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爲了活命,不惜成爲天魔的奴隸,本以爲是抱了個大腿,可沒想到最後最後依然逃脫不了死亡的命運。

“這是接受天魔之血的人,應該付出的代價。”葉蕭看着灰燼在天空中飄散,緩緩地說道。

在他的身後,正有無數的金光源源不斷地從地下冒出,咋一看去,整個泰山彷彿就像是一片金色的麥田。

“你到底是什麼人!”天魔的眼中閃過警惕之色,冷聲道。

他可以感受到,那個擁有牝牡鳳鑾香味的女人正在離他越來越遠,但由於忌憚着葉蕭身後的金光,他終究放棄了追趕。

“我是你們天魔的獵人,也是你們的噩夢。”葉蕭看着天魔,淡淡地說道。

“笑話,我們天魔一族是無敵的,沒有人可以獵殺我們,你們人類只是我們的食物而已。”紅髮怪物張開大嘴,露出亂糟糟的獠牙,冷冷地說道。

“關了這麼多年,看來你的腦子已經有點問題了。”葉蕭冷笑了一聲,緩緩說道,“你們天魔現在就是一羣老鼠,躲在我找不到的角落裏,靠着兩千年前留下的貯存勉強度日,連出現在我面前的勇氣都沒有。不過如果其他的天魔,也像你這麼有勇氣,倒是能省掉我不少的功夫。”

“小子,你竟敢在本王面前大言不慚,去死!”紅髮怪物面色猙獰,氣的發狂。

他身爲天魔的王族,自然有他的驕傲,可葉蕭居然在侮辱他們天魔一族!

是可忍,孰不可忍?

“轟!”

一震驚天動地的轟轟之聲暴起。

“本王要吞了你!”

紅髮怪物化身爲一陣黑霧,向着葉蕭飛掠而去。

頓時,山間再次響起了一陣鬼哭狼嚎。

“伏魔!”

葉蕭神色不變,伸手一招,所有空中的金光再次匯聚形成金色的長槍,只不過這一次,足足有上百把之多。

“咻咻咻!”

天空中下起了一陣金色的暴雨。

無數金色的長槍穿透黑霧,金色的火焰將黑霧瞬間點燃!

黑霧就像是遇到夏日陽光的積雪,開始飛快的熔化。

“該死!這是…什麼火焰!”

沒有了黑霧的遮掩,天魔在空中顯出了身形,震驚地大吼道。

他的背上,手臂上也燃起了好幾處金色的火焰。

這種黑霧,是他們天魔的天賦神通,無形無影,可以免疫世間大部分的攻擊。

可現在,偏偏黑霧失效了。

這種火焰,彷彿是天魔的剋星,只要沾上一點,就大有不把天魔燃燒乾淨就不罷休的架勢。

更可怕的是,被火焰灼燒過的地方,竟然無法進行再生了。

“看來幫你脫困的人沒有告訴你,有一種火叫業火,專門剋制你們這種殺業深重的惡魔。”葉蕭淡淡地說道。

“哼,卑鄙的人類!不過,那又怎樣呢?”

天魔的目光一閃,右手向着天空一伸, 鳳逆驚天:特工王妃很囂張

一把彎刀,在裂縫中現身!

天魔一把抓過彎刀,低吼中向着自己身上燃起火焰的地方一揮。

“嘶!”

肌肉撕裂的聲音響徹天空。

十幾塊碎肉帶着火焰,從他的身體上掉落。

隨即,天魔右手一拉虛空,頓時一個黑色的漩渦出現,漩渦中,有着十幾個星點正在閃爍。

重生之殺手女王從軍記 ,他張開血盆大口,猛地一吸。

漩渦中的星點頓時化身爲一道道人形,從漩渦中飛出,在他的一吸之下,紛紛化作十幾道黑霧,向着他的口中飛去。

“吞噬!”

天魔一口將十幾人吞下,驟然間剛剛被他割下的傷口,瞬間癒合。

紅髮怪物更是在這一瞬間,氣息暴漲了起來。

“果然,有人給你送了補給。”葉蕭笑着說道。

他沒有任何動作,雙手插在口袋裏,靜靜地看着天魔做完這一切,臉上沒有絲毫驚訝,彷彿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沒想到吧,我們天魔一族的生命力是無窮無盡的。”天魔冷笑道,“而你剛剛已經用光了這陣法的力量來了吧!”

下一刻,他手持彎刀,腳下一踏,整個身體化作一道流星,向着葉蕭一道砍來。

虛空中,金光不斷閃爍,再次有數把長槍生出,向着天魔飛去。

只不過,長槍的數量遠沒有剛纔數百之多,金光也比剛纔暗淡。

天魔判斷的不錯,剛剛的一擊,已經用光了金光伏魔陣的力量。

“給我破!”

天魔身上的氣勢大盛,向着金色長槍,一刀劈下。

“轟轟”

轟轟之聲立刻向着四周瘋狂的迴盪,那些金色長槍驟然間崩潰,化作無數碎片,消失在天地間。

“給我死!”

下一刻,一刀向着葉蕭頭頂闢來。 這一刀揮下,一股濃郁到極致的黑暗噴薄而出,向着四周蔓延開來。

這片黑暗猶如墨汁,瞬間遮蓋了天地,將所有接觸到的東西都染成了黑色。

夜空,月光,星辰,山嶽…在這一刻統統失去了蹤影。

“滋滋滋”

瀰漫在泰山之上的點點金光,也經受不住黑暗的侵蝕,在黑暗中慢慢熔化。

“滋滋滋”

最後的幾個金光被也擺脫不了吞噬的命運,整個泰山,頓時徹底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伸手不見五指,彷彿光芒永遠無法照射進來一樣。



而此刻,在距離封禪臺的不遠處

“拖拖拖”

有一架直升飛機正在快速地略過起伏的山巒,向着封禪臺的方向飛去。

在飛機的後座,坐着榮小雅。


此刻,她的懷裏,抱着一個巴掌大的小鼎,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看前面,那是什麼?”突然,坐在前排的駕駛員說道。

順着駕駛員的聲音望去,只見正前方的山巒上,掀起一片黑色的潮水,正向着泰山的外圍涌來。

突然,黑色的潮水攀上了虛空,向着空中的直升飛機伸出了觸手。


“快躲開!”

“啵”

黑色的觸手移動極快,瞬間攀上了直升飛機,將整個飛機都包裹了起來。

“刷!”

頓時,飛機裏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發生什麼事了?”榮小雅只覺得眼前一黑,然後就什麼也看不到了。

“不好,我什麼都看不到了!”位於前座的駕駛員慌張地叫了起來。

直升飛機猛地一震,開始搖晃起來,各個儀表盤瘋狂的響起警報聲。

“別慌!拉起機頭,先保持懸停!”拓跋傾城的聲音從後排傳來。

這是他們星閣的直升飛機,駕駛員經驗也比較豐富,因此短暫的混亂之後,直升機勉強在空中停住了身形。

只不過,眼前一片黑暗,所有人彷彿都失去了視力一般,

“現在怎麼辦?”榮小雅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

“先不要亂動,看一下情況再說。”拓跋傾城冷靜地說道。

“哦,看樣子,你們是遇到了些麻煩?”正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刺啦!”

突然,一雙枯瘦的手猛的一扯,將黑暗撕開了一道口子。

包裹直升飛機的黑暗瞬間被扯碎,向着下方掉落。

衆人重新恢復的視力,向着飛機外望去。

一個蒼老的不像樣子的麻衣老者,仙風道骨,在直升機漂浮在空中。

在他的腳下,宛若實質的黑暗正沿着泰山向着四周蔓延。

“你是藥王宗的宗主,藥道子!?”拓跋傾城看着老者,驚訝地叫出了聲。

根據星閣的情報,藥王宗的藥道子不是應該在閉死關嗎?



“沒想到還有人認得老夫。這是天魔的大暗黑天之術,天魔已經脫困了,這裏很危險,你們還是快些離開吧。”藥道子說道。

“不行,我們必須過去。”榮小雅急忙說道。

“藥宗主,我們是受人所託,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封禪臺。”拓跋傾城開口道。

“有人讓你們去封禪臺?”藥道子皺了皺眉,目光緩緩掃過機艙,最後落在榮小雅手裏的小鼎之上,隨即心中瞭然,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說道,“叫你們過去的人,是不是姓葉?既然如此,老夫護送你們過去吧。”

“你…你知道葉蕭,他怎麼樣了嗎?”榮小雅急忙問道。

“放心吧,沒有事的,對付天魔,葉公子是專家…”藥道子看着遠方,平靜地說道。

“可是那個天魔真的很可怕…”榮小雅憂心忡忡地說道。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