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雖然實力不是太強,但眼光毒辣,一直為天池把守著這一道重要關卡,見過天才無數,但今天幾個,顯然都讓他頗為滿意。

「有趣。」手掌朝著上空抓出,雪之意志的力量釋放,一股雪之氣息瘋狂的朝著劍以及林楓撲過去,血劍凝、林楓身上也瞬息覆蓋著霜雪,手都凍僵來。

「回去吧!」一股力量朝著林楓的血劍推出去,中年嘴角浮現了一縷笑意。

「破!」九轉佛魔力綻放而出,身上覆蓋的霜雪都炸裂掉。

「殺!」林楓怒喝一聲,殺氣強烈,血劍當中釋放著可怕的血之光華,好似要將中年斬殺。

「嗯?」中年的眼眸一凝,身體彷彿融入雪中,飄然而退,林楓的劍斬在了空處。

「風起!」林楓的身體如影隨形,殺伐之氣滾滾。

中年眼眸中閃爍著精芒,雙手中全部都是冰雪,猛然間一合,將血劍都夾在手掌當中。

「撒手。」中年喝了一聲,恐怖的雪之意境將林楓的劍和手都凍結住,手掌猛的一旋,要將林楓的劍撒手。

林楓的手沒有鬆開,人也隨著劍一起旋轉了起來,恐怖的火焰意志再度綻放,將冰雪融化一絲。

「殺!」滾滾的怒吼之聲吐出,一道可怕的劍芒從血劍中吐出,瞬息降臨獵人身前。

獵人瞳孔猛的一陣收縮,身體朝著側方飄動,劍芒從身旁劃過。

「去。」恐怖的力量全部傾吐而出,林楓的身體被狠狠的震退,獵人伸手一抄,將那緩緩與雪花一起飄落的黑色髮絲扣在掌中。

看著那一縷黑髮,中年抬起頭看著林楓,劍依舊還在林楓的手上,劍修,劍在、人在。

就那麼看著那冷漠的青年,但中年的臉上突然間露出了一絲燦爛的笑,這才是武修,他想要尋找的武道修士! 夫妻二人吵架,本也不管她這個做婆婆的事。

但葉知秋素來護著安隅,見不得徐紹寒一個大男人在她跟前作威作福。

索性,能收拾一頓是一頓。

本是家庭聚餐的人也不聚了。

總統府內,徐紹寒坐在沙發上抓心撓肝,謝呈打電話過來請示工作被他狠狠的罵了一頓。

將掛電話,老總電話又過來,徐紹寒接起,默默聽聞那側的言語,而後不冷不熱道了句:「我翹著你這個位置可以讓我來坐了。」

嚇得電話那旁的人端在手中的杯子都摔了。

總統府晚餐,素來準時,七點的光景,帶著安隅出門的葉知秋未歸。

徐啟政跟徐君珩未歸。

徐紹寒睨了眼葉蘭讓其打電話,電話過去,告知是加班。

葉蘭將言語,只聽徐先生冷聲道:「給母親打。」

「夫人沒帶手機,」葉蘭唯唯諾諾道了句。

不大敢瞧徐先生的臉面。

似是怕被遷怒。

於是、徐先生陰沉這一張臉撥安隅電話,無人接聽,這人氣的將手機扔到了沙發上。

好好的一個家庭聚餐,加班的加班,離家的離家,到是他,成了赤裸裸的孤家寡人。

徐紹寒那個氣啊!

可氣有何用?

電話撥給徐啟政,詢問安隅在不在總統府,那側及其直白的道了句:「不在。」

他在問:「母親呢?」

徐啟政再度乾脆利落開腔:「不在。」

「有沒有說去哪裡?」徐先生還就不信這個邪了,她能帶著人上天不成?


「、、、、、、、」徐啟政默了兩秒,而後,冷著嗓子吼了句:「你當老子閑的?天天給你守著你媽。」

說完,啪嗒一聲掛了電話,將手機扔到桌面上,氣呼呼的道了句小兔崽子。

讓候在一旁的溫平忍得及其辛苦。

葉知秋帶著安隅去哪兒了,徐紹寒想問,還真不大問的出來。

為何?

她帶走的是徐啟政的警衛。

可不是葉城。

總統府住宅樓,徐紹寒氣到心痛。

坐在沙發上氣的頻頻揉著眉心,氣到連話都不想說。

葉蘭候在一旁,見其如此,是又好笑又心疼。

只道四少也是不容易。

葉知秋領著安隅出來,進了首都商廈。

七點半,二人吃了頓西餐。

徐先生在總統府坐立難安。

八點,葉知秋以消食為由領著安隅在商場閑逛。


徐先生在總統府氣的來回渡步。

八點半,葉知秋給安隅選了身夏季藏藍色雪紡長裙。

徐先生氣的火冒三丈一個電話撥給鄧易池讓他查安隅行蹤。

八點四十五,葉知秋刷卡給安隅買了兩條長裙。

徐紹寒拿著車鑰匙出了門。

期間,葉知秋接到電話,那側言語了句什麼,她笑了笑,嗯了聲收了電話、

而後,帶著安隅離開首都商廈。

上車,警衛問去哪裡時,葉知秋道了句:「去音樂廳,看看二小姐排練。」

音樂廳跟總統府,隔著可不止是一個城區這麼簡單。

九點半,徐紹寒殺到首都商廈時,人不見了。

火冒三丈給鄧易池去了通電話,那側一查監控,告知、、、、、走了。

徐先生站在停車場聽著眼前空蕩的位置險些氣的砸了手機。

九點整,徐君珩見自家父親依舊沒有歸家的意思,關了電話,臨走前去告知了聲自己出去一趟。

本是在辦公的徐君珩抬起頭睨了他一眼,冷颼颼告知:「不許回家。」

後者又好氣又好笑:「我敢嗎我?」

不知是不是又跟葉知秋吵架了,牽連到了他身上,徐君珩也不敢多問。

一副你不讓我回我就不回的架勢。

徐君珩離開總統府,徑直驅車去了景秀園,按響門鈴,來開門的陳媽。

後者客客氣氣道了句:「徐先生來了?」

一邊說著,一邊彎腰從鞋櫃里給他拿了雙拖鞋出來,細看之下,是男士的。

「簡小姐呢?」徐君珩一邊換鞋,一邊低聲詢問。

「簡小姐在書房呢!」

聞言,徐君珩腳步微微頓住,望了眼陳媽,道:「你去休息吧!簡小姐若是喚你,莫回應。」

陳媽雖疑惑,但也噯了一聲。

身為豪門傭人,該有的自覺還是有點。

徐君珩輕車熟路上樓,站在書房門口,聽聞裡面有微弱的話語聲傳來。

抬手,敲響了書房門,裡頭話語微揚,道了句:「進。」

他推門而入,那本是在拿著手機言語的人戛然而止,望著他,目光有些疑惑。

轉而,對著那方道了句:「有點事,晚些在打給你,」便收了電話。

「來的不是時候?」徐君珩輕聲詢問,站在門口,未進一步,也未退步。

距離把控的極好。

「怎麼過來了?」簡兮開口詢問,話語不咸不淡,無歡迎,也無驅趕之意。

「過來看看你缺什麼,」徐君珩開口,為自己的到來找了個便利的借口。

簡兮聞言,拿著手機的手一緊,笑望徐君珩,問道:「我缺什麼徐先生便能給什麼嗎?」

這是一句極有深意的詢問。

深到這個素來能說會道能舌戰群雄的徐先生成了一個靜默的啞巴,她們二人之間,有一個度,二人中間隔了一層似有似無的砂紙,各佔一邊,誰也不曾捅破。



數年來皆是如此。

簡兮深沉的目光落在徐君珩身上,而後者,與其對視時,目光稍有一分閃躲,落在門把手上的指尖微微泛白。

二人靜默片刻,徐君珩似是敗下針來,又或許是不敢直面這個話題,問了句:「有飯吃嗎?」

「你是要飯的嗎?」簡兮冷聲懟了回去。

她素來敢愛敢恨,敢做敢拼,所以對於此時徐君珩的轉移話題感到尤為不爽。

「是、」他答,一本正經望著她:「但我只要你的飯。」

「如果以後我有老公了,徐先生也會這麼隔三差五的上我家來討飯吃嗎?」簡兮在問,桌子底下捏著手機的手,手背青筋直爆,望著徐君珩的目光有多平靜,她心底的怒火便有多翻滾。

她們二人,從稚嫩的青春走到現如今的三十而立,誰都不是簡單的人。

不是那些涉世未深的少年男少女,更加不是毫無感情經驗的人生白紙。

此時,擺在他們面前的,是在看盡這世間冷暖之後僅有的所剩的那些許涼薄的感情。

「不是還沒有嗎?」徐君珩亦是直白的駁回了她的話語。

簡兮目光落在他身上,靜默了數秒。

她想,她是瘋了,望向一個要做帝王的人給她些許薄愛。

她何苦在這人跟前搖尾乞憐?

於是,她起身,忍住滿腔憤火,面無表情繞過徐君珩準備下樓,行至這人身旁時,徐君珩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簡兮側眸,視線落在手腕上,而後,緩緩上移,落在這人臉面上,望著徐君珩。

四目相對,不言不語。

良久,徐君珩輕啟薄唇,壓抑開口:「我很抱歉。」

簡兮聞言,眼眶一熱,那滿腔的委屈險些奪眶而出,她強忍著淚水,望著徐君珩,嗓音沙啞道:「如果真的抱歉,我希望我們之間除去同事關係,再無其他。」

這話,徐君珩未回應。

行至樓下,簡兮進了廚房,未曾詢問徐君珩想吃什麼,掀開電飯煲,就著剩飯給他弄了個蛋炒飯。

一個要飯的,有何資格挑食?

徐君珩依舊坐在上次那個位置上,眼前是穿著家居服站在琉璃台前翻炒的簡兮。

倘若此時,簡兮回頭,定能發現徐君珩眼底的那一抹溫柔與神情。

可她,未曾回頭。

——、

這方,徐紹寒這夜險些被氣的心肌梗塞。

最氣莫不過於在他尋到音樂廳時,葉知秋帶著安隅徐落微回了總統府。

他氣的心肝脾肺腎都疼著。

一路兜兜轉轉,在回到總統府,十一點的光景。

十點四十,葉知秋給徐啟政撥了通電話,那側接起,萬分沒好氣的道了句:「我還以為我今晚要睡在辦公樓了。」


葉知秋聞言,淺笑了聲:「你要是願意,也不是不可以。」

後者顯然懶得跟她一般計較,收了電話,起身收拾東西歸家。




Related Articles

“大人,我們什麼都沒幹……”兩個牛頭人男子哭天喊地,用的居然是人類通用語言。

“大人,他們兩個跟我們睡覺,之後就想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