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頓飯下來,蘇瑾昱受益匪淺。

飯後,幾個人坐在一起,商量著讓蘇家人來京城的適宜。

「按理說,是我們提出來這個想法,讓你家裡的人都到京城來玩兒的,我們就應該親自登門,去請他們過來,但是現在的情況呢,是浩軒不在家,本來浩軒在走之前,我們就有這種想法了,但是鵬城那邊有些事情,需要他和他老師過去處理一下,這也不是短時間的事情,所以……」

吳怡瓊看著蘇瑾昱,有些抱歉的說到:「我們也知道,這樣讓你家人過來,我們有些理虧,但是這種時候,卻又是最有意義的,當然,這個事情呢,最後還是要看你自己的意見,我們都不逼你,只是告訴你我們有這個想法,最終是你自己拿主意。」

「對對對,妞妞,你阿姨說的對,所以你也不要有什麼心理包袱,你看看你自己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跟我們說哈。」周廣建趕緊的附和吳怡瓊的話。

蘇瑾昱是真的沒有那麼多想法,至於說家人願不願意來,她還真的不能做他們的決定。

「阿姨,不是我不懂事,是這樣的,我覺得吧,我還是要問問我爺奶的意見,看看他們願不願意來,畢竟,我也沒有提前跟他們說過,他們一點準備都沒有,我怕他們……我怕他們會有什麼想法。」蘇瑾昱說得很委婉。

會有什麼想法?

不就是怕她在京城是遇到什麼問題了?!

這是她下午想了好一會兒后,反過來站在了她爺奶的角度想了之後,才做的決定。

吳怡瓊很快就想明白了蘇瑾昱的想法。

這孩子,真的是想得太周到了。

「是我們思慮不周了。」吳怡瓊笑著說到,順手還在蘇瑾昱的頭頂上摸了一下,「確實是如妞妞說的這樣,如果這樣突然的要求他們過來,他們確實是會想多的。這樣,妞妞,回頭,我們準備一些禮物,你給你爺奶他們帶回去,下次,我們一定會親自帶著禮物去登門拜訪,這一次你就跟你爺奶他們,幫我們把歉意給表達一下吧。」

於是,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

蘇瑾昱在周家住了一個禮拜。


而吳怡瓊,也被單位直接放了一個禮拜的假,專門在家裡陪著蘇瑾昱。

要不是青城那邊教育部門打電話過來,催了好幾次,甚至直接帶人到京城來接妞妞了,吳怡瓊可是真不願意放蘇瑾昱走呢。

蘇瑾昱到青城的時候,周浩軒的信,也隨後就到了。

但是蘇瑾昱並沒有時間看,因為青城的教育部門和各級領導部門,都為她準備了各種各樣的慶功宴。

青城省里的慶功宴完了不說,還有她們鎮子里的,再就是秀水村的。

蘇瑾昱是帶著周浩軒的信一塊兒回的秀水村。

到秀水村后,自然又是少不了各種熱鬧,蘇瑾昱自從回到秀水村后,除了第一天是在自己家裡吃到飯外,她就沒有在自己家裡吃過一頓飯!

等到她真正有時間去給周浩軒回信的時候,已經離接到信過了半個月了。

「昱昱,見信如見人。」

蘇瑾昱再一次的打開了周浩軒的信。

信紙上,是周浩軒乾淨利落有勁道的字跡。

「聽聞你在這次的國際競賽中,獲取了冠軍,這個消息讓我高興之餘,也有一絲絲的擔憂,你這麼的優秀,我怕等以後了,我都追不上你了。當然,我知道我的昱昱肯定不會丟下我不管的對么?」

後面不管是說的什麼,基本上都會再加上那麼一兩句的感慨。

從這字裡行間來看,周浩軒竟然有那麼一點對自己的不自信了,這讓蘇瑾昱很是驚奇。

想到自己接到信有半個多月都沒給周浩軒回信后,蘇瑾昱有那麼一點點的慌了。

信上落款的日期,離現在也有了二十多天,周浩軒這會兒指不定在想什麼呢!

蘇瑾昱趕緊的從書包里拿出一張紙,開始給周浩軒寫回信。

當然,蘇瑾昱是不會從正面來寫安慰周浩軒的話,那簡直就是明目張胆的打周浩軒的臉好么?

所以……

第二天,蘇瑾昱將裝在信封里封好了的厚厚的一封信,托蘇家老二蘇大江讓吳善全給帶到鎮子里的郵局,去發給周浩軒了。

「喲!小妞妞,這麼厚的信啊?這都寫了啥?」蘇家老二在看到那封看起來頗有些分量的信時,頓時就好奇了起來。

「二伯!」蘇瑾昱也不知道為啥,臉突然就紅了起來。

「噫噫噫!」蘇大江頓時就跳了起來,「妞妞!你給那臭小子寫信寫那麼多字?你說說你,自從去青城后,總共就給我們寫過那麼幾封信,每封信都只有那麼薄,而且!我們家這麼多人!你只寫了那麼多字!為什麼要跟那臭小子寫那麼多?!」

孫臘梅簡直是要被自家男人給氣死了!

這幾年,光見他長膘了!

話不多說,孫臘梅直接拿著掃把朝著蘇大江回了過去。

「哎喲!咋地?我又說錯了?我說錯啥了?你咋又打我……哎喲……」蘇大江不服氣,一邊往外跑一邊辯駁道。

孫臘梅本來想著打一兩下了,讓蘇瑾昱沒那麼尷尬,結果……

這男人要是存心找打,你想給他台階下,他都能踩空。

「你沒錯?妞妞好不容易回來了,你還計較這個?你多大個人了你計較這個?你好意思啊你?打得就是你!」

蘇瑾昱眨巴了一下眼睛,看著被打出去的蘇大江,以及追出去的孫臘梅,眼睛竟然不自覺的有些紅了。

徐金枝在看到蘇瑾昱的眼睛都紅了的時候,頓時就有些心疼了:「妞妞,你二伯不是故意的,他是在跟你開玩笑的,我們家誰都沒有怪過你,你學習那麼緊,怎麼可能會有時間給我們寫那麼多字的信啊,你這不是在家休息么,才有時間給浩軒寫信的,這我們都知道……」 這時,眾人的身子速度更快的下落,眼看著與天界的入口距離越來越遠,幾乎所有人的內心都湧起了一絲越來越深的絕望。菲加更是如此,看到自己距離成功只差最後一步之遙,不甘的流下了眼淚,以為自己就要這樣被絕望吞沒。

可就在這個時候,就在幾乎所有人都覺得事實已經不可能再有任何改變的時候,突然之間,一道人們熟悉的聲音從耳邊隆隆不絕的響起,如雷霆在心間炸響,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的思緒拉回了現實之中。

「菲加!!!」正是無奇的呼喚聲。

此言一出,羅德,上杉千惠都用迷茫的目光看著無奇,不知道都這個時候了,無奇還要喊星神族的老族長菲加幹什麼,娜可露露,小蝶,賀小天等人同樣如此,一個個面露不解之色,心生困惑。

菲加自己更是如此,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在這種時候,無奇喊自己幹什麼。菲加想不明白,無法理解的看著無奇。

「你的吸星盤呢?快拿出來啊!還在猶豫什麼!!」


聽到無奇這番吶喊,這才恍然大悟,猛地抬頭向著天空看去,注意到天界入口附近雖然沒有了屏障已經變得不再平坦,但是吸星盤卻可以牢牢的將其吸住,菲加一下子就明白了無奇的意思,激動淚水都流了出來,點點頭,心神一動,身前就有一個巨大的吸盤出現。

吸盤剛開始不大,只有巴掌大小。但被菲加移到頭頂之後,立刻就開始放大,從巴掌大小變成了臉盆大小,再從臉盆大小變成了澡盆大小,直至變得已經可以兩三個人躺下都很寬敞的大小,才終止。

這時,時間才過了一秒,眾人的身子幾乎轉眼間就又墜落了百米,但突然之間,所有人的身子都頓了一下。只見無奇狠狠的抓住菲加。猛地向上發力,把菲加如同丟沙包一般向著頭頂距離越來越遠的天界入口扔去。

只見菲加的身子突然向上一拋,立刻就直奔天界入口而去,一轉眼就快要接近天界入口了。眾人的心頓時就激動了起來。菲加自己也是心中充滿了起來。但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一件令眾人絕望的事發生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毫無預兆的。那被無名古卷摧毀的屏障就又出現了,無聲無息。看到面前本來是一個自己只要用心一鑽,就能沖入的窟窿,突然之間出現了一個透明的屏障,而且,還是不久前讓所有人都絕望的東西,菲加的心一下子就涼了。

「怎麼會這樣?屏障不是被我摧毀了嗎?怎麼又有了?難道那屏障不是唯一的,而是,只要有不同的人靠近入口,都會出現屏障?」

無奇這時也很緊張,甚至,相比之下,比菲加更緊張。因為,無奇實在是沒想到,事情會再一次超出自己的預料,本來以為利用吸星盤的話,菲加應該能夠把夥伴們吸在入口的邊緣,不掉下去。

如此一來,接下來只要自己在下面幫幫忙,利用還沒完全耗盡的陰陽丹藥力,以神通把所有人都安全的塞進入口,這樣,也就能算是進入天界了。雖然速度慢了一點,這麼做對自己而言,無奇卻不在意,還有陰陽丹在,最多藥力沒了,危機時刻再吞一粒好了。

誰知道消失的屏障又出現了,這東西的出現,幾乎一瞬間就讓無奇絕望了。

「看我的!給我吸!!」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出人預料的一幕發生了。只見菲加猛地一狠心,將吸星盤對準了屏障一吸,「噗」的一聲,把和自己相連的吸星盤完完全全貼在屏障上的時候,就在菲加打算強行催動吸星盤將屏障吸走的時候,沒有任何預兆,屏障就消失了。

這種情況實在太詭異了,就像是屏障碰觸了通行證一般,一下子就在於吸星盤接觸的之後,消失的乾乾淨淨。

「這……」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得一呆,就連菲加也是如此。只有無奇的臉上現出了著急之色,沖著菲加呼喊起來。因為,這時,他看到菲加居然因為太過意外與吃驚,忘記了該做的事。

「菲加!你發什麼愣啊!!快把大家吸進入口啊!!!」

此言一出,菲加身子一頓,這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看到自己的身子因為吸星盤停止了工作,又開始下墜,趕緊催動吸星盤,對準了入口一吸,一股強大的吸力瘋狂的從吸星盤中出現,瞬間,菲加就如同一道流星,沖入了入口,不見蹤影。

而後,娜可露露,羅德,賀小天等人都相繼在繩子的幫助下,進入了入口,無奇刻意留在最後。看到有人出現了力竭的跡象,就在後面幫忙推送,直到看到所有夥伴們都有驚無險的進入了入口,無奇這才徹底放下心來,也向著入口爬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無奇的身子一顫,肌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的萎縮起來,與此同時,無奇手上的力氣也開始飛快的流逝,就像是從指尖流走的沙子,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嚇人。

一看到這種情況,無奇就知道大事不好,陰陽丹的時間到了,心神一動,趕緊深吸了一口氣,把所剩不多的肉身之力都施加在了手上,雙手猛地一用力,這才有驚無險的進入了入口。

可是,一進入天界,無奇也累壞了,身子劇烈一顫,就在所有人難以置信的目光注視之下,如癟了氣的氣球一般,肉身飛快的萎縮,越變越小,越變越小,轉眼間,人就變得和眾人心目中那個矮小的樣子一樣了。

「鼻涕蟲,你沒事吧?」

看到無奇突然之間這樣,眾人不約而同的就擔心了起來,著急的確認無奇的狀況,不是動用神通就是動用氣息,小蝶更是第一時間施展了醫療術。看到無奇沒事,只是累了,一行人這才放心,露出

了笑容。

「那是什麼?」

不過,眾人還沒來得及喘口氣,突然之間就看到一群穿著黑袍的人從遠處飛了過來,每一個人的衣服上都印著一個巨大的月亮圖案,這些人速度很快,明明剛剛注意到的時候還距離己方最少也要萬里之遙,但瞬間距離就被縮短了一半,一秒后更是完全就拉近了距離。

看到一轉眼的時間,十多個看不清面容的黑袍人就已經靠近了自己,每一個人的心頭都不約而同的現出了一絲不安。尤其是,洞察力最好的無奇。因為,他只是一眼就看出,這些人來者不善,在靠近自己的同時,手上全都無聲無息的抽出了一根光鞭。

「快走!」

一看到這種情況,無奇就知道大事不好,想提醒夥伴們暫時先撤離此地,但是,太晚了。

只見這些黑袍人默默的對視一眼,一句話也不說,就全部出手,突兀的把手中光鞭對著己方一行人狠狠一抽,只聽一串清脆的鞭響「啪啪啪啪」此起彼伏的回蕩而起,瞬間這些鞭子居然全都變成了一條條模樣猙獰的大蛇,吐著蛇信,向著己方一行人咬來。


「醫療術!」

小蝶反應最快,看到危機爆發,不假思索就抬手施展出最為熟練的醫療術,飛快的將一團團白霧打入夥伴們的身上。

羅德重新長出了手臂后和娜可露露兩人對視一眼,則立刻沖了上去,雙目一閃,不約而同的說道:「你們我們來斷後。」

可是,話音剛落,就見兩道毒蛇速度極快的撲向自己,羅德和娜可露露兩人還想出手反擊,誰知道立刻身子就劇烈一顫,感覺到了有一股無形的衝擊波比毒蛇更快的鑽入了身體之中,弄的身子不受控制就麻痹了,竟然片刻之間,動都不能動。

「露露!」

羅德和娜可露露心靈相通,兩人對視一眼,不假思索就想元神出竅,誰知道又慢了。就在這時,突然之間兩條撲來的毒蛇速度暴增了一倍,光芒一閃,就牢牢的咬住了羅德和娜可露露。

雖然一口下去,這毒蛇很是古怪,並沒有咬傷羅德和娜可露露,連皮肉都沒咬破,就像是掛在了兩人的身上,但只有親身經歷這一切的羅德兩人才明白,這毒蛇有多可怕。就是這看似無害的一咬,瞬間就如同咬在了靈魂上一般,讓他們倆的靈魂不能出竅了。

「不要管我們!你們快走!!」

而後,看到自己的身子正以無法想象的速度被毒蛇一圈又一圈的纏起來,眼看著就要被活活的捆成一個粽子,羅德和娜可露露就知道大事不好,趕緊出聲提醒其他夥伴撤離。但又慢了一步,幾乎就在他們倆出聲提醒的時候,無奇一行人已經陷入了苦戰,逃不掉了。

「該死!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聽到小白在耳邊的怒吼,無奇內心一沉,臉色一下子就凝重了起來,認真的皺眉,開始苦思脫逃的辦法。(未完待續……)

… 蘇瑾昱聽著徐金枝的解釋,眼淚也止不住的往下流了起來。

她確實是有些偏心了……

看到蘇瑾昱竟然哭了起來,徐金枝的心更疼了,一把摟過她,一邊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一邊看著外面罵著蘇大江:「你說你這二伯也是的,真是這幾年的條件好了,吃飽了沒事兒幹了是吧?整天沒事兒就找事兒,真是還不如一個小娃娃呢!妞妞你別放在心上,一會兒我把你二伯給揍一頓給你出出氣!」

「奶。」蘇瑾昱抬起頭,看著徐金枝說到:「對不起。」

徐金枝的頭髮已經白了,她現在比徐金枝甚至都要高出了半個頭。

「你這傻孩子,什麼對不起對不起的?你哪裡就對不起我們了?瞎說什麼呢?來來來,別哭了,你這從小就沒有怎麼哭過,這肯定是傷心了,才會哭的,奶知道,你二伯也不是對你有意見,其實他是真的挺想你的,自從你去鎮上上學開始,雖然他不會明說,但是總是說,妞妞喜歡這個,妞妞喜歡那個,這要給妞妞留一點,那個也要給妞妞留一點……」

徐金枝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她一邊擦著蘇瑾昱臉上的眼淚,一邊繼續說到:「就算是對你三哥,他都沒有這麼上過心。」

蘇瑾昱是家裡唯一的女娃子,確實都是被蘇家的人給放在了手心裡捧著的。

「我知道。」蘇瑾昱看著徐金枝,定定的說到,「奶,這確實是我的疏忽,我沒有想那麼多。」


「你這孩子。」徐金枝佯裝生氣的伸手在蘇瑾昱的鼻尖上點了點:「你自己顧著學習就行了,別的事情你也不用管,你大哥他們現在一年到頭寫回來的信,還沒有你多呢,你二伯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心裡有些不高興,當然,這不高興,肯定不是針對你的。」

聽徐金枝提到了蘇振華,蘇瑾昱趕緊的問道:「我大哥他們現在在那邊還好吧?」

自從蘇振華去上大學后,為了節約錢,基本上都沒有回來過。

「他們挺好的,這不是聽說,有老師給他們兩個推薦,現在已經有單位在和他們接觸了,說是趁著假期,到單位里那個……什麼習,要是行的話,到時候就能留下來了。」徐金枝在說到這一茬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就露出來了。

孩子們都有出息了,她的心裡才算是踏實了。

蘇瑾昱也跟著高興了起來:「是個什麼樣的單位啊?」

「我也不大清楚,據說……是研究什麼蛋?還說是保密單位的呢!你說這蛋咋就還有保密的?」這個問題,因為蘇振華特意交代了是個保密單位,所以徐金枝也只敢關起門了,問自家的人,而趙冬雲對這,也是一竅不通。

蘇瑾昱在聽到研究蛋和保密單位的時候,眉毛向上挑了一下。

能將這兩種結合起來的,除了大西北的那塊地方,她想不出來還有什麼蛋是需要保密的了。

不過,蘇振華和吳春月竟然能去做這樣的研究,確實是很厲害的。

「奶,管它是什麼蛋呢,反正您只要知道,我大哥和春月姐都很出息就是了!您說是吧?」蘇瑾昱笑著說到。

「可不是么!」徐金枝走到了槐樹下的凳子上坐了下來,「不過,你這也呆不了兩天,就又要走了,還真是捨不得呢!」

這次蘇瑾昱回來,除了第一天是在家裡外,基本上每天都沒有著家的時候。

隔壁幾個村子里的人,排著隊的來邀請他們家妞妞過去,美其名曰是給妞妞慶功,實際上卻是過去給他們那邊的孩子們吹風去了。

「沒事兒的奶,這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蘇瑾昱坐在了徐金枝的身旁,抱著她的胳膊說到。

「對了妞妞,你回來的時候,帶回來的那些東西,是怎麼回事兒?你當時說是周家送給我們的?那天光顧著高興,忘記問你了,後來吧,每天你都那麼早出去那麼晚回來,我們也都怕吵到你了,正好今天你有時間了,我就問問看。」徐金枝突然的想起來,還有一堆放在自己房間里的蘇瑾昱帶回來的禮物,便問道。

蘇瑾昱眨巴了一下眼睛,笑著將事情的經過解釋了一遍。

徐金枝鬆了口氣。

她就說么,這周家怎麼可能會這麼的魯莽,畢竟妞妞還只有十三歲。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