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由得搖了搖頭。

這幾個傢伙,也太寵孫女了,都快成孫兒奴了。

不過塵心對兩個小丫頭的武魂融合技威力也是極為的吃驚。

畢竟武魂融合技這東西本來就稀少,而且還威力極大。

據他所知,蓋世龍蛇的武魂融合技已經算極強的了,而這兩個小丫頭的武魂融合技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光是那氣勢。

塵心便能篤定,同階段的武魂融合技內即使是星羅那兩個家族的武魂融合技,在她們面前也差了不少。

而且若是待她們成為了封號斗羅,即使是武魂殿的那二人,想必也比不過她們。

未來的魂師界,

必定有她們的一席之地!

看來……等榮榮長大一些后,得把她帶過來和這兩個小丫頭認識認識了。

雖然塵心有些驚訝,但並未對這兩個小丫頭升起什麼扼殺萌芽的心思。

畢竟她們即使再驚才絕艷,在他面前也還有數十年的路要走,更何況,像他這種修劍之人,豈會做這種卑鄙之事。

所以,

他不僅不在意兩個小丫頭的天賦,反而給了她們高度的評價,更打算把自己的寶貝孫女也帶過來和她們認識。

當然,

這也是獨孤博不在塵心面前遮遮掩掩的重要原因之一。

「還好,並沒有什麼大礙,休息一下會兒就好了。」

獨孤博感受了一下兩個小丫頭的脈搏,知道沒有什麼事,這才鬆了口氣。

孟蜀二人見此也放下了心,點了點頭。

「那就好。」

「對了,你們可看出了什麼,為何雁雁她們沒有融合成功?」

待再三確定兩個小丫頭沒事後,獨孤博又詢問起了原因。

他倒是看出了一點東西,但也不知道對不對,還是讓孟蜀二人講講吧。

見此,

他們二人倒是點了點頭,因為這個問題,也不算什麼問題。

「嗯,也不是什麼大事。」

「武魂融合技畢竟是一種極難的技巧,失敗是正常的。」

「當初我和老婆子在第一次成功后,又嘗試融合了數次才得以成功掌控的。」

「雁雁和然然才第二次便能夠做到這個程度,已經是極為天才了。」

孟蜀說到這裏,眼中不由得出現了一道精芒。

然然出息了!!!

而兩個小丫頭見孟蜀在誇她們,也不由得甜甜的笑了起來。

這讓獨孤博很是欣慰。

——

「城主叔叔再見~」

「城主叔叔再見~」

兩聲甜甜的再見讓姚軒感動不已,連忙也揮了揮手。

直到那一行人消失在了遠處。

「嗚嗚……兩位少主真是太有禮貌了!」

「就是,沒想到那位帝師冕下居然有如此可愛體貼,還有禮貌的兩個孫女,實在是在太讓人羨慕了。」

姚軒看了看身後的幾個手下,不由得笑了笑。

「好了,別在這兒聊天了!」

「快去幹活吧。」

「我們可不能辜負冕下對我們的期望!」

「是!」

眾人聽見冕下二字,連忙嚴肅了起來,去各忙各的了。

而姚軒則是不由自主的摸了摸手上的一枚戒指。

——

「既然你要發展落日城,我便將此物賜於你,不管是你自己使用還是用作其他皆可。」

「只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獨孤博看了看身前對自己恭敬不已的落日城主姚軒,伸手取出了一枚戒指,讓姚軒接住。

姚軒也不敢輕慢,立刻將戒指接了下來。

然後微微一愣,

戒指……這是……!

突然,

姚軒猜到了這是什麼東西,立刻運轉魂力向其中注入了一絲!

果然是!

儲物魂導器!

而且這裏面似乎還有東西……

不過姚軒並未立刻查看裏面是什麼,畢竟獨孤博還在這裏,必須要先將這位冕下送走。

「多謝冕下!」

「嗯,」

對此,獨孤博也沒說什麼,轉身便離去了,而一旁的兩個小丫頭見此,則是用力的揮了揮手。

「城主叔叔再見~」

「城主叔叔再見~。」

聽見再見二字,姚軒愣了愣,這兩個小丫頭還是第一個給自己說再見的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蕭文明這話說的未免有些狂了,不過溫伯明本身也是個狂妄書生,這話正好對了他的性子,便也跟着點頭:「蕭大人此言有理,此言有理啊!」

鄭老闆也恭維道:「蕭大人此言不錯。看樣子大人寫的野史小說頗受歡迎,臨海縣現在可是一書難求。小可懇請大人立即再加一兩千冊,正好可以乘機多賺點錢……」

「哦?是嗎?前兩天,鄭大老闆不還是對我的書不以為然嗎?怎麼現在反倒催着我印書了?」蕭文明冷冷一笑道。

鄭老闆趕忙賠笑回答:「那是小人沒有眼光,認不得真正的好書。蕭大人就不要放在心上,求大人的新書還在我的印書坊里刊印,最好還打上我的牌號,咱們有錢一起賺嘛……」

銷路這樣好,再加印小說,那就相當於是給自己送錢了,蕭文明是不會不同意的。

然而同意之前,蕭文明還有幾句話要問鄭老闆:「鄭老闆前兩天不是說過嗎?說是好書一經發售,就會被廣泛傳抄,就是再外加一版,恐怕也賣不出像剛出版時候賣的那麼好了,我就怕書賣不出去,耽誤了鄭老闆賺錢呢!」

聽了這話,鄭老闆若有所思道:「尋常的書自然不能免俗,然而大人真是好手段啊,曲曲幾頁繡像,便將翻印轉抄這個弊端徹底解決了。小可想了這麼多年、印了那麼書,竟然想不出這樣好的辦法,真是慚愧慚愧……」

鄭老闆所說的繡像,是蕭文明特意拜託溫伯明畫的,共畫了曹操、劉備、孔明,關羽,張飛、趙雲、周瑜、呂布等八人。

溫伯明本就是丹青聖手,又將《三國演義》通讀過兩遍,筆下的人物可謂是栩栩如生、躍然紙上。

讀者一邊看著書里描寫的情節,一邊看着有如注入了靈魂的繡像,那是一種雙重的感悟、雙重的體驗,可謂是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再加上蕭文明印書的時候雖然粗糙,可這印製這八頁繡像時候卻是下了血本——成本幾乎趕上了半本書——因此印刷質量也是異常精美,在別人未取得原畫原版的情況下,就是勉強翻印,也根本複製不出那種神韻來。

更何況,在這些繡像之下,除了蓋有溫伯明的私印之外,蕭文明還額外加蓋了臨海屯的官印。

臨海屯雖然只是個不起眼的屯田所,但也是朝廷正經的軍事機構,就算有人真的能夠冒充溫伯明的手筆、假冒溫伯明的印章,他也是絕對不敢刻印臨海屯的印章的。

私自刻印朝廷官印,那就等同於謀反!

為了搞幾本盜版書,賺點小錢就把自己的命搭上,實在是不值得。

這樣一來二去的,每本書里的繡像,竟成了這一套正版《三國演義》的防偽標誌,讓在市面上一時半會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盜版翻印的書籍的。

除此之外,蕭文明還有多耍了一個小心眼。

這八頁繡像,並不會在每一冊書里都湊齊,而是只在其中夾帶兩頁而已。

因此,想要集齊全套溫伯明的親筆的繡像,那就必須至少買上四本書,又從側面增加了銷量,可謂是一舉兩得。

這個主意,是蕭文明從速食麵里的水滸人物卡里產生的啟發。

那時候,為了集齊一套一百零八將的人物卡,蕭文明可沒少吃乾脆面——記得小學三年級,他每天的早飯就是那一包包味道濃郁得有些發膩的速食麵……

這對他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經過這樣介紹了一通之後,鄭老闆終於把話題引回了正題:「蕭大人,看在之前那兩千冊書,我同大人合作得還算順利的份上,之後大人印書的差事,可否也交由我來辦理?」

說起來,這姓鄭的老闆幾天前還不想替蕭文明刊印《三國演義》呢!

他嫌印書的成本太低、成品質量太差,唯恐損了自己的名頭。

然而如今形勢逆轉,不管印得質量怎樣,看來暢銷那是一定的了,反倒輪到著鄭老闆上杆子過來央求蕭文明了……

不能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

這個道理蕭文明當然是知道的,長遠來看,印書、賣書那是一筆可持久發展的好生意,最好是自己掌握整個流程,至少也不能讓一家印書坊大包大撈。

但是蕭文明現在根基尚淺,還沒有開辦印書坊的本錢和經驗,況且溫伯明的面子他還是要賣的。

於是蕭文明假裝斟酌了一下說道:「行吧,那看在半松先生的面子,接下來的這兩千冊書,也交給你來刊印,這下你滿意了吧?」

兩天之前,還對蕭文明的書不屑一顧的鄭老闆,現在得了首肯,已然是喜上眉梢,忙不迭地回答:「滿意了,滿意了,當然滿意了。多謝蕭大人恩典。」

「嗯,你滿意了就好。不過我有言在先,我肚子裏的好故事還多著呢!遠不止這一套《三國演義》而已。將來那些好書,還要不要在你這裏刊印,就全看你這回伺候得服帖不服帖了。我的書第一版不是已經賺了兩千兩銀子了嗎?我這親自把錢取回來,要是你給的銀子並不足額足兩,可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有了蕭文明這話,鄭老闆怎敢造次?

他不但足足地給了蕭文明兩千兩雪花銀子,更把那些散碎銀子換成了成色極好的十兩一個的大銀錠子。

Related Articles

聽到曹牧話語,曹勘的整張臉就立即yīn沉了下來。

因為再兇悍的敵人他或許都可以不怕,但如果...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