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更不怕太祖會因為與賀氏的感情最深而立趙德昭為嫡子。

他得首先照顧來之不易的天下,這趙宋天下立國冊封的第一位皇后是誰?你若敢否定這段歷史,那乾脆連你太祖的開國歷史一併也否定掉算了。

當然了,強權可以壓倒公理,趙光義登基之後不也慢慢地把天下染成了他的顏色么?

可趙匡胤不是趙光義,何況,趙德芳還有個依仗。

。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滋溜~

橘寶翹著個二郎腿,舌頭伸的老長,舔一口顧言,砸吧砸吧嘴,品味兩下,再對著邊上的烤乳豬撕咬一口。

「美味啊!」

橘寶美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顧言身子越來越香了,好開胃。」

它再次將舌頭歡快地伸向顧言。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一百三十三章缺錢,懸賞 「陳建國,你能不能撒把尿照照自己,是什麼德性?這麼不要臉的話你也說得出來。

飛揚能有今天,完全是因為有一個偉大的母親。」

吳雪瓊得意地說道,然後吩咐陳建國:「去把報紙裱起來,給我掛到牆上。」

陳飛揚說道:「這個就沒必要了吧。」

牆上貼滿了陳飛揚從小到大得到的獎狀,都沒什麼地方了。

沒辦法,人一旦太優秀,就是會有這樣的煩惱。

吳雪瓊手一揮:「把上面那張勞模的獎狀撕了。」

陳建國心裡咯噔一聲:這已經是我碩果僅存的榮譽了,不用這麼狠吧。

他膽戰心驚地建議道:「飛揚小學的時候,每年都是三好學生,隨便收一張下來,應該不影響什麼吧?」

「你懂個屁,三好學生是什麼級別的榮譽你知道嗎,是你一個破勞模能比的?」吳雪瓊兜頭就是一頓痛罵。

陳建國不敢還嘴,心裡卻是一陣牢騷:也不知道當年是誰,家裡一來人,就讓人看勞模的獎狀?

但是自從有了兒子,我就靠邊站了,真是現實。

別人是有了媳婦忘了娘,你是有了兒子忘了郎。

有時候陳建國午夜夢回,都在思考一個問題:這個兒子是不是生得太草率了?

吳雪瓊很驕傲地拍了拍陳飛揚的肩膀:「兒子,乾的不錯。」

陳飛揚趕緊打蛇隨棍上:「我現在正在事業的上升期,不能被女兒情長分心。」

「這個……兒子啊,你現在找錢了,得有個女人幫你管管,要不然再多的錢都會被揮霍完。」吳雪瓊把存摺往自己兜里一抄,說道:

「在你沒有結婚之前,媽就勉為其難幫你管管錢。」

陳建國心裡舒服了:陳飛揚啊,你也有今天。

你以為賺錢了,你媽就不催婚了?太天真了,她直接掌握你的經濟大權。

陳飛揚趕緊說道:「媽,你把我的錢全拿了,那我拿什麼去談女朋友?現在談女朋友可花錢了。」

吳雪瓊說:「那種花太多錢的女孩子就不要了,找老婆是要過日子的,要勤儉持家。」

說得好有道理,竟讓我無言以對。

陳飛揚說:「那我乾脆找一個有錢的女人,吃軟飯得了。」

吳雪瓊瞪著他:「不行,男人要有骨氣,怎麼能吃軟飯?」

「好的壞的都是你在說,我還能怎麼辦?」

吳雪瓊想了想:「談戀愛嘛,適當的消費也是必要的,我這裡還有點錢,你拿去省著用。」

她從荷包里拿出一塊包裹著的手帕,一層層展開,裡面裝著一疊錢,有十塊的,有五塊的,更多的是一毛五毛的。

她拿了一張十塊的鈔票,豪爽地說道:「不用找了。」

陳飛揚愣愣地看著她。

她也覺得不好意思,又加了一張五塊錢的:「這總夠了吧,都可以去館子里高消費了。」

陳飛揚很無語:「你可是拿了我十萬塊。」

吳雪瓊瞪了他一眼:「母子之間分那麼清楚幹什麼,我會要你的錢嗎,我是幫你保管。等你以後結婚了,我多的都要給你。」

「我差點就信了你了,從小到大,我的壓歲錢都給你保管,說好等我長大了就全部給我。」陳飛揚把手攤在吳雪瓊面前,說道:

「現在我長大了,可以把你多年保管的壓歲錢給我了吧,我可以付保管費的。」

吳雪瓊把陳飛揚的手打開,幽怨地說道:「你個沒良心的兔崽子,我從小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又當爹又當媽的,你就這麼對我?」

陳建國表情都是懵的,感覺自己是不是多餘的。

「哎,算了,談錢傷感情。」陳飛揚說道:「我肚子餓了。」

陳建國附和:「就是就是,天色不早了,快去做飯。」

吳雪瓊說:「兒子難得回來一趟,做什麼飯啊,下館子去。」

陳建國懷疑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沒有聽錯吧,她居然說下館子。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吧,平時自己在外面稱二兩冷盤都要被她念叨半天,說什麼外面的飯菜不幹凈,吃了要得病。

怎麼,現在就不怕病了?

小區里住的都是廠里的熟人,小餐館的老闆老鄭也算是看著陳飛揚長大的。

「喲,老陳一家都來了啊,稀客。想吃點什麼啊?」

「二兩豬頭肉,涼拌折耳根,油酥花生米。」陳建國很自覺地點了經濟實惠的菜。

吳雪瓊手一揮:「去去去,你這個守財奴,吃頓便飯都這麼小氣。

老鄭,別聽他的,把你店裡最貴的幾道菜,全都給我上上來。」

老鄭看著吳雪瓊,像是不認識她似的:「不是吧,你們不過了?」

「你別管那麼多,上菜就是了。」

吳雪瓊坐下來,拿出那張容城晚報,裝模作樣地看起來。

「老鄭,老鄭。」她大聲喊道,聲音很大,驚動了整個店子里的人。

老鄭問道:「怎麼了?」

吳雪瓊指著自己手中的報紙,說道:「你這裡有沒有放大鏡啊,我眼睛不好,看報紙看不清楚。」

「放大鏡?什麼報紙的字這麼小啊,我還不信了,給我看看。」

老鄭從吳雪瓊手裡拿過報紙:「有什麼看不清楚的,字這麼大,還有照片呢。

這不寫得明明白白的嗎,創業明星陳飛揚……等等,我捋捋……」

店裡的客人都是老熟人,紛紛圍攏上來看熱鬧。

老鄭把報紙上的報道,一字一句讀了出來。

眾人都用驚訝的目光看著陳飛揚一家,眼神中各種羨慕嫉妒恨。

吳雪瓊皺著眉:「老鄭,你在幹什麼啊,為什麼非要張揚,低調一點不好嗎?」

陳飛揚忍不住說道:「媽,不是我說你,你這種做法太小市民了。」

陳建國嘴角一咧,心說你小子真是勇士。

「好哇你,當了大老闆,就嫌棄你媽小市民。」吳雪瓊大聲埋怨,「大老闆」三個字尤其清晰。

「你的格局確實低了,看我的。」陳飛揚站起來,拍了拍老吳的肩膀:「鄭叔,都是老街坊了,送你一個大便宜。

這頓飯錢免了,我就免費跟你合張影,還允許你掛在店裡。」

老鄭:「……」

。 白羽又開始仔細的回想著剛剛從葫蘆娃世界規則裡面窺視的那些畫面,看看能否尋找到什麼機會。

剛才記錄的畫面一遍遍的在識海之中閃過,陡然之間,白羽眼神一亮,終於讓他發現一處可乘之機。

從規則之中窺視到,那道人自語,此次先天之劫要經歷三次,方能圓滿。

如果他在第二次災劫結束之後,就來個出其不意,直接帶著這件還沒有孕育完成的先天靈寶,倒是有可能能夠實現。

雖然這樣做會讓這一次的先天靈寶的孕育再一次的失敗,但是白羽是無所謂的,即便不是先天靈寶,也會是一件上好的造化靈寶,大不了放入世界之內慢慢的孕育,像陰陽造化雷池一樣成為世界之寶,花費無數的歲月慢慢蘊養,跟隨雲華世界一齊晉陞,遲早能夠成為先天靈寶。

白羽快速的使用天衍棋盤再三的推算,總算是有了一線的機會,雖然機會很低很低,但是總算是有著一線的希望。

為了擴大這一線機會的概率,白羽直接前往太虛坊市,讓太虛童子發出公告,收購兩個種類的至強至強,一個是鎮封困人類的至強至寶,一個是領域類的至強至寶。

如果得到這兩個種類的至強至寶,或許還能夠些微阻擋對手一彈指的時間。

……

太虛坊市。

懸挂於高空的任務榜單隨之一變,最頂端直接顯示出了這一個任務。

「提交鎮封困鎖類至強至寶,以及領域類至強至寶,獎勵,一個超脫的機會。」北真星主看著上面的文字頓時就不能淡定了,當即分出一縷意識去通知東帝始祖。

下一秒,東帝始祖就出現在太虛坊市內了。

看到天空中巨大的任務榜單,東帝始祖心中頗為激動。

他之前如果迫切的想要得到白羽手中的傳承,就是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然後超脫這個世界。

雖然說宇宙海之中,大家公認東帝聖地宇宙的實力更強,但是實際上紫月聖地宇宙的紫月早就已經有了傳承,就等待著宇宙破滅,奪舍原始宇宙。

然後汲取宇宙的奧秘,最終超脫出這個世界,前往起源大陸。

而東帝始祖,雖然有獲得過一些傳承,但是最高也知道虛空真神的境界,後面的道路基本上就是斷絕了,所以他才會對於傳承如此的渴求。

「換!」東帝始祖決然毅然的道。

至強至寶雖然對於他來說已經是非常的珍貴,但是經歷了不少的輪迴時代,他也算是積累的一些至強至寶,這個代價相對於超脫而眼,簡直就是微乎其微。

很快兩件至強至寶,瞬息之間就被傳送到了太虛坊市之中,而上面的任務也快速的消失不見。

太虛坊市另一邊,三眼族的宇宙之主發出了憤怒的怒吼聲。

它剛剛看到這個任何后,就通知了族群裡面的其他人,然後開始準備在宇宙海裡面尋找或者找人交換這個種類的至寶。

只可惜還沒有等它們來說行動,這個任務就消失不見,顯然已經是被其他人給完成了。

好不容易又見到了超脫的機會,而且是距離最近的一次,但是卻又消失不見,這心情簡直是無法言表。

不僅僅是三眼族群,還有那些其他的第一輪迴時代的族群,各個捶胸頓足,恨自己錯失了一個機會。

確實是錯失了一個超脫的機會。

不過白羽所說的超脫,可不是指超脫輪迴的這個超脫,未來等到雲華世界晉級,成為中千世界之後,足以容納真神之上的境界,可以把對方送入雲華世界之中,這也算是超脫了宇宙海。

另外,雲華世界提升到中千世界之後,即便是虛空真神進入到其中,也不會斷絕道路,還有繼續進步的可能。

這總比十死無生的闖輪迴要好很多。

……

在收到那兩件至強至寶后,始祖樹分身就一直在原始宇宙等待著。

這一次的小千之門,將從原始宇宙進行開啟,到時候,即便是對方追趕過來,一旦他踏入原始宇宙之中,自身的力量就會受到壓制,最高只能發揮出六階的水準。

甚至有可能會受到原始宇宙的攻擊,也是極有可能的。

不過,白羽也不能全部寄託於原始宇宙,自己也在原始宇宙做好了布置,布下了三大軍團,只要對方踏入到原始宇宙中,就會遭受到他麾下軍團的攻擊。

當然,最好的情況就是,敵人沒有反應過來,被他及時的逃了回來,也沒辦法追蹤過來,這是最好的情況。

不管如何,白羽要做好任何意外都會發生的準備,這樣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

葫蘆娃世界。

葫蘆娃的第二個劫難也很快進行著。

第二個劫難,乃是原本蛇妖的妹妹青蛇精所帶來的,青蛇精為了給姐姐姐夫報仇,使用法寶把七色神山一點點切割下來,重新變成了葫蘆娃,並且一個個的抓捕了回來,然後準備煉製為七心丹,不過因為有著山神交給它們的七色彩蓮,最終並沒有被煉製成七心丹,反倒是被合為一體,成為了葫蘆小金剛。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