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前輩你……怎麼知道。”藍海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只有自己與紫魂知道的祕密竟然被別人知道,心裏大駭,同時震驚到無以復加。

“哈哈哈,不然怎麼能說明我包打聽的實力呢?”包打聽繼續道。

“前輩,這件事……可有第三個人知道?”

“不曾知道。”

“希望前輩能提在下保守祕密,那畫,我會替前輩拿回來。”

“你放心,我也是有職業操守的,絕不會透露,更不會拿畫來威脅你,只要你拿回了畫,我會給你個滿意的答覆。”包打聽說。

終於,藍海還是答應了包打聽,去西方固然有危險,但能更接近靈壇,說不定也會得到不少有用的信息,況且這包打聽連自己會變化術都知道,這世上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麼?

當下,藍海就開始變化,反正這包打聽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祕密,變化就不再是祕密。

這次,藍海並沒有改動自己的樣貌,僅僅是將頭髮變成了金黃色,然後將眼睛變成了海藍色,雖然沒有了東方人的霸氣,但看起來更帥氣了。

那包打聽看到藍海的變化術沒有絲毫驚訝,仍舊一副笑吟吟的樣子。

正要離開的藍海忽然問道:“對了,前輩,我尋得了那幅畫,還來這裏找你麼?”

“不必,只要隨便說一聲包打聽在哪兒,我會立刻出現在你身邊。”

緊接着,聲音就消散在空中,而包打聽也消失了,藍海看着空無一物的店鋪,心裏震驚不已,這包打聽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能在自己面前毫無徵兆的消失,難以抑制心中的震驚,藍海慢慢踱出了包打聽的店鋪。

“大哥,那小子出來了,我們上吧。”

“不行,這裏還在包打聽的範圍,我可不想招惹那個恐怖的老頭,再等等。”

“哦?恐怖的老頭,可是說我?”

幾個暗中人的背後悄無聲息的出現一個身影,嚇得幾人直接坐在地上。

好在老大有點膽識,顫抖着說:“包……前輩,小人不是這個意思,小人只是與那小子有仇,絕不會在包前輩門前鬧事。”

“那小子,有人讓我保他。”包打聽說。

“這……既然如此,包前輩都這麼說了,我們絕不會在動那小子一根毫毛。”

“你們西方人,我不信,全是背信棄義之輩,還是去死吧。”話音未落,那幾個暗中人連聲慘叫都沒發出,就慘死街頭,一行七人,全部真仙級別。

過了很久,一個神祕人出現在包打聽身邊,對着包打聽一抱拳:“謝包前輩。”

“不礙事,我倒是對你很感興趣,幫個忙也不礙事。”包打聽說着眼睛看向了神祕人,眼神好像能穿透一切,可終究被神祕人阻擋。

“你說,我真的會出現在那裏?。”

“沒錯,前輩可是比我先去那裏”

如果藍海在場一定能認出來,這神祕人,便是自己的監視者。 葉華沿著那邊看過去,這突然的不速之客,影響了整個客棧的客人的雅興,葉華也對此不樂,好好地心情突然全沒了,品茶的興緻全被這不速之客弄沒了……

女人的美,是男人都想欣賞,尤其是打扮的花枝招展,靚麗極品的這位客棧老闆娘,確實憑藉這一身男人只看一眼,獸性大發的打扮,能夠招攬到許多的男性客人,生意上因此做的很好,但是這被稱為狂少俠的男子到來,他的賞美風格,馬上讓在場的人很是反感,這男子以肆無忌憚,十分畜生的眼神盯著老闆娘的臀部,這一點讓眾人很是鄙夷……

「八玄門最強弟子,狂霸王,為人極為霸道,兇惡,以煞氣一身,嗜血好戰,而聞名」柳天香的視線看到了那邊,輕輕的講著。

「公主殿下,你認識此人?」葉華頗為驚訝,這位公主莫不成已經行走江湖?不太像是剛從皇宮出來的女子。

「嗯,略有一聞,以前從一些天下書本中看到過此人的名字,聽說,這狂霸王不僅修為強悍,還有一個特別的愛好,凡是看上的女人,他都會以極為低俗的眼神盯著別人看。

葉華的額頭落下了一滴汗潤,天下之大,無奇不有,竟然還有人這麼欣賞美女的?葉華與柳天香對視一眼,兩人立即想到什麼方面,頓時面紅一下,柳天香警惕的道「葉公子,你不會是也有那種骯髒的想法?莫非你與狂霸王是同道中人?」

「……」葉華一陣納悶,公主殿下胡思亂想什麼去了?

「老闆娘,你看,我狂霸王千里昭昭來到你的客棧光顧生意,你是不是熱情的招待一下呢?展露一下你的絕世風姿,讓大伙兒瞧瞧?說來,我狂霸王真想看一次你的臀下風景,不論你有什麼要求,我都答應」狂霸王進一步為難。


「這,狂少俠,你這不是成心為難奴家嘛,客棧好多人,怎好意思吶」老闆娘心中氣的要死,對方未免太過霸道?

「一眼的事,看你羞澀的,天下美人,就是要給男人展現她們的美麗,不然,生的再美那也沒有綻放的空間」狂霸王哈哈地笑道,把一把巨刀擺放桌面,氣勢嚇人,意思已經擺明,今兒你不從那也得從,乖乖的照做。

「過分,真的過分」柳天香實在看不下去,玉唇咬著,露出一副俠女仗義之色,起身,便對狂霸王走去。

而此時葉華已經先一步走了過去,葉華一向是一位正義的少年,見到這種欺辱柔弱女子的事件,他肯定不會允許,喝了一聲「收起你的念頭,光天化日之下,對一個軟弱女人這麼為難,你不配做一個男人」

「喲,挺有英雄本色的嘛」狂霸王十分驚訝,竟然有人敢走出來做英雄?他幹這種事兒不下一百次,從沒有外人敢幹擾,今兒頭一次遇上有膽量的小子,他很是意外,粗糙的面上浮起幾分輕笑,微微的看向了葉華,見到的是一個比自己矮小許多的青年,更讓他好笑了,笑的很疼。

老闆娘跑到葉華身邊,露出一副驚喜之色,細細的輕聲道「公子,你的身手不差,若你能幫奴家解圍,今天奴家的身子給你欣賞,哦,不,人家給你玩,你要多少次都可以啦,只要你趕跑狂霸王,什麼都依你了,就算便宜了你,那也不能便宜這人渣」

葉華聽著老闆娘充滿嬌滴滴的嫵聲,他苦笑起來「老闆娘,你不要誤會,我出來幫你並非圖著你的身體,而是找到了對手,一個讓我渾身血液狂熱的對手,請你不要亂想」

「啊!你,你不是……」老闆娘聽后羞愧滿面,大感丟人,眼前的公子一身正氣,哪兒是那種貪婪女人美麗的人呢?老闆娘一陣羞澀之後,似乎十分害怕狂霸王,咬著軟Chun,說「公子,你太過冒險,我心裡過意不去,只要你能趕走狂霸王,日後,我蘇嫣兒就做你的女僕,當是報答你哦,我知道你沒有那種心思,但我滿喜歡你的正義,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如何?」

這天下沒有白費的事情,混了江湖許久的蘇嫣兒很清楚,只是她真的完全不了解葉華為人,葉華已經遇上對手,就算她不被為難,葉華也會挑戰對手。

對於蘇嫣兒的暗中約定,葉華選擇無視,把注意力落在狂霸王身上,從對方的一舉一動中,能感受得到一股武者的氣魂,那是一種經過了太多戰鬥,而擁有的一股煞氣,葉華說道「沒有男人本色,怎麼出來行走江湖?」

「有意思,有意思」狂霸王連連笑了笑,敢跟他這麼囂張說話的少年,只有一個,面前的少年,不過他可沒有耐心跟眼前的小子屁話,魁梧的身軀站了起來,以一陣凌人的威勢鎮壓葉華「自古英雄多短命,你小子一點也不清楚此話的意思,我便教教你,有些人,有些事,是你不能挑戰的。」

狂霸王雙眼一暴怒,一陣凶氣射出,讓客棧之內為之恐懼,幾乎所有客人都混混顫顫的跑開,讓出一個諾大的空間,面對對方的氣勢,葉華絲毫不懼,神色冷靜,以正面抗衡的身勢抵抗下來,紋絲不動,如此氣魂,讓的對方甚是驚訝「有兩下子,真的有兩下子,看來你並非被愛美之心沖昏了頭,原來是有點能耐啊,不過,你還是不敵我一招」

「彭」那厚重的大手,在話落之下,蘊含狂暴的武之氣,朝葉華轟出。

葉華卻不懼,選擇了硬抗,同樣一拳出擊,兩人的拳頭對打一起,短瞬之內,一股破天荒的力量摩擦,射出一團團氣量波瀾,幾張圓桌在波瀾中被沖碎。

「這力量,好強」葉華的身軀連連後退,臉色慘白,難以抵抗得了對方的力氣。

當狂暴氣息散去,兩人的身影便出現眼中,葉華倒退了五步,他的拳上,傷了一處,鮮血滴落,染在了客棧的地板。

而看狂霸王,原地不動,似乎沒有什麼大礙,但卻,嘴角處,流出一絲絲血跡…… 兩人之間的交手看似狂霸王佔據優勢,他的拳頭力量將葉華給震退,但是其實狂霸王心裡最為清楚,這一下交手之後,他沒有佔到一點便宜,感受著體內不斷湧來的騷動,一股狂勁的氣波衝擊身軀五臟六腑,他的臉色有些難看,然而,他馬上露出一副狂傲的笑容「好,好,這一招不錯,多久了沒有人能與我狂霸王如此交手,你算是第一個,但你也是最後一個」

狂霸王的話音之下,擺在桌面的一把巨形戰刀,散發出一股殺戮之氣,他握在手中,戰刀的刀刃上,有著一絲血色光芒,這把戰刀竟然已經染血,不知道從何時候,刀鋒上出現了一滴滴血色,非常的可怕,讓在場的人都懼怕無比「這把狂刀,乃我的狂霸王最強的武器,經過了無盡的殺戮,吸收了所有對手的鮮血,進化而成的一把靈器,它的力量,甚至有時候連我也無法控制,一刀而出,刀出人亡,沒有人能在一刀之下活命,你的實力,有資格讓我使用這把狂刀」

狂霸王哈哈地笑了起來,手中的狂刀直直的指著葉華,無形的壓力壓迫在客棧之內……

「開,開什麼玩笑?我們可不想被波及而死啊」

「快一點逃跑,這傢伙真的要使用那把可怕武器,看樣子不是撒謊的,這武器充滿著噬魂危險氣息,如此兇殘,誰能接下一刀?」周圍的人臉色無不是慘白起來,趕緊朝客棧門口跑出去,生怕遲了一步會丟命。

「一刀?」葉華的血氣狂熱了起來,根本沒有退縮的打算,選擇面對。

「對,殺你,只需要一刀」狂霸王傲然的說道。

柳天香的面色微微變了變,對葉華傳音說道「葉公子,這把刀很可怕,不要跟對方打,退走吧」

天下書本中說的一點沒有錯,狂霸王的武器之暴殘,讓人恐懼。

柳天香在一旁勸著葉華,葉華打不過狂霸王這一點不丟臉,畢竟,他出道不久,而對手,則是一個早十年就在外面闖蕩的人,早已經有了一個兇惡的名聲……

「公主殿下,你退出去,我要跟此人戰鬥」葉華否決了柳天香的勸說。

「可是……」柳天香不放心,但,阻止不了,只得點點頭,從葉華的眼神可以看出,葉華也是一位戰鬥狂人。

葉華戰氣提升,選擇迎接,一步跨向狂霸王。

「有種」狂霸王沒想到葉華見識了他武器的霸道,非但沒有害怕,選擇跟自己繼續戰鬥,這一股氣魂,絲毫不弱於他。

「哈哈哈!」

狂霸王放聲長笑,推動手中的狂刀,狠狠劈出,一刀血色刀氣,猶如死亡收割者,瘋狂地襲擊向葉華。

這一刻,地動山搖,刀氣破空而出,如此聲勢,連逃到外面的武者們都感到裡面的可怕。

「死吧」狂霸王斬出一刀,便露出自信的神色,在他的眼內,葉華已經是一具屍體。

「喝」葉華面向這一道殺戮刀氣,單手一爪,堅硬的手掌,蘊含著一股武氣,赤手空拳去迎接攻擊。

「轟」

刀氣與他的手接觸了一起,頓時,一陣陣咆哮如雷的炸聲響出,葉華被血色刀芒覆蓋,看不到身軀……

「縱然你肉身強大,但在我的武器殺傷力面前,你也接不下一招便死去」狂霸王搖搖頭,已經覺得這場戰鬥沒有了意思。

「那可不一定」葉華的聲音響了出來,此時,葉華的身上出現幾處傷口,鮮血染紅身體,而他人,則沒有倒下,站在狂霸王的身前,一雙眼睛充滿熱血狂傲,赤手爪碎那道刀氣。

「咦,竟然擊破我的攻擊?」狂霸王驚異一聲,十分不信,臉色頓了一頓。


「九重掌」接著,便看到葉華打出一道武技,掌力帶著九次重擊,全部轟中了對方的胸膛。

「啊,咳咳……」狂霸王連連吐出鮮血,身軀撞碎幾張大桌,客棧的牆壁都塌了下來……

「你說的一刀,已經完了,而我人還活著,刀出人亡,也不過如此」葉華冷冷的說道。

「哼」狂霸王輕哼一下,心裡暗罵,他媽的,這個小子的肉身到底多強大?不止接下一刀,還能還擊?剛剛的武技到底怎麼回事,蘊含九次的破壞力奧義,差一點要了他半條命。

「算我小看了你,你小子也不簡單」狂霸王又是咳嗽不止,嘴角不斷溢出血液,已經傷的不輕,他凝視一眼葉華,考慮到什麼,突然長笑一聲「雖然很想與你戰下去,但我從八玄門出來還有別的事,沒有時間在這裡浪費,閣下,可敢報上名字?」


「葉華」

「好,我已經記住你,下次有機會在交手,你的實力,值得我尊敬」狂霸王丟下一句話,選擇退走,在客棧中消失。

在狂霸王離開之後,不久,葉華臉色蒼白,身影難以站穩,倒到了地上。


「公子,你,你怎樣了,不要出事呀」老闆娘過去扶起葉華,急急的說道。

「我受了重傷,被對方的刀氣傷了內部」葉華慘笑說道,肉身如此的強,還是難抵抗狂霸王的刀氣,這人的修為之強,絕對比他高了太多。

「那,那怎麼辦?奴家沒有修為,不知道怎麼幫你」老闆娘焦急不安,這件事說到底還是因她而起,她連累了葉華,心裡過意不去。

「葉公子,我幫你療傷「柳天香笑道。

「多謝」葉華微微的點頭,沒有拒絕,自己療傷需要花上不少時間,有柳天香幫助的話,一夜時間就能恢復。

小龍女坐在葉華旁邊,打著瞌睡,柳天香運轉一種奇異的療傷之法,極為玄奇,竟然能在很短的時間內治癒葉華,讓葉華頗為驚訝,她抿嘴一笑「我其實修鍊了兩套功法,一種是進攻型,一種是治療系,公子,你也真是亂來,不知道狂霸王那傢伙是狂刀霸王嗎?又是六級武魂修為,你才三級,怎麼打?不過真是讓我吃驚,你竟然真的打退對方,真不知道你怎麼做到的?」 短暫的休息後,藍海就上路了,此次前往西方,藍海心裏也沒底,畢竟東西方局勢並不融洽,況且自己又是靈壇尋找的人,一個差池就被發現,不過去西方也有好處,或許靈壇沒想到自己會這麼膽大,忽略了自己腳下的土地。

東西方中間隔着一片汪洋大海,這海比人間之海大出十幾倍,不過仙界的代步工具也不同凡響,名爲飛梭,飛梭的速度有快有慢,按照品級來分,一品到九品,品級越高速度越慢,一品飛梭是最快的,速度可達仙將的巔峯速度,而九品則是最差的,也就一般散仙的速度,當藍海來到港口的時候,才發現東西方勢力雖然水火不容,但還是允許商貿往來的,有不少東方商人也會前往西方做生意。

藍海挑了一架五品飛梭,五品飛梭的價格高的嚇人,將近三百萬仙幣,不過好在藍海搶了古云幽,那古云幽背後不愧是大勢力,隨身裝着上億的仙幣,還有不少珍貴的玩意,起碼短期內,藍海不缺仙幣。

買了飛梭後,就可以出海了,不過也可以與同級飛梭一起出海,因爲在海中若是飛梭損壞了,那對於不會飛的仙人來說可是死亡的訊號,而一架飛梭攻擊力並不高,所以很多人就結伴一起走,龐大的飛梭戰隊也可以嚇退不少海中魔獸。

反正都是五品飛梭,自己呆在自己的飛梭中,藍海也就隨着五品飛梭隊伍一起出海。

話說一堆五品飛梭一起出海的場面也是極爲壯觀,據港口人說,這片海洋最窄處也有數百萬裏,即便以飛梭的速度也要飛行將近兩年。

在海洋中前行,魔獸反倒不是最恐怖的東西,因爲還有一件更恐怖的,就是孤獨,望着永遠一成不變的大海,好像永遠沒有頭,若是沒有過硬的心理素質,三個月時間估計都能瘋了。

不過好在,藍海不會遇到這樣的窘境,在飛梭中扔下一具副魂後,藍海就去了魔界,兩年時間,自己也能將魔界好好遊歷一番,反正有副魂守着,有什麼麻煩也能第一時間通知自己,況且只分出少數幾具副魂,副魂基本可以繼承本體全部的實力。

於是,藍海放心的魔界之旅就開始了。

魔界不比仙界,裏面氣候環境要惡略很多,魔界修煉的並非仙氣,而是魔氣,相比仙氣霸道很多,而且魔界之人重在修身,肉體力量極其變態,這次藍海來魔界,也是爲了能得到魔界修煉肉身的功法,將自己的肉身好好修煉一番,畢竟經過粉白液體的改造,自己的肉身力量已經比常人超出太多,這麼好的資源不能不利用。

第一次踏上前往魔界的路途,藍海一沒有地圖,二是路癡,幸好有小路,不然估計兩年時間,藍海連城市都找不到。

魔界的城市不像仙界,經過兩個月的長途跋涉,藍海終於來到了第一座城市,魔域城。

同時也第一次見到魔界之人,魔界是魔獸的飛昇聖地,大部分是魔獸幻化的人類,當然也有天賦極高的魔獸並沒有人化,還有小部分人類,這些人就是像藍海當初遇到的魔人樂小方一樣專注修身的修行者。

藍海的出現並沒有引起過多注意,魔界本就混亂,什麼人都有,但是魔界不同仙界,只有一方霸主,並沒與東西方之分。



Related Articles

進屋的時候見王祖空氣喘吁吁靠在椅子上,手指尖兒血淌得直歡。

我走過去說F“王爺爺,你手指流血了。” ...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