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鳳凰正在冥想,吸收天地元素。忽然感覺自己身上一涼。接著一道靈力不偏不倚的打中他的背部。

他立刻往身旁看了兩眼,所有的紅鳳都在一動不動的冥想。

難道入了魔障產生錯覺?此鳳百思不得其解,考慮到明日長老要檢查修為,頓時繼續修鍊。

又一道靈力打過來。這次更重了。」哇~「的吐出一大口血。他這次沒有感覺錯,是後面的獸在陰他,他二話不說站起來。給了身後的鳳兩拳。

「你嫉妒老子,居然給老子玩陰的,看老子不滅了你。」此鳳尤其暴躁,經不住撩撥,直接化出魔獸本體,巨大的鳳喙使勁的啄著無辜被揍的鳳。

那鳳也不甘適弱,怒聲道:「滾!老子嫉妒你?我看是你嫉妒老子。」

現出本體,兩鳳相撞!其餘的鳳見自家鳳老大被欺負,頓時上前幫忙,於是所有的鳳都打在一起,好不壯觀!

凌霄霄等人在暗處偷笑,一溜煙走了。

各位長老聽到動靜,紛紛向這邊趕來。

「都給我停下,誰能給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鳳大長老不怒而威,大聲問道。

被夜九凰陰了的鳳凰首先開口:「大長老,某鳳嫉妒老子,趁老子修鍊放老子冷槍。」

某鳳一聽,立刻辯解:「血口噴人,明明是你嫉妒老子,想污陷我。「明明是你陰老子!」

「明明是你污陷老子!」

……

兩鳳不和,竟然當著各位長老的面打了起來。

大長老再次忍無可忍的大喝:「夠了!」

眾鳳默然,鳳大長老繼續開口:「有沒有人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眾鳳繼續默然,鳳大長老身旁的鳳三長老忽然開口:「大哥,有人類的味道。」

鳳大長老臉色一變,遠方有鳳大喊道:「不好了,藏寶庫燒起來了……」

鳳大長老眼睛一瞪,抓住那正在大喊大叫的人兒,冷厲問道:「你說什麼?」


那被抓到的獸獸嚇得發顫:「大……大長老,寶……寶庫被燒了!」

鳳大長老飛快往寶庫的方向掠去,身後正在發揮瞪眼神功的金鳳們也愣神了,

……

人也動了,全體巨大陣容往寶庫那裡去。

凌霄霄從一棵樹后慢慢走出來,唇角掛著戲謔的笑容:「火雞就是火雞,經不過一點點的激,希望你們的心臟足夠強,因為,好戲還在後面。」

一路上幾乎以極限速度飛過來的鳳大長老,看著那燃燒著熊熊大火的寶庫,眼睛都紅了,裡面可都是寶貝,九翎鳳族的未來啊!就這樣被燒沒了。

不知道若是鳳大長老知道裡面東西被洗劫過會不會氣得抓狂!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大聲質問著怯怯低頭,不發一言的眾鳳們。許久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他氣急,隨手一掌拍向一邊,站在他身旁無辜的一隻鳳瞬間死亡。

眾鳳更加恐懼,連身體都在顫抖著。

鳳三長老是個理智的,連忙制止他的動作,道:「趕快將事情秉告族長吧!」

鳳大長老點點頭,兩人一起往族長八寶靈鳳神的居地飛去。也就是九天靈鳳的哥哥,囚木琴等人的舅舅。

一洞穴里,有兩人在說話,聲音十分小。

一人說:「鳳神大人,九天鳳母讓我來告訴你,你的外甥囚牛幾個畜生還沒死,讓你小心提防著,他定會來找你尋仇,到時候抓住了他要交給九天鳳母上」

另一人十分不解的問:「千驢大人,主上為何要那幾個外甥?」

「鳳神大人,你要記住你的位置是九天鳳母神主上給的,有些不該問的事別問。「

「是!千驢大人。」

短暫的談話結束,所謂的千驢大人走出結界,望著天空,再不回去他們要起疑心了吧。

鳳神大人自千驢走後,眼中散發狠辣的光芒,總有一天,他會顛覆神殿,顛覆世界唯一的掌控者~九天鳳帝!

某個空曠的大殿中,一個女人懶散的躺在軟榻上,看著眼前的鏡子,唇邊泛起冷笑:」不過是個跳樑小丑,還敢起異心,看來留不得了!「

那鏡子里,正是鳳神剛剛與千驢談話的全經過。

「族長,族長!不好了,藏寶庫起火了。」鳳大長老直接闖入鳳神居住穴地,大聲喊道。

鳳神臉色一沉,鐵青的,問:」你們說什麼?「

鳳三長老較為淡定,清楚的說了事情的經過。

鳳神猛一拍桌子,大怒道:」豈有此禮,誰敢如此大膽,到九翎鳳領地鬧事,找!給我找,所有的人一一盤查,一定要找到。「


他心裡一驚,難道是囚牛?如果真是他就難辦了。拍賣會上以傳來了消息,囚牛失蹤了,看來真的是那幾個臭小子來到了這裡,只是不知道來了幾個?這裡還有些大姐姐的舊部,還沒有收服,若是真的能一聲不響的潛進來,那囚牛現在成長到什麼地步了,最怕的是他暗中聯繫不服的老傢伙,到時候事情真的麻煩了。

當然若不是二姐挑唆他,他也不會和她同流合污,為了那些老傢伙不起疑心,他也不澉動得太厲害,怕不小心露了麻腳。


看來這幾個小子是回來報仇的,反正若真到了最後,他就把髒水都潑到二姐身上就是了。

得到了命令,九翎鳳領地一時人人自危,出入盤查更是嚴密至極。

田青青等人沒想到他們的動作竟然這麼快,一時間居然只能東躲西藏。

「青兒,別急,大不了我們闖出去。」囚木琴的話從靈台上傳來。

這讓田青青頓時一喜。此時因為怕人多形動不便,身邊除了凌霄霄,其它的都進了鐲子空間

囚的聲音給了她很大的安慰,當即開口「你好了是嗎?」

「嗯,我沒事,現在我能保護你,別怕」

聽了囚的聲間,田青青就如吃了定心丸一樣。

田青青忽然眼睛一亮,說到:「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青兒,不要到鳳神穴去,我那舅舅的靈力強大,非一般人可比。」囚木琴擔憂的說。

田青青笑笑:「怕什麼,大不了拼一把,再說我們也出不去,闖出去少不得要和他拼。能殺了他最好,直接報仇了。」(未完待續。。) 囚的聲音給了她很大的安慰,當即開口「你好了是嗎?」

「嗯,我沒事,現在我能保護你,別怕」

聽了囚的聲間,田青青就如吃了定心丸一樣。

田青青忽然眼睛一亮,說到:「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青兒,不要到鳳神穴去,我那舅舅的靈力強大,非一般人可比。」囚木琴擔憂的說。

田青青笑笑:「怕什麼,大不了拼一把,再說我們也出不去,闖出去少不得要和他拼。能殺了他最好,直接報仇了。」

空間里沉默了,過了一會兒,囚木琴堅定的聲音響起:「青兒,你去吧!我一定護你周全。」

鳳神地穴。

鳳神大人轉來轉去,好像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坐了這麼多年的族長之位,從沒有像這樣擔憂過,他從來不敢小看他的兄長,也不會小看他兄長的兒子。

「族長,剛剛看到一個可疑人物,現在已經抓到了,族長,該怎麼處理?」有小獸來報。

鳳神眼睛大睜,一喜:「快帶我去看看!」

身影漸漸遠離,在洞穴外躲了許久的田青青和凌霄霄鬼魅一般閃進去,誰也沒看清楚她二人的動作。

直到天黑,鳳神大人回來了,滿臉疲憊和失望。

就這樣,鳳神大人早出晚歸好幾天,每次都是滿懷希望的出去,滿懷失望的歸來。

「鳳神大人!」有人慢慢開口。

鳳神大人猛地坐起:「又找到可疑的人了?」

那人走進來,徑直走進來:「千驢真是沒用。難道沒有接到天九鳳母的命令?那就讓我螭魅告訴鳳神大人一件事情吧!其實那人不用找了,因為他就在這裡,就在~那裡!」

那人手中的杯子一轉,直接飛向田青青躲藏的地方。田青青在暗處大吃一驚,這人真是厲害,竟然能一眼就看出她隱藏的地方,到底是什麼實力?

田青青的身形出現在穴中,誅仙劍直接刺向螭魅。

許是沒有想到田青青會不要命的襲向他,頓時這一劍竟被得逞,劃破了他光滑如玉的臉。

血珠汩汩的從臉上沁出來。螭魅慘叫一聲。他最愛的便是這張臉,頓時四處找鏡子,還不忘丟下一句話:「殺了他,把屍體留給我。」

鳳神大怒。沒想到自己要殺的人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說不定還看了他幾天的笑話。

「很好很好!你可以去死了。千驢大人說的囚牛的契約者便是你吧!」鳳神大人怒極反笑,手一樣,一把彎弓出現在手中。

田青青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躲避。身上忽然出現一襲鎧甲,火紅色的,這是合體戰甲。朱雀鎧化,諦聽為盾,銀傲,龍五入劍!

鳳神大人彎弓隨意的指向四處亂躲如閃電一般的人兒,手指一動,一支火紅的翎箭出現,以破天之勢射向田青青。

「咻~」是利箭破空的聲音,田青青的眼瞳中只有那漸漸放大的紅點,什麼也沒有了,整個人處於一種極度集中的狀態,心神合一,只有一個目的,那便是打掉這支箭。

腦海中這種念頭越來越強烈,緊握住的誅仙忽然發出強烈的幽光,火紅色的翎箭已到,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傳開來。

鳳神大人一喜,這一招絕對可以秒殺任何一個凌天界大師。

就在下一秒,他的笑容凝固了,只見坍塌的洞穴處,一道人影半跪著,背脊彎成倔強的弧度。

「你高興得太早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我是不會認輸的,所以輸的是你。」田青青目光犀利,黑瞳中射出比太陽更璀璨的光。

該死的,胸腔傳來一陣疼痛感,剛剛那一刻她竟然用意志激啟了誅仙的真正力量,還加上朱雀的不死鎧甲,才能抵擋鳳神大人的一擊,他到底是有多強?

驚天動地的聲音吸引了所有長老,紛紛趕過來,浮立在空中,看著下面的情況,天啊!看這情況是那少女與他們尊敬的鳳神大人打了個平手,好變態的天才。

鳳神大人大怒喝道:「來人!把他抓起來。」田青青眼神一凜,直接大喝道:「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弟,你們都出來!」

龍吟當空,一條巨大的紅龍盤旋在田青青身後,碩大的腦袋俯視著眾人,龍眼中一絲輕蔑閃過,若是他的實力沒有減損,這裡的渺小人類足以一擊秒殺。

龍五咆哮著,跟主人做對的他一定會全力抹殺。

祝融南是最沉著的,一千年前的九翎鳳神跟他是君子之交,也就是鳳神的大哥,沒有多少往來,卻是互相敬佩著,如今的鳳神是個冒牌貨,他實在沒什麼時間跟他耗,所以待會直接殺死他算了。

也就鳳族的弟弟和妹妹合起伙來,把大姐和大哥給算計了。

鄧寶強蹦蹦跳跳,笑嘻嘻的開口:「青妹,你終於想到銀家了,銀家在空間里好悶啊!」完全就無視那些鳳的存在。

這樣的舉動,徹底把幾頭火雞給惹怒了。

天空忽然被染紅,如同火燒雲一樣壯觀,地面也是紅燦燦的,巨大的威壓襲來,一聲清唳,巨大的火紅色影子在雲間穿梭,那是鳳,九支翎羽彙集世界上最美的顏色,鳳眸如紅寶石一般璀璨無比,光亮的翎毛覆蓋身軀好似上好的錦緞,這是集優雅與尊貴於一身的鳳,這是是無與倫比驚心動魄的美。

這就是九天靈鳳的本體,實在是太美了,田青青大嘆。

鳳神大人化身邊鳳,只是鳳眼中出現一抹嫉妒與不甘,再次冷冷的說:「殺死他們!」五個長老同時衝上去,面對如此強悍的敵人。他們直接化為魔獸本體,頓時天空紅彤彤一片,五隻紅鳳低叫盤旋。

祝融南,修為與這前相比,又強進了許多,與其中一隻鳳凰戰到一起,竟然能夠不落下風。

軍焰本以是萬妖之皇,,與鳳的血脈本就不相上下,當下也是穩佔上風。

凌霄霄威武的攔住三隻鳳凰。和他們久久糾纏在一起。逆天龍眼中閃過不屑:吾的實力退弱,打不贏那鳳神,還解決不了你們三隻小小的鳳長老?

囚木琴,軒轅烈焰。王若千一開始的目標便是那個冒牌貨。想直接衝上去截殺。

但這隻九天靈鳳。的實力是何等的強悍,但是修為就比他們多了三千年不說,實力也是高了許多。以到了神界,雖然三人合力,也是免強支撐。

四處找鏡子回來了的螭魅看到這幅情景,心裡微微驚愕,一個小小的六級大靈師身後居然有這麼多的依仗,怪不得敢隻身闖鳳穴。他驚訝過後,便是大怒,依仗多又怎麼樣?難道就可以劃破自己美麗的臉嗎?不可原諒,螭魅想到這裡,立刻衝上去,那人類的臉好像還漂亮的,要是能把她的臉弄到自己的臉上來,說不定可以吸引玉龍大地看上。到時自己也不是娘娘了。

剛剛想衝上去給夜田青青重重一擊,身後忽然一團雷電閃過來,正中背心,第二元神也被傷及,螭魅吐出大口血,眼神怨恨的往後望去,竟是帝聽的尖角上雷電閃閃,螭魅大怒:「該死的獨角獸,暗算我?我要把你剁成八塊給我的頭髮當肥料。」

諦聽眸子中滿是戲謔之意:「不要以為你想暗算娘親別人不知道,我可是一直盯著你呢!」這麼危險的人物,從他一出現,諦聽就感應到了。

「哼!」自己的好事被人破壞,螭魅心情很不爽,於是又和諦聽戰到了一起。

田青青也加入了戰場

與囚老大等人對著鳳神大人雙面夾擊,一左一右一前一後四人分外默契,好幾次竟差點被田青青得手,鳳神大人怒了,身上一對巨大的紅翅出現,一掃再一掃,身體已經變成鳳身,魔獸的本體力量要比化為人形的狀態強得多。

另三人也化成了亦是本體,三龍一鳳相鬥著,田青青時時刻刻都在尋找著機會給他致命一擊,額頭上冒出了汗,再不動作快一點,三龍就支撐不住了。

田青青心裡一亂,乾脆自己撲身上去,長長的誅仙劍在鳳背上劃出巨大的口子,一聲凄慘的鳳唳,那巨翅猛地一拍,將田青青拍得五臟六腑全部移了位,拍出幾十米之外,撞在樹上,不好,傷到元神了。

囚牛的鳳眸紅得滴血,龍尾收攏,龍身直直往上飛,幾聲龍鳴,好像是在說些什麼,而王若千和軒轅烈焰也是同時龍身向上,發出同樣的龍鳴,向天訴說,不一會兒,天際散發耀眼的光芒,巨大的雷電劈向鳳神大人。

這是獻祭,不惜耗費自己百分之五十的實力引動天罰,這一次鳳神大人不死也要變殘。

鳳神大人身受重傷,哪裡還有力氣去跟囚牛拼,囚牛等人從天邊落下,化為人形,慘白著臉,腳步也有些虛浮,捂著胸口,慢慢的朝夜田青青挪去,輕手輕腳的抱起正在沉睡中的田青青,人形身形一閃,不見了。

所有的獸獸在那一刻全部消失,追都無處追,五個長老死了四個,還有鳳大長老亦是重傷,傷了鳳身,也傷了元神。

螭魅和諦聽打得不分上下,諦聽身上掛了彩,螭魅也沒好到哪裡去,一張自己極為珍視的俊臉破了好幾道口子,螭魅仰天大喝:「諦聽,下次再見到你定要將你的臉劃成醜八怪。」

「嗡嗡」一聲蜂鳴傳入上空。

「不好,鳳神通知了九天鳳母,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所有惡魔靈來攻擊我們」

剛說過,天空以變成了黑暗,一陣陰風刮過,黑暗中無數的眼神向人他們發現綠幽幽的凶光。

囚木琴的懷裡睡著絕美安靜的人兒,旁邊是鄧寶強在為她診治,最後鄧寶強慢吞吞的說了一句話:「傷到了元神,恐怕難以癒合。」


Related Articles

兩人一前一後坐在沙發上,高妍一雙眼睛來回的打量著蘇紋兒。

似乎在催促她儘快的開口,她的心裡真的很好...
Read more

“沒什麼……這個園子是我設計的,是我第一個,也是最心愛的作品。”

“你設計的?真了不起,不過……你爲什麼要...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