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眸子狠戾地盯著潘毅,猶如鐵臂的右手兇猛的抓在了潘毅的脖頸,收緊了自己的手指。

潘毅感覺自己的脖頸被扼制住,他眸子緊皺,身上爆發出了一股力量。

掄起自己的拳頭猛的砸在庄塵的臉龐上。

庄塵沉著的側頭躲避,手上的力度卻沒有松下些許。

「找死。」

他霸氣的低吼著,一拳的硬生生的打在了他的臉上。

潘毅的顴骨變形眼球凸出,模樣很是駭人。

才剛恢復的清秀臉龐,此時又成了一團窩瓜似的。

被拽住的脖頸讓他出不了氣。

「想要讓我死,我看你沒有那個本事。」

潘毅身子頓時縮成了一團,從庄塵手裡面落了下去。

庄塵懵了一下,低頭看著他的骨頭又嘩嘩的恢復如初。

「這是縮骨功?」

「你沒有見識到的還多了去了。」

潘毅嘶啞的聲音響起,嘴角勾起了一抹詭異的弧度。

他爆發出來的速度步步緊逼庄塵,伸出大長指甲抓傷了庄塵的手臂。

「你又是來這一招嘛?」

庄塵看著他的小把戲,無語的輕瞥了他一眼。

看著手中那抹熟悉的凹痕,他往日的痛苦慘狀浮現了腦海中。

庄塵噌噌的怒火湧上了心頭,身上的力量暴增迅速的再次來到潘毅的身前。

右手直接穿過了他的心臟狠狠的握住,他低眼睥睨著他瀕臨死亡的慘狀。

「你……你……」

潘毅都沒有想到庄塵的飛速成長,低頭看著自己空蕩蕩的胸口,血液噴涌而出,眸子充滿了不可置信。

庄塵看著自己手裡面跳動的灰黑色心臟,伸出指尖抽出心臟旁邊的晶體。

嫌棄的扔掉手中的心臟,踏著步子越過了他的屍首。

「老虎不發威還真當我是好欺負。」

庄塵輕蔑的看了一眼他的屍首,昂首挺胸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他飛速的穿梭在末世裡面,尋找著僅剩下的植物種子。

一晚上下來,庄塵就只找到了一顆苦瓜種子。

「這尋找植物的旅途越來越困難了。」

他看著自己手掌裡面,靜靜的躺著帶血液的種子,煩躁的搖了搖自己的腦袋。

回到了房間裡面,簡單的洗漱之後就進入了睡眠之中。

翌日。

庄塵生理時鐘響起,自然的醒了過來揉了揉自己的雞窩頭。

田坎邊擺滿了棉花的桔梗,庄塵的步子踩過都嘩嘩的作響。

看著空蕩蕩的田土上,庄塵輕呼了一口氣。

「看來還得繼續用棉花種子把這一塊地給填滿,光是前面種植下來的棉花是遠遠的不夠的。」

庄塵回到了倉庫裡面拿著鋤頭,再次重複了前面的舉動,翻新這塊土地。

到岑鞏那裡重新拿著棉花種子,準備種植下去。

「庄大……」

遠處焦急的聲音傳來,林意摔倒在了地上又狼狽的爬起來走到庄塵的身前。

庄塵見此模樣,著急的放下手中的東西與她匯合。

。 0550坑了自己(下)

要知道,這塊神獸骨只是斷骨,所蘊含的精華極少,對於九重三化境都沒什麼效果了,對於半步生死境就更是雞肋。

不得不說,這把坑自己的操作,連她都笑了。

「坑娃,一直以來你都是坑別人,沒想到最後,你連自己都坑!」

金麻雀直齜牙,它是在心疼啊!

那麼多靈藥一下子就灑了出去,不過,相比那塊神獸骨,再多的靈藥,也是值得的。

「還不都是因為你!」

歐陽慧倫惱羞成怒,怒視了一眼金麻雀道:「這塊神獸骨是替你買的,所以,你欠我二十萬株靈藥。」

「啊呸!」

金麻雀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這貨想把自己的失誤,全部歸咎在它的頭上,這不是要活活地將它氣死么?

「滾!」

金麻雀齜著鳥喙,恨不得一爪子踹歐陽慧倫臉上說道:「分明是你自己坑了自己,別以為我不知道,就算那塊神獸骨對我絲毫沒有作用,你也勢在必得。」

「它絕對不止這個價格!」

金麻雀太了解歐陽慧倫了,這貨是絕對不會做虧本的買賣。

即便是那塊神獸骨,精華都流失了,但是,只要落在了歐陽慧倫的手中,那就會發揮出可怕的價值。

據它推測,十之八九與煉丹有關。

「那五五分吧,你欠我十五萬靈藥。」

歐陽慧倫絲毫不氣不惱。

「滾,最多八萬!」

金麻雀直齜牙,實在沒轍,它也只能把二十枚極品聚氣丹拿出來拍賣了。

「成交!」

歐陽慧倫很爽快的應下了。

「各位朋友,神獸骨二十萬株靈藥,還有沒有人願意出價更高的?」

侍女手捧著白玉盒,環視了一周,她內心都是狂喜的,這可是足足翻了十倍,而她的收入也將翻十倍。

人們安靜了下來,嘴角譏誚,鬼才會那麼瘋狂。

九枚一組的極品丹藥,撐死了最高階也才四萬,那神獸骨也只是效果好了一點而已,誰會這麼敗家?

所以,那塊神獸骨也自然而然的落入了歐陽慧倫的手中。

「呵呵,你可真夠兇猛的,二十萬買下了這塊聖獸骨。」

拍賣會一結束,曹梓欣就來了,她手中捧著那白玉盒,笑容滿面。

本來呢,依照她的估計,封頂也就是十萬株靈藥。

這下好了,一下子賺了一倍,讓她喜的合不攏嘴了,還有極品丹藥,都狠狠地賺一筆了。

「其實……我想喊的是十二萬。」

歐陽慧倫淡雲輕的一笑,絲毫沒有之前肉痛的感覺。

開玩笑,有了這塊聖獸骨,他會讓二十萬株靈藥翻出一個超級天價來。

「咯咯,你可真有意思。」

曹梓欣抿嘴一笑,一枚儲物戒指遞出說道:「你的極品丹藥,雖然拍出了三百萬的價格,不過扣除聖獸骨價格,這是剩下的280萬株,拿去吧?」

歐陽慧倫毫不客氣的直接手下。

曹梓欣接着伸出白嫩的小手到歐陽慧倫面前說道:「接下來,按照我們拍賣會的規定,收取一成的手續費,計三十萬株靈藥,拿來吧!」

「嗖!」

下一刻,一股濃郁的葯香,充斥了整個雅間,歐陽慧倫直接彈開了儲物戒,將幾個小碗取了出來。

三十萬株的靈藥,用來煉丹多好,他是肯定不會拿出來的。

所以,他直接拿出了靈液,反正這玩意他有一大湖;有建木在,以後還會變得更大更多更濃郁。

想要靈藥?那是不可能滴!

留着煉丹賣,它不香嗎?

「你,你,你……」

曹梓欣手指都哆嗦了一下,神色十分的詫異,沒想到歐陽慧倫竟然直接拿出了靈液,也不願意拿靈藥。

這不是一小碗,而是整整的九小碗!

「這靈液,還要再麻煩曹梓欣姑娘辛苦一下幫我拍賣掉,那三十萬株靈藥,就從拍賣所得中扣除吧。」

「你……真要把這靈液拍賣?」

曹梓欣嘴角抽搐了一下,有種暴走的衝動,這實在是太敗家了!

靈液可比丹藥珍貴得太多了,它可是武修保命的東西。

因此,價格也格外昂貴,就這一小碗,都絕對值十萬以上的價格。

而九小碗……

這個傢伙,不會真的挖了一個煉丹大師的洞府了吧?

「怎麼?不可以么?」

歐陽慧倫輕輕皺了皺眉頭。

「不,不,當然可以了!」

有錢不賺是沙膽!

曹梓欣頓時笑臉如花,笑容璀璨了起來,揮手真氣一抹,就將那五小碗封了起來。

這可是暴利啊,傻子才會拒絕!

「那就好。」

歐陽慧倫接過白玉盒,透過黑色斗篷,仔細打量了那塊斷骨。

的確,精華流失了很多,估計時間已經有點久遠了。

上面的聖光很淡薄,但是足夠金麻雀晉級,乃至於蛻變的了。

收下后,歐陽慧倫立馬轉身離去,而等到走出了拍賣會之後,他速度就鬼魅了起來。

先是施展出了迷蹤步,閃入了一個沒人的地方,緊跟着動用了步步生蓮,跳出城外,最後銀翼展開在王城周邊繞了幾大圈。

直到確定沒有人追蹤,這才回到了小別院裏。

「哥,你回來了!」

歐陽芊雪與歐陽慧宇都笑着迎了出來,圍着歐陽慧倫嘰嘰喳喳個不停。

他們自然也聽說了,拍賣會之中發生的事情,不得不說,他們都被那個傢伙給蠢樂了。

「真是太逗了,也不知道哪個敗家子,竟然出了二十……」

突然,歐陽芊雪和歐陽慧宇閉嘴不言,整個臉都僵硬了。

因為他們發現了金麻雀蹲在歐陽慧倫的肩頭,爪子裏正拿着那塊晶瑩無華的神獸骨頭把玩,小嘴都合不攏了。

他們知道,有個敗家子,可誰知道會是歐陽慧倫?

「咳咳,中間出了點差錯,不過,這塊神獸骨落在我手中,之後絕對不止二十萬,起碼得翻十倍!」

歐陽慧倫也很尷尬,只好捏了捏鼻子笑了笑。

「好吧!」

兩張小嘴合上了。

Related Articles

「你這一吻下去,馨寧的名節就沒有了,皇弟不能這樣的!」

可是三皇子的嘴已經離馨寧的嘴只有一個手指...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