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好在在這個房間里,還有一個美人,雖然不如令狐嬋,但也不差。

皇甫黑雲靠著牆壁而坐,看似在閉眼睡覺,實則眼眸輕輕開出一條縫,能夠清楚地看到坐在對面的楊思夢。

楊思夢靠在牆角,雙眸緊閉,呼吸輕微,像是已經進入了深睡眠。

皇甫黑雲朝諸葛藍雲使了個臉色。

諸葛藍雲假裝沒有看到,此刻只想好好睡一覺,但是沒有舒服鬆軟的床,無論他怎麼努力都睡不著。

皇甫黑雲心頭暗笑,諸葛藍雲實在太不解風情,不過沒了諸葛藍雲,倒是能夠成就他自己。

只見他從懷裡摸出一小截檀香,吹燃火摺子點燃后,就插在身旁。

楊思夢猛地睜眼,眸中儘是疑色。

「這裡蚊子多,我最怕被咬,點根香睡得香。」皇甫黑雲似是看出楊思夢心頭的疑惑,笑著解釋。

楊思夢微一點頭,繼續閉目睡覺。

諸葛藍雲卻是屏氣凝神,不敢呼吸。

因為他很清楚,皇甫黑雲點燃的可不是什麼蚊香,而是特製的菩薩香,只要點上一根,不出片刻,就能放倒一大片人。

皇甫黑雲到底想做什麼,諸葛藍雲很是清楚。

但在皇甫黑雲付諸行動時,他並沒有阻攔,只因在他心中,也很饞楊思夢。

秦紅月雖然也很漂亮,但已經得到的人,自然就會失去興趣,而那些沒有得到的人,永遠都會保持饑渴。

半晌后,皇甫黑雲睜開眼,獰笑著來到楊思夢面前,輕聲問道:「第一峰主,可還醒著?」

楊思夢沒有回答。

諸葛藍雲突然睜眼,冷聲道:「用了菩薩香,你覺得她還會醒著?」

皇甫黑雲哂笑道:「你不是還醒著?」

「因為我知道你是什麼德性。」諸葛藍雲冷笑。

皇甫黑雲笑問道:「那你要不要一起?」

「我沒興趣。」諸葛藍雲再次閉上眼睛。

但他很快睜眼,提醒道:「現在這個第一綠雲可不簡單,我得提醒你,千萬別玩火自焚。」

皇甫黑雲道:「我的經驗如此豐富,豈會失手?菩薩香下,就算是真的菩薩,也得乖乖任我擺布,而且事後絕對不會留下任何記憶,非常安全,如果你不來,天亮后你肯定會後悔。」

諸葛藍雲閉著眼睛,並不搭話。

皇甫黑雲蹲到楊思夢面前,將鼻子輕輕湊近楊思夢,聞著楊思夢身上的香味,體內有股洪荒之力正在爆發。

諸葛藍雲微微睜眼,看到這一幕,心頭很是糾結。

正如皇甫黑雲所說,菩薩香下,斷無記憶。

楊思夢只會認為她好好地睡了一覺,絕對不會記得皇甫黑雲對她做的事。

如今楊思夢是綠雲峰峰主,皇甫黑雲這麼做,可是在損害落雲山的利益。

不過若他出面阻止,又會跟皇甫黑雲鬧僵,畢竟皇甫黑雲對落雲山而言也很重要。

在諸葛藍雲無比糾結時,皇甫黑雲已是抓起楊思夢的一縷青發,放在臉上輕輕摩擦。

「真是個變態。」諸葛藍雲在心裡怒罵。

此刻他倒是希望楊思夢能突然清醒,一劍殺了皇甫黑雲。

「諸葛兄,你當真不來?要是你想來的話,我可以讓你先來,我看第一峰主應該還是雛兒,你不是最喜歡雛兒嗎?」皇甫黑雲到現在還在不斷誘惑諸葛藍雲。

因為他心裡很清楚,只要將諸葛藍雲拉進來,此事才是安全的,永遠沒有泄露的可能。

況且若諸葛藍雲不參與,那此事還會成為他的軟肋,永遠受諸葛藍雲的威脅。

諸葛藍雲此刻倒是心神堅定,擺手道:「我會當做不知道。」

皇甫黑雲再次嘿嘿笑道:「諸葛兄,那你千萬不要後悔啊。」

諸葛藍雲冷哼一聲,再不言語,心頭卻在想,若真的假裝不知,讓皇甫黑雲糟蹋了楊思夢,將來他會不會後悔?

這個問題很難有答案。

外面的青石上,魏小寶猛地睜開眼。

「小寶,怎麼了?」一直盯著魏小寶看的令狐嬋,著實被嚇得不輕,同時也很尷尬。

魏小寶起身說道:「楊思夢有危險。」

令狐嬋也坐起來,扭頭看向屋子那邊。

只有三位峰主所待的屋子才有門,也稍微有點屋頂。

現在那扇破舊的門緊關著,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令狐嬋皺眉問道:「思夢能有什麼危險?」

「跟狼同處一室,你說她危不危險?」魏小寶反問道。

令狐嬋其實早有察覺,這一路走來,皇甫黑雲看楊思夢的眼神很不對勁。

想到這裡,她小聲問道:「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不用,睡覺吧。」魏小寶說著再次躺下。

令狐嬋此刻卻是怎麼都睡不著,一顆心早已飄進那間破屋,擔心楊思夢會遇到危險。

一個女孩子遇到色狼會發生什麼,不用想也能知道。

「有賊。」不知是誰突然大喊了一聲。

睡在那邊的眾多弟子全都騰地起身,紛紛聚攏過去。

「死人了,死人了……」當燈光亮起,很快便有人鬼叫起來。

頓時有人奔到屋子那邊,高聲稟報三位峰主。

有弟子莫名其妙死掉,此事非小,他們可拿不定主意。

屋中的諸葛藍雲迅疾起身,喝道:「外面出事了。」

皇甫黑雲正在解開楊思夢的衣帶。 「鬼柳……」遊星臉色很難看,想要再說點什麼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遊星,這才剛剛開始呢。」鬼柳舔了舔嘴唇,「接下來,我這幾年所承受的一切,就用決鬥來還給你吧。」

鬼柳頓了頓:「滿足同盟最後的決鬥。」

鬼柳一句話讓遊星的思緒回到了幾年前。

那時候,他與克羅,傑克,在眼前這人的帶領下,打敗了所有衛星區的決鬥幫派,站在了衛星區的頂點。

但也就是從那一刻起,三人與他們的好大哥之間有了分歧。

克羅與傑克相繼退出了滿足同盟,只有遊星還在陪在鬼柳的身邊。

直到鬼柳覺得他找到了滿足同盟最後的決鬥的對手——治安維持局。

遊星自然不會同意這種找死的行為,但鬼柳哪怕只有一個人,還是準備行動了。

後知後覺的遊星沒能阻止鬼柳的作死行為,於是為了拯救朋友他準備犧牲自己來頂罪。

但遊星失敗了,晚來一步的他眼睜睜的看着鬼柳被抓獲。

並且,遊星找到治安維持官想要頂罪的情形被正被押送著的鬼柳看到了。

遊星永遠忘不了那時鬼柳的眼神。

鬼柳似乎將他當成了出賣自己的叛徒了。

鬼柳開着D輪來到了遊星身邊,所說的話印證了遊星的猜測。

「因為你的背叛,我這些年所經歷的你根本想像不到啊,遊星,就連對於決鬥者來說比生命更加重要的卡組也被剝奪了。」鬼柳說着,亮出了手臂上的巨人暗印。

「但好在我擁有了這個,擁有了復仇的機會。」

鬼柳的暗印一閃,巨大的金字塔祭壇從孤兒院的廢墟上升起。

而這時,克羅的通訊請求傳來,遊星接通后,克羅焦急的問道:「怎麼樣遊星?你沒事吧?瑪莎她們怎麼樣了?」

遊星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能沉默以對。

克羅一看遊星的樣子,就知道恐怕最壞的情況已經發生了。

「是克羅嗎?」鬼柳聽出了在跟遊星說話的聲音后說道。

「鬼柳?」克羅也聽到了鬼柳的聲音,憤怒的說道:「你們都幹了些什麼?代達羅斯之橋那邊的孩子們呢?」

「那邊的祭壇嗎?雖然不是我在負責,但是應該是搞定了吧。」鬼柳聳肩道。

「你說搞定了是什麼意思?」克羅瞳孔一縮。

「當然是回歸冥界之神的懷抱啊,哈哈哈!」鬼柳放聲笑道。

「你說什麼?」克羅睚眥欲裂。

「冷靜點!克羅!」遊星出言道,「游燁在孩子們那邊留了手段,你現在過去應該還來得及!」

「可是你這邊……」一邊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一邊是自己當做弟弟妹妹的孩子們,克羅左右為難。

「別管我,去你該去的地方!」遊星大聲說道。

「我明白了!」克羅一錘儀錶盤,咬牙道。

掛斷與克羅的通話后,遊星直面鬼柳。

「鬼柳,大家都沒有背叛你。」遊星說道,「不管你相不相信,那天我們過去是為了救你。」

「難道我看到的還是假的嗎?」鬼柳明顯不信遊星的話。

對於鬼柳的質疑,遊星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默默啟動了高速世界的開關,說道:「來決鬥吧,只要把地縛神打倒,你也會恢復正常的吧。」

「納尼?」

「我沒來得及救下瑪莎她們,至少我還能救你。」遊星說道。

遊星的話讓鬼柳一愣,但下一刻。

「場地魔法,高速世界發動!」電子音自D輪上響起,二人的D輪也亮起了起跑倒計時。

火焰勾勒而成巨人巨畫中,二人隨着倒計時結束飛馳而出。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