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怪他,當時光顧着高興了,沒有想着處理這件事,反而被周大偉利用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絕對不能讓林辰落到周大偉的手裏,否則林辰必死無疑。

想着,就見龍霸天道:“竟然有此事,那好,我知道了,此人便由我來處理吧!”

“周堂主,你並非刑堂之主,處理這種事情你不合適,現如今陳大龍重傷,我身爲門主,有權利暫時接管刑堂,此人,我帶走,親自審理……”

“夜十三聽令,立刻把人拿下,帶回我殿內,由我親自審理!”


“是!”夜十三聞言,連忙答應,隨後上前便要帶走林辰。

“等等……”然而,周大偉卻大手一揮,阻止了夜十三,笑着衝龍霸天道:“門主,這個就不合適了吧,你剛纔口口聲聲說此人是你的朋友,既然如此,你是不是該避險啊!”

“你的朋友,你來審,我怕別人會認爲有失公允!”

“所以,此人還是交給我比較合適!”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抓人!”周大偉立刻命人動手抓人。

“我看你們誰敢!”夜十三見狀,立刻跳出來,擋在了林辰面前,與此同時,轉頭看向龍霸天……林辰是絕對不能被周大偉帶走,帶走那就是一個死啊。

且不說林辰是救他師父的唯一之人,只說林辰是他帶上山的,他有義務護住林辰。

如果林辰出事,夜十三都不會原諒他自己。

龍霸天料道周大偉不會給他面子,所以他也懶得跟周大偉爭辯什麼。

只見他橫眉一束,怒喝道:“本座不需要避嫌,我說了,此人我會親自審……十三,拿人,我看誰敢動,誰敢動,你逆罪論處……”

“門主,這就不合適了吧!”

“有什麼不合適的,我是門主,我說了就算……周堂主,還是那句話,這裏沒有你的事了,你先退下吧,真有什麼事的話,到時候,我會親自請你的。”

周大偉聞言,緊了緊拳頭。

顯然,周大偉沒有料到龍霸天會爲了林辰如此強勢,這不是對方的風格啊!

而對方拿門主的頭銜壓他,這個他還真沒辦法了。

雖然周大偉早就有異心,但是那是背地裏的,當面,對方是門主,他不敢硬鋼。

不過,周大偉並沒有走。

只見他眼珠一轉,嘿嘿一笑道:“好,既然如此,那就由門主親自審問,不過,我作爲四大堂主之一,理應從旁協助,這樣,我還是留下跟門主一塊審訊此人吧!”

“門主不知道,這小子詭異的很!”

要論難纏,周大偉在龍門自認第二,沒有人敢自認第一,尤其這傢伙還是個笑面虎。

笑裏藏刀,卻讓人無從下手。

此刻,他也不硬犟,直接迂迴。

這麼一來,他不信龍霸天還能拒絕。

然而啊,龍霸天再次表現出了強勢一面,就見大手一揮,冷冷的丟出兩個字,不用。

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讓周大偉跟着一塊審訊林辰,林辰是需要護的,而不是審。

說完,就見龍霸天身形一晃,已經搶到了林辰身邊,跟着二話不說,就要救下林辰。

現在說什麼都不靠譜,還是先把人弄到手裏。

林辰落到他手裏,哪怕是周大偉,也沒法說啥。

他就不信,周大偉這個時候,會到他手裏搶人,除非他想反了。

而夜十三還有杜剛,見龍霸天出手了,全都暗鬆了一口氣啊。

嗯,只要林辰落到了龍霸天手裏,這條命算是保住了!

然而,就在龍霸天即將要救起林辰之時,忽然異變突生。


就見此時,突然一聲朗笑從山下傳了出來:“哈哈,龍門主果然霸道啊,你這麼不在乎下屬的意見,這是要朕即天下嘛,這個跟龍門的風格不符啊!”

隨着聲音響起,與此同時,就見一羣人從山下徐徐而來。

爲首幾人御空,而下面數十人,則是施展着步法緊追。

而龍霸天看着來人,臉色頓時大變啊!

是北道協會的人,他們,他們怎麼回來龍門山的?

“哈哈,原來是背道協的諸位朋友啊,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周大偉這邊,則是立刻衝着來人抱拳,衝着對方哈哈大笑。

這貨似乎早就知道北道協會會有人來,所以一點都不吃驚。

而北道協會爲首的上官雲端,立刻笑着迴應周大偉,衝着抱拳道:“多年不見,周堂主還是那麼風采照人啊,在下上官雲端見過周堂主了。”

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北道協會的會長,上官雲端,也是華國修行界屈指可數的真武大能之一,相傳,此人的實力堪比龍霸天。

當然了,品性嘛,那就沒法說了。


說話間,上官雲端帶着人已經落到了廣場之上。

他帶來的人裏面有三個真武大能,剩下的全都是先天境界的強者。

這種陣勢也算是極強了,哪怕龍霸天帶人抵禦西方教皇的黃金騎士團之時,也就是這個陣仗了,而此時,上官雲端帶着這麼一票人過來,意圖在明顯不過。

肯定是不懷好意啊!

而此時林辰如果醒着,定會發現,跟着上官雲端一塊的,還有不少熟人。

不如第一道宗的宗主,比如,白家的家主白鳳九,而白鳳九現如今的修爲,真武一品。

沒錯,白家成功的攀上了北道協會的大腿了,因爲一則消息,另外還因爲白鳳九修爲突破真武,這對北道協會來說,也算是一個不弱的盟友了。

而此時,上官雲端落在大廣場上,跟龍霸天遙遙相對,面露得色的道:“龍門主,這就不對了,身爲龍門之主,未免太過強勢了吧,我看,你如此德行,真的沒法帶領龍門……”

“上官雲端,我能不能帶領龍門,這個你沒有資格說!”龍霸天面露鄙夷之色,盯着這個不速之客上官雲端道:“上官雲端,前不久我給你發消息,讓你帶着人跟我一道抵禦西方教,那時怎麼不見你回信,一個屁也沒有,這會反倒跑到我龍門來了,你也好意思。”

“上官雲端,我龍門不歡迎你,給我滾!”

龍霸天大手一揮,直接下逐客令。

上官雲端也不計較,嘿嘿一笑道:“呵呵,龍門主,這個你說的可不算,我今天過來,可是你們龍門請來的……周堂主你說是也不是啊!”

“哈哈,沒錯,是我請來的!”

周大偉搖身一晃,已經出現在了上官雲端的身邊,跟他們站在了一起。

還別說,周大偉站在北協一方,還挺搭調。

而此時,周大偉面上帶着他那招牌的微笑,衝着龍霸天笑道:“門主彆着急趕人啊,上官會長是我請來的,有些事情,還需要會長做個見證!”


“周大偉,你放肆,你身爲龍門堂主,怎敢跟北協牽扯!”

龍霸天臉色瞬間鐵青,一雙虎目盯着周堂主,睚眥欲裂。

“哈哈,別激動,別激動,其實我叫上官會長過來,還是因爲您哪?”

“門主,我覺得你坐門主也有些年頭了,而我,自問實力,修爲,還有在龍門的威望都不弱於你,如此,我覺得,這個龍門之主的位置,現如今我坐比你更合適了!” “周大偉,你放屁!”周大偉話音剛落,夜十三坐不住了,立刻跳出來大罵。

周大偉老臉一沉,轉頭看向夜十三,冷聲道:“身爲朱雀堂主,一點尊卑都沒有嘛,竟然敢辱罵上官,罪同叛逆,給我跪下……”

說完,就見周大偉大手一壓,立刻,夜十三頭上一道金色的大手出現。

伴隨而來的,煌煌威壓降下。

夜十三可沒有林辰那兩下子,立刻被壓制得額頭青筋暴起,雙腿一彎,跪了下去。

“周大偉,你敢傷我弟子!”龍霸天見周大偉對夜十三出手,自然不能坐視不理,大吼一聲,隨手一拂,立刻,一股浩瀚威壓覆蓋四野。

威壓所過,周大偉對夜十三施加的壓力立刻被攪得粉碎。

周大偉臉色瞬間殷紅如血,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數步。

周大偉是真武三品,而龍霸天則是真武后期的大能,周大偉自然不是龍霸天的對手。

而隨着龍霸天出手,上官雲端臉上猶豫之色一閃即逝,下意識的轉頭看向白鳳九。

而此時,白鳳九也是臉色猛變啊,面上露出一抹驚慌之色。

爲什麼,原因很簡單,因爲,不久之前他曾經給上官雲端傳訊,說龍霸天受傷了。

也正是因爲這一則消息,他才抱上北協的大腿,也正是因爲這一則消息,才使得上官雲端纔打定主意,對龍門動手,將龍霸天從龍門寶座上掀下來。

然而,龍霸天此刻看起來似乎並沒有受傷的樣子,這無疑一下把他們的計劃打亂了。

總裁大人別跑

而上官雲端眼見着白鳳九的反應,氣的他都翻倍了。

心說原來你特麼也沒搞清楚啊!

你個該死的廢物,老子特麼信了你的邪了!


草,如果龍霸天沒事,那他今天過來,豈不是自尋死路!

別看外面謠傳,他上官雲端跟龍霸天的修爲相差無幾,但是,其實兩個人之間還是有些差距的,比修爲,他不如,比戰力,龍霸天更是身經百戰,他更加不如。

真要是龍霸天沒事,他今天帶來多少人,也別想站到便宜。

然而,就在這時,剛剛出手過的龍霸天,原本還正常的臉色,突然變得殷紅如血,下一秒,嘴巴一張,一口黑紅色的鮮血直接噴了出去。

顯然,剛剛援手夜十三,使得他牽動了傷勢。

林辰雖然給龍霸天煉製出了固體培元丹,但是,那固體培元丹只是治標的丹藥。

服用下去,只能壓制毒性,而不能消除。

何況,固體培元丹還需要連服用兩個月,才能完全起到壓制效果,而如今他才吃了一天不到,這會,龍霸天出手,自然而然會牽動傷勢。

前面吃的藥算是白吃了。

“果然,果然你受傷了!”而先前還暗自忌憚的上官雲端等人,當瞧見龍霸天噴血,這一下子心就定了,上官雲端的臉上,立刻又浮現出了笑容出來。

跟他一樣高興的,還有周大偉。

就見周大偉臉色恢復,隨後狂笑起來:“哈哈,龍霸天啊龍霸天,你可嚇死我了,我還以爲你真的是沒事哪,這下好了,這下,我總算是是放心了!”

“既然你都這個德行了,那我更不需要跟你彎彎繞了,龍霸天,退位吧!”

既然確定龍霸天受傷了,周大偉也就沒有忌憚了,如此一來,直接逼宮。

氣勢一下就上來了。

夜十三攙扶着龍霸天,死死盯着周大偉罵道:“周大偉,你特麼好無恥,早知道你是這種人,就該提前把你給剷除了,卑鄙,卑鄙無恥……”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