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知道現在的穩定生活來之不易,雖然只處於溫飽水平,但是,至少比以前那種流離失所,需要到處打家劫舍來爭取到一些金錢要穩定的多,要合理的多。

說白了,他們現在能夠合法的靠著自己的勞動力賺錢了,不再被別人看不起了,這對於他們來說,就已經很成功了。

對於很多人來說,成功的意義都是各不相同的。

當有的人被問及是否成功的時候,他們會是,自己還沒有成功,離成功還差很多。但是有的人被問及成功的時候,在同樣的境遇下,他們會很自豪欣慰的說,自己已經成功了,因為他們覺得現在過的比以前過得好,那就是成功。

每個人對成功的定義不一樣,成功與否會因人而異。

青聯幫的人享受的是這種成功后的生活,但是,和他們過的一樣,甚至比他們過的還要好的楊柳村的楊家,可從來沒有認為自己的生活進步了,反倒還覺得是在退步。

這種不容易滿足的人,帶有著強烈的劣根性。張衛兵這次也算是吃一塹長一智,日後跟人合作的話,無論是什麼事情,都一定要記住了,千萬不要跟有劣根性的人合作,這樣的合作,頂多是暫時的,不會長久,甚至,不能出現任何的小的波折。因為他們這樣的人,是經歷不了波折,忍耐不了坎坷的,他們永不知足,永不知足,就意味著,他們永遠不會記你的好!

戰鬥持續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最後結果顯而易見,青聯幫的人勝利了,但談不上大獲全勝,他們也付出了非常慘痛的代價,不少青聯幫的人都受了重傷,躺在地上起不來,就連袁崇剛的頭上都被開了瓢,現在還在呼呼的流血。

張衛兵撕下自己的衣角給這小子把頭包裹好,免得進了細菌被感染。

這時候,三個青聯幫的小弟把剛剛試圖趁亂逃跑餓肚肚楊闖抓了過來。

混戰的時候,張衛兵一直到處找楊闖,就在已開戰的時候,看這小子露頭了,後來就再也沒見過,到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戰鬥,楊闖作為楊家的頭子,基本上沒有出現在戰場,那楊家的士氣肯定會大減。

這次的失敗,對於楊家來說,絕對是一場重挫。

受傷人數起碼得有三四十個,只要是不逃跑的,基本上身上全都掛了傷,少部分人逃跑了,幸免於難。

張衛兵坐在果園內的一處土坡上,袁崇剛掏出一支煙來給他點上,不是什麼好煙,張衛兵也不挑。

嘬了兩口,嗆得他咳嗽兩聲,然後眯著眼睛,抬頭看著臉上掛著十萬個不服的楊闖。

「放了他。」張衛兵跟抓著楊闖的小弟說道。

小弟鬆開了手,但是沒有走開。

楊闖風剛被鬆開手,不知道哪來的那麼大的勇氣和怨氣,朝著張衛兵就撲上來,但動作還沒有做完整,袁崇剛猛的站起身,突然一腳把這小子踹飛出去。

這一腳不算重,其實整個打群架的過程,袁崇剛他們都沒有下狠手。

一來他們知道有警察在外面,二來這袁崇剛有點像江湖俠客,直到現在你,他還覺得,他們和楊家依然是自己人,自己人有矛盾了,可以打一架,但是千萬不能真傷了人。

所以他們來的時候,沒有帶任何武器,但是跟楊家人打起來之後,這幫楊家人可不管那一套,他們早就看不慣這幫外地人了,早就想找機會幹一仗了,現在機會來了,來了機會,就照著死裡面打。

因此,這次不少青聯幫的小弟都受了重傷,倒是反觀這些楊家人,雖然受傷的比較多,但是基本上也都是輕傷,沒有什麼要命的。而青聯幫這邊,有幾個小弟趴在地上,根本就起不來的。

楊闖從地上爬起來,自己覺得也沒什麼事情,撒腿就要跑。

旁邊倆小弟一把把他抓回來:「你他媽的往哪跑,老實點!」

楊闖掙扎了兩下,知道自己也掙脫不了,最後還是放棄了。

但臉上帶著一股欠揍的不服的表情,心裡依然覺得而自己是被張衛兵坑了,依然覺得他們楊家人吃虧了。

「兄弟,對我有意見,你沖我來,跟這些果農們叫什麼勁兒啊,你來這破壞我的果園也就算了,還把這裡的果農打傷了,這就有點不合理了吧!」張衛兵說道。

「對你們這種人,我做什麼都合理!楊柳村,是我們楊家人的底盤,你們憑什麼來這裡!」楊闖憤憤不平的說道。


「果園,是我買的,這就是我的私人領地,他雖然地處你們楊柳村,但是,這片地是我的,我有權利在這裡進行合法的種植,也有權利捍衛我的土地!當初要賣地的是你們,要跟我劃分界限的是你們,你們沒有把握住賺錢的機會,現在都怪哉我的頭上,那以後你們的老婆生不出孩子,是不是也要怪我啊!」張衛兵怒吼道。

一看張衛兵真急眼了,楊闖一下子害怕了,剛才那股十萬個不服的勁頭也都收斂了,但還是低著頭,橫著腦袋,他也知道自己不講理了,但以前不講理,都沒什麼事,而現在,面對張衛兵,你再干這種不講理的混蛋事情,那是要承擔責任的!

張衛兵緩和了一下情緒,繼續說道:「之前的工作,你一直都非常配合,我很感謝你!但是,不知道你受了什麼人的鼓惑,竟然跟我對抗起來,跟我反目成仇不說,還傷害了這麼多無辜的人,你們這次做的有點太過分了。之前我一再的給你們留情面,我念及舊情,一次一次的給你們悔過的機會,但是,你們非但不聽,反倒是變本加厲的來踐踏我的原則!那好,那我就要讓你們嘗嘗,失敗的痛苦,嘗嘗沒有我張衛兵護著你們,你們要承受什麼樣的結果,嘗嘗你們自己種下的惡果,不是我要亡你們楊柳村,是你們自己要亡自己!」

說完,張衛兵站起身,離開,袁崇剛什麼也沒說,只是看了楊闖一眼,緊跟在張衛兵的身後離開了。

果園門口,已經停了不少警車,囚車居多,三江縣裡調派來了不少警力,在這裡嚴陣以待。

張衛看了眼房芳,說道:「等青聯幫的人都走了,就進去抓人吧!」

楊闖無路可逃,和自己的同夥們被扔進了囚車。

坐在囚車中的楊闖,隔著鐵窗看著外面的自己的村落,看著自己離自己的家園越來越遠,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糟糕的錯事,但是人生沒有倒擋,沒有後悔葯,張衛兵給了他那麼多的機會,但他都痴迷不悟,現在,沒有張衛兵罩著了,他們再也不能肆意妄為了,等待他們的,就是鐵窗和監獄。

這一刻,他才知道,張衛兵來到楊柳村之後的這段生活是多麼的穩定,張衛兵真的是在帶著他們發財致富,只是自己沒有抓住這次機會,而且,還貪得無厭,蠻不講理,做出了這種混蛋的事情。

楊闖抽了自己兩個大嘴巴,然後失聲痛哭。

回去后,張衛兵統計了一下果園的損失,近乎一半的果樹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本來剛剛簽署的不少訂單,現在遇到這種事情干,一下子成了問題了。

但是張衛兵不能違約,到期不能不給人家交貨,這可怎麼辦?

思來想去,張衛兵倒是想出了一個辦法……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 「嗯,梁隊長的防範意識太過嚴密,對於我們所有的行動都很警覺。」

陳筱哭喪著臉,這次這麼驚險都沒有成功,那到底怎麼辦才可以啊!

陳筱跟著周昂一起到了窗前,打開客廳的窗戶,秋天乾燥的風吹起周昂額前的髮絲,周昂搖了搖頭。

「下次再嘗試吧,這種行為確實有些危險」

看向小區門口已經拆掉的保衛處,這個小區現在已經沒有了物業公司專門管理,是小區里的一些老人自己組建了一個管理會,晚上已經沒有保安看守小區的大門。

周昂有些出神,他想到在夢中看到的那張工作證。

祁婉兒之前在城郊醫院工作?

或許可以從這裡著手調查,老師在城郊醫院還掛了一個主任的職位。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

在夢裡是沒有時間概念的,時間的概念是視覺聽覺和觸覺綜合的一種扭曲感,在睡眠時大腦為了降低能量消耗,會自動關閉這種感覺。

周昂和陳筱在梁鴻卓的夢境之中做了這麼多事,現實之中卻才過去兩個小時。

周昂想到一個可能。

如果林笑笑的意識真的是被困在了自己的夢境之中,她面臨的是什麼?

無盡的時間嗎?

陳筱被周昂叫去睡覺了,她現在已經困得一直打哈欠。

周昂坐在客廳,一會兒想想自己就是梁鴻卓的女朋友祁婉兒,一個人呆在這個孤獨的房子里。

一會又想象自己被困在一個永恆的時間停止流動的城市之中。

他失去了夢境,一時不想睡去,害怕睡去之後就忘了林笑笑所說的那句話。

回去吧?


她為什麼要說回去?

難道她知道自己是什麼情況,只是處於某種原因沒有告訴自己。

林笑笑變成植物人和她現在的狀況會不會又什麼關係。

周昂坐在客廳獃獃的看著黑屏的電視,電視的外殼都生了銹,不知道有多久沒有打開過,窗外晨光熹微,已是天亮。

周昂此時才睡著。

不到七點陳筱就叫醒了周昂,今天還要去城郊醫院試驗和治療。

今天梁鴻卓不知道為什麼起得特別晚,他只覺得自己頭疼欲裂,而且身體酸軟,就像昨天劇烈運動過一樣。

躺在床上聽到外面的聲音,他爬起來,頂著黑眼圈出去看到周昂和陳筱正要出門。

「這就走了啊,先去吃早餐吧你們,我感覺好像感冒了,我再睡會兒。」

周昂和陳筱坐在前往城郊醫院的公交車上,周昂回想起剛才梁鴻卓的狀態。

難道……自己在梁鴻卓夢境之中的行為影響到了梁鴻卓現實之中的身體?

這就像有時你在夢中夢到跑步,第二天起來覺得自己腳發軟一樣。

周昂擔心自己通過誘導進入梁鴻卓潛意識的夢境對梁鴻卓產生了影響。

兩人慣例在楊教授處做了試驗,楊教授試驗之後遞給周昂一張CT圖。

是周昂後腦的CT圖,周昂剛從那種亢奮的狀態里恢復過來,看到CT圖一愣。

「你的後腦出現了一些變化,增生的部位之前萎縮之後細胞活性降低,但現在有些新的變化。」


周昂看到CT圖上自己的後腦處出現了一層很薄的膜。

這是……

「醫學上將你的這種現象稱作覆蓋性病變,但是我並不認為這是病變,不過你的增生組織正在朝著一個不可控的方向變化,你要做好準備。」

楊教授不含感情的聲音傳進周昂耳中,剛剛醒過來的陳筱擔憂的看了周昂一眼。

周昂對自己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在意,而且他覺得這個轉變並不是惡性的轉變,只是不知道最終會變成什麼樣子。

九月一號就即將開學,周昂這幾天每天早上就在城郊醫院進行試驗,下午的時候還要幫陳筱補習功課。

陳筱的轉學手續已經辦好,她轉到石室中學附屬小學的畢業班。

之前在孤兒院的時候,陳筱並沒有很注意學習,她的興趣都在孤兒院里的課外書上,還有那些公益機構捐贈的唱片,藝術品。

但是學習也一直么有拉下,她也同周昂一樣具有很強的學習能力。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個世界上周昂和陳筱是最親近的兩個人,兩人都是被這個世界遺棄的孤兒。

兩人都在自己母親的腹中將自己的弟弟或妹妹當做了養料。

在楊教授將這個事實告訴兩人之後,兩人的神情都沒有太大的的變化。

對於孤兒來說,對於這個世界的感情是淡漠的,陳筱也許需要自己血緣上有一個母親的存在。

九月一號,周昂帶著陳筱回到了學校,今天學校要進行開學註冊登記。

學校里添了許多新面孔,九月也是新生開學的季節,但是新生要等開學一周之後才會正式註冊,現在的新生都是帶著家裡人一起來S市這邊順道旅遊的。

已經有許多社團開始在食堂外面擺起了攤位,見到有面嫩的就會被他們拉住。

「同學同學,圍棋社了解一下,漂亮學姐教你下圍棋。」

「加入航模社,放飛你兒時的夢想。」

周昂剛走近食堂的路口準備回宿舍,他的學生證放在了寢室里,沒想到就被兩個女生拉在路口,手裡被塞進了兩張傳單。

那些女生看著周昂冷著臉面無表情的樣子,也沒有和他多介紹,這種殭屍臉進了社團也不招人喜歡。

周昂搖搖頭,把傳單塞到了好奇的陳筱手裡,這些同學肯定是因為看到他帶著陳筱以為他也是剛到學校的新生。

回到宿舍,李龍和楚飛剛好也在,楚飛看到周昂身後跟這個清秀的小姑娘眼睛一亮。

「嘿,周昂,這是你妹妹啊!」

倒是李龍神情懨懨的抬頭看了周昂一眼后就低下了頭,正在填著什麼。

寒暄了幾句,得知李龍和楚飛都已經去過學院蓋過章,周昂從自己的座位抽屜里取了學生證就帶著陳筱走出了寢室。 閆闖帶著一幫人正在果園裡肆意妄為的搞破壞。

好幾個還在果園裡工作的西村的人也沒有放過。

就連正在除草的婦女也沒讓她們逃走,拿著鐵杴榔頭就是一頓亂拍,把人打的渾身上下是血。

楊闖他們目無法律,覺得自己打了果園裡的人,這人就算是工傷,張衛兵肯定是要自掏腰包給他們治病的。果樹被看了,損失的錢是有數的,但是人要是被打傷了,這個套的醫藥費可就沒準了!

而且,打了這裡人,看以後誰還敢給張衛兵幹活。

可是他們就沒有想到,你們重進這裡惡意傷人,是要受到法律嚴懲的。這是一個法治社會,是容不得他們亂來的。

這種事情要是放在美國,你們這屬於私闖他人領地,人家可以直接射殺你們。

但楊闖他們畢竟收到的教育不多,他們只想來這裡借其,而且,他們覺得,這些果園雖然承包出去了,但是依然是自己的底盤,不僅僅是這裡賺了錢要有自己的抽成,跟重要的是,誰能夠在這裡工作,也得是他們說了算。

他們想讓你在這裡工作,你就能夠工作,不想讓你工作,就得滾,而且,只要是在他們的底盤,他們想揍你就揍你!

西村的這幫人也不是吃素的,畢竟他們有青聯幫撐腰呢。

袁崇剛一聽自己的人被打了,還是被楊闖帶的人給打了,打傷了不少,婦女小孩都沒有放過!

袁崇剛雖然也混過,但是畢竟是軍人出身,從道義上來說,他不可能置之不理,而且,從情理上來說,這種窩囊氣他自然不能忍!

不過,袁崇剛自從跟了張衛兵之後,做事情也知道三思後行,出去干仗是肯定的,但是一定要先告訴張衛兵。

當時張衛兵剛從縣裡開完了會,在縣裡面的會議上,他明確了自己的發展規劃,想要在燕南鎮建立一個果汁廠,搞活燕南鎮的農貿經濟。

上面的人很看重他,尤其是梁萬民,對張衛兵所作出來的種種成績更是連口稱讚,當張衛兵提出這個大膽的想法的時候,梁萬民是第一個表態支持的。

其他的幾個縣委縣政府的領導,也都是跟著支持,但是心裡怎麼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當然了,這種支持,只是口頭上的支持,想要等著縣財政去撥錢或者幫他找門路的話,這就有點困難了,一切實際的事情,還得是你自己來,做出了成績,那是領導的,但是之前的艱辛,還要自己扛著。

對於燕南鎮,上面的人更關心的是李小沫負責的物流中心的建設,規模已經建設好了,物流的配套設施,例如大型的倉庫,以及吊車之類的設備,也要開始上了。

用國內的設備還是進口設備,會議上面產生了分歧,李小沫覺得還是用進口設備,但是投入就會大,,要比國產設備高出三分之一的錢,這筆錢,在之前上面剝下來的預算裡面是沒有算在裡面的,所以說,想要進口設備,還是要上面繼續撥錢。


Related Articles

“既然你不說話,那我也沒必要坐在這裏了。”顏雪做出要走的動作。

“邢小姐請坐下。”上官吟連忙挽留,“上次...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