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獸的生命力極其旺盛,獨角黑熊也很快就恢復過來,被燒毀的毛髮重新生長出來,凶厲的眸子望向葬仙崖,透出了一絲忌憚,可想剛才肯定是吃了不小的大虧。

「諸位稍安勿躁,這些仙陣雖然厲害,但畢竟無人操控,只要尋出破解之法即可。」妖將首領突然開口說道。

聞聽此言,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一瞬間匯聚到了他的身上。

「你懂得陣法?」鳳凰天妖等人疑惑問道。

陣法之道博大精深,不僅僅需要天賦,還要悟性,更重要的是傳承。

很多達到仙境的生靈,擁有了永生不死的壽元,在自身修為難以突破的時候,便會轉而研究陣法,丹藥,煉器,但是窮盡數萬年乃至更久的歲月,很多仙境生靈都不得入門,即便是能夠掌握一些,也都是皮毛,難以精通。

歸根結底,最關鍵的就是缺乏傳承,天賦,悟性。

天賦適合修鍊,未必就適合陣法,適合陣法,未必適合煉丹,煉器。

葉楓本身可以說是無屬性的天賦,奪天造化功的出現,卻是讓他擁有了種種的可能,不論是傳承,天賦,還是悟性,他都一身兼備,絕對算是一個怪胎,異數。

「青水澤妖將是我們畢方妖界所有妖將中最精通陣法的。」另外三個妖將說道。

畢方妖界乃是一座存在無盡億萬年歲月的大世界,擁有的傳承遠非九陽世界可比,這妖將首領名為青水澤,本體是異種妖獸,在陣法方面頗有天賦和悟性。

仙陣之威,硬闖顯然很不現實,所有人也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這青水澤的身上。

只見中年儒士模樣的青水澤盤膝坐下,雙手化作殘影,打出各種玄妙的印訣,一道道光束從他的體內飛出,在半空中組合,化成一座光華閃爍的陣台。

葉楓眯眼望去,青水澤手中捏出的乃是陣訣,其中有一縷仙韻存在,顯然應該觀摩參悟過仙級陣法,所修陣法也應該是一種仙級傳承,這便是大世界的底蘊,各種傳承要比九陽世界完善的多。

但是仙級的陣訣,比起葉楓掌握的神域頂尖陣訣,還是差了不是一星半點,他估計這青水澤即便可以破解仙級陣法,也絕非一時半刻能夠做到的。

而且破解仙陣,稍有差錯,便會觸發恐怖的殺機,弄不好就是引火**,死無葬身之地。

許久之後,青水澤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望向眾人,道:「這座陣法是火系的攻擊陣法,需要諸位妖仙和仙獸助我一臂之力,才可破解。」

「這是自然。」鳳凰天妖等人點頭說道。

這青水澤雖是九階大妖,自身的陣法造詣,卻是絕對要比九陽世界的一些大宗師還要更勝一籌。

他將破解之法大概的說了一遍,要諸位妖仙合力攻擊陣法的一處節點,算是最簡單的破陣之法。

葉楓也能夠破解這座仙陣,但並不需要妖仙相助。

隨後在青水澤的引導下,以鳳凰天妖為首,七位妖仙一起動手,合力轟出了一個可讓一人通過的空間洞口。

「走!」

青水澤第一個沖了過去,破開的空間洞口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恢復著,其他眾人也都連忙以最快的速度通過。

仙陣同樣也有級別的劃分,共有六個等級,每一個等級,又劃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

妖王布下的陣法,應該是三級仙陣,按理說憑藉這些妖仙的實力即便找到了空間節點,也絕對無法破開。

但沐龍妖王畢竟殞落了八千多萬年了,無盡的歲月過去了,三級仙陣的威能已經削弱到了一級下品仙陣的程度,只能勉強算是仙陣,破解並不困難。

葉楓所遇到的最高等級陣法,當屬火陽絕地中心區域的大陣,達到了二級仙陣的檔次。

不過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越是通往葬仙崖的高處,陣法的檔次威力也會越來越高,葉楓估摸著,以青水澤的陣法造詣,絕對走不了多遠。

他給魔尊遞過去一個眼神,兩人都按耐住心情,等待著最佳的時機。

眾人剛剛穿行過第一座陣法,緊接著便落入了其他的陣法中,青水澤祭煉的陣台驀然分解,化作密密麻麻的無數道光束,然後又重新組合,形成了圓盤的形狀。

圓盤上烙印有各種圖形,只見他手捏陣訣,神色略微一松,道:「這是一座防禦陣法,並無太大的兇險。」

神色緊張的眾人聽到這句話,一個個心情略微放鬆了下來,萬一要是落入可怕的殺陣中,只怕除了鳳凰天妖之外,就算是妖仙和仙獸都未必能夠全身而退。

轟!轟!轟!……

就在這時,眾人腳下的地面猛烈的震動起來,大地龜裂開來,一股股濃郁的妖氣瀰漫幾個三丈多高的身影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三丈多高的身影,有著龍首人身,背後拖著一條龍尾,通體散發著土黃色的光暈。

「是土系的防禦陣法,這些人龍護衛都是陣法力量衍生出來的。」青水澤解釋說道。

「妖界的陣法倒也獨特之處。」葉楓饒有興趣的望著那些個人龍護衛,陣法力量衍生出守衛,相當於憑空多出了一些幫手戰力,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造化篇中的陣法傳承放在神域也是頂尖之最,但也不可能方方面面都闡述的過於詳盡,最起碼這種衍生出守衛的防禦大陣,造化篇內的陣法傳承中並無相關的記載。

這座土系防禦仙陣,乃是一級中品的檔次,陣法力量衍生出的人龍護衛擁有相當於人仙中期的實力。

人龍護衛並沒有靈智,只會遵循布陣者的意志,攻擊闖入陣法內部的生靈。

但是這些人龍護衛的身體都是土系力量凝聚而成,防禦力強橫,且攻擊力極強,再加上這片禁區內妖王龍威的壓制,同等修為的妖仙中期和仙獸中期,未必能夠打的過這些傢伙。

不過一行人中,鳳凰天妖乃是天仙級存在,還有一個妖仙後期,一個仙獸後期,對付這些人龍護衛,倒是不在話下。

一個中年男子模樣的妖仙走了出來,名為天允妖仙,有著妖仙後期的實力,只見他張口吐出一道光華,化作一柄巨刀,頃刻間血光閃爍,輕而易舉便能破開人龍護衛的防禦。

與此同時,一頭通體烏黑的虎妖沖了上去,乃是仙獸後期的存在,名為通幽冥虎,他們二人聯手之下,很快便將土系防禦陣法衍生出來的這些人龍護衛撕碎。

這些人龍護衛被打碎后,便會化作精純的土系能量融入到陣法中,緊接著又會有新的人龍護衛出現,始終保持著十幾個的數量,前仆後繼的朝著眾人殺來。

諸位妖仙都皺起了眉頭,明顯看出這座陣法衍生的人龍護衛幾乎是無窮無盡的,除非破解掉陣法,否則這樣下去,一旦修為耗盡,只怕眾人就要反過來被這些人龍護衛撕碎了。

青水澤不敢怠慢,盤膝坐下推衍這座土系陣法的破解之道,圓盤分解,光束重新組合,化成道圖。

葉楓發現,這青水澤祭煉的陣台頗有獨到之處,陣台是最初始的形態,變化成圓盤,道圖各種形態時,陣紋的排列就會發生改變,分別適合於不同類型的陣法。

圓盤狀態,陣紋組合排列傾向於攻伐類型的殺陣,道圖形態時,則傾向於防禦陣。 在青水澤破解這座防禦陣法的過程中,諸位妖仙以圓弧的陣型將他護在中央,十幾個人龍護衛不斷的衝殺過來,被眾人摧毀的人龍護衛起碼也有數十上百,但是對方的數量仍然沒有減少的趨勢,始終保持著十六個的數量。

片刻后,天允妖仙和通幽冥虎修為損耗的厲害,不得已只能退了回來,包括魔尊在內,還有另外三個妖仙連忙上前補位。

魔尊此刻的身份是狐族的紅玉妖仙,修為是妖仙中期,其他三人中,有兩人是妖仙中期,另外一人則是妖仙初期。

四人聯手之下,竟是傾盡全力也難以破開人龍護衛的防禦,短暫片刻,就被十六個人龍護衛衝散了阻擋,勢如破竹般朝著青水澤的所在奔行而來。

鳳凰天妖冷哼一聲,雙翅一震,金色的火焰鋪天蓋地席捲,十六個人龍護衛很快就在金色火焰的焚燒下化成了虛無。

「還沒找到破解之法嗎?」鳳凰天妖沉聲問道。

以他天妖級別的實力,完全可以憑藉蠻力強行破開這座仙陣,但是葬仙崖這裡的諸多陣法,大多是相互聯繫在一起的,以蠻力破陣,很可能牽一髮而動全身,到時候所有的仙陣都被觸動,可就是真正的大禍臨頭了。

「找到了!」

青水澤陡然睜開雙目,頭頂懸浮的道圖射出一道光華,照射在大陣內部的某一處虛空。

鳳凰天妖二話不說,口中吐出一道仙光,赫然是一件仙兵,大陣的空間瞬間就被撕裂。


葉楓注意到魔尊的眼皮跳動了兩下,應該是羨慕對方擁有仙兵。

說起來,魔尊身為上古時代的第一強者,修為達到天仙境,卻始終都沒弄到一件仙兵,的確對於他的實力發揮有很大的影響。

所有人都穿過鳳凰天妖開闢出來的空間通道,眼前的情景變幻,唯有刺目璀璨的金光匯聚成無數的劍氣,如雨一般,向著眾人淹沒而來。

「是殺陣!」

所有人頓時慌亂了起來,鳳凰天妖身上飛射出金色的仙光,催動出仙兵的力量,將藤妖王還有四個妖將護住。

但是其他的所有人,都都完全暴露在了仙陣的攻擊之下。

噗!

狼族的金紋妖仙被無數的金色劍氣洞穿了身體,劍氣蘊含的力量非常的恐怖,妖仙的不死之身也抵擋不住,頃刻就被絞碎成了血霧。

所有人都聽到了金紋妖仙發出的凄厲慘叫,肉身被摧毀后,他的仙靈遁出,像是一隻迷你的金色小狼,向著鳳凰天妖的所在飛馳過去,尋求庇護。

但是金色的劍氣太過於密集,金紋妖仙的仙靈很快就會撕碎了,一代妖仙,不死不滅,卻是葬身於地,屍骨無存,形神俱滅。

在這種時刻,葉楓也顧不上是否會暴露身份,陣台從體內飛出,定住這座仙級殺陣的一處陣紋運轉,無數金色劍氣鋪天蓋地落下,但是在臨近他身體的剎那,便突然消散。

魔尊也趕緊來到他的身側,兩人所處的小小方寸之地猶如一片凈土,不會受到殺陣凝聚的劍氣攻擊。


啊!啊!啊!……

一聲聲慘叫不絕於耳,除了被鳳凰天妖庇護的幾個人外,其他的諸位妖仙和仙獸,皆都未能倖免,全都被撕裂了肉身和仙靈。


鳳凰天妖瞪大了眼睛,這些妖仙和仙獸可是妖獸兩族的頂尖力量,此刻全都死在了這裡,如何與人族的勢力抗衡?

進入葬仙崖這片死亡禁區,一路上只能算是有驚無險,妖界過來的妖將信心十足,誰也沒有想到竟會有如此大的變故出現,一座仙級殺陣,便足足殞落了五個妖仙!

與此同時,他注意到了並未在仙陣攻擊下受到影響的葉楓和魔尊。

一個不過七階實力的狐族小輩,頭頂懸浮著一座陣台,還有那紅玉狐仙,這一刻卻是令他有種陌生的感覺。

「你不是紅玉狐仙,你到底是誰!」鳳凰天妖冷眼望來,金色火焰跳動的仙劍瀰漫浩瀚氣息,洶湧而來。

「翻臉嗎?」魔尊低聲向葉楓說道。

「還有的選擇嗎?既然都這樣了,翻臉就翻臉,誰怕誰!」葉楓不以為然道。

「那隻鳳凰老鳥有仙兵……」

在這種情況下,魔尊似乎不想跟鳳凰天妖在這裡大打出手。

葉楓二話不說,從乾坤袋裡取出一隻青銅鐘,道:「這寶貝兒先借給你,到時候記得還給我!」

上古魔尊伸手接過,老眼中精光四射,就差流口水了。

「這是……仙兵?你小子哪裡弄來的!?」窮盡千萬年歲月他都沒能弄到一件仙兵,但是葉楓卻不過是個修鍊沒幾年的小輩,居然隨手就拿出一件來,實在是讓他難以鎮定。


「火陽絕地裡面弄來的,你負責保護我的小命,我來破陣!」葉楓說道。

上古魔尊摸著手裡的青銅仙鍾,道:「有仙兵在手,鳳凰老鳥算個蛋!」

說話間,魔尊身上的氣息變化,解除了觀想天玄變,從老嫗模樣,變回了獨臂老人的糟蹋形象。

「鳳凰老鳥,可還認得你家爺爺?」魔尊將青銅仙鍾祭起,鋪天蓋地的金色劍雨皆被阻擋在外,無法突破仙鐘的防禦。

這件青銅仙鍾,乃是軒轅龍祭煉的中品仙兵,在火陽絕地鎮壓封印祝應龍的仙靈數千萬年,後來被葉楓順手牽羊帶走。

他的修為不足,無法祭煉這件仙兵,此刻要與鳳凰天妖翻臉,借給魔尊來用,再適合不過。

「是你!」鳳凰天妖的眸子中跳動著金色的火焰,凶光四射。

它是荒古時代的天妖巨頭,對於上古時代人族的第一強者,自是一點都不陌生。

兩人曾經也交過手,在修為實力上,這個人族的魔尊還要比它更勝一籌,它也只能憑藉仙兵的威力,才可以與之抗衡。


「嘿嘿,鳳凰老鳥,以前你仗著有仙兵,爺爺我奈何不了你,這一次爺爺我非得扒光你身上的鳥毛不可!」

獨臂的魔尊大步向前,上古第一人的氣勢磅礴如山嶽。

轟!

兩尊天仙級強者的戰鬥一觸即發,在這仙級殺陣中大打出手。

與此同時,葉楓和青水澤也都在參悟推衍破陣之法。

在鳳凰天妖的庇護下,藤妖王並無性命之憂,就在這時,她的目光死死的緊盯著那個名為炫昂的狐族天才身上,隱約間有種熟悉的感覺。




Related Articles

「幹嘛!」雷娜板著臉回復到。

「額!」 雷諾一愣,不明白雷娜這是生哪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