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古諺的這種安靜修鍊,僅僅持續了七天的時間,然後便是被小炎將其從修鍊中驚醒,而在他從修鍊室中出來時,一眼便是看見後者那有些凝重的面色。

「怎麼了?」古諺雙目微眯。

小炎看著古諺,猶豫了一下,道:「有人從九幽魔蛟族過來了,似乎是九冥大哥派來的。」

聽得此話,古諺瞳孔瞬間一縮,以他對小九的了解,那傢伙心高氣傲得很,遇見再大的麻煩都想要自己解決,從不會主動的來找他們,但現在,他竟是讓人從族內傳來的消息。

「看來那傢伙遇見了很大的麻煩啊。」

古諺笑了笑,他望著小炎那略微有些擔憂的臉龐,黑色的眸子中,卻是有著一種極端凌厲的色澤凝聚起來。

想要動他古諺的兄弟可沒那麼簡單啊。

當古諺來到前殿時,在那裡見到一位中年男子略有些焦慮的坐著,此人倒並不算陌生,正是當日跟著小炎來小獸域的三位半步造化的強者之一。

古諺進入前殿,那中年男子立即將其發現,當下急忙起身,抱拳道:「古諺小哥,在下吳重,此番前來打擾,還望見諒。」

「吳重大哥客氣了。」

地球超市 ,眼神卻是有些凝重,他盯著吳重,沒有多餘的廢話,直接問道:「小九遇見麻煩了?」

吳重面色同樣凝重,他緩緩的點了點頭,道:「族內出現了一些事,挺棘手的,九幽讓我來請你去一趟。」(未完待續)

… 「什麼事?」古諺皺了皺眉。

吳重目光在殿中掃視一圈,見到並未有外人,這才略作猶豫的道:「或許九幽也曾經與你說過,他是九幽魔蛟族下任族長候選人之一。」

古諺微微點頭。

「九幽因為體內血脈覺醒,一舉成為我族之內天賦最為傑出之人,在幾大候選人中的支持率也是最高,若是不出意外的話,在老族長退下后,他將會很順利的成為下一任族長。」吳重道。

「可是出意外了。」古諺眉頭緊皺,低聲道。

吳重點點頭,他的眼神隱隱的有些陰沉:「我族之人,以血脈傳承,百年之前,血脈輪迴,不少優秀族人輪迴而來,轉生在各種擁有著九幽魔蛟血脈的妖獸體內。」

「而這一次,另外一個對九幽最有威脅的候選人也是異軍突起,他名叫九沅。」

「此人的天賦並不比九幽弱多少,但之前卻是平平靜靜,沒有展露絲毫的野心,但哪料到短短時間內,他立即強勢擊敗了其他所有的競爭者,而且其手段也是不弱,竟是生生的將一些原本還支持九幽的長老給拉到了他的陣營之中。」

說到此處,吳重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雖然九幽血脈更加強大,但在族內,那人的呼聲已是超過九幽。」

古諺雙目微眯,看來的確是一個相當難對付的傢伙,難怪能夠把小九逼到這一步。

「對了,那你們九幽魔蛟族族長支持誰?」古諺突然問道,作為一族之長,顯然這位族長的選擇才是最重要的。

「老族長進入天洞閉死關。百年都未曾管理族內之事。所以如今的族內,都是長老們聯合做決議,而也正因為族長長久閉關,所以族內決定此次將候選族長定下來,協助管理族內事務。」

吳重苦笑一聲。道:「而這時候來定候選族長的話,九幽顯然勝算不高,而一旦讓九沅那傢伙成為候選族長的話,以他的手段,或許在接下來的時間中,九幽的支持率會逐漸的降低。那時候,就算是族長出關,或許都無法解決了。」

「九沅。」古諺輕輕念叨了一下,這就是小九那個棘手的競爭者么。

「族內決定在五日之後,商議候選人。而九幽讓我在這之前將你請到九幽魔蛟族去。」吳重說著這話的時候心中有些疑惑,想來對於小九的這個決定,他也是有些莫名其妙,眼前的古諺實力雖說不弱,但顯然遠遠達不到影響九幽魔蛟族內諸多長老決議的地步,這個時候將他請去,能有什麼作用?

不過雖然心中疑惑,但吳重對於小九的吩咐卻是沒有絲毫的違背。所以那面上也並未表現出什麼來。

「小九還說了其他什麼嗎?」古諺看向吳重,問道。

吳重聞言,想了想。有些茫然的道:「九幽只是說讓我照辦就可,他說你或許能夠幫他解決一些麻煩,至於他為何會這麼說,我也不太明白。」

古諺目光閃爍,片刻后緩緩點了點頭,道:「何時動身?」

他同樣不是很清楚小九所說究竟是什麼意思。不過既然他需要自己的幫忙,那古諺就不會有任何的拒絕。


「立刻!」吳重沉聲道。如今族內頗為的緊迫,他還想趕緊回去幫小九分擔一些壓力。

「那就動身。」

古諺也沒有絲毫的猶豫。然後他偏頭看著身後的一臉擔憂的小炎,笑道:「你就留在這裡,妖帥盟如今剛剛穩固,還需要你看管,小九那邊,就由我來。」

小炎聞言只好點了點頭,與妖帥盟相比,他顯然更看重小九這個恩人,不過現在的他畢竟未曾踏入半步造化,即便是去了,也難以給小九帶來多大的助力,與其如此,還不如留在這裡。

「古諺大哥,小心一些。」

小炎沉聲道,從吳重的話語中,他也是能夠聽出如今的小九狀況似乎並不好,古諺此行前去,恐怕也將會遇見不小的麻煩。

古諺點點頭,也不再有任何的拖沓,身形率先走出,在其後面,那吳重也是緊隨而上……

九幽魔蛟族坐落在獸域西南方向,那裡有著一片在整個獸域都極其有名的地域,名為九幽冥淵,這片地域,是屬於九幽魔蛟族的地盤,在這裡,他們是當之無愧的真正霸主,這片地域的任何種族,對於這個龐然大物,都是保持著極為濃烈的敬畏之心。

而當古諺二人抵達九幽冥淵時,已是兩日之後,而一經抵達,兩人也是馬不停蹄的趕向了九幽冥淵最為深處的天妖群山。

在九幽冥淵的深處,是一片片連綿無盡的十萬大山。這裡的山嶽,高達萬仞,陡峭兇險,天空上更是有著極端兇猛的罡風成形,在這裡飛行,就算是神相境的強者都難以堅持太久。

抵達這天妖群山後,吳重便是傳出嘯聲,將一頭龐大的血雕召喚而來當做坐騎,而後兩人的越過那重重巨山,半個時辰后。在那些群山之上,便是有著綿延的古老大殿出現,同時間,一道道雄渾而霸道的氣息,也是出現在了古諺的感知之中。

在這片群山上空,時不時的會有著模樣猙獰的巨鳥成群而過,這些妖獸同樣擁有著強大的氣息,他們在這裡,形成了一種天然的防禦。

這段時間的九幽魔蛟族似乎防禦變得格外的森嚴,即便是古諺有著吳重的帶領,但依舊是被警惕的盤查了一番,這才讓其進入。

「這些傢伙,真是越來越不識趣了,九幽請的人也敢盤查!」對於這種盤查,古諺倒是無所謂,可吳重卻是面色有點鐵青,這要在以前,誰敢盤查他們帶的人?

見到他這麼動怒,古諺倒是笑著安慰了一下,同時心中也是加深了一些凝重,那叫做九沅的人,手段看來還真是不弱啊,竟然逐漸的將小九在九幽魔蛟族之中的威望弱化到了這種地步。

兩人一路直奔群山深處,十數分鐘后。吳重自一座巍峨山峰之上降落而下,古諺緊隨而上,而就在他剛落下時,卻是見到吳重的身影僵了一僵,然後他抬頭,便是見到在前方,有著數道身影對著他們而來。

在那數道身影最前方,是一名身著灰黑衣衫的男子,其模樣看上去似乎頗為年輕,一張面龐也是俊逸,只不過卻是有些陰柔化,那略顯單薄的嘴唇,抿起來時,唇角彷彿有著一絲令人不自在的笑容溢出來。

古諺眼神凝在那道灰黑身影上,瞳孔微微一縮,從後者的身體上,他能夠察覺到一股相當強大的氣息,那種程度,顯然是達到了造化境的層次。

古諺看了一眼面色有些不自在的吳重,再瞥瞥那走來的男子,心中若有所思。

兵王的甜寵妹妹 呵呵,吳重大哥有事外出了么?」男子走上來,沖著吳重溫和的一笑,笑容真誠。

吳重聞言,乾笑了一聲,點點頭:「帶個朋友來族內看看,這應該不礙事吧?九沅少族長。」

在九幽魔蛟族內,只要是族長候選人,皆是能夠被稱為少族長。

九沅。

古諺嘴唇抿了一下。

九沅笑了笑,那令人看不出心中情緒的雙目看了古諺一眼,那一霎,後者分明從其眼神深處看見了一抹冷厲。

「這位朋友應該便是九幽那位叫做古諺的朋友吧?」九沅微笑道。

吳重面色微變,想來是沒料到這九沅連這種情報都是掌控在手。

古諺面色卻是未曾變化,他也是沖著九沅一笑,然後頗為客氣的拱了拱手。

「呵呵,來者便是客,古諺兄弟儘管在族內遊玩,若是有什麼事情就來找我便可。」九沅上上下下的將古諺打量一番,友好的道。

古諺笑著點點頭,心中對這九沅的警惕卻是上升了一些,如果不是吳重與他說了一些這傢伙的事迹的話,恐怕就連他都會在這第一次見面下,對其心生一點好感,這傢伙果然不是省油的燈。

「九幽少族長,我們還有事,先行一步了。」

吳重顯然不想與九沅深聊,說了一句后,便是拉著古諺越過九沅一群人,然後迅速遠去。

九沅對於吳重的這種行為只是淡淡一笑,旋即微微偏頭,望著古諺遠去的身影,唇角溫和的笑容逐漸的散去。

「九幽少族長,那古諺這個時候來九幽魔蛟族……」在九沅身旁,一人低聲道。

九沅笑笑,旋即往前走去,隱約的有著許些陰冷的聲音悄然的傳開。


「連九幽都被我搞得這般田地,一個九重神相境的人類小子,又算是個什麼?」

「剛才那人便是如今小九最大的競爭對手吧?」隨著遠去,古諺眼角餘光后瞟了一下,而後輕聲道。

「嗯。」吳重點點頭,面色略微的有些陰沉,身為九幽魔蛟族的人,他最為清楚那傢伙的手段厲害程度。

「哼,若不是九幽血脈輪迴出錯,轉生到九淵冰魄蛟上去,他怎麼可能與九幽爭鋒,當年九幽血脈尚在族內時,那傢伙在其面前可是老實得跟什麼一樣。」吳重冷哼道。

「就是這樣才厲害啊。」古諺喃喃道,隱忍二字,他深蘊其道,自然也很清楚這種懂得隱忍的人有著多麼的難纏。

「不過那人身上……」

古諺眉頭輕皺,不知道是不是兩人都不是常人之輩的緣故,他從那九沅身上,總是察覺到一股不舒服的感覺。(未完待續)

… 「古諺小哥,我們到了。」

就在古諺沉思間,吳重的聲音傳來,他抬起頭,眼前已是有著一片幽靜庭院,在那庭院深處,依稀能夠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

兩人走進庭院,再接著,便是見到那石亭中,一道修長身影盤膝而坐,石亭內檀香繚繞,倒是頗為的清凈。

在兩人走進時,那道身影也是睜開緊閉的雙目,然後他看著古諺,那俊美的臉龐上流露出一抹無奈之色,道:「沒想到竟然要把你給叫來。」

「我是你大哥,有麻煩當然得叫我。」古諺直接在石亭中大咧咧的坐下,笑道。

小九撇撇嘴,不過從古諺的身上他能夠感覺到那種風塵僕僕的味道,顯然後者是馬不停蹄的趕來,這令得他心中有些暖意,他們九幽魔蛟族內的麻煩,一般人可沒膽量來沾染,但古諺如今卻是義無反顧。

「事情大致我已經知道,你的少族長位置,貌似是要被搶了?」古諺倒也沒多說廢話,目光盯著小九,眼神也是凝重了一些。

小九狹長的雙眸虛眯了一下,俊美的臉龐看上去頗為森厲,他聲音冰冷的道:「一個當年我身邊的跟屁蟲而已,趁我血脈轉生輪迴的這些年,野心倒是膨脹得厲害。」

「不過他倒的確是有點本事。」

小九聲音頓了頓,想來此時他在族內的情況並不是特別的好,不然以他的傲氣,恐怕不會說這種話。

從如今這九沅的表現來看。顯然是一個極會隱忍的主。當年他會心甘情願的跟在小炎屁股後面。難不保是否是在故意想要獲得小炎的信任,從而尋得機會。

古諺微微點頭,畢竟現在小九血脈重回體內,在族內的威望什麼的,都不比從前,再者,現在他的父親,也就是現任九幽魔蛟族的族長。還處於長久的閉關之中。

「我有什麼能幫忙的?」古諺看向小九,旋即一笑,道:「我現在也是龍族的刑罰長老,這個身份想來對你們九幽魔蛟族來說也並不算輕,雖然不可能動用龍族的力量,但想來對你聲勢上也有點幫助。」

「龍族刑罰長老?」

聽得此話,小九與吳重皆是一愣,旋即有些愕然的把古諺給盯著,身為九幽魔蛟的族人,他們自然很清楚龍族這個刑罰長老所擁有的權利以及地位。但他們卻是沒想到,龍族竟然會把這種職位給予古諺?

「在龍族內發生了一些事情。然後他們就一定要讓我當什麼刑罰長老。」古諺聳聳肩,也沒太過詳細的解釋一下。

「龍族的刑罰長老,身份倒的確不低,不過我想要你幫忙的卻並不太需要這個。」小九笑道。

「什麼?」

小九抿了抿嘴,旋即他袖袍一揮,一圈光罩將石亭籠罩,而後他那略有些低沉的聲音方才緩緩傳出:「我想讓你幫我去趟我父親閉死關的天洞,他此次閉關百年,而且之中沒有任何的消息傳出,甚至就算是傳信於他也是毫無反應,所以我懷疑,他在天洞中恐怕遇見了麻煩,或者說被困住了。」

「什麼!」

小九話音剛落,一旁的吳重便是霍的起身,那臉龐之上滿是震駭之色,顯然是被小炎這個推論嚇得不輕。


古諺眉頭也是微皺了一下,小九的父親作為九幽魔蛟族的族長,實力必定相當的恐怖,想要將其困住百年而且不驚擾其他族人,這可能么?

「我們九幽魔蛟族的一些老不死的經常一閉關便是上百年,這樣來看,我父親這種閉關似乎的確沒什麼問題,所以就連其他的一些長老也未曾多想什麼。」

小九眼神隱隱的有些森然,旋即他接著道:「但在半月之前,我曾經試圖接近天洞,但卻是被兩位長老阻攔了回來,那兩位長老,正是屬於九沅的那一系。」

「天洞不能輕易進入,或許是他們不想讓你打擾到裡面的人閉關吧?」吳重猶豫的道。

「這樣也的確說得通,但是我父親曾經留給我的本命血羽,在不久前,卻是逐漸的變了模樣。」小九伸出修長的手掌,在其傷心,有著一枚血色羽毛,只不過如今這片原本絢麗的羽毛,卻是變得極端的黯淡,那繚繞在上面的生機波動,也是在削弱著。

「這?」

吳重震驚的望著這一幕,旋即連忙道:「那九幽你為何不將實情告訴諸多長老?」

「閉關修鍊,都會有一些風險,這種風險可大可小,輕則受傷,重則隕落,若是小九將這消息告訴那些長老,他們只會認為你們族長因為修鍊出了岔子,這種時候,更加不能輕易打擾。」古諺搖了搖頭,道。

「不是因為修鍊出了岔子。」

小九俊美的臉龐在此時格外的陰冷,他指尖抹過手中的血羽,然後只見得其上血光涌動,竟是形成了兩個極為隱晦的字體,那是「魔獄」。

「魔獄?這是什麼?」

吳重看見這個字體,有些茫然,而古諺的面色,則是瞬間劇變,對於這個名字,他卻是並不陌生,因為當初進攻神炎閣的那些強大魔族,便是來自這個極端詭異而強橫的組織!

「你知道這是什麼?」小九看著古諺的表情,有點訝然的問道。

「由魔族凝聚而起的神秘組織,說起來,恐怕是這天地間最為恐怖的勢力。」古諺輕嘆了一口氣,而後將他在神炎閣所經歷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

「我能夠猜到這或許與魔族有關,但卻沒想到竟然會是一個組織。」小九喃喃自語,旋即他的眼神也是變得獰然下來:「這些該死的玩意,竟然在不知不覺間侵入了我們一族!」

古諺也是深吸了一口氣,壓抑著心中的震動,這「魔獄」的手段的確是太過的通天,竟然能夠在神不知鬼不覺中侵入身為妖獸霸主的九幽魔蛟族中,並且將處於天洞之中閉關的族長給困住。

「想要做成這種事,就算那魔獄實力滔天,但光依靠他們也決然難以辦到,除非……」小九修長手掌緩緩緊握,手掌上有著青筋裸露出來。

「除非他們有著內應。」

古諺輕嘆了一聲,將這句話給接了下來,魔獄的實力, 小農民的幸福生活 ,而想要達到這一步,那就必須有著內應提供消息。

那也就是說,他們九幽魔蛟一族,出了姦細。

「是哪個王八羔子!」吳重眼神猙獰,濃濃的殺意自其體內瀰漫出來,顯然已是異常的暴怒。

小九笑了笑,只是那笑容瀰漫著森然:「還能是誰?」

「九沅。」

古諺抿了抿嘴,除了那個突然在九幽魔蛟族中崛起並且試圖奪權的傢伙,還能是誰?

「我去殺了那雜碎!」


Related Articles

可事實恰好相反。

各種投訴多如牛毛,更有甚者,黑水發電廠居...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