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海洋一聽,笑道:「歐陽市長,我們超市都有鮮果專櫃,還有專門運輸鮮果的恆溫貨箱,對了,你們那裡有多少櫻桃?品質怎樣?」

歐陽志遠忙道:「任大哥,我們這裡,大約有二十萬斤近期成熟的櫻桃,品質極好。」

任海洋道:「我明天就派負責南州市連鎖店的經理管明去收購,呵呵,歐陽市長,在商言商,如果你們的櫻桃,品質好的話,我們敞開收購,在大城市的超市銷售,只要質量好,沒有什麼污染,價格好說。」

歐陽志遠一聽,連忙道:「呵呵,任大哥,太好了,謝謝您,我等管經理的好消息。」

任海洋笑道:「謝什麼?我到了南州,你要送我幾瓶玉春露。」

歐陽志遠笑道:「任大哥,沒問題,我給你準備好。」

任海洋笑道:「好,,就這樣定了。」

歐陽志遠掛上電話,看著趙長青道:「趙縣長,你們把成熟的櫻桃準備好,明天綠健集團南州連鎖店的經理來收購櫻桃,他們要品質好的,↘官↘場↘↘↘!—->.cwa無污染的,價格好說,你們要做好準備,二十萬斤的櫻桃,人家都要了。」

趙縣長和徐鎮長一聽,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好傢夥,二十萬斤的櫻桃都要了,真是想不到呀。

徐永大聲道:「歐陽書記,還是您有辦法,二十萬斤的櫻桃,終於有了銷路,太謝謝您了,歐陽書記。」

歐陽志遠道:「人和人之間,在於相處,徐鎮長,你們要和綠健的人搞好關係,要和他們做好長期合作的打算,他們的超市,所有的大城市都有,以後你們的山貨和山果,都可以和他們合作。」

徐永激動的大聲道:「歐陽書記,您放心吧,綠健集團,是您介紹來的,我們一定要好好地和他們相處,他們就是我們的財神呀。」

歐陽志遠笑道:「但也不要讓老百姓吃虧,老百姓就指著這點錢過日子呢。」

徐永點頭道:「好的,歐陽書記。」

王福超看著歐陽志遠,驚喜的道:「二十萬斤的櫻桃都要了?這……怎麼賣?我一天才賣十幾斤。」

徐永笑道:「老王,人家綠健集團在前國各地的大城市裡,都有連鎖店,他們收到先櫻桃,直接用恆溫車,運到連鎖店裡銷售,二十萬斤櫻桃,根本不夠人家賣的。」

王福超憨厚的笑道:「這麼厲害。」

解決了櫻桃銷售的問題,大家都很高興。

縣長趙長青向歐陽志遠詳細的彙報了明潭縣的工作。歐陽志遠發現,趙長青這人的思維敏銳,看問題能瞬間就抓住要點。

趙長青在整個縣裡推廣價值高的堅果類果樹的種植,這個思路就很準確。

歐陽志遠想起來,陳雨馨的紅太陽集團,可是種植綠色環保果樹和加工綠色天然果汁的集團,是不是讓紅太陽集團和明潭縣聯合起來?再上一批高科技的溫室大棚,讓明潭縣變成一個四季都出產鮮果的果樹縣?

現在,明潭縣的堅果類果樹,處在生長期,估計明年就可以掛果了,那些價值很高的堅果和高科技的溫室大棚,絕對能讓明潭縣,走在前進市的前列,甚至是,整個山南省的前列。

天不早了,歐陽志遠要連夜趕回南州。

藍雲一家人要送歐陽志遠。

藍雲低聲道:「歐陽書記,路上小心點。」

歐陽志遠看著藍雲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又看著王福超道:「王師傅,藍雲的眼睛能治好。」

歐陽志遠的話,嚇了王福超一跳,他看著歐陽志遠驚異的道:「歐陽書記,您……你說什麼?我女兒的眼睛能治好?」

歐陽志遠點點頭笑道:↘官↘場↘↘↘!—->.cwa「藍雲的眼睛,我能治。」

藍雲猛然聽到歐陽書記這樣說,她疑惑的瞪大眼睛。

王福超看著歐陽志遠道:「您……你怎麼知道能治?你是醫生?」

周玉海笑道:「老王,歐陽書記不會騙您,歐陽書記是醫生出身,很多的疑難雜症,歐陽書記都能治癒。他說能治好藍雲的眼睛,肯定能治好。」

旁邊正在疑惑的藍雲聽到這話,激動地一把抓住歐陽志遠的胳膊,哆嗦著嘴唇,大聲道:「歐陽……書記,您真的能治好我的眼睛?」

藍雲在小的時候,跟隨父母到山上採藥,滾了山崖,命是保住了,但摔破了頭,眼睛就看不到什麼了。

歐陽志遠給藍雲診過脈,知道藍雲眼睛看不到的原因。

藍雲摔破了頭,靠近視神經的地方有淤血,那個地方,是個死角,神經特別豐富,一般的人,不敢給做手術。那裡的淤血,一直沒有吸收,形成了一個囊腫,在壓迫視神經。

再說,王福超家很窮,沒有錢到大醫院去看,小醫院誰敢給做手術?

一個人的眼睛,突然瞎了,這種痛苦,是一般人都不能忍受的。藍雲受盡了折磨,她在夢裡,無數次夢到,自己能看到藍天白雲和飛翔的小鳥。每當她醒來的時候,心如刀絞一般,淚流滿面。

現在,聽歐陽書記說,能治好自己的眼睛,這讓她激動萬分。

藍雲的娘張翠菊更是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鎮長徐永和縣長趙長青一聽說歐陽書記能治好藍雲的眼睛,兩人都驚奇的看著歐陽志遠。

兩人都不知道,歐陽志遠有一身精湛的醫術。

歐陽志遠看著藍雲那渴望的眼神,心道,這一雙清澈如水的眼睛,要是能治癒,那該是多麼美麗呀,絕對美麗的讓人驚心動魄。

歐陽志遠道:「藍雲,你的眼睛,我能治好,我先開幾服中藥,你吃幾天,一個星期後,等藥力起了作用,我來給你扎針。」

藍雲大喜道:「好的,歐陽書記。」

歐陽志遠給藍雲開了藥方,遞給王福超道:「開三服藥,按照方子抓藥。」

王福超感動的眼睛都濕潤了,他接過藥方,嘴裡說不出話來。

夜色中,歐陽志遠和周玉海的越野車,開向南州。

到了南州,已經是後半夜了,兩人找了家酒店,住下了。


歐陽志遠開來到自己的房間,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的衣服。他知道,黃曉麗就在南州。

他拿出了電話,撥打著黃曉麗的電話。

黃曉麗明天早晨,要和省委組織部長孟凡武一起去湖西市。今天,她住在了南州大酒店。

昨天,黃曉麗拜訪了省委書記陳浩然,向陳浩然彙報了自己在前進市的工作情況和對湖西市的工作打算。

陳浩然之所以閃電一般的把黃曉麗調到湖西市擔任市長,他是不想讓別人把湖西市的桃子摘了。

湖西市經過歐陽志遠的治理,↘官↘場↘↘↘!—->.cwa湖西市的經濟,已經走上了高速發展的階段。

湖西市飛機場、海陽不凍港、新煤化工基地工業城的建設,讓很多精明有眼光的商家,看到了湖西市的強大的商機,都紛紛來湖西市投資建廠。

新煤化工基地工業城和經濟開發區在急劇膨脹。

不遠的將來,湖西市的經濟,一定會沖在山南省的前列,成為山南省經濟的排頭兵。

陳浩然知道,湖西市必須控制在自己的手裡,自己才能放心。

黃曉麗是龍海市市委書記周天鴻一手提拔起來的年輕官員,現在,周天鴻就要進入省政府的領導班子。而周天鴻能進入省政府,那是自己親自跑了一趟中組部的結果。

陳浩然擔任領導的作風,要比原省委書記蕭遠山還要強勢。他知道,只有把山南省每個市緊緊地抓在自己的手裡,山南省這艘航母,才能在自己的指揮下,乘風破浪的前進。

前進市的市長曲青山是省長江川河的人,曲青山控制著前進市,而前進市的經濟,拖了山南省的後退,只有讓歐陽志遠擔任前進市的市委書記,才能抗衡曲青山,讓前進市的經濟,發展起來。

當在省委常委會上,陳浩然提出來,讓歐陽志遠擔任前進市市委書記的時候,省長江川河第一個反對。


省長江川河的目的,是讓曲青山擔任前進市的市委書記。

陳浩然直接拍了桌子,狠狠的批評了曲青山在擔任前進市市長的任職中,前進市的經濟,停滯不前,一直在拖山南省的後退。

陳浩然的批評,抓住了江川河的要害,前進市的落後和貧窮,是所有省委省政府的領導都知道的。

陳浩然讓常委舉手表決,最終的接過,票數高過半數,順利通過。亅亅亅

∷更新快∷∷純文字∷ 第三十三章今晚怎麼干

黃曉麗睡得迷迷糊糊的,電話鈴那他驚醒了。***[****$百*度*搜***看*最*新*章*節****]**她一看號碼,是志遠的。黃曉麗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這個壞蛋,半夜三更的做夢吧?打什麼電話?

「志遠,你在那裡?」黃曉麗翻了個身,坐了起來。

歐陽志遠聽到了黃曉麗的聲音,他笑道:「我在南州,剛回來。」

黃曉麗笑道:「這麼快?我以為你不回來了,對前進市的感覺如何?」

歐陽志遠苦笑道:「比想象中還要差,我就不明白了,曲青山幹了這麼多年的市長,是怎麼乾的。」

黃曉麗笑道:「這次你去了前進市,打算怎麼干?」


歐陽志遠低聲笑道:「不提前進市了,那啥?你要問問我,今晚咱怎麼干?」

「呸!」黃曉麗的臉色一紅,心臟狂跳起來,不由的夾緊了雙腿,低聲道:「好好的睡你覺吧,小壞蛋。」

歐陽志遠聽到了黃曉麗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他笑道:「曉麗,我想你了,你在哪個酒店?」

黃曉麗一聽歐陽志遠想自己了,她感覺到,自己的身子開始發燙起來,心裡暖烘烘的。

還有個小壞蛋,在想自己呀。

「小壞蛋,你想幹嘛?」黃曉麗低聲道,她感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歐陽志遠笑嘻嘻的道:「我想……我想……幹嘛,曉麗姐,你知道的。」


黃曉麗感到自己的身子一軟,有個地方濕潤了。

黃曉麗低聲道:「南州大酒店四樓,五零八。」

任何一個女人,都需要愛,何況,黃曉麗是個受過嚴重傷害的女人。黃曉麗知道,自己這輩子,離不開這個讓自己刻骨銘心的小壞蛋了。如果不是他,自己早就和女兒一起死了。是這個小壞蛋給了自己和女兒第二次生命。

歐陽志遠低聲道:「我馬上到。」

歐陽志遠說完,走下樓,¥官¥場↘¥.是讓蕭眉的天信葯業來建廠,還是讓段正春的清靈藥業集團來山岩縣建廠?」

黃曉麗聽到志遠提到蕭眉,她看著歐陽志遠低聲道:「志遠,蕭眉的年齡不小了,你們什麼時候結婚?」

歐陽志遠道:「本來今年四月結婚的,顧老病逝,爺爺讓把婚期推遲。」

黃曉麗沉默了一下,低聲道:「你去了龍門縣?」

歐陽志遠道:「去了,這個縣要是再不治理,就完蛋了。」

黃曉麗道:「你是說,龍門縣的污染?」

歐陽志遠道:「污染極其嚴重,死了很多的老百姓,整個龍門縣被挖的千倉百孔,一片烏煙瘴氣,等到稀土挖完后,龍門縣就是一座死縣了,老百姓也會死的差不多了。」

黃曉麗道:「龍門縣的稀土提煉廠,很多的開發商,都是曲市長招商來的。」

歐陽志遠冷哼一聲道:「曲青山招商招來的,還有他哥哥曲青明,曲青明的光明稀土提煉廠,污染的極其嚴重,他工廠周圍的村莊,得癌症死了不少的老百姓,還有很多的老人孩子,得了大骨節病,雙手潰爛的很厲害,昨天,我把曲青明的廠子封了。」

「你封了曲青明的廠子?」黃曉麗驚異的看著歐陽志遠。

歐陽志遠道:「這種害人的劇毒工廠,不該封嗎?」

黃曉麗道:「該封,但你封了曲青明的工廠,就得罪了市長曲青山。」

歐陽志遠道:「得罪曲青山又如何?我不能看著,那些老百姓等死吧?更不能看著,龍門縣在幾年後,變成一個死縣吧。」

黃曉麗道:「龍門縣的龍門崮左邊發現大型的稀土礦,你知道吧?」

歐陽志遠道:「我知道,神曲集團的曲海洋和河上株式會社的人,準備聯合開發這個大型稀土礦。」

黃曉麗道:「要是這個稀土礦開始開採,就會污染整個龍門崮,龍門崮要是被污染了,龍門縣的旅遊徹底的完蛋了。」

歐陽志遠道:「稀土開採,能上設備,防止污染嗎?」

黃曉麗搖了搖頭道:「稀土開採和水泥廠一樣,你就是再上防塵和脫硫設備,都會產生污染,污染根本消除不了。」

歐陽志遠一聽,他沉思起來,低聲道:「要想恢復龍門縣的旅遊,就要停止龍門縣所有的稀土開採。」

黃曉麗搖了搖頭道:「這不可能,稀土的開採,在前進市的經濟中,佔有很大的份額,你要是停止稀土開採,市長曲青山絕對不會同意的。」

歐陽志遠道:「看來,我需要省委陳書記的支持。」

黃曉麗笑道:「任何事情,都不能心急,要慢慢地來,你明天回湖西嗎?」

歐陽志遠笑道:「明天咱們交接呀,我一會就走。」

黃曉麗瞪了一眼歐陽志遠,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志遠的腦門笑道:「這點時間還來這裡胡來,真是服了你了。」

黃曉麗的雪白的嬌軀,向前傾了一下,那飽滿雪白的xiong脯,擺動了一下,正好碰到了志遠的臉上,一股讓人心醉的清香,飄進了志遠的鼻子。

志遠的呼吸剎那間,再次急促起來,他一張嘴,含住了那可鮮紅的櫻桃。

「啊……」黃曉麗一聲驚呼,嬌軀一軟,一下子把志遠的臉,埋進了兩座山峰之中。

志遠一翻身,再次把黃曉麗壓在了身下。

「救命呀……」黃曉麗嫵媚的俏臉,散發著醉人的嫣紅,這嫣紅讓志遠再次瘋狂起來。

第二天早晨七點二十,歐陽志遠準時出現在湖西市政府辦公大樓前。

政府辦公大樓前,早就掛上了大紅標語,上面寫著:「熱烈歡迎孟部長、黃市長蒞臨湖西市。」

歐陽志遠深深的做了一個深呼吸,一種難以割捨的情愫,充滿著自己的心頭。

又要離開了,自己曾經戰鬥過的地方。

政府辦公室主任宋藝林和歐陽志遠的秘書葉青林早就在樓下等候歐陽志遠。他們知道,今天省委孟部長來送新市長黃曉麗來上任,歐陽市長要回來交接。



Related Articles

老乞丐頓時覺得很有道理,「也是啊,那你走吧。」

顧長寧沒有說話,只是眉頭略略動了動。看這...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