還會用狗頭的表情包?

「啊哈哈,對葯神大大,我確實不怎麼冒泡,尤其是最近在閉關,請問葯神大大,您這裡有沒有一些治療性的丹藥,我想購買一點。(抱拳)」

說完這句話后,薛維心裡十分忐忑。

當初他僥倖和三界第一帥哥聊天能混過去,這個我不是葯神一看就是老油條啊!

千萬別被他發現了自己是凡人的事情。

幾秒鐘后,我不是葯神發來信息。

「治療性丹藥?這位仙友一看就是在閉關的時候出現問題了,我正好煉製了一種新型的丹藥,名為六轉歸元丹,只要吃了之後便可直接將自己的狀態恢復百分之八十,雖然沒有太上大神的九轉回魂丹效果逆天,不過效果也很棒了,現在搞特價,只需要五千陰德。(呲牙)(呲牙)」

我他媽的?!

五千陰德?

六轉歸元丹?

老子吃了這個丹藥能直接成仙嗎?如果能薛維絕對會買一個!

但是現在根本用不到啊!

「這個…葯神大大,這個藥效太強了,我買了並不是自己吃的,是給凡人吃的,您這裡有沒有藥效稍微弱一點的?不用太貴就可以。(抱拳)(抱拳)」薛維臉色已經無比糾結。

果然,我不是葯神說的話是真的讓薛維緊張了。

「給凡人吃的?這位仙友,你難道進入凡人界了?現在上面不是規定不得神官與凡人接觸嗎?(疑惑)(疑惑)」

藍海劉德華:「這….」

正在薛維糾結該怎麼回答的時候,我不是葯神又發來信息。

「仙友,我知道,不用解釋,閉關也想感受一下人間煙火,我懂,有的神官是需要與凡人接觸一下,想必仙友的官職應該便是,不過我這裡對凡人的仙丹還真的沒有,畢竟我從來沒有接觸過凡人,普通神仙接觸凡人的話會直接觸碰天道,引動天雷降落。」

我不是葯神在那裡自顧自的猜測著。

卧槽?

這麼嚴重,私自接觸凡人竟然會引動天雷降落?

「那葯神大大這裡沒有么?」

薛維有些嘆氣。

幾秒鐘后,

我不是葯神:「雖然沒有凡人用的,不過我這裡確實有一點等級低級的丹藥,回春丹,可以適當的恢復傷勢,這玩意在仙界基本上沒有人會用,你可以試試有沒有用,兩百陰德一顆。(狗頭)」

薛維眼睛一亮。

有就行!

實在不行我給稀釋一下。

這種神仙用的丹藥,哪怕是在低級的東西也不是凡人能用的。

兩百陰德,薛維一咬牙。

藍海劉德華:「葯神大大,給我五顆回春丹!(抱拳)」

說著,薛維轉過去一千陰德。

我不是葯神:「好的,稍等。」

很快,手機屏幕上出現一個界面。

「您獲得五顆回春丹。」

我不是葯神:「以後多多合作。」

我不是葯神也很喜歡和這種人做生意。

薛維此時簡直欲哭無淚。

自己好不容易攢的陰德現在只剩下了一千多一點!

太痛苦了。

不過好在有五顆回春丹,這對於薛維來說可就是救命的東西啊!

薛維找來一個紙杯,拿出一顆回春丹,小心翼翼的將回春丹掰開分成了四份。

等四分之一的回春丹在水裡融化后,薛維小心翼翼的喂到了父親嘴裡。

他現在還是怕這回春丹的藥效太猛。

喝了一半之後,薛維連忙又接了一杯水喂下去。

現在他必須將藥效全部稀釋一下。

果不其然,哪怕稀釋了很多倍之後,薛立山喝完之後臉色也變得紅潤無比。

甚至臉上的皺紋都少了很多,身體的活力比之前強了太多。

將剩下的藥水喂到了母親嘴裡。

把了一下脈后,兩個人的狀況正在飛速痊癒,甚至現在的藥效對於兩個人來說還是有點強。

好東西!

這絕對是好東西!

一千陰德沒有白花。。 這話一出,顧綰綰終於停止了瘋狂的大笑。

她嘲諷地看向巡場考試問:「道歉?我為什麼要道歉?她慕夏把我一家都毀了,她毀了我的人生,我卻要向她道歉?是你們瘋了還是我瘋了?」

巡場老師深深皺起眉:「看來你真的是瘋了!」

「對!」顧綰綰冷笑着承認:「我是瘋了,所以,你們不要惹一個瘋子!」

「顧綰綰,我勸你還是冷靜一點,老老實實跟當事人求得原諒,爭取私了。否則要是讓警方來處理的話,你會留下一輩子的檔案污點。」

「不可能!」顧綰綰雙眸冰冷地說:「讓我給慕夏那個賤人道歉?下輩子吧!」

她說着,在巡場老師沒反應過來直接,飛速朝陽台跑去,隨後一躍而下。

她已經想好了,這裏樓層並不高,她要是跳下去,最多也是重傷。

而只要在學校里受傷,學校就得承擔責任,說不定她還能借這個事,威脅校長強行把她收下。

考慮好了這一點,顧綰綰幾乎毫不猶豫地就跳了下去。

然而顧綰綰沒注意到的是,陽台外是一道綠化帶,而學校為了防止學生進入綠化帶踩壞綠化,所以架設了鐵柵欄。

顧綰綰一跳下去,正好跳在了鐵柵欄上,柵欄直接刺穿了她的身體。

劇痛之下,顧綰綰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只是死死瞪圓了眼睛,滿眼的不敢置信和不甘心。

鮮血順着她的臉龐流下,柵欄外響起路過的同學發出的一陣陣尖叫聲。

但她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了,睜大的瞳孔慢慢發散,最終眼底失去了最後一抹光。

她的人生,就此結束了。

慕夏接到顧綰綰的死訊的時候,人也是愣了好幾秒。

「你說……她死了?」

君嶸軒點點頭,道:「是跳樓。雖然樓層不高,但她運氣不好,正好摔在了樓下的鐵柵欄上。柵欄刺穿了她的身體,內臟全毀了,救護車來的時候,血幾乎已經流完了。這種情況不可能能救得回來的。」

慕夏點點頭,並沒有說話。

想當初,顧綰綰惹她的時候,她說過,惹她的人,頭七都不會遠。

結果一語成讖,顧綰綰還真的死了。

慕夏心裏頗有些唏噓。

「別多想了。」君嶸軒看着她的臉色勸說道:「不管是顧綰綰也好,還是整個顧家也罷,如果他們自己不做那些事,絕對不會淪落到今天家破人亡的地步。這一切都是他們咎由自取。與你無關。」

慕夏苦笑了下,道:「我看起來是那麼善良的人嗎?我不會因為顧綰綰的事,而把責任歸結到我自己身上。好了,別說她了,你們考的怎麼樣?」

君嶸軒鬆快了一下筋骨道:「今天狀態不錯,算是超常發揮。下午的面試,我能回答的也基本都回答了。剩下的就聽天由命。方躍似乎也考得不錯,估分挺高的。不過其他人……」

慕夏點點頭,她雖然給他們上課了,但天賦在那,短短几天時間,不可能因為她就直接突破自己的上限。」

很快,第二天到了,英倫大學這邊貼出了此次錄取的公示名單。 從車上下來,穿着一襲綠色西裝裙的林驚羲甚是矚目,早已聚在集團樓下的記者紛紛朝她湧來。

這些記者都是林驚羲特意請過來的,既然他林清鋒敢做,就要敢接受媒體的目光,赤裸裸地將他做的一切公佈出來,把林氏集團還給父親。

林驚羲在人群擁簇裏面不改色,將相機交到了其中一個眼熟的人手裏,就從他們之間穿梭出去。起初被林清鋒安插在門外抓王萊和林驚羲以防意外情況的小弟們,因為記者們的出現也都無法光明正大出現。

董事會才剛剛開始,林驚羲敲了兩下門,便大大方方地推開。

暴露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張並不熟悉,但也不算陌生的面孔。她氣焰不小,直直地朝着正在說話的林清鋒走來,嘴角的笑容似是在嘲諷他:抓不到我,很不甘心吧?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