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多久,姚躍才幽幽地閉開了眼睛,那眼神似有兩團火芒在閃爍,瞬間洞穿了一切屏障!

姚躍發現自己透過了牆壁,看到了屋外的一切場影。

他驚喜地彈了起來輕呼道「真的擁有火神瞳能力了,這太爽了!」。


火神瞳,就是六耳獼猴天生的神眼天賦,姚躍藉助小六子的數血,將這天賦化為了己用。

除此之外,他發現他的耳朵也格外地靈敏,他耳朵輕抽一了下之後,居然可以聽到各種各樣的議論之聲。

這些聲音都是來自城內四面八方的將士口中,他們所說的一言一語,只要姚躍想聽,他都可以聽得清清楚楚。

姚躍只覺得耳朵被吵得難受,趕緊不再去注意那些聲音,耳邊才恢復了平靜。

火神瞳和順風耳,這兩大天賦姚躍已經具備了。

除此之外,他還收穫了一些六耳獼猴的戰鬥天賦,對他來說也是大有裨益的!

「有了這兩種天賦,我算是如虎添翼了,看以後還有誰敢陰我,任何陰謀在我面前這都將行不通!」姚躍在心中得意地暗忖道。

半天之後,焦河那邊有消息傳來,泰君已經是允許關長雲和張猛飛成為千夫長了。

日後,他們只要立功,同樣能夠提升軍職!

得知之消息之後,姚躍便去將關長雲和張猛飛找來,將這消息告訴了他們。

兩人得知后,自然是高興無比了。

「哈哈,千夫長可以統領千人,也不算少了,來日我關長雲必揚名關外!」關長雲十分興奮地說道。

「對,我們三兄弟殺修羅魔人片甲不留!」張猛飛雙眼泛光道。

「好了,什麼也別說了,爭取在戰場上多立功,我們都會得到更快的提升這才是正道,只要我們掌握了軍權,一切都不再是問題!」姚躍說道。

他目眸中迸發出一股無比強大的自信,他的野心也悄然地展露了出來!

正所謂,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姚躍心中自然是有了更長遠的打算!

隨後,姚躍便帶著關長雲和張猛飛趕向了焦河那裡,準備去軍營與諸多士將會面了!

他們都沒想到在前往軍營中后,仍然不能夠太平!

【作者題外話】:感謝「td41819791」「嘻嘻m1至尊」「殺神泣」「td51238931」「霸氣_悲傷」這幾位道友打賞! 北京時間 14:00

我看了一下時間,現在是下午兩點,飛機已經飛行了四個小時,距離到達倫敦還有八個小時,馬可的時間應該是充足的。只是不知道隔壁兩間房的兩對情侶要什麼時候才能醒來,他們不會一覺睡到倫敦吧?

沒想到馬可通過偶然的猜身份遊戲嗅到了這麼多意外的信息,杜拉斯假戲真做泄露對裴易勇的好感,知情的張伯倫努力剋制憤怒,最震驚的是張伯倫涉嫌在裴易勇的酒店洗黑錢。

這正應了中國的一句老話“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雖然當事人是無心透露,但不幸的是旁邊有一位太有心的馬可。 長姐持家 ,他纔不會自尋煩惱。

我和馬可走出房間時,恰好看到張伯倫從休閒廳那邊走過來,這讓我們感到有點意外。張伯倫看到我們走出房間似乎也很驚訝,他先開口道:“這麼快就結束午睡時間了?”

“在私人飛機上的時間對我們來說非常珍貴,我們可不想浪費太多在睡眠上,事實上我們也毫無睡意。”馬可在撒謊方面的天賦完全不遜於他的推理能力。

“要不是膀胱搗蛋,我估計正在酣然入睡中。”張伯倫特意指了指身後的洗手間方向。

“繼續享受你的午睡時光吧!杜拉斯沒有你在身邊應該也睡不着吧?”馬可打趣道。

“得趁她驚醒前趕緊回到她身邊。”張伯倫做出一副匆忙的樣子,“你們請自便。”

張伯倫進入房間後,我和馬可繼續朝休閒廳走去。經過洗手間時,走在前面的馬可握住了洗手間門的手柄,我可沒打算繼續跟着他,於是繞過他身邊走進了休閒廳。

休閒廳並沒有兩位天使的身影,我原以爲她們和沃爾特會利用休閒廳來進行午休,看樣子他們都選擇了在廚房休息,當然也有可能在爲我們準備甜點。


我沒有停住腳步,繼續朝廚房方向走去,私人飛機上的廚房應該也很奢華吧!否則哪容得下三個人工作和進行午休。

ωwш ▪тTk an ▪C○

來到廚房門口,我看到了裏面三張認真工作的身影,他們正在製作甜點,我爲他們的辛勤所感動,立在門口沒打算走進去打擾他們。

和我差不多面對面的LILY在無意間擡頭時,注意到了我,她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故意朝身邊的LUCE用中文說道:“我們的顧客等不及要品嚐甜點了。”

LUCE和“偷聽”到的沃爾特同時回頭朝我看了一眼,露出了會心的笑容。沃爾特也假裝催促道:“看來我們得加快了!”

“你若不是貪玩,我們早就完成了。”LILY朝沃爾特努了努嘴。

“我可不是擅自溜出去的。”沃爾特像個被冤枉的小孩一樣努力地爲自己辯解。

“Soft fire makes sweet malt。”我用生硬的英文來圓場,同時移步到他們的工作臺旁。

“翻譯成中文就是‘慢工出細活’,看來您跟我一樣也是個完美主義者啊!”沃爾特將手中裝着金色液體有着白色嘴尖的小瓶朝我晃了晃,得意地說道:“像這樣的小傢伙我可花了十八個月的時間才找到它,我爲它們感到自豪,因爲它們擠出的量剛剛好。不過光有它們還不行,要擠出完美的藝術品還得靠精湛的手藝。”

我饒有興趣地看着沃爾特和兩位天使正在精心製作的甜點,看樣子就要竣工了,光甜點的形狀就讓人饞涎欲滴。我再次爲我心愛的許芬慧不能一同前來感到惋惜,同時也默默地發誓,一定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將這種世界上頂尖的甜點親手送到許芬慧面前,愛她就應該給她最好的。

LILY見我正目不轉睛地盯着她手上的活,於是貼心地告訴我:“我正在把糖漿做成焦糖醬,然後準備滴一些咖啡進去,讓兩種味道能夠融合在一起。如果不是沃爾特在盯着,我想滴多少就滴多少。”LILY的眼神在沃爾特身上快速地閃了一下,最後又落回到我身上,朝我露出調皮的笑容,果然是個可愛的天使。

“我倒不是在意咖啡的成本,反正這架飛機的主人會大方地買單。”沃爾特故意嚴肅地迴應,“可你不能完全按自己的口味來調配,你現在可不是在自家的廚房裏,你不能讓我們的客戶像你的男友一樣毫無節制地遷就你的口味。”

我被他們這種輕鬆快樂的工作氛圍給感染了,他們不像是在工作,更像是在享受其中的樂趣,而他們製作的也不僅僅是一道甜點,更像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瞧!大功告成了,讓我來隆重地爲已迫不及待溜進廚房的客戶介紹一下我們這道世界上最頂級的甜點吧!”沃爾特說話的口吻像是在拍賣一件昂貴的藝術品一樣。

“我面前這道高端的鑽石級甜點,由馬來西亞椰漿做成,混以馬達加斯加的香草,以及用苦艾酒調過味的努瓦克咖啡球,頂端再放32K金箔,在機上的零售價,每份超過400鎊。把它說成是食品界的勞斯萊斯也一點都不爲過。”

我覺得自己面部上的每一個部位都處在極度驚訝的狀態之下,肯定滑稽無比,旁邊的兩位天使忍不住偷笑起來。這道甜點光造型我就知道它價值不菲,但也絕對沒想到高達400英鎊,若不是在富豪的私人飛機上,我絕對會認爲沃爾特在敲詐。

“這32K金箔只是一種裝飾吧?”我問道,也許是這不“食用”的飾品提升了這道甜點的價值。我聽說有一種古老的自殺方式就是吞金,金塊進入人的內臟,會導致體內大量出血而亡。據說同治皇帝的皇后老婆就是在同治皇帝因染上花柳病英年早逝後,因無法忍受慈禧太后怪罪她剋死了她唯一的兒子,從而對她百般折磨,最終吞金自殺了。

“不!這可是一種可以食用的金子,雖然啥味道都沒有。”沃爾特認真地回覆道,“像這種可食用的金箔或者銀箔也只流連在富豪們的餐桌上。”

我雖然很想立馬嘗一下以便過一把富翁癮,但是看到六分同樣造型的甜點整齊地擺在盤子裏,我覺得自己不能提前破壞沃爾特爲大家精心準備的充滿儀式感的精美甜點,於是我努力嚥下口水“逃離”了現場。

北京時間 14: 30

回到休閒廳,我意外地發現,除了馬可,杜拉斯也出現在了她之前的座位上,而張伯倫並沒有一同出來。馬可坐在原來的位子上,杜拉斯則坐在了他正對面,也就是之前裴易勇坐的位子。

“原來你溜進廚房偷吃去了。”杜拉斯朝我打趣道。

“我只是去看看。”我輕描淡寫地說道然後坐到了馬可左邊,我並不介意被杜拉斯誤會。

“看到啥了?”杜拉斯身體忍不住向前傾,雙眼綻放着光芒,瞧她那副嘴饞的樣子。我大概猜到她爲什麼這麼快醒來的原因了。

“保密!”我故作神祕道,這一招在嘴饞的女孩面前特別管用,爲了守住神祕感,我隨即又轉移話題,“你不是早就犯困了嗎?怎麼這麼快醒來了?”

“其實我在飛機上很難睡着的,犯困只是因爲昨晚睡得太少,所以困境過後,我就很快醒過來了。我可不想待在房間聽張伯倫打呼,於是就跑出來了,沒想到你們也沒睡。”杜拉斯說完後,又露出一副嘴饞的樣子,“沃爾特到底爲我們準備了啥?”

“待會端出來你不就知道了,我只是想爲你保留一點神祕感。”我笑道。

“英國的下午茶時間一般在下午四點,現在還不到三點,露西他們肯定沒這麼快醒來。”杜拉斯嘟着小嘴埋怨道。

“那我們就來聊點輕鬆的話題以便減輕你的煎熬吧!”馬可又計上心頭,這一點當然只有我能識破,單純的杜拉斯毫無防備。

“好啊!聊什麼呢?不如聊聊你破案的趣事吧?”杜拉斯顯然已找到興趣點。 北風城,城內住著大多數是受傷的士兵,而在郊外的則是那些戰力比較充盈的士兵,他們就算是沒有戰事,也必須要時刻保持著訓練,提升自己的做戰能力,以及演練各種戰術陣法。

不可能因為沒有戰事發生,而鬆懈了訓練,那樣的話,到了戰場上死的也只會是他們。

軍中一共分為幾種兵種,其中以步兵最多,其次是重甲兵,然後便到弓箭兵和騎兵。

這四兵種是戰場上最常用的兵種,組合在一起,可以發出意想不到的強大戰力。

在郊外一共有著五萬兵馬在排練著。

一個個身著盔甲的壯漢在努力地揮舞著兵器,一聲聲吆喝之音傳遍了四方。

他們一個個氣勢旺盛,帶著稠粘的殺氣,使得場面相當地壯觀宏大。

一般的普通人在面臨著這麼多人的氣勢之前,他們只怕都要被嚇得腿軟了!

但是姚躍、關長雲和張猛飛三人都不是普通人,他們已經是先天元王了,看到這種場面只有激動興奮之意,並沒有被嚇到。


「這就是我朝大軍嗎?氣勢果然非常,要是這麼多人的氣勢集合在一起,哪怕是先天元王都得躲逃的份了!」姚躍輕嘆道。

「是啊是啊!太強悍了,與我們之前一起拼殺的那點自願軍兄弟完全是不同的檔次,差太多了!」關長雲在一旁連連點頭道。

「讓我帶領這樣的士兵殺敵,絕對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張猛飛很是自通道。

「你們還年輕,別看現在氣勢很盛大的樣子,但是真正到了戰場之上,兩軍對壘之時,那真正的拼殺絕對是不一樣的,那些修羅魔人比我們單人能力更強,你們能夠連連取得小勝,那隻能說是修羅魔人大意了,要不然你們未必能夠那麼好運氣!」焦河在一旁道,接著他又說「我們過去吧!」。

緊接著,他們幾人凌空飛掠了過去,到達了臨時搭建的高台之上。

這高台之上已經有幾名少將在這裡監督著下方那幾萬兵馬了。

他們看到焦河和姚躍等人過來,立即上前對焦河行禮。

焦河可是僅次與董鋒的將軍,當初馬虎在的時候,這些人就與焦河混得很熟了。

可以說,在軍中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都自認為是龍家軍,而焦河又是龍武將軍的心腹之一,他們自然對焦河很是敬重了。

當然,在這些人當中,仍然不缺一些見利忘義的人,他們轉投到了董鋒的旗下,聽從董鋒的命令!

誰叫董鋒的軍位要比之焦河要高一籌呢,這就是佔了先天的優勢!

「好了,你們立即召集所有人過來,我要向大家介紹一下皇上親點的萬夫統領姚躍,還有這兩位由元帥批准的千夫長!」焦河板著臉幽幽地說道。

隨著他的吩咐下去,立即有一名少將大聲喝道「所有人集合!」。

這名少將也是下品元王實力,聲音極其浩蕩,傳得極遠,可讓所有訓練著的士兵們都聽到了。

在這聲音落下之後,五萬士兵立即有序地迅速集合在了一起。

這才是真正的軍隊,他們任何行動都是這般有序,這般有效率,絕非是自願軍可以比擬的。

「所有人聽好,現在我給你們介紹三位少年王者,這位是姚躍是皇上欽賜的萬夫統領,這位是關長雲和張猛飛,是由元帥賜定的千夫長,以後他們就和大家一起是兄弟,一起上戰場殺修羅魔人」焦河很是認真地介紹道。

以他今時今日的軍位,根本用不著他來介紹姚躍三人,但是姚躍身份太特殊,所以焦河才會屈尊降貴這麼做,同時也更讓底下那些兵馬對姚躍三人有一個重視的印象!

要不然,日後姚躍使不動這些人那就麻煩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姚躍三人身上,並且同時驚呼道「一起上戰場殺修羅魔人!」。

聲勢浩蕩,威勢驚人!

「你們可別小看他們,他們可是前不久利用八百兵馬便誘使修羅大軍前來,然後配合我軍伏擊取勝的關鍵功臣,同時也是由他們抓獲了對方的修羅皇子,所以你們也別不服氣他們能夠成為萬夫統領和千夫長!」焦河又說道。

這下子,所有士兵的目光都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能夠以八百自願軍連戰連捷,然後又誘使得幾萬修羅大軍深入,被他們伏擊成功,這確實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會是這三名少年郎做到的,這讓他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從現在起,姚躍為步兵團萬夫統領,關長雲和張猛飛為步兵團千夫長,至於如何編團,本將軍會儘快給你們分配好的!」焦河說道。

就在這時候,一名少將開口道「焦將軍,三位都是堂堂少年王,他們能這麼年少就當少萬夫統領和千夫長了,讓我們大開眼界,只是底下兄弟肯定有個別不服氣的,你看這事該怎麼解決啊!」。

這名少將名為凡崇,一名下品元王實力,算是一名老戰將了,如今混了一個少將級別,也算是不錯了。

只不過這凡崇心思有些投機取巧,正是因為拍了董鋒的馬屁,才從萬夫統領榮升這少將職位的。

現在,他這麼說,無非正是想要給姚躍、關長雲和張猛飛一點下馬威罷了!

不過,看他樣子是有備而來,定然不會這麼簡單的。

焦河似乎早料到會有人出來做梗一般,當即看著凡崇問道「那凡崇你以為如何?」。

「我覺得應該讓他們與我們軍中的一些兄弟過過招,畢竟高位皆是能者居之嘛!你覺得呢?」凡崇淡笑應道。

「好,那就如你們所言吧,要是他們輸了,我就自動給他們降一職!」焦河點了點頭應道。

他對姚躍有信心,至於另兩個少年他也不擔憂,都已經是先天元王了,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對付得了的。

「有焦將軍這話,我就放心了」凡崇露出了一個得逞的神色應了一聲,然後對著下方的將士說道「哪一位兄弟想要試試這三位少年王的實力,讓我們見識見識他們是否有資格當萬夫統領、千夫長!你們誰要是贏了他們任何一人,或許焦將軍就會讓你們替代他們的位置啊!」。

在底下的將士們一個個神色皆是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

他們是軍人,在軍隊當中就是服從命令,不管上頭安排什麼人下來,他們都得服從軍令,不能夠以下犯上!

現在,凡崇居然讓他們以下犯上,還真是頭一次遇上這樣的情況!

就在所有人還沒想清楚是怎麼回事的時候,一道人影悄然地走了出來。

「諸位將軍,在下王豹,第一個不服氣!」一名身穿著普通士兵服裝的壯漢站了起來說道。

此人身形強悍無比,臉上還有著兩道長長的傷痕,看起來無比地猙獰可怕,雙眼當中流露著濃濃的戾氣。

他可是一名下品元王實力,絕非是一般的士兵,但是他卻混在這些士兵當中,絕對是有備而來的!

焦河目光急跳了幾下,然後幽幽道「王豹,你實力不錯,居然連個軍銜都沒有,當真是我們的失察啊!」。

焦河說著的同時,目光朝著凡崇看了過去,帶著濃濃的犀利之色。

凡崇乾笑了一下道「王豹是皇朝新增的士兵,將軍不知道他也是正常!」。

凡崇這借口雖是找得不乍樣,但是皇朝確確實實剛派援了五萬兵馬過來,而王豹能出現在這裡也說得過去了。

要不然,一名先天元王在下面當普能士兵,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好,你應該是要挑戰萬夫統領姚躍吧,要是你贏了,我會稟報元帥,升你為萬夫統領的!」焦河也懶得再多說其他,事已至此,那隻能夠用最好的辦法解決了。




Related Articles

周清感嘆了一番,他忽地眉頭微微一皺,眼眸閃爍。

「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從這個星劫祭中讓星魂...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