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金遂良聽了楊夜的話,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這簡直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楊夜啊楊夜,你簡直不要臉到了這個地步,你不就是剛剛學會吹笛子,想要胡亂吹一段音符嘛,還說是自己的創作的曲子,簡直讓人笑掉大牙啊,哈哈哈……」

眾學生聞言,也俱鬨笑起來,都滿臉嘲弄地看著楊夜。


其實這些人剛學會吹笛子時,也都非常興奮,胡亂吹奏音符,聽起來的確不錯,很像一段曲子,但是久而久之,這些人都知道了,這些根本不能算真正的曲子。

真正流傳下來的曲子,一般都或多或少含有一絲文氣,聽起來也非常流暢自然,絕對不像他們那樣胡亂吹奏的曲子般沒頭沒尾。

所以現在聽到楊夜這樣說,眾人皆以為他剛吹響笛子,就想胡亂吹些音符炫耀了。

「好了,楊夜,你趕快下來吧,你不覺得丟人,我們都替你感到沒臉,你敢在唐老師面前亂吹,不是班門弄斧嗎?」

金遂良一臉鄙夷地看著他,嘲笑道。

「那小子早就沒臉了,哪裡還會再怕丟臉,那時候可是經常在茅房給我們下跪啊,嘿嘿。」蔡浩一臉陰笑道。

唐粉粉抬起手,親切道:「大家靜一靜,楊夜同學剛學會了吹笛子,心中會激動在所難免,咱們就讓他隨便吹一段吧,也好增長他學習的熱情。」

「嘿嘿,既然唐老師說了,那大家就洗耳恭聽吧,一會兒大家可都要憋住,別笑話那小子了,免得他受了打擊,一蹶不振啊。」

金遂良故作好心地道,看向楊夜的目光中,卻露出了一抹顯而易見的戲謔。

「好了,楊夜同學,你可以開始了。」

唐粉粉含笑看著他,眸中帶著鼓勵。

楊夜點了點頭,看了下面那些滿臉嘲弄等著看笑話的學生一眼,眼中光芒一斂,把玉笛放在了嘴唇邊。

腦海里那篇在前世曾風靡一時的曲譜,猶如銘刻在他心裡一般,清晰而深刻,散發出了一層淡淡的光亮,流淌至他的氣息中。

白月光。

「嗚嗚嗚(白月光)……嗚嗚嗚(心裡某個地方)……嗚嗚嗚(那麼亮),嗚嗚嗚嗚嗚(卻那麼冰涼)……」

輕緩而憂傷的曲調,在眾人幸災樂禍的嘲笑中,忽地,緩緩響起。

宛若落花,流水無情,凄美悵惘;宛若月光,黑夜孤寂,靜靜流淌……

「哈哈哈……唐老師您聽,這小子胡亂吹的什麼曲調,咱們學習的可都是那些輕快歡樂的曲調,笛子吹出的音符,怎麼可能這樣排列呢,低沉的像哭……」

楊夜的笛聲剛響起,金遂良便立刻冷笑一聲,嘲諷道。

然而他的話還未說完,便立刻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

場中,靜到了極點。

唐粉粉以及四周那些剛剛還在和他一起譏諷楊夜的同學,此時個個笑容斂盡,安靜下來。

「嗚嗚嗚(白月光)……嗚嗚嗚嗚嗚嗚(照天涯的兩端)……嗚嗚嗚(在心上),嗚嗚嗚(卻不在身旁)……

笛聲流淌,萬籟俱寂。

林間,落葉飄零,鳥鳴瞬息。

連那些飛舞的蝴蝶,忙碌的蜜蜂,此時也安靜地停落在花瓣上,一動不動。

笛聲如語,低低傾訴。

一段悲傷而凄美的故事,猶如一副栩栩如生的畫卷,通過一個個憂傷的音符,在眾人的腦海里,徐徐展現。

在陽光燦爛的林間,眾人彷彿看到了夜幕籠罩的蒼穹下,如水的月光,在自己的心底,緩緩流淌,溫柔洗滌。

所有繁蕪,所有雜亂,一切思緒,化為寧靜。

繼而,一陣陣夾帶著嘆息的憂傷,猶如黑夜,漫天籠罩。

眾人心中一酸,淚水奪眶而出。

然而,憂傷卻很平緩,一點一滴,沁入心扉,清澈而痛心。

雖然悲傷莫名,卻感到無比的華麗而凄美,同樣,寧靜的沒有任何聲息。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笛聲依舊,月光如雪。

「嗚……我傷心啊,嗚……楊夜,你小子到底在搞什麼鬼,我好難過啊,我怎麼哭了?」

金遂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滿臉淚水,心中的悲傷怎麼也抑制不住。

四周的學生,此時此刻皆沉寂在憂傷的笛聲中,默默流淚,而他們自己卻渾然不覺。

唐粉粉淚如雨下,怔怔地看著眼前吹笛的少年,恍惚間,似乎看到了那道曾經為她遮風避雨的偉岸身影。

「轟!」


楊夜體內突然發出一聲翁鳴,飄蕩在四周的笛聲,驀然化為點點白光,匯成一條耀眼的銀河,連綿不斷地鑽入了他的眉心。

片刻,一個光芒璀璨的「文」字,從他的眉心浮現而出!

隨即,轉瞬即逝。

唐粉粉的身子,頓時一震,瞪大雙眼喃喃道:「文士!他竟成為文士了!」

忽地,笛聲戛然而止。

場中,一片寂靜。

不遠處,笛聲猶在回蕩,眾人臉上的淚水,仍在流淌。

…… 林間,靜無聲息。

眾人皆沉浸在那段憂傷而凄美的笛聲中,一時之間,竟無法自拔。

他們聽過不少笛子吹奏的樂曲,也看過不少文師的現場演奏。

然而,一般都是輕快急促,清亮歡樂的曲子,他們從未聽過,甚至從來沒有想過,笛子的音調,竟然可以這樣緩慢而憂傷,低沉而動人心魄。

更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聽起來有些「荒誕」的曲子,竟然是那名之前連笛子也吹不響的楊夜吹奏出來的。

並且,似乎是他自己創作的。

這世界,也太瘋狂了吧!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忽然,唐粉粉閉上雙眼,腦中回味著那段的曲調,開始情不自禁地從嘴巴哼唱起來。

她身為文師,對於每首非同尋常的曲子,都有一種獨特的理解和異常的痴迷。

聽一遍,不說全記住,大概的音調起伏,絕對不會有錯。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正在她沉醉地哼唱之時,眉宇間突然亮起一抹白光,同時,她全身氣息鼓動,衣裙飄飄,一股精純的文氣,勃然而出。

那些蕩漾在四周的曲調,忽地化為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音符,漫天飛舞。

隨即,那些音符散發著一層蒙蒙白光,宛若利劍,寒光森森,直衝雲霄!

轟隆一聲,天空劃過一道閃電,璀璨如花!

不遠處的涼亭中,兩名白袍中年人正相對而坐,品茶弈棋,兩人的頭頂,都懸浮著一抹肉眼難見的光芒。

四周飛舞的蚊蟲,皆遠遠避開,不敢接近分毫。

突然,兩人身子一震,同時從石凳上站了起來,抬眼望向秀竹林的方向,滿臉驚愕和難以置信之色。

「文相!我修文學院竟然有人突破到文相了!」

「不錯,的確是突破文相時的異象!學院中,修為在文師後期的人只有兩名,那個地方……」

「哈哈哈……劉兄,那裡是一年級學生上音樂課的地方,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猜到那個人是誰了吧?」

「啊?是她!竟然是她!想不到啊,年紀輕輕,竟然有如此才華,真是羨煞我也!」

「是啊,能夠一舉突破至文相境界,她肯定又創作了一首極為經典的曲子,這女子,不簡單啊,聽院長說……」

「噓,這種事情不可亂說。咱們快些過去,像她討要些經驗,如果能夠把那首曲子借過來修鍊的話,我們的修為肯定也能增長不少。」

「暫時別去,她現在剛突破,我們怎能打擾?若是讓院長知道,又要責罵我們了。」

兩人滿臉羨慕地看著秀竹林的方向,激動地說著話,也沒有心情繼續下棋了。

秀竹林中,唐粉粉口中的哼唱,漸漸止息,雙眸也緩緩睜開。

她明眸如星,光彩熠熠,渾身的氣質,似乎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容顏看起來更加稚嫩青春了。

「唐老師,您……你突破了?」

剛剛唐粉粉身上發生的異象,別的學生絲毫沒有發覺,只有楊夜,竟然清晰地看到了。


「嗯。」唐粉粉點了點頭,眸中閃動著異芒看著他,親切一笑,道:「楊夜,謝謝你,這次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忘記的。」

她沒有叫楊夜同學,因為此時此刻,她忽然覺得,她似乎有些不夠資格了。

這次的事情,讓她對楊夜的態度,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更讓她對其刮目相看。

她不再把他當做學生看,剛剛那首讓她突破瓶頸的曲子,足以證明,楊夜的天賦,絕對在她之上。

她依舊是他的老師,可是經過這次無意間的突破后,他,也是她的老師。

能夠突破文相,並且是這樣的輕而易舉,這絕對是讓她始料不及的。

看著眼前臉頰還有些稚嫩的少年,唐粉粉忽然覺得,心中有些歉意。

沒有經過他的同意,而擅自吹奏他創作的曲子凝聚文氣,從而突破至文相境界,這件事情,她身為老師,的確感到羞愧。

「楊夜,我……」

唐粉粉臉頰微紅,緩緩地低下了頭,像個小女生一般,竟有些羞怯了。

楊夜心中也清楚,國家有規定,誰創作的作品,誰便享有傳播權,就像前世發明了一個東西,申請專利一般。

沒有經過他的同意,而擅自利用他的作品修鍊文氣的,屬於違法。

當然,楊夜自然不會和唐粉粉計較這些。

「唐老師,這隻玉笛真好看……」

楊夜撫摸著手中碧綠的玉笛,一臉喜愛的神色,過了片刻,方嘆息一聲,把它遞給了唐粉粉。

「楊夜,你不是還沒有笛子么?」

唐粉粉心中忽地一動,猶豫了片刻,立刻問道。

楊夜抓了抓後腦勺,有些尷尬,道:「沒關係的,假期我會去做些夥計,掙錢了再買。」

別的學生學音樂,家裡都為他們買了笛子,但是楊夜見奶奶辛苦,回去后,並沒有開口。

他本想利用假期為別人幹活,掙了錢,自己去買的。


「那怎麼行,學習時間緊迫,可不能隨便耽擱。」唐粉粉一聽,不再遲疑,把手中的玉笛又還給了楊夜,道:「我這玉笛音色不錯,你就先拿著用吧。」

「這……唐老師,聽說這玉笛對您很重要,我怎麼能要呢。」楊夜有些躊躇。

唐粉粉目光微微閃動,隨即笑道:「沒事的,你拿著用就是了,只要你珍惜它,不要把它弄壞就行了。」

楊夜見她心意已決,只得點了點頭,收起了玉笛,道:「那就謝謝唐老師了,我會珍惜它的,就像珍惜……珍惜喜歡的人一樣。」

說到此,他想起了奶奶,想起了小嫣和藝文,嘴角露出一抹若隱若現的笑意。

「啊?喜歡的人……」唐粉粉聞言,心中一盪,眸子看了他一眼,快速移開,竟然忽地有種慌亂的感覺。

「咳……楊夜同學,下個月學院要舉行一場演出,只要會創作的學生,不管作品里有沒有蘊含文氣,都可以參加。聽說獎品很豐厚,除了兩枚金幣外,還有低階法器等東西……」

唐粉粉感覺氣氛有些不對勁,連忙轉移話題,說了別的事情。

「兩枚金幣?」

楊夜聞言,心中頓時一喜,現在他缺少的就是錢啊。

有了錢,不僅可以給小嫣和藝文買東西,還能補貼家裡呢,奶奶那麼辛苦,他能幫助的,自然要幫助。

「嗯……如果你要參加,我就先幫你報名,並且……這段時間裡,老師可以輔導你。」唐粉粉含笑道。

楊夜看了她一眼,暗暗道:沒想到這個世界的老師,這麼平易近人。

http://

起點中文網 傍晚,斜陽微醺。

銘文閣的鐘聲,準時響起,悠揚渾厚,回蕩在整個修文學院。

終於放學。

校園裡,頓時沸騰起來。

各個班級的學生,爭先恐後地奔出教室,匯成一條人流,向著校外行去。



Related Articles

青葵爆發之後,韓易頓時就躲開了。

這些地脈之氣對青葵發動攻擊,青葵現在只是...
Read more

胡立德惡狠狠望了望大家,然後衝出院子。

唐善德更是驚訝不已,這可是殺人的死罪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