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原地走動幾步,特別像是被扔下的大狗狗,盯着尾巴轉圈圈,迷茫了幾秒后,飛快的跟上去,裝作沒看到秦海闊的眼神,牽起小奶娃另外一隻手。

有兩個堂哥投喂,小奶娃根本不必擔心拿不到或者拿不快的事情。

只要張開嘴,就有食物,嚼啊嚼,吃完再張嘴,又有食物。

簡直美滋滋。

小奶娃興奮得小手胡亂擺動着。

倒是其他人,有意和秦海闊或秦游閑結交,結果發現他們在專心投喂。

三人之間的氛圍過於溫馨融洽,容不得任何人,但凡有點眼見力的,都不敢上前打擾,就怕結交不成反而結仇。

也有沒長眼睛的。

小奶娃吃得正開心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一道弱弱的聲音。

「待會還會有更多好吃的,現在吃這麼多,待會就吃不下了。」

咀嚼的動作一頓,小奶娃『咻』的看過去。

是寧尋。

年紀不足20的他還是那副靦腆怕人的樣子,柔柔弱弱的,很容易讓人生出保護的想法。

小奶娃哼了一聲,繼續吃。

【神算系統:不是說不送他禮物了嗎?你怎麼還生氣?】

小奶娃:「因為命運的轉折點已經過去了,他選擇了最惡毒的方法,哼!」

兩個哥哥態度不一。

秦海闊本就是外熱內冷的人,基本上,也就對小奶娃是真心實意的,向來不在乎旁人的目光。

發現小奶娃不開心,他便連帶着不待見寧尋了。

他以實際行動表示,自己就是以小奶娃的喜怒哀樂為行事標準的。

寧尋的笑容一僵。

秦游閑大大咧咧的笑了。

「你就是寧尋吧。」

寧尋連忙點頭。

「您是秦……」

「今天你可是主角,別顧著和我們閑人說話,」秦游閑面不改色,「應該有很多人急着認識你。」

寧尋尷尬的笑了笑,像是聽出了秦游閑的畫外音。

趕人的意思都這麼明顯了,寧尋似乎非要扒拉着他們,小聲說,「其實沒什麼人願意認識我,我畢竟才回來不久,很多人都在質疑我。」

話音才落,不遠處就傳來寧老太太的聲音。

「小尋,過來,我給你介紹幾個人。」

寧尋急急忙忙的道別,趕過去后,先是問候了寧老太太的身體,才和其他幾人交流。

犀利的目光從寧尋的身上逡巡而過。

秦游閑扯了扯唇角。

「是不是有病?」

他們又不是沒長眼睛,寧家對寧尋如何,其實一目了然,不說很好,但一定沒有為難。

這寧尋張嘴閉嘴就是別人看不起他,怕不是自己內心自卑吧?

「對噠,他就是有病。」

小奶娃急吼吼的吞掉口裏的食物,又從秦海闊手中拿過另外一串,邊啃,邊觀察寧尋。

「他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就以為別人是怎麼看待他的。」

搖頭晃腦,樂樂大師點評道,「心胸狹窄命途晦,一朝歧路終身毀。」

兩個哥哥低頭看,發現妹妹吃東西的樣子真可愛,對她的點評似乎並不在意。

直到小奶娃突然說:「這是不是就是網上說的,年輕人,路走窄了?」

秦海闊笑容一僵,彎腰,按住小奶娃的肩膀。

「我知道你有手機,但不知道你經常上網。」

秦游閑也不贊同道:「現在網絡烏煙瘴氣的,你還小,不能被影響到。你要是覺得無聊的話,可以和小鬼們玩。」

最後幾個字,他說得很輕,怕被不知情的人聽去了。

越想越覺得有道理,秦游閑慫恿道,「就和小鬼們玩,讓他們給你表演,免費的,多好。」

本質是個商人的大狗狗越發覺得自己的主意很棒,直到妹妹的目光落在他的肩膀上。

秦游閑一僵,『咯吱咯吱』扭著腦袋看過去,發現肩膀上多了一隻手,再往旁邊看,對上了年輕女鬼哀怨的目光。

「我們已經夠慘了,你這人怎麼這麼壞,出這種餿主意?是想我們再死一遍嗎?」

方圓百里的鬼,聽到小奶娃的名聲,那都是聞風喪膽,誰也不想被抓到。

年輕女鬼心想,人類似乎越來越可怕了,惹不起,只能躲。

年輕女鬼越想越心酸,有意嚇唬秦游閑,餘光瞥見樂樂大師的臉,立馬慫了,慫慫的威脅秦游閑,「你要是再說這種話,我、我就哭給你看!」

秦游閑:「……」

突然很愧疚是怎麼回事?

還是小奶娃特別嫌棄的將年輕女鬼趕走了。

「姐姐,你再怎麼喜歡宴會,也沒用噠,你沒法參加了。」

年輕女鬼哀怨的走了。

待在小奶娃身邊,秦海闊也能看到對方了。

他仔細回憶了下,問,「她是不是去過我家?」

「啊這……」

小奶娃想起來,自己當初很生氣秦海闊不道歉,一氣之下派了百鬼過去嚇唬他,其中就有這個喜歡帥哥的姐姐,還有阿純他們。

秦海闊微微垂眸。

「她說我不帥氣。」

秦游閑頓時驕傲了,「她說我很帥氣。」

他們倒不是真的在乎這些評價,只是想在小奶娃面前爭個高低。

突然被注視的小奶娃:「……」《神皇歸都市》救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蘇汐與百特星人兩個人撐著傘,頂着夜雨,漫步在清冷的街頭,空氣中瀰漫着黃色的氣息(僅僅是花粉滲入在空氣中,所以顯現出淡淡的黃蒙蒙)。

蘇汐瓊鼻微動,輕嗅着空氣中那淡淡的花香,此時,空氣中已經飄起淡金色的能量,街道兩旁的綠化里,十分突兀地開出了一朵又一朵黃色的花。

蘇汐看着地上那粗暴地頂開水泥地面,從而高調綻放的黃色花朵,嘴角一撇。

齊傑拉生命體的花已經開始在城市中瘋長,而齊傑拉生命體的根……

已然佔據了整座城市的地下世界!

「啊!美麗的小姐,很高興認識你……」

蘇汐扭頭,看向聲音的來源,那是一個目測身高不超過一米七,體重絕對遠超兩百斤,頂着蘑菇頭,戴着能夠通過反光來隱藏自己眼神的眼鏡的……嗯,年輕人。

對,年輕人。

對方剛剛對身前的一個綠色的垃圾桶行了一個紳士禮,那個垃圾桶上面還用日語標著「不可回收垃圾」。

「……」

「這就是所謂的肥宅嗎?」

百特星人站在蘇汐身旁,大街上的人都是痴的痴,呆的呆,完全沒有理會他這個酒桶一般還披着張破洞披風的宇宙人。

蘇汐揉了揉眉心,「不要說出來,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

「哦,是這樣……」

「不過,我們宇宙人並沒有人類那樣繁冗複雜的禮儀,所以,心直口快是再正常不過的。」

蘇汐皺眉,如果她沒見過宇宙人,她可能就信了「心直口快」這個修飾詞。

雨漸漸停了下來,蘇汐抬頭,黎明的第一抹陽光照在了她臉上。

「太陽出來了……」

蘇汐的心情變得愉快了許多,就連步伐也略顯輕快,這讓百特星人彷彿找到了新大陸,觀察起蘇汐那唯美而詭異的身法。

蘇汐終於鬆了口氣,昨天一天一夜操心這操心那,真的把她累的夠嗆。

不過,就目前來說,結果是好的,一切都在往她所計劃的發展。

齊傑拉現在就躺在她的美塔領域裏,用滿月光波包裹着,這讓她睡得很香,同時,也可以最大程度地減輕靈魂撕裂可能帶來的負面效果。

現在的齊傑拉,已經徹底失去了變身為齊傑拉生命體的能力,但同時,也不會再受到那源自靈魂深處的呼喚的干擾。

也就是說,現在的齊傑拉,已經成了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形植物生命,同時,也算是一個長生種,畢竟植物的特性被留存了下來,雖不能巨大化,但是部分身體植物化還是可以做到的。

至於百特星人,宇宙恐魔人杰特那恐怖的靈魂和心靈系能力的確讓蘇汐心生忌憚,但是百特星人的透露又讓蘇汐放下了心。

如果只是需要用到黑洞能量的話,那麼一切都將不成問題。

最後是齊傑拉生命體的去留,蘇汐選擇了留下。

蘇汐想通了,原著中【生命永存】的劇情,就是在為最終戰迪迦獲得地球人類的希望之光作鋪墊,或者說,造勢。

也許,在最終戰來臨之前,這一段劇情中的人類對迪迦的感情才是達到了那個所謂的「希望之光」的閾值。

那個時候,奧特曼與人類的心會彼此相連……

那一刻,奧特曼與人類從未如此統一。

突然,蘇汐注意到了一抹劃過天穹的流光。

「讓齊傑拉再多開一些吧……」

「這樣才會有更多的人類能夠與迪迦連結……」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