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不知從何而來的涼風急速掠過,為這原本靜謐安詳的草地增添了一絲緊張, ……

珠顏禍水亂君心 ,更著實的把他給嚇了一跳,

他對眼前的這個破冰府府主可是相當的忌憚,

蕭天鶴作為九幽神州內最強的三人之一,能夠跟他比你的也屈指可數,現在就憑自己的這點實力根本不可能惹得起他,

不過讓楚小林慶幸的是,幸好蕭天鶴並沒有計較,這才讓他放了心,

而對於蕭天鶴而言,剛剛陳茜雖然言辭頂撞了他,但是對於眼前的楚小林等人,他更是絲毫不放在眼裡,

在他眼中,能夠跟他平起平坐的也只有天星閣與流雲宗的兩大掌教而已,


……

……

「蕭府主,你莫要生氣,走,老夫待你去湖邊洞天鑰匙轉轉,」見這裡的氣氛開始有些怪異,秦敬山便主動插上了話,並引著蕭天鶴準備去今天上午的湖泊那裡,

他試圖將蕭天鶴拉開,免得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蕭天鶴似乎也察覺到了自己剛剛有些威嚴過激,於是當下在秦敬山說完話后也是哈哈一笑,臉色也瞬間變得平常了許多,

「秦堡主不要誤會,本座只是見他們三人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所以才想要用惡眼相向,教訓下他們而已,」

「好了,秦堡主,咱們還是去湖泊那邊看看洞天鑰匙吧,本座正好有事要請教於你呢,」

也許是見自己的有些嚇住了楚小林他們,蕭天鶴在仰天大笑了笑后便轉過身離與秦敬山一道離開了這,去了湖邊,

……

看著蕭天鶴離去的背影,不知為何,楚小林的背後就是一陣冒涼風,

假如剛才蕭天鶴真的動怒的話,恐怕最後遭罪的還得是他們,

蕭天鶴的實力無比強大,而且他也從秦敬山那裡聽過,這個蕭天鶴的靈力修為已經達到了沖陽境,

這種可怕的實力等級,可以說是讓秦敬山都懼怕三分,不得不好生對待,更何況是楚小林他們了,

……

……

「你這死丫頭,剛剛差點害死我們,你知不知道,」

見蕭天鶴已經走遠,陳菡當即就怒氣沖沖的轉過頭來訓斥起了陳茜,

陳茜噘嘴有些傲嬌:「大姐,我又做錯什麼了,」

「你還不知道嗎,你剛剛就不應該頂撞蕭天鶴,」

「他,我不頂撞他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你們被他欺負呀,,」陳茜據理力爭,認為自己並沒有做錯,

「你這丫頭還敢狡辯,你沒看到剛剛蕭天鶴那凶神惡煞的樣子就恨不能將咱們都統統殺死不可嗎,」陳菡一回想起剛剛蕭天鶴的樣子,心裡就直打顫,

她不是不知道蕭天鶴這樣的人物在九幽神州內是沒有幾個人能夠惹得起的,所以在剛剛劍拔弩張的時候,陳菡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帶陳茜向蕭天鶴賠禮道歉的準備,

「切,大姐,你就知道奚落我,」

「小妹,我不是奚落你,你這大大咧咧口不擇言的毛病得改改了,以前你在家中嬌慣,那是因為你在陳家鎮,現在離開了陳家鎮在外面闖蕩,你不改掉你這個毛病的話,小心會惹來殺身之禍,」

「改不了啦,以後就這樣啦,哼,」

陳茜生性倔強的一個轉身,然後就不再理會陳菡,

……

現在看來,

他們或許是把蕭天鶴想的太壞了,

剛才蕭天鶴不但沒有跟他們動手,反倒是對他們不屑一顧的離開了此處,這也許是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

但對於楚小林以及陳菡來說,這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陳菡看著陳茜一語長嘆,眉梢之間也漸漸流露出了一絲憂慮:「哎…都怪我不好,從小就把你給寵壞了,可是小妹,你這口不擇言的毛病真的得改改了,萬一哪天我不在的話,你以後肯定會吃大虧的,」

陳菡知道陳茜在生自己的氣,但為了陳茜以後著想,她還是再次勸慰了起來,

儘管她也知道自己的話對於陳茜來說就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的,但為了自己親妹妹的將來,尤其是在經過剛才這一幕後,她似乎感覺到了一股潛伏著的危機,

「大姐,你要去哪兒,」

「我是說以後如果,」

「噗,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反正現在不正好有你在嘛,」

……

……

天色漸漸夜幕,落日的餘暉正在做最後掙扎,

在那些靈修武者漸漸的離開囚龍堡趕往山上后,楚小林三人也是準備回去早些休息,

雖然陳茜剛剛還生陳菡的氣,可現在她依然變得跟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又是再次恢復到了之前的樣子,

三人結伴同行,歡聲笑語的和好如初,

儘管剛剛經歷了那蕭天鶴的一幕,可現在他們也都漸漸釋然,並沒有放在心上,

……

隨著靈修武者的離開,整個囚龍堡內就已經變得空空如也起來,

附近時不時的有一些囚龍堡侍衛在四處巡邏,他們來去匆匆,若有若無的也不能引起別人的注意,

可是,

就在他們往回走了數十米后,走在最前面的楚小林卻突然發現左側的樹林當中突然閃過了幾個黑影,

「誰,」

憑藉著自己敏銳的洞察力,楚小林當即就側轉過身然後大叫了一聲,

「怎麼了,」陳菡剛剛一直在跟陳茜交談,所以並沒有注意到剛剛出現的怪異,

「有人,」楚小林斬釘截鐵回應著,眼神也一直砸注視左前方的樹林當中,

「有人,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這裡本來就有很多人,」陳茜對此不以為意,

「小妹說得對,小林,會不會是你多慮了,」

楚小林搖頭否定道:「不可能,剛剛那黑影反應極快,而且明顯是來者不善,」

楚小林雖沒有看清那人是誰,可是他還是感覺到了那極為迅速的黑影掠過樹林,然後奔向了樹林深處,

從那極為輕盈的身體以及迅捷的速度來看,恐怕此人絕對不是什麼囚龍堡之刃人,


而且剛剛楚小林就已經看到那人身著黑色長袍,在一陣恍惚之間就已經深入了樹林,

樹林深處,,

糟糕,

也就是藏有洞天鑰匙的湖泊那裡,

…… WWw.……

面對這突然出現的神秘黑影,楚小林下意識的就想到了湖泊那邊,

黑影來者不善,楚小林也能察覺到其中必然會有一些隱情,

而陳菡和陳茜雖然沒有注意到剛才一閃而過的人影,但是當她們見楚小林這般肯定后,便也相信了他所說的,

「走,咱們去看看,」楚小林拉著陳菡徑直的跑向了樹林深處,


三人迅速向樹林中深入,在這面日漸夜幕的樹林中,楚小林還真的能感覺到一股陰森凄涼,

或許,

之所以有這種感覺,也許是因為剛剛那神秘黑影突然出現的緣故,這才無形中給楚小林帶來了一絲不安,

……

……

樹林濃密寬闊,而且再加上天色見黑的緣故,楚小林也不得不放慢腳步免得被剛剛的神秘黑影發現,


而當他們來到樹林深處的湖泊旁邊時,楚小林還真猜對了,

眼下這裡的確是有個黑影一直在湖邊打量著什麼,

……

……

陳菡躲在樹后悄悄的露出頭來瞅著眼前的那個神秘黑影,「這人到底是誰,怎麼看起來這麼奇怪,」

「奇怪,秦堡主跟蕭天鶴呢,」

很奇怪的是,來到這裡后,楚小林並沒有發現他們兩人的身影,眼下在自己能看到的視野範圍內,楚小林也只看到眼前的這個黑影一直在徘徊左右,像是在做偵查,

並且,

讓楚小林更為驚奇的是,眼前的這個身影正如陳菡所說,看上去也只有常人的一半多高一點,其身形佝僂,十分矮小,

那人渾身都被一件黑色長袍給包裹的嚴嚴實實,躲在樹林里的楚小林也根本無法看清此人到底半點面貌,

但越是這樣,楚小林心裡就越好奇此人的身份與目的,

陳茜瞪大眼睛仔細盯著眼前的這個黑影:「他是誰,」

陳菡噓了一聲:「小點聲,看這架勢恐怕不是什麼好人,要不他也不會將自己整個身子都蒙起來了,」

陳菡說的是,眼前的這個黑影的確是違背了常理,讓人不禁更加懷疑它的動機,

……

稍後,在他們還在盯著這個黑影看的時候,那黑影就已經縱身一躍騰空而起,直接向湖中心飛去,

看到神秘人的這一幕,

楚小林一下子就看傻了眼,

他不敢相信有人居然能夠掌握飛行之術,在空中飛翔,

「我的天,」楚小林驚愕暗嘆,心裡已經是充滿了對這黑影的極度好奇,

「大姐快看,」陳茜大聲驚奇,直接從樹後面站了出來,

陳菡同樣也是被這神秘人的這一幕給驚到:「真是奇怪,在整個九幽神州內居然有人能夠飛上天空,掌控飛行之術,就連破冰府的府主蕭天鶴這麼厲害的強者都做不到,為什麼這黑影能能輕而易舉做到,」

陳菡一連串的問了好幾個問題,眼睛也一直盯著那已經飛到湖泊上方的黑影,

……

不過,

眼下還沒等他們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那黑影已經是飛到湖泊上方,並停在了那裡,

而接下來,那個神秘黑影在東張西望確定這裡沒有什麼人後更是做了一個俯衝的姿勢,然後準備潛入水中,

發現這一幕,

楚小林也終於明白這黑影來此的目的是什麼,

看來,與自己料想的一樣,他雖然不清楚這神秘黑影的身份,但他的目的應該就是要尋找開啟 WWw.面對秦敬山的話,楚小林似有所悟:「要是這麼說的話,那還真得仔細查查才行,我只知道一千年前的百族大戰就跟海妖一族有著莫大關聯,而海妖一族又恰巧出現在此,恐怕他們是想得到雷龍強大的力量才對,」

儘管楚小林知道的不多,不過他還是根據剛剛發生的這一幕猜到了海妖一族的企圖,

……

秦敬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楚壯士所言極是,老夫正是擔心這個,」

稍後,秦敬山掃了一眼地上的屍體後繼續說道:「雖說一千年前的百族大戰老夫並沒有親眼所見,不過老夫也是有所耳聞,」

「當時海妖一族試圖攻佔來鳳山脈,甚至是整個九幽神州這片大陸,不過到最後經過各大宗門之間的聯手對抗后才最終贏得了勝利,也正因此,海妖一族此後就一蹶不振,一直棲居在南冥之海深處沒有行動,」

蕭天鶴補上了一句:「是啊,雖然過了這麼長時間,可到現在該來的終歸還是來了,」

秦敬山跟蕭天鶴都面帶凝慮,似乎是在看到這海妖一族的戰士後有了更深層次的擔憂,

海妖一族的出現就代表著接下來在尋找雷龍精魄時就要格外注意,雷龍本身就擁有異常強大的力量,如果雷龍的力量被海妖一族得到,那後果簡直不敢想象,

……

面對海妖一族的屍體,此時的楚小林儘管也是非常擔心,可他卻不知道該如何去看待才好,



Related Articles

元長歡卻沒有再看他一眼。

抬步就走,這裡,有墨塵處置。 墨塵讓暗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