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葉知音是誤會我的話語了,因此我連忙對着葉知音那邊說道:“我的意思是,我不是已經被張強抓了嗎?而且我還從樓上摔了下來,我怎麼可能沒事?”

“還有你怎麼會知道我那邊的情況的?李沁怎麼樣了?我妹妹呢?”

我現在心裏真的是着急到了極點,我想要好好的問一下我身邊人的情況,我不想他們出現任何危險,因此我現在的心裏真的有很多的問題。

葉知音聽到我問了這麼多的問題,她也沒有說話,只是這樣平靜的看着我這邊。

我看着葉知音的這個樣子,也知道我現在真的是要問的東西太多了,所以我也連忙說道:“我就是着急知道他們的情況。”

葉知音看到我這個樣子,她也立刻就無奈的深呼吸了一下,然後看着我這邊說道:“你現在的身體很虛弱,不能夠心急。”

我聽到了葉知音的話,才知道了她不是怪我其他的,而是擔心我的情況。

我知道了葉知音還在乎我,關心我之後,我的心頭也是一陣暖流。

我看着葉知音說道:“謝謝,我還以爲,你以後都不會關心我了呢。”

我還記得,上次葉知音走掉了,但是她還跟我聯繫,不過因爲我被人算計,跟李佳穎睡在了一起,所以她才真的生氣了。

那時候我才以爲葉知音永遠也不會理會我了,可是我沒有想到,葉知音還是救了我,而且還這樣關心我。

“你不生氣了麼?”

我有些小心的看着葉知音輕聲說道,我現在真的挺擔心她還會生我氣的。

我這樣說完了之後,葉知音看着我無奈的笑了一下,然後說道:“當然不生氣了,我要是生氣的話,還會在這裏陪着你嗎?”

我聽到了葉知音的話,心頭也猛然鬆了一口氣,然後我便是看着她說道:“太好了,你能夠不生我氣的話,真的挺好的。”

“雖然我不生氣了,但是不準有下次!”

葉知音直接冷聲對着我這邊警告說道,我聽到了她這樣的問題,當然是認真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你到底是怎麼把我救下來的啊?”

我現在真的感覺好奇,熊哥是張強的人,那邊也被張強包圍的很死,其他人都不知道我的情況,葉知音是怎麼救我的呢。

“是孫斌!”

葉知音看着我認真的說道:“是孫斌跟我說了你的情況,所以我才能夠及時救下你。”

“孫斌?”

我聽到了葉知音的話,一下子就想到了,當初我從李沁那邊接管的一個車場,裏面的趙振成很不聽從我的管教。


雖然我跟趙振成打賭,拿下了那個車場,可是還是裏面的人畢竟都是退伍的人,要是沒有孫斌出面管理住了那些人,架空了趙振成的話,我還真的不好處理。

我現在才知道了,原來那個孫斌就是葉知音的人,當時我還在奇怪,孫斌爲什麼會那麼主動的就幫助我,原來他是葉知音的人。

而且我還知道了,原來葉知音當初那麼早就原諒我了,還是留下了人暗中幫助我。

頓時我的心裏對葉知音更加喜歡和在乎了,如果沒有她的話,那我這次可能就真的死了。

“這次是你命大,沒有直接摔死,我叫人趁着你昏迷的時候,在你身上打了一種假死的藥物,所以其他人都覺得你死了,可是實際上你沒有死,現在我把你帶到京城來了,”葉知音看着我輕聲說道。

“什麼?”

我聽到了葉知音的話,頓時更加吃驚了,因爲我沒有想到葉知音竟然讓我假死了,而且還把我帶來了京城。

“我假死了?”

我驚訝的看着葉知音那邊問道。

“沒錯!”

葉知音看着我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因爲如果你不假死的話,那個張強不會放過你的,所以只能你假死,纔是最好的避開他的手段。”

我聽到了葉知音的回答,也立刻就明白了,的確,畢竟張強是京城的大家族,我要想要更好的躲避的話,也只能這樣假死了。

可是我立刻就想到了,我自己雖然沒事了,但是李沁呢?

“那李沁呢?”

我連忙着急的對着葉知音那邊問道,我這樣問完了,才發現我這樣的問題不太好。

因爲我明明也喜歡着葉知音,卻在她的面前關心另外的女人,可是我跟李沁已經和好了,我現在真的不得不關心的問一下。

“她也沒事!”

葉知音面對着我的這個問題,倒是沒有多想,而是看着我這邊說道:“有人警告了張強,不讓他對李沁輕舉妄動,所以李沁雖然被帶走了,但是沒事。”

我聽到葉知音的這個話,心中頓時更加疑惑了起來,到底是誰在背後警告了張強?

而且這個人爲什麼要保護李沁?

“她真的沒事嗎?”

我現在真的有些擔心,畢竟張強那麼猖狂的人,我感覺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李沁。

“放心好了,真的沒事!”

葉知音看着我這邊安慰着說道:“因爲警告他的那個人,他根本得罪不起,所以他就算是再怎麼樣,也只能忍着而已。”

我聽到了葉知音這麼保證,我才真的放心了,因爲我也知道,葉知音肯定不會騙我的。

“還有其他的人,你也放心好了,都沒有出事,畢竟張強過去的目標主要就是你跟李沁,”葉知音似乎猜到了我接下來的問題,立刻就看着我說道。

我也看着李沁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可能真的要麻煩了。”

“跟我還要說謝謝嗎?”

葉知音白了我一眼輕聲說道,我也連忙輕鬆的笑了起來,至少我的家人和兄弟沒事就可以了。

我看着葉知音問道:“不過我們爲什麼要來京城啊?”

“因爲我要結婚了!”

葉知音看着我輕聲的說道。 我聽到了葉知音的這個話,頓時整個人便是愣住了,因爲我怎麼都沒有想到,她會說出她要結婚了。

原本我的心情還是開心到了極點的,畢竟我現在屬於劫後餘生,所以我的心頭也很開心。

但是,葉知音的這麼一句話,直接便是讓我的心沉入到了谷底,畢竟我以爲葉知音原諒我了,肯定是還喜歡我,還會跟我在一起。

可是我怎麼都沒有想到,她要結婚了,而且我也能夠猜到,她的這個結婚對象,肯定不是我。

因爲如果她的結婚對象是我的話,肯定就會直接告訴我了,她卻只是說了一句她要結婚了。

我也想起了,當初葉知音離開武京的時候,她就說過了,如果離開了,可能就會跟其他人結婚了。

我當初還以爲她是在開玩笑的,卻沒有想到她竟然說的是真的。


不,我不能允許葉知音嫁給其他的人。

我現在真的感覺自己的心頭沒有辦法接受這個現實,所以我才連忙說道:“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我現在真的接受不了這個現實,這纔對着她問了出來,我想要她再說一遍,我才能夠接受。


葉知音此時的神情也有了幾分動容,我看出來了,她的表情也有些複雜。

“我要結婚了!”

葉知音看着我認真的說道:“他是特戰隊中很優秀的一個男人,叫邱千山。”

葉知音再次清楚無比的對着我說出了這個話,我這下子是徹底愣住了,我的眼神裏滿眼難以置信的看向了葉知音。

獨家通告:巨星嬌妻已認證 ,或者她跟我說,其實她是要嫁給我。

但是我心底裏的這些幻想都沒有出現,葉知音還是跟我說,她要嫁給其他的人了,而且還是一個叫邱千山的男人。

甚至這個男人還是特戰隊中的佼佼者,畢竟能夠跟葉知音這樣的美女成親,怎麼可能是普通的人?

我現在真的感覺心很痛,疼痛到了極點,因爲我知道葉知音這樣算是拒絕了我,說明她以後都不可能跟我在一起了。

“知音,你說的都是真的,是嗎?”

我現在有些驚訝的看着葉知音那邊問道。

“當然!”

葉知音也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看着我這邊說道,我得到了葉知音的肯定回答,立刻就明白了,我是真的沒有希望了。

雖然葉知音說了不生氣了,不介意我跟李佳穎之間發生的事情了,但是她還是不能跟我在一起了。

我感覺自己的心臟被刀子戳了一般,整個人都有些神情恍惚了。

“不過我不喜歡他!”

葉知音忽然看着我這邊說了一句,我原本失落到了極點的心情,立刻便是擡起頭再次看向了她那邊。

我原本已經心如死灰了,但是她的這麼一句話,我一下子就燃燒起了希望之火。

“你不喜歡他?”

我連忙心中又是有着一點希望的對着葉知音那邊問道:“爲什麼?”

“因爲我有喜歡的人了!”

葉知音看着我這邊嫣然一笑說道。

我看到葉知音這個笑靨如花的樣子,我的心中頓時原本的痛楚都消失不見了,反而是換成了一股蜜糖一般。

我連忙看着葉知音問道:“那個你喜歡的人,是誰啊?”

兩小無猜的一生半世 ,我才能夠相信。

“她叫雲州!”

葉知音看着我輕聲說道。

“啊?”

我原本已經充滿蜜糖的心中,頓時便是再次被失落籠罩住了,我的心再次落入到了谷底。

就這麼一會的工夫,我的心臟已經經歷過三次起伏了,我原本以爲她會說是喜歡我,但是沒有想到,她喜歡的根本不是我,而是一個叫雲州的男人。

我這下子更加失落了,不過我也清楚,葉知音這樣層次的美女,背靠着神祕大家族,還長相身材這麼完美,甚至還那麼聰慧,怎麼可能少得了追求者。

而且這麼多的追求者中,少不了就有葉知音看上的人,跟那些佼佼者比起來,我可能真的根本不算什麼。

我現在也只能這樣在心頭失落着想着,原本我還擡起的頭,現在忍不住再次卑微的低了下去。

可是正當我這樣低頭想着的時候,我就忽然聽到了一陣清脆的笑聲。

我聽到這個笑聲擡起頭的時候,就看到了葉知音正在捂着嘴偷笑呢。

“你在笑什麼?”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