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傅言的那些話,沈初當晚就做了個夢。

她夢到自己變成了一隻兔子,但其他兔子都欺負她不讓她吃草,有一天有一頭狼突然將她叼走,沈初以為自己死定了,不想那狼只是把她放到滿是草和蘿蔔的地里,然後那頭狼就跑了。

只是夜裏面她又看到那頭狼來了,可那頭狼還是不吃她,看了她幾眼就跑了。

如此反覆了好多次,日子也一天天地過去,她無憂無慮地生活在糧食充足沒人搶的地方。

突然有一天,那天的那頭狼在白天來找她了,她以為他像往常一樣只是看看自己,不成想那一天,那頭狼突然向她張開了血盆大口。

沈初被嚇得滿頭大汗,驚醒才發現自己是做了個夢。

一旁的手機鬧鈴響個不停,沈初抬手掐了鬧鈴,揉了揉太陽穴,壓下驚懼,起身去洗漱。

剛洗漱完,傅言就來敲門了。

沈初一拉開房門,就看到戴着圍裙的傅言站在自己房間門口:「早安,寶貝。」

他勾著桃花眼笑,一大早的,沈初被這笑晃得有些失神,下一秒唇上一暖,是傅言親了她。

「早餐做好了,洗漱完可以出來吃早餐了。」

沈初看着他的背影,緩了兩秒才回過神來,抬腿跟着走了出去。

傅言把粥放到她跟前:「昨晚沒睡好?」

沈初睨了他一眼,意味深長地笑了一下:「做了個噩夢。」

傅言在她對面坐下:「什麼噩夢,我把你吃了?」

「……」

。 網友一看,好傢夥,還是個富二代,這可不得了。

又開始紛紛腦補新劇情,狗血又惡臭。

反而行為最簡單的是那些跟風黑,以及拿錢辦事的水軍。

一毛錢一條評論,總之把江朔和崔越往死里黑就對了。

黃金公關二十四小時很重要,不表態是最糟糕的應對。

聽完江朔講的事情經過後,柳聽雯立即讓人把那個男生是崔越粉絲的消息擴散出去。

江朔跟崔越一起吃飯這件事很好解釋,朋友之間吃頓飯再正常不過,且也不需要做出什麼解釋。

解釋多了反而顯得欲蓋彌彰,大大方方承認就好了。

重點還在明星當眾打人這件事上。

任何事情,放在普通人身上,發生爭執打人,都沒問題。

頂多鬧上社會新聞,還不見得有多少人關注。

但只要加上「明星」兩個字,立馬就成了全民熱議的焦點。

雖然明星也是普通人沒錯,但作為公眾人物,當眾打人確實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柳聽雯想得很透徹,要平息這灘已經被攪亂的渾水,只能用最硬核的手段。

……

另一邊。

崔越回到成員宿舍后,電話都被打爆了。

起先是那個變態男粉不知怎麼搞到了她的電話號碼,不斷打電話過來騷擾報復。

掛了幾次電話后,他大概是把電話號碼泄露了出去,手機一直響個不停。

崔越煩得不行,直接拔了電話卡,然後再借其他人的手機跟金晨敏通話。

「你現在就待在宿舍,哪兒也別去,」金晨敏說:「我還有十分鐘就到。」

她本來就在北京,開車過來也快。

「嗯。」崔越不耐煩地應了一聲,「我哥那邊……」

「你哥已經在回國路上了,」金晨敏打斷道:「明早就到。」

崔越:「……」

「我現在是連罵你的力氣都沒了,多的我也不想說了,今晚做好通宵的準備,最遲明天中午就得發聲明。」

金晨敏說完就掛了電話。

而此時的網絡上,風起雲湧。

局面愈演愈烈,已經在往最糟糕的趨勢發展。

崔越本想打開微博看看,結果被舒成弘一把搶過手機,「欸,我的手機,你別亂看。」

雖然他沒有明說,但眼下這種情況,誰都清楚。

只不過是不想她看微博的借口而已。

宿舍客廳里,A團成員全都在。

電視上還播放着最新一期的綜藝節目,眾人都沒心思去看。

平時九個人都在的時候,總是吵吵鬧鬧。

這會兒氣壓卻低沉得不行,除了崔越以外,其他人都坐在沙發上捧着手機刷微博。

並且他們看到的內容,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敢告訴崔越。

武藝星塞著耳機低着頭,蘇子涵抱着薯片沒有吃。

薛敬清和關文傑一聲不吭,侯宇豪乾脆關了手機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就連美帥也一臉凝重地皺着眉頭,還有一個舒成弘坐在崔越邊上在用手機打字。

十分鐘后——

金晨敏把車開到了宿舍門口。

但她沒有下車,而是打電話把崔越喊上了車。

「去哪?」

「江朔酒店。」。 次日中午。

楊輝準時的帶著白羽和羅峰來到了九重樓。

「白羽,你先在外面等會,等我帶著羅峰測試完畢,再帶你測試。」

現在整個精英訓練營也就兩個虛擬頭盔,白羽是百分百能夠通過試煉的,所以他想要先看一看羅峰的實力,到底能不能通過這次的考核。

「好的,羅峰,加油啊。」白羽鼓勵了一句。

「我會通過的。」羅峰堅定的點了點頭。

大門緩緩的合上,只留白羽一個人站在外面。

片刻之後,大門重新打開,楊輝和羅峰臉上都帶著一絲喜意。

畢竟羅峰是他推薦上去的,能夠進入精英訓練營,對他也有一些好處。

「羅峰,你站在這等一會,我帶白羽進去測試一下。」

說完,楊輝便帶著白羽走進這間密閉的小房間內,介紹完虛擬頭盔后,就帶著他進入了虛擬世界。

銀白的空間內,一個巨大的試煉塔高聳入雲。

白羽看了看這座試煉塔,若有所思,「以後自己的虛擬世界倒是可以進行仿造,弄一個試煉塔出來,這樣對於自己的實力提升也能夠一目了然。」

進入試煉塔后,他很快就通過了A級的考核,這對他來說太簡單了,根本沒有挑戰難度,他也很好奇自己能夠達到第幾層的水平。

不過現在他還沒有在精英訓練營登記,所以暫時也闖不了下一關。

等到兩個人的測試結果出來后,楊輝才笑著道,「恭喜你們兩位,成為了精英訓練營的一員,只要以後不被淘汰,那麼未來註定很輝煌。」

畢竟,在精英訓練營里,只要不淘汰,成為戰神的幾率就特別大,值得世界的各大勢力進行拉攏。

「對了,你們準備選擇什麼代號?」楊輝稍微解釋了一下,「那些黑龍上面的代號,最前面兩位代表你加入的年份,中間兩位代表著加入的月份,最後兩位數字則有你們自己選擇。」

「我就01吧。」白羽無所謂的道。

既然到了這裡,他也要爭一爭第一名。

「我的話,就03好了。」羅峰迴答道。

「那好,白羽你的學員代號是570401,羅峰你的是570403。」楊輝確定了兩個人的代號后,便帶著他們去辦理剩下的手續,順便詳細介紹一下關於精英訓練營的排名要求。

試煉塔等級他之前已經介紹過了,就是闖過第一層是2.0,闖過第二層是3.0依次類推。

至於黑龍排行榜的排名,則是按照積分排名來算的,每個月統計一次,1號開始,28號晚結束,29號統計結果。

而積分則是根據戰績點乘以戰力振幅來計算,其中戰績點是根據獵殺的怪獸進行統計,而戰力振幅就是按照拳力發力等級乘以試煉塔等級。

……

江南閣。

楊輝分別跟史江和趙若打了聲招呼,畢竟白羽和羅峰以後也是要住在這裡的。

「趙若,你先帶著羅峰熟悉一下這裡的情況,我帶著白羽還有一些其他的事情。」

說完,楊輝就帶著白羽離開訓練營,朝著後面的別墅區走去。

「白羽,現在你已經加入精英訓練營了,那我也可以送你到柳巡查使那邊了。」楊輝笑著說道。

「巡查使?」

「對,我之前不是說過有驚喜嘛,就是這一件事情,我估計是武館要跟你重新簽一份合同,至少是什麼內容我不清楚,不過肯定是非常豐厚的。」楊輝有些羨慕道。

像這種針對特殊天才的招攬,條件一般都是非常豐厚的,即便是他看了都可能心動。

「不知道是怎麼樣的合同?」白羽心裡暗暗想著。

他本來還以為自己要先進行試煉塔的試煉,才能拿到合同,沒想到才剛剛進入試煉營,就給他準備好了一份合同。

很快,楊輝就帶著白羽進入其中的一棟別墅裡面。

別墅裡面的裝飾非常的簡樸,中間只有一張大桌,上面擺著茶水,檀香,一個穿在唐裝的中年男子端坐在一個浦團上。

「巡查使大人,這位就是白羽。」楊輝恭敬的問候道。

「巡查使大人。」白羽也微微躬身。

柳巡查使睜開眼睛看向白羽,一瞬間,他感覺天旋地轉,一股沉重的壓力落在他的身上。

「是個好苗子。」看到白羽絲毫沒有驚慌的模樣,柳巡查很快收回了氣勢,滿意的點了點頭。

「坐吧,今天找你過來,就是讓你重新簽一份合同,如果沒有問題的化,那就簽了它。」他從桌下取出一份合同放在白羽的身前。

說完后,他又閉上雙眼神遊物外。

白羽迅速的翻看桌上的合同。

前面兩頁都沒什麼好的東西,最重要的是最後一頁。

「乙方在2o57年5月1號前,戰力振幅達到12,即可獲得s系作戰服、兵器全套,任何一套秘籍全套,價值8oo億的龍血一份。」

「乙方在2o57年5月1號——2o58年10月1號前,戰力振幅達到12,可獲得s系作戰服、兵器全套,價值3oo億玉髓一滴。」

「乙方在2o6o年10月1號前,戰力振幅達到16,即可獲得sss級作戰服、兵器全套,價值8oo億龍血一份,任意三套秘籍全套,古文明遺迹『黑神』一套。」

「乙方在……」

看了上面的詳細內容后,白羽鬆了口氣。

這對他來說不難。

尤其是第一個條件,基本上是白送,所以合同裡面才把時間定的這麼短,只給他兩個月的時間。

畢竟白羽的發力等級已經是4了,只要在2個月內通過試煉塔前兩層,就可以達到戰力振幅12。

第三條就不好說了,他現在也沒有真正的去挑戰過試煉塔,所以也不清楚裡面真正的難度。

戰力振幅想要達到16,那必須得讓自己的試煉塔等級到4才行。

簽好合同后,楊輝就帶著白羽離開了。

畢竟面對巡查使的壓力太大了,即便楊輝是戰神級的強者,面對巡查使時,也不敢大聲的說話。

「好了,我就送你到這裡了。加油吧,我相信過段時間就可以在排行榜上面見到你。」楊輝笑著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什麼,我父親中毒了?」朱黑胖驚訝的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是啊,中毒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