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難怪艾弗爾隊長會發出這樣的感慨。

身為鎮北軍的多年老兵,艾弗爾隊長可是經歷過數次和薩克王國貪狼軍團的戰鬥。


在此之前他服役的近十年內,因為蘭帕里王國的財政困難,使得鎮北軍的補給一直都十分困難。

就算是保證鎮北軍的基本軍備都已經是一件非常難以保持的事情,就更不要說還能保證其它方面的後勤補給了。

之前在戰鬥中,鎮北軍的士兵們大多數時候都只是飢一頓飽一頓,吃的東西也只不過是最簡單粗劣的白面饅頭。頂多只是偶爾能夠捕獵到一隻野味才能打打牙祭。

至於蔬菜?那基本很難見到。

一是因為窮,二則是因為運輸困難。

至於睡的地方那就更加不用指望了。多數時候能夠有個簡易的帳篷都要謝天謝地,至於溫暖的棉被那是想都別想。

每年到冬天的時候,鎮北軍全軍上下甚至連棉衣都無法保證充足,就算有棉衣的,多半也都是質量很差,連基本保暖功能都不能做到的劣質棉衣。

以至於一進入冬天,鎮北軍總會因為嚴寒而導致不少非戰鬥減員。

然而自從新飛商會出現之後,鎮北軍的日子卻一天天地明顯好轉起來。

之前在新飛商會的支持下,鎮北軍獲得了軍用魔法機械的支持,第一次反過來壓制了貪狼軍團,在正面戰場上佔據了絕對優勢,這就已經讓所有鎮北軍將士歡欣鼓舞。

而等到後面隨著蘭帕里王國的財政狀況逐漸好轉,再加上蘭帕里王國內部因為魔法工業產業的發展,使得各方面的製造能力都大幅增加,便讓鎮北軍的各方面後勤補給都發生了天翻地覆一般的劇烈變化。

具體來說的話,以最基本的衣食為例,現在的鎮北軍裝備了大量的魔力火爐,可以使得鎮北軍將士能夠隨時隨地開火做飯,而且還不用擔心炊煙暴露自己的行蹤。

再加上蘭帕里王國內強大的運輸能力,保證了各種新鮮食材都能夠及時運到鎮北軍的手上,可以讓他們隨時吃到營養豐富、搭配合理的一日三餐。

而最讓艾弗爾隊長和絕大多數鎮北軍將士高興的,莫過於幾乎永遠都有肉食提供這一點了。

自從新飛商會聯合兩個精靈族部族和蘭帕里王國內的幾家商會開辦了數家生禽養殖場后,蘭帕里王國內的各類肉食產量立即暴增。

現在蘭帕里王國內的普通平民們對於吃肉已經完全不像以前那樣感到稀奇難得,他們這些當兵的粗漢們就更是可以獲得軍部最大的供應。

然後在穿的方面上,現在軍部已經制定了阿瑪尼商會作為了軍服供應商。

憑藉著阿瑪尼商會強悍的衣物製造能力,無論軍部要求多少見衣服,阿瑪尼商會都能夠保證及時供應商。

現在艾弗爾隊長身上穿的這一套衣服,從裡到外,甚至連**都是阿瑪尼商會出品。

因為他低層軍官的身份,這一套的質量比普通士兵的還要好一些,就算不在軍中,直接穿出去也顯得極為氣派好看,質量做工還好。

艾弗爾隊長甚至早有打斷,等到自己從軍中退役了,每年發的這套衣服帶回去后,也足夠他以後不需要再去買新衣服了,可以省下不少錢呢。

兩相對比之下,如果說之前鎮北軍的將士們每一次抵抗貪狼軍團的攻擊,甚至在穆爾托山脈過的平常日子都是一種極大的煎熬的話,那麼現在簡直就像是身處天堂一般。

艾弗爾隊長一邊想著這前後的改變,一邊享受著魔力風扇帶來的涼風,只覺得無比愜意。

不一會兒,他便沉沉睡去。(未完待續。。) 有人歡喜,自然就有人憂。

艾弗爾隊長舒舒服服地睡過去的時候,薩克王國貪狼軍團新任軍團長托比?泰德卻臉色陰沉地盯著手中的一份戰報,最終還是忍不住心中越來越盛的怒火,重重地將這份戰報在面前的的桌子上一拍。

「誰他媽來告訴我,這他媽到底是怎麼回事!」泰德軍團長一對眼睛瞪得渾圓,從中噴出了無窮的怒火。

營帳內其它的貪狼軍團軍團們齊齊垂下頭,無人回應,整個營帳內就陷入一股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看到其他人這樣的反應,泰德軍團長心中怒火更勝,然而他根本找不到發泄怒火的方向,因為這次後勤基地突然遭受攻擊被摧毀,嚴格來說並不是有什麼人犯了錯,而是他們對蘭帕里王國方面的進攻方式壓根沒有任何準備和應對。

他們在這個最後的也是最重要的後勤基地布下了足足一萬名精銳重兵把守,沿途更是布下了層層封鎖線,就是為了不給之前那支煩人的蘭帕里王國突擊小分隊任何機會。

然而他們卻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蘭帕里王國鎮北軍的攻勢,並不是來自陸地上的任何一個角落,而是來自天上!

根據戰報顯示,五艘魔力飛艇在昨天下午忽然出現在後勤基地的上空,然後毫不留情地丟下了無數枚魔力炸彈,僅僅只用了不到五分鐘,就讓這個後勤基地變成了一片火海。

因為事發突然,對方的攻擊又格外猛烈。導致負責防守這個後勤基地的士兵們壓根沒能做出任何反應。

當然。就算他們能夠有所反應。卻也拿高高懸浮在天空中的五艘魔力飛艇根本沒有半點兒應對的辦法。

雖然防守部隊中為了穩妥起見,也留下了十來名魔法師,可是根據戰報顯示,這十來名魔法師在五艘魔力飛艇的攻擊下,根本連飛上半空都做不到,自然無法形成任何反擊。

最終結果,就是防守部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五艘魔力飛艇在高空中肆無忌憚地對後勤基地進行攻擊,卻對此束手無策。

而且魔力飛艇的攻勢實在太過猛烈。以至於防守部隊只能勉強撤出了大部分人員,卻根本沒有任何多餘的精力再去搶救那些珍貴的後勤物資。

於是現在貪狼軍團所面臨的情況一下子就變得極其嚴峻。

對於一支部隊來說最為重要的後勤物資現在已經所剩無幾,而對面的蘭帕里王國鎮北軍依然在正面戰場上不停地施加壓力,使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喘息的機會。

可是想要反擊的話,卻對於後勤物資的要求更高。

別的不說,單單隻是貪狼軍團這次裝備的上百門魔力火炮就需要大量的魔力炮彈進行支持。

沒有了足夠的補給,這上百門魔力火炮也不過就是擺設而已。

發了一通火后,泰德軍團長強迫自己重新冷靜下來。

由於所有的後勤物資幾乎都被摧毀,所以現在貪狼軍團根本不可能頂得住蘭帕里王國鎮北軍的攻擊,只有撤退一途。

然而一旦在這裡撤退。就相當於拱手讓出了對薩克王國來說最重要的門戶地帶,讓蘭帕里王國的大軍可以肆無忌憚地入侵到薩克王國中來。

所以就算是撤退。也需要仔細安排,至少也要堅持到白虎軍團的支援到來才行。

當然,如果軍部能夠迅速做出反應,從王國內部立即重新運送一批物資過來補充的話,他們依然有一戰的可能。

只是泰德軍團長自己也很清楚,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先不說軍部收到自己的求援就要好幾天時間,收到後作出決定又要花上一段時間,而最讓人頭疼的,則是把那些物資運送到貪狼軍團的手中來,最低也要花上足足一個星期。

想到這裡,泰德軍團長忍不住在心裡怒罵了一句。

之前他接手貪狼軍團和王國南部防務工作的時候,就曾經向軍部提過建議,修建一條連通貪狼軍團大營到王國深處的公路,方便各種後勤物資的運輸補給,卻被軍部給直接否決了。

軍部給出的理由是修建一條這樣的公路最少要花費超過五十萬金幣,與其把這筆錢花費在這裡,還不如花在其它更有價值的東西上,比如支持軍用魔法機械研究院多製造一些魔力火炮什麼的。

然而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公路所帶來的交通提升卻顯然更為重要。

假如薩克王國內能夠像蘭帕里王國那樣遍布公路,同時還有無數貨運魔力機車作為支持,那麼貪狼軍團就算後勤基地被毀掉也沒關係,因為憑藉著這麼便利的交通運輸條件,他們完全可以很方便地快速進行補給,根本不用發愁。

泰德軍團長可以肯定,對面的蘭帕里王國鎮北軍肯定就擁有他夢寐以求的後勤補給條件。

因為蘭帕里王國國內到處都是公路縱橫,並且已經被無數貨運魔力機車取代了傳統馬車,可以保證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接收到新的補給。

而最為關鍵的是,對方還擁有一個完全無法針對的優勢,那就是魔力飛艇。

想到這裡,泰德軍團長抬起頭,看了營帳頂部想了一會兒后,再垂下頭時,臉上就已經完全恢復了冷靜。

「傳令下去,放棄恩塔克山峰,全員收縮,回防諾曼谷口。」

營帳內眾人齊齊抬起頭來,愕然看向泰德軍團長。

「將軍,這……這是要撤退嗎?」一名軍官忍不住問道。


「沒錯。」泰德軍團長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現在後勤基地被毀,我們已經沒有能力繼續在這裡和對方僵持。與其幾天後被對方硬生生攻破,不如現在主動撤退。還能保留有生力量。」

眾人互相看看。齊齊發出一聲嘆息。

雖然很不甘心。但是他們心裡卻很清楚,軍團長大人說得一點兒也沒錯。

貪狼軍團原本在正面戰場上就應付鎮北軍很吃力了,現在後勤補給又遭受了如此重大的打擊,根本不可能繼續堅持下去。

「另外……阿普頓,在給軍部的戰報中,一定要著重點出對方魔力飛艇帶來的威脅。如果有可能的話,希望軍部請出大魔法師級別的魔法師到前線來助戰。」


眾人又是一愣。

原來在軍團長大人的心目中,魔力飛艇的威脅已經到了這麼大的地步。甚至需要動用尊貴的大魔法師來應付了嗎?

不過轉念一想也沒錯。

昨天後勤基地被毀的戰鬥中充分表明了,普通的士兵根本無法對高空中的魔力飛艇造成任何威脅。

而能夠飛上高空發動攻擊的只有魔法師們,可是那些級別並不高的魔法師們在魔力飛艇的密集攻勢下甚至連靠近魔力飛艇也做不到,所以實際上也起不了什麼太大的作用。

唯一能夠對這些恐怖的魔力飛艇造成威脅的,恐怕也就只有大魔法師級別的魔法師了。

可是薩克王國目前也就僅僅擁有七名大魔法師而已,輕易不會出動。

一旦真的需要動用大魔法師,那就意味著薩克王國肯定已經到了局勢最為嚴峻的時刻。

想到這些天蘭帕里王國鎮北軍在正面戰場上展現出來的讓人窒息的超強攻擊力,以及在正面戰場之外展現出來的各種神出鬼沒,讓人甚至連想都想不到的各種能力,營帳內眾人齊齊默然不語。沒有對泰德軍團長提出任何質疑。

看到同僚手下們的反應,泰德軍團長心中微微輕嘆。

之前從沙隆?李努爾手中接過貪狼軍團軍團長的職位時。他還想著憑藉自己強悍的戰鬥經驗和大局觀,以及薩克王國這幾年的日益強大,完全可以將之前貪狼軍團被蘭帕里王國鎮北軍壓制的局面一舉扭轉過來,重現之前隨意欺壓蘭帕里王國的情形。

然而現在等到他真正坐上這個位置,卻發現之前沙隆?李努爾在他面前表現出來的無奈到底是因為什麼。

先不說貪狼軍團和蘭帕里王國鎮北軍在裝備上的巨大差距,單單隻是後勤方面,雙方就已經差了無數倍。

蘭帕里王國鎮北軍有著蘭帕里王國以及新飛商會在幕後的大力支持,各方面都可以高枕無憂,而貪狼軍團想要獲得薩克王國軍部的大力支持,還得看一些人的臉色。

當然,最重要的問題還是隨著這些年的發展,蘭帕里王國的國力已經增長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

具體體現在戰場上時,就表現出各種細節方面的差距。

比如蘭帕里王國鎮北軍驚人的火力、機動力以及讓人幾乎絕望的那五艘魔力飛艇,又比如蘭帕里王國鎮北軍讓人超出理解的協同作戰能力和對情報的具體掌控能力……

這些東西原本泰德軍團長對手下的貪狼軍團很有信心,可是真正開戰之後,卻發現蘭帕里王國鎮北軍在這方面的強大甚至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表現得根本不像是一個存在於這個時代的軍隊。

這讓泰德軍團長想起了大概還是去年的時候,他從一份流入到薩克王國的《新飛魔法機械周刊》上看到的一篇短文。

這篇短文是新飛商會會長許亦親筆所著,內容和軍用魔法機械有關。

拋開這篇短文中關於軍用魔法機械本身的部分不談,其中讓泰德軍團長印象最深的就是結尾許亦所說的幾句話。

「伴隨著軍用魔法機械的出現,以往的那種主要利用士兵、戰馬、弓箭和利刃的戰爭模式已經正式成為歷史。隨著軍用魔法機械的完善和發展,新的現代化的戰爭模式,必然是以爭奪信息、情報為主,依靠著超強的機動力和強大的火力搶佔空間和時間,讓敵人甚至無從反擊。在全新的戰爭模式下,傳統的陳舊模式將毫無抵抗之力,勝負將在還未開打之前就已經確定。」

之前看到這段話的時候,泰德軍團長對此嗤之以鼻,覺得這分明是許亦在吹噓自家商會生產的軍用魔法機械而已。

可是現在親身經歷了這次和蘭帕里王國鎮北軍的數天戰鬥后,泰德軍團長想起這段話,心中卻生出萬千感慨。

許亦說得沒錯,因為這些軍用魔法機械的出現,以往那種真刀真槍對拼的戰爭,恐怕就此一去不復返了。(未完待續。。) 蘭帕里王國和薩克王國之間的戰爭幾乎吸引了全賽恩斯大陸上所有人的目光。

正式開戰之前,對於這場戰爭的結果,當然有很多人會進行預測和分析。


在絕大多數人看來,還是會稍微傾向蘭帕里王國一些,覺得蘭帕里王國贏得最終勝利的可能性更大。

等到兩國之間的戰爭真正打響之後,事實證明了他們的預測非常正確,的確是蘭帕里王國方面佔據優勢。

然而卻沒有人想到,蘭帕里王國相對於薩克王國的優勢居然會如此明顯。

雙方在兩國邊境處的穆爾托山脈交下所發生的交戰,是號稱擁有蘭帕里王國內最強軍備的鎮北軍,與薩克王國內同樣號稱裝備了最多軍用魔法機械,戰鬥力最強的貪狼軍團所產生的交戰。

無數人都這次交戰極感興趣,因為這是賽恩斯大陸上第一次發生兩支都裝備著軍用魔法機械的軍隊之間進行交戰,非常具備參考價值。

而在此之前,新飛商會所生產的軍用魔法機械已經在魯爾遜王國擊退坎德拉帝國的兩次入侵的戰鬥中得到了展示,獲得了無數國家的關注和重視。

而薩克王國之前之前也宣布自己具備了批量生產軍用魔法機械的能力,並且同樣通過入侵安其拉王國的戰爭充分展示了他們自行生產的軍用魔法機械的確具備強大的戰鬥力。

所以這一次雙方交戰,所有人都想看看,到底是新飛商會所生產的軍用魔法機械更強。還是薩克王國生產的更勝一籌。


大多數人還是覺得新飛商會的軍用魔法機械更強大一些。畢竟新飛商會在上面投入的時間更久。

但是等到雙方真正開戰後。事實還是嚇了所有人一跳。

薩克王國貪狼軍團除了在開戰的前四天與穆爾托山脈的陣地上和蘭帕里王國鎮北軍進行了短暫的僵持后,接下來便毫無懸念的一路潰敗,根本對蘭帕里王國鎮北軍的攻勢毫無抵抗之力。

僅僅只是開戰半個月後,蘭帕里王國鎮北軍的先鋒部隊居然就勢如破竹一般,兵臨到薩克王國首都洛丹倫城下。

雖然這隻先鋒部隊只是一支不過數百人的小部隊,但是讓一支敵軍居然能夠如此長驅直入地來到自己的首都城下,晃了一圈后竟然還完好無損地離開,這對於整個薩克王國無疑都是極大的羞辱。

然而薩克王國卻對這個羞辱毫無辦法。

正面戰場上。貪狼軍團加上白熊軍團一起,都無法抵擋蘭帕里王國鎮北軍前進的步伐分毫。

無論建立起多麼堅固的陣地,在鎮北軍猛烈的魔力火炮攻勢下,都沒辦法堅守哪怕一個小時。

開戰僅僅半個月,薩克王國的正規軍戰損就已經高達三萬餘眾,連他們引以為傲的、裝備了大量自製軍用魔法機械、被稱之為甚至能夠和新飛商會護衛隊一較高下的白熊軍團,也已經被打擊得失去了大半的戰鬥力。

眼看著鎮北軍主力已經一路殺到諾丹倫城來,而自己卻已經根本無法抵擋,薩克王國終於在雙方正式開戰第二十六天的時候,選擇了主動向蘭帕里王國求和。而蘭帕里王國也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欣然表示了同意。

隨即,兩國各自派出了代表團進行長達半個月的和談。

具體內容沒多少人知曉。但根據之後蘭帕里王國通過《蘭帕里周報》向外公布的一部分事實可以得知,薩克王國在這次和談中付出了十分慘痛的代價,才讓蘭帕里王國簽署了停戰協議。

這些代價《蘭帕里周報》也沒有透露得多麼詳細,但單單隻是公布出來的幾條,就已經極為觸目驚心。

第一,薩克王國向原本屬於自己名下的南部行省以及東南行省的七座城市全部割讓給蘭帕里王國。

這七座城市都是之前靠近兩國邊境的城市,而且互相之間連成一片,總面積超過兩萬平方公里,著實不小。

原本兩國的邊境是以穆爾托山脈為界,雙方都憑藉著這條山脈作為天然防禦,而現在薩克王國把南面的這七座城市割讓給蘭帕里王國后,薩克王國就完全失去了南面的天然屏障。

在蘭帕里王國軍力明顯遠勝薩克王國的現在,這就相當於薩克王國自己扒光了衣服,赤*裸裸地把自己展現在了蘭帕里王國面前,再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第二,薩克王國向蘭帕里王國進行總價值為兩千萬金幣的戰爭賠償。

這些賠償當然不可能全都是現金,薩克王國為了支付這個賠償,將國內的無數包括礦產、木材、藥草等等在內的資源全面開放給蘭帕里王國。




Related Articles

雲蟬也說,「都聽你的。我還要跟著你學習,所以你在哪兒我就要在哪兒的。」

見他們都沒意見,雲煙又看向了趙鳴盛,「要...
Read more

「如果給你,你會怎麼做?」

問這個問題的時候,破天魔尊的語氣又變得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