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此番爆炸,共炸死了八個人。

那八個人,都是被炸得灰都不剩。

其中,兩國共四名天方境三品的強者,全部被炸死;剩餘的三名天方境四品的強者,也同樣全部被炸死;最後被炸死的一人,不是那八名天方境五品強者當中的一個,而是天焚國一名,修爲高達天方境七品的強者。

萬蛇老祖、金蟬老祖、長月仙子三人,也是灰頭土臉,有些狼狽。三人出來之後,相視一眼,都是看到對方目中,那極致的羞怒之意。

長月仙子聲音憤怒,道:“這裏被佈下數個連環大陣,我們之前,竟是沒有絲毫察覺?”

金蟬老祖凝重道:“此子太過狡猾,佈陣手法之高,乃本宗此生僅見!”

萬蛇老祖道:“不要廢話了,此番我們死傷慘重,不拿他祭旗,對不起同來的那些道友!”

話罷,他身體一動,疾馳而出。

另外兩人,同樣剛欲追擊而去,卻是腳步不禁一頓。

而前方的萬蛇老祖,也是停下腳步,下意識往後退出幾步。

只見,在他們的前方,天空之上,一片烏壓壓的東西,朝着這裏,壓迫而來。

速度飛快,很快來到這上空。

十萬金錢蝠大軍,鋪天蓋地,遮雲蔽日,將下面的一方空間,遮蔽成昏暗一片。

百花國之人,都是瞪大了眼珠子,大腦完全忘記了思考。

只有天焚國之人,他們早已見過眼前的十萬金錢蝠大軍,故而此時,即便心中不免驚駭,也比較冷靜,手中暗暗蓄勢,準備出擊。

而不像百花國衆人那般。

但他們畢竟是天方境強者,且此時人多勢衆,僅僅是呆滯了片刻,便是先後緩過神來。


“那是什麼?!”

“那好像……是蝙蝠?!”

因爲金錢蝠一族,乃是上古存在的獸種,且傳聞在上古時期,就已經滅絕殆盡,故而後人對於金錢蝠,知之不多。

有一些見識淺薄的,甚至連聽都沒聽過。

又因爲金錢蝠的長相,與蝙蝠無異,故而他們都認爲是蝙蝠。

但少數的銀蝠和金蝠,與蝙蝠也有顏色上的差別。

但那少數的幾隻,都被他們自動歸類爲血脈變異的蝙蝠。

“我的天啊,這、這麼多的蝙蝠,是從哪裏來的?”

“依我看,這裏是荒野,這些蝙蝠,很有可能是蝸居在這附近的某個大山裏邊,被爆炸的動靜,給驚擾了,這才結羣出來一探究竟!”

“那探一探就算了,這看也看了,怎麼還不走?”

“我怎麼感覺,他看着我的眼神,不太友善?”

“我也是……”

“吱!”

就在這時,長空之上的金蝠仰天尖鳴一聲,緊接着,其後方的十萬金錢蝠大軍,跟着齊齊尖鳴起來。

聲音未落,所有金錢蝠,腦袋朝下,俯衝而下!

蛇鬼凝聲道:“大家聚攏在一起,不要分開,準備出擊!”


天焚國之人,紛紛圍攏起來,形成一個圓圈,避免單個金錢蝠羣包圍。

百花國之人,見他們如此,也是反應過來,照着他們那般,聚攏起來。

就在這時,鋪天蓋地的金錢蝠大軍,終於來臨,目露兇猛之色,疾衝而下。

“這些蝙蝠修爲都不高,出動大範圍攻擊,給我殺!”

蛇鬼大吼一聲,揮手間十數條大蟒浮現在頭頂,猛衝攪動,壯碩的尾巴每次拍打,都是大片大片的金錢蝠掉落。

其餘之人,也紛紛發動攻擊,招呼上去。

百花國之人,同樣如此。

萬蛇老祖三人,卻是意外地匯聚在一起。

萬蛇老祖建議道:“兩位道友,那小子是想趁機脫身,我們齊力殺出去,追上他!”

金蟬老祖聲音凝重道:“好,全力出手!”

長月也是點頭同意。

三人達成共識,齊齊出手。

萬蛇老祖掐了個法訣,雙掌一推,數十條大蟒齊齊飛射而出,攪動衝擊。

金蟬老祖,雙手接連揮下,一道道半透明的巨大匹練,轟了出去。

長月仙子則是掐訣間,月半聖圖再次浮現,橫衝直撞。

三人的攻擊所過之處,都是佈滿血霧,碎肉掉落。

與此同時,三人的攻擊剛剛發動,他們三人就緊隨而上,隨着破開的口子,衝了出去。

周遭的金錢蝠,雙目猩紅兇猛,正欲追擊而去,再次將三人包圍。

卻見金蝠在上空,尖鳴一聲,那些金錢蝠聽到金蝠的聲音,都是身體一頓,掉了個頭,往中間兩個戰團衝去。

萬蛇老祖三人衝出金錢蝠的包圍圈之後,見金錢蝠大軍沒有追來,稍稍鬆了口氣,各自拉開數十米的距離,施展手段,朝前急速追擊而去。


上空的金蝠見此,大翅一扇,身體疾飛出去,很快超過萬蛇老祖三人,朝着陳方所在之處,飛速臨近。

十萬金錢蝠大軍,不斷衝擊着天焚國和百花國的戰團。

那些人雖說有一定的戰略,而且修爲高強,但在數量如此多的金錢蝠衝擊之下,還是漸漸出現破綻。

一些修爲稍弱的,在這般接連不斷的進攻和防守之下,已經出現元力匱乏的跡象。

他們不斷吞服着丹藥,很快丹藥耗光。

他們的動作,也跟着緩慢下來。

越來越多的金錢蝠,衝進了他們的防護圈之內,撕咬他們的腦袋。

“啊!我的耳朵!”

一名天方境五品的強者,在體內元力匱乏之下,只覺渾身一陣乏力,連戰鬥時高度敏感的意識,也跟着鬆散下來。在剛剛擊退了左邊衝擊來的金錢蝠時,卻不料被右邊一隻遺漏的金錢蝠,衝上去一嘴咬下了耳朵。

他伸手捂着自己的原來耳朵所在的位置,那裏鮮血淋淋,連帶着那隻捂着的手掌,也跟着染紅了。

“啊啊!我的眼睛!”

“我的鼻子!”

“我的胸頭!”

一時間,慘叫之聲,接連傳出,有百花國的,也有天焚國的。

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佈滿驚懼之色。

蛇鬼見狀,丟出了一把丹藥,急喝道:“都服下,快快出手還擊!”

衆人服下丹藥,臉上得驚懼卻是不減。

蛇鬼運起一絲修爲,斥喝道:“不想死的,都全力出手,拼盡全力!”

這個聲音,帶着修爲之力,震入衆人的耳中,令得他們身軀一震,心中的狠勁被激發了開來。

不戰是死,戰還有一絲希望!

“哇啊啊!老子要殺光你們這些畜生!”

一名強者怒吼着,不斷壓榨體內的元力,手上的攻擊轟殺而去。

“老子縱橫江湖百餘載,若是栽在你們這些畜生手裏,豈不成了笑話!”

“殺!”

其餘之人,紛紛出動殺招。

百花國那邊,也被這邊的氣勢所影響,跟着雙目通紅,拼命殺了起來。

在他們的攻擊下,大片大片的金錢蝠身軀爆開,化作血霧。

但同樣,還是有一些衝入了他們的防護圈,不斷對他們進行撕咬。

大片的血霧不斷浮現間,染紅了這片空間,那些未散盡的煙霧,也成了淡紅之色。

顏色,越來越深。

這一幕,配合着此時那些強者的慘叫之聲,顯得有些血腥和慘烈。

在這十萬金錢蝠大軍中,有十來只是金色的,只見其中一隻,雙目閃動之下,向着蛇鬼衝了過去。

“畜生,找死!”

蛇鬼怒斥一聲,單掌拍了出去,數條大蟒疾衝而出,與那金色的金錢蝠纏鬥起來。

周遭的金錢蝠,紛紛衝上去撕咬那數條大蟒。

那金色的金錢蝠見狀,脫離了戰圈,在上空盤旋了數圈,其餘的十幾只金色的金錢蝠,跟着飛了上去。

這十幾只金色的金錢蝠,相互目光對視,似在交談。

而後,統一的,發出一聲尖鳴,飛了出去。

那十萬金錢蝠大軍,聽到它們的命令,齊齊後退,飛向天際,從其身後,疾飛而去。

鋪天蓋地的金錢蝠大軍,漸漸消逝在天際之中。

昏暗的大地,再次被陽光照射,亮了起來。

所有人看着這一幕,都是有些怔怔發呆,他們忽然發覺,陽光變得美好了。

蛇鬼掃向天焚國那些人,皺眉道:“大家原地調息半刻鐘,立即動身!”

“呼!”

聞言,有一名強者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其餘之人,紛紛席地而坐,開始吞服丹藥調息。 陳方與錢正疾馳間,發現地面出現一個陰影,金蝠飛落而下。

兩人先後躍了上去。


Related Articles

如今,聖靈城反而成為了人類最後的棲息地,玄武國皇都已經被毀。

城中,近兩億人類,還有數千萬的凶獸。凶獸...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