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

葉城想折服這些人,首先得立威,而立威的首選,當屬實力最強的超凡中期。縱然困難和危險,葉城也必須一試。

“把門打開。”孫大龍吩咐一旁的手下。

咔咔…

別墅的門緩緩而開。

只見裏面的牀榻上,盤坐着一箇中年男子。他連眼睛都沒睜開,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說道:“不要打擾我修煉,有事晚些再說。”

“你…”

孫大龍心中惱怒,看了一眼葉城,無奈的說道:“你都看見了,就是這樣的!”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新來的護衛隊長,我叫葉城…。”在葉城介紹自己的時候,那個超凡中期,仍是連眼皮都沒眨一下。

“剛纔的廣播,不管你有沒有聽見,遲到就是遲到,將接受護衛隊的懲罰!”

“我念你是初犯,只廢你一隻手,希望你下次能長點記性!”這話一出,他才稍稍睜眼,打量葉城,卻是一臉不屑:“哪來的小娃娃,你敢…”

唰唰!!

葉城毫不猶豫的瞬移過去,一招擒龍手,困住那男子,接着抓住他的左手,朝反方向折去。

這一剎那,中年男子才反應過來。

他面色大驚,順着葉城的勁力,反轉身體,使得自己手臂不被折斷。

轟!

葉城猛的拍出一掌,正中他的胸口。

“噗。”男子狂噴一口血:“你…你是什麼人?!”

“幽冥指!”

葉城偷襲失敗,沒有折斷男子的手臂,情急之機,他使用了高級戰技幽冥指。這一招他在唐家時,已經多次試驗,在達到超凡初期後,他可以使用兩次!

“太極盾!”那男子爆喝一聲,在面前支撐起一面盾牌。

這面盾牌呈圓形,內部是一面太極圖。

葉城的幽冥指真氣,射擊到太極圖上,被均勻的散開了。

葉城不由震驚!

幽冥指可是高級戰技,加上他強大的真氣支撐,威力十分強大。眼前的男子,竟然能抵擋得住,足見實力之強。

然而…

就在葉城驚訝之時,男子往後急退了數步,臉色變的蒼白。 「沒錯,我是答應了,一定會兌現,也不會去阻擾,但這兩天沒空,你等著吧,有空了我再跟你說!」聖女怔了怔也想起來臨走前自己的承諾,猶豫了下還是強硬道,耍起了小性子。

心中有些小得意,哼,答應了又怎麼了,可沒說具體什麼時候讓你見上,這麼無視我,我還偏偏不讓你馬上就見上,讓你急一急。

我靠,這兩天沒空,擁兵自重,太過分了!江帆十分不滿了,也不管聖女的面子了,直白道:「哦,明白了,你是看我要和她見面,心中不舒服,你吃醋了,你喜歡上我了!」

「你,你胡說,鬼才吃醋,鬼才喜歡你!」聖女頓時心中莫名的一慌,又羞又怒尖叫道。

「是嗎,既然不喜歡不吃醋你這麼激動幹什麼?要是你說我喜歡你,吃你的醋,我保證淡定得很,還會大笑的!」江帆見聖女氣的不行十分快意。

「我,我是聖女,你這是欺負我!」聖女一怔有些語塞急忙辯解。

「不是吧,我欺負你!就說你吃醋,說你喜歡我就是欺負?竟然還抬出了聖女的身份,你不覺得自己好笑嗎?」江帆愕然有些鄙視道。

「出去,你給我出去!」聖女也覺得話說的不妥,急切中驅趕江帆。

「切,你認為你好香啊,我喜歡在這啊,真是馬不知臉長!」江帆冷笑一聲起身端著碗就走。

呃,不對,十分鐘還沒到呢,就出去了這次見面豈不是白費了,江帆想到這又停下,轉身回到座位上繼續吃飯,也不看聖女。

「你這人臉皮……!」聖女一愣,立刻譏諷道。

「噓,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說話會噴口水的,不衛生,也不利於消化,快吃吧,不然就冷了!」江帆打了個手勢教訓道,打斷聖女的話。

聖女愕然,又氣又好笑無語了,這傢伙竟然講究起來了,好像是你進入我的房間的,是你要說事的,怎麼現在弄得我的不是了?

「你…!」聖女哪能吃這個癟,張口就要駁斥,江帆卻是及時打斷道:「不要說話,有話晚上說,到時我會去找你的,你可以說個痛快!」

晚上找我!聖女一楞,忽然覺得不對勁,這傢伙在幹什麼,幾次三番的找我,好像是故意的,每次見面都沒什麼正經事,這是為什麼?

聖女極為困惑,想要說什麼,但看到江帆一心吃飯一臉嚴肅樣,硬生生的憋住了,好吧,晚上找我是吧,到時看你找我到底幹什麼,再說不出什麼名堂,一定是有病,該是請大夫來診治一下了。

江帆很快吃完,又閉目養神坐了會,估摸了一下已經超過十分鐘了,立刻起身招呼也不打就走。

江帆帶上房門的那刻,隱隱的聽到裡面咣當嘩啦一片響,似乎是聖女將來碗摔在桌上,接著傳來咒罵聲:「有毛病,沒禮貌,氣死我了!」

「呃,這才五六次啊,完成三百次見面還真是個艱難的任務!」江帆笑了笑隨即咧咧嘴鬱悶的嘆道。


江帆來到餐廳雅間一看,吳雅姿、李盈嬌已是不再,只有納甲土屍還干坐在那似乎有些焦急之意,放下碗筷驚訝道:「傻蛋,你怎麼了?」

「呃,主人,快將小的弄進您的符咒世界,小的想去巨神族人的領地呢!」納甲土屍急忙道。

「我靠,才吃飽你這麼急著找女人啊!」江帆好笑道。

「怎的不急,小的好多天沒碰女人了!」納甲土屍喃喃的辯解道。

江帆笑了笑帶著納甲土屍來到吳雅姿、李盈嬌的房間,把已是迫不及待的納甲土屍收入符咒世界中去了。

「江帆,我也要進你的那個世界!」這時李盈嬌要求道。

「你進去幹什麼,呆在外面不好嗎?」江帆一愣不解地道。

「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了,我已經繼承了母親的符神王符印,我要專心修鍊,儘快提升實力好幫你!」李盈嬌解釋道。

江帆想了想覺得有道理,吸納了符神王符印,不進行修鍊倒也是種浪費,現在還真沒什麼事,既是有事她也幫不上什麼,便應下將李盈嬌收入符咒世界。

不過江帆還是有些奇怪,問道:「雅姿,盈嬌怎麼好好的想起要修鍊了?」

「剛才我們在談論這次去沙漠丹神殿、藍雲宮、虛天宮、地蠻城的一系列事,覺得沒能幫到你什麼,我和盈嬌姐很是慚愧,覺得自己沒用!」吳雅姿變得情緒低落的解釋道。

「呃,這有什麼慚愧的,那些事本就是男人的事,你們女人能不摻和就別摻和,好了,開心些,來我們做個遊戲,我們……!」江帆皺皺眉進行安慰並轉移她的注意力。

「江帆哥哥,盈嬌姐繼承了她母親的神王符印可以修鍊,我卻什麼也做不了,你那裡不是有顆夏柳神王的符印嗎,要不你把那顆符印給我吧!」吳雅姿卻是打斷要求道。

呃,雅姿要那顆符神王符印!江帆一怔猶豫了,見江帆不吭聲,吳雅姿頓時失望,有些黯淡的問道:「怎麼,江帆哥哥捨不得嗎?」

「雅姿,你這是什麼話,你是我女人,我怎麼會不捨得給你?我是想從兄弟們中挑人吸納的,那些廝殺的事我不想讓你去做,不想你受到傷害!」江帆鬱悶,急忙解釋道。

「這樣啊,那更應該給我,而不是從你的那些兄弟中挑人,我是你女人,不能為自己男人分憂,這還算合格嗎?盈嬌姐都在努力,我卻不能,你讓我情何以堪?」吳雅姿這才釋然,但卻反駁道。

「江帆哥哥,你的壓力很大,風險很大,難道我就不擔心你受傷害嗎?多一個神王境界高手就多分力量,給你減輕一分壓力,那些兄弟還在外面,等他們還不如給我來得快!」接著吳雅姿勸道。

「再說了難道就擔心收傷害就要龜縮起來?我是那還怕的人,既是真的受傷害了,也是為自己男人,我願意!除非你不真當我是你女人!」最後吳雅姿神情表白,並拿話逼迫。

「呃,雅姿,別說了,我給你就是!」江帆有些感動,說的也有道理,都到這份上了,只得應下,也好,就讓她吸納,說不定能起大作用,畢竟是紫雨宮吳神帝的千金,還是有一定影響力的。

吳雅姿頓時大喜,吵著也要進入符咒世界修鍊,江帆無奈,只得依了她,房中只剩下江帆一個人,有些鬱悶道:「我靠,修鍊的修鍊,找女人的找女人,都進去了,我成孤家寡人了!」

盛凌雲要不要弄醒?呃,好像還沒到三天,還是明天再說吧,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去找聖女了,哼,不讓我見神秘美女是吧,我非得讓你求著我見不可!江帆想了想自信滿滿的出門。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葉城在心裏揣想,莫非太極盾與他的幽冥指一樣,需要大量的真氣支撐?對方只能使用一次?或者太極盾本身就抵擋不住幽冥指,使得他受了傷?

一念至此,葉城再次厲喝:“幽冥指!”

連續兩次幽冥指!

對方的神情終於變的恐懼了,他不斷爆退,吼道:“孫家主,救命啊!我可是你請來的,我還要替你辦事呢!”

“葉城兄弟,不如饒他一次吧?”孫大龍說道。

“不行!必須斷一隻手!”葉城的幽冥指已經打了過去,準確無誤的射中男子的左臂。強大的破懷力,在一瞬間擊碎了他的手臂。

“啊。”

男子捲縮在地上翻滾。

站在葉城身後的天階武修者們,都倒吸了口涼氣。

“呼呼。”葉城連續使用幽冥指,也是有些疲憊,卻是強忍着走了過去,說道:“斷你一隻手,是爲了讓你長記性,如果你心懷怨恨,可以找我報仇,我隨時奉陪你!但是,你若還是不聽指揮,我會斷你另外一隻手!”


“你可聽見了?”

“聽…聽見了。”

男子的身體顫抖着,一臉恐懼的應道。

“現在去訓練場,不要說第二遍!”葉城道。

“是。”


隨着葉城和孫大龍離開別墅,那男子也拖着受傷的身體,朝訓練場跑去。

孫大龍有些擔心的道:“葉城兄弟,你這也太狠了!給他們一點教訓就行,何必斷人一隻手啊?”

葉城道:“對於武修者來說,手的作用並不大,因爲…他們一般不用手控制武器,而是使用真氣。尤其是達到化神期的修士,連真氣都沒什麼用了,都是靠神識取勝。斷他一隻手,是讓他長記性,同時,也可以激勵他,早日突破化神。”

“呃。”孫大龍無語:“你不會想把所有人都斷一隻手臂吧?”

“不行嗎?”

“這!”

孫大龍有些接受不了:“如果全都是殘廢,會不會影響戰鬥力?”

“你放心,不會影響戰鬥力!”

很快來到第二棟別墅。

葉城很粗暴的把門踢開。

他四下看了看,裏面一個人也沒有。

桌上擺了一壺茶,茶水是熱的,應該剛倒上不久。奇怪的是,別墅裏並沒有人,可見已經離去。

“跑了?”

“你們去其他別墅看看,是不是都跑了?”葉城回身看向那些天天階武修者。

“是。”

此時的他們,對葉城已經非常的恐懼。


因爲連超凡中期的強者,都不能抵擋,被斷去一隻手,他們又怎麼能扛得住葉城的攻擊?

除了乖乖聽令,還有別的出路嗎?



Related Articles

「啊――」

凄厲的慘叫聲傳來,那個士兵的身體穿在了金...
Read more

他十指一合,雙刀入手,血珠滴淌著流下,染紅大地。

那恢弘的火焰和鮮血映照著,讓少年宛如殺神...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