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九長老的身影瞬間朝著就要到林子之內的少女而去。

而八長老則是朝著洛明而去。

「統統給我帶回來!」家主的話語好似回蕩在腦中,他們的身形也不由一顫。

前段時間,不知為何,家主忽然之間就變了,變得暴戾無比,但凡族中有人沒有達到他的要求,他不介意出手滅殺。

但是轉念想到家主的修為已經破入鍊氣初期,似乎……鍊氣修士都有著常人難以理解的脾性。

「不!」老者的身形瞬間衝出,與九長老碰撞在一起。

九長老的修為乃是淬體八重,與此刻已然就要跌落下淬體七重修為的洛明碰撞在一起,陡然隨著轟鳴,二人的身形驟然倒退。


而此時,八長老已然來臨,看到洛明竟然纏鬥住了九長老,不由方向一變,朝著少女而去。

也就在此時,忽然之間與九長老纏鬥之中的洛明陡然大喝一聲,猛然一掌拍擊在自己的天靈之處,陡然,一股金光透體而出。

這股金光在出現之後,刺目無比。

「我……「洛明聲音一顫,字眼裡透出一股驚喜之色。

那道金光在出現之後,猛然朝著八長老而去。

八長老目中神色一變,那金光速度極為駭人,但是金光之內卻透出修為的氣息。


而待得金光臨近之時,其目中神色陡然一變,變得駭然,變得無比震驚!

「分身!」

那金光之中,赫然是一個與老者長得一抹一樣的人影,只不過修為只有淬體六重。

「分身之術,他竟然擁有分身之術!」八長老心底泛起滔天巨浪。 傳聞,洛府曾經乃是洛神之後,洛神當年就是憑藉雙身成神,傳聞里,洛神本尊的戰力並不是很強,但是卻陰差陽錯之下竟然不知從何處得到了分身之法,最終修成,逆天戰力橫推諸天萬界,不少人盡皆膽寒在他的兩個分身之上。

分身的實力雖然只有他的七層,但是只要本尊就在附近,分身的實力並沒有多大影響,同時,分身與本尊若是融合,還能夠達到井噴一般的爆發。

分身合一,這並非是一加一的結果,而是衍生了無數變化。

但是這畢竟是傳聞,而如今……八長老也不由明白,為何洛府之內供奉的神靈就是洛神。

原來,這世間,分身之術真的存在。

分身之術,就猶如多了一條生命,此刻……八長老心頭都不禁升起貪念,若是自己也可以修成!

諸多念頭在心底,火熱一片之中,八長老陡然沒有改變方向朝著那少女而去,而是決定要將這洛明拿下,然後……得到那分身之術。

只是,他殊不知,此刻的洛底既是驚喜,又是悲慟!

喜的是自己終於修成了分身之術,這祖傳下來的秘法,耗費了自己一生的精力都沒有修成,只能修出一個虛影的秘法,在此刻危機時刻,竟然融會貫通。

悲的是,自己此刻的生機已然無幾,分身……雖然是一條生命,但是與本尊卻是同源,雖然分身或者本尊死亡,可以靠著本尊或者分身再度凝聚,但是如今,自己的本源生機都要泯滅了,即便此法成功了又如何。

不過……這樣自己孫女就可以安全離去了啊!

原本自己還打算阻擋,這一次……老者目中陡然殺機浮現!

金光與八長老碰撞在一起,一聲聲讓得八長老變色的轟鳴使得越戰,八長老的心底越是心驚,同時越是火熱與貪婪。

如此強絕的分身!

若是自己修成,恐怕鍊氣之境都不能奈何自己,而若是自己雙身融合呢!

念頭剛剛到這裡,八長老眼前的金光的陡然一退,猛地直接朝著洛明本尊而去。

惹火小秘書:權少的契約新娘

似乎是應證了八長老心頭之念,在那金光聯手將九長老逼退的瞬間,卻見那裡站著兩道人影。

盡皆都是洛明。

一人黑袍白髮,一人金袍金髮人形略有虛幻。

此刻,二人臉上浮現一抹笑意,隨即相視之間緩緩朝著彼此走去。

隨著金芒耀眼,一道人影從其中緩緩走出。

洛明此刻的臉色再度出現了紅潤與年輕,與秘法催發的異常不同,而是好似真的年輕了一般。

一股浩瀚的氣息流淌在他的體內,擴散開來讓得八長老和九長老同時變色。

這氣勢,超越了淬體!

這氣勢唯有在家主身上才出現,那是鍊氣之境才有的氣勢!

雙身融合,雖然看得出還是淬體九重的修為,但竟然達到了鍊氣之境的氣勢,這讓得八長老神色凝重的同時,心頭的貪婪已經到了無法阻止的地步。

「我一定要得到,一定要得到!」八長老的心頭嘶吼,已然將洛天明的吩咐拋之腦後。

「你們……攔不住老夫!」洛明目中浮現殺機,陡然衝出。

轟鳴在此刻更加頻繁了,遠遠的洛文馨目中浮現擔憂之色,但是她一直站在那裡,她要等著爺爺一同回幽州。

她知曉,爺爺既然帶著她朝著這個方向而來,就證明這一次他們的投奔失敗。

即便無家可歸又如何,能夠陪著爺爺自己就夠了!

少女的心思很單純,被洛明守護得如同一汪純凈的潭水。

轟鳴中,忽然一道人影驟然倒卷,赫然就是那修為弱上一籌的九長老。

在那九長老倒卷之時,洛明以更快的速度追上,手起……頭顱飛!

「老九!」八長老驚懼,同時心底更是浮現一抹寒氣直衝脊背。

此時,洛明緩緩轉身。

而也就在他轉身那一刻,忽然之間,洛明的神色陡然大變!


一縷縷白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洛明頭上長出,適才略有烏黑的髮絲此刻盡皆變白,同時,他的皮膚轉眼之間布滿皺紋,氣息更是迅速衰弱。

「生機泯滅!」洛頭一片冰寒。

這是自己耗費太多生機催發秘法,已然達到了自己的大限,因此……此刻即便是自己已經雙身融合,但是也無法抵抗那本源生機耗盡的死亡來臨。

修為瞬間跌落到了淬體六重的地步,同時,洛明更是感覺體內一陣空虛。

自己的分身散了!

剛剛凝聚而成的分身,萬中無一的分身,在經不起生機的摧毀,消散。

牙齒忽然掉落在手心,眼睛忽然變得模糊,雙耳似乎聽不到此時四周呼呼的風聲了。

這樣的變化,讓得洛底升起一絲不甘,心頭怒吼一聲之中驟然轉身,沒有絲毫猶豫的朝著八長老衝去,趁著體內還剩下一絲絲的尚未散去的修為,他要消除對自己孫女的威脅。

「哈哈哈哈……洛明,生機滅絕,生機滅絕啊,沒有想到吧,沒有想到在這關鍵時刻,你自己的身體竟然也不爭氣了!」八長老原本還是一愣,而緊接著感受到洛明體內那股濃郁的死氣漸漸浮現,眼神一轉不由就明白了。

眼前這幅景象,顯然是洛明過度消耗了自己的生機,而今生機耗盡,死亡來臨。

緊接著,看到洛明竟然直接朝著自己衝來,那股焦慮以及急切的心情,讓得八長老瞬間明白對方的心思。

「還想殺我,嘿,也罷,趁著你尚未死,得到那分身之法我就可以逍遙了!」八長老心頭冷笑,驟然衝出。

「爺爺……」遠遠的洛文馨在看到洛明竟然忽然之間頭髮花白,轉眼間變得蒼老,頓時沖了過來,只不過,在他的瞳孔里,爺爺的身影此時似乎是如此的遙遠,遙遠到他看著爺爺的身軀在與八長老的碰撞之中驟然倒卷。

鮮血噴涌,氣息瞬息近乎泯滅,倒地之後更是無法起身一絲。

寂靜,寂靜里洛文馨的腳步都一頓。

她這一頓,心底想著,或許唯有這樣的寂靜,下一刻爺爺才會起身。

但是,除了她能夠感受到爺爺一絲絲的氣息還存在之外,那倒下的身影似乎如此疲憊。

洛明艱難的扭過頭,看向不遠處的孫女,目中滿是不甘以及苦澀,嘴角浮現慘笑。

八長老甩了甩手掌,雙手背在身後,邁開步伐朝著倒地不起的洛明而去。

適才交手,他沒有絲毫壓力,淬體六重對淬體九重,洛明真是有勇氣啊!

「一切都結束了,洛明!」八長老緩緩走過,他有著一種功法,能夠瞬間洞悉一個人腦海里的一切。

但是被施展了這種功法的對象,靈魂將會萬劫不復。

想到待得自己練成分身之術之後,那凌駕無數人之上,甚至重現當年洛神的名號之時,那種感覺,讓得八長老心頭止不住的興奮,身軀都隱隱在顫抖。

「是啊……一切都結束了!」

忽然,一道聲音驟然出現在八長老的身後。

嗤!

一截劍尖直接從八長老的心口出現。

「嗬……」鮮血從八長老的口中流出,想要說話卻發現體內的力量流逝得讓自己近乎無法出聲,微微低頭看到自己胸口的劍尖,八長老目中滿是驚懼與不甘,隨即緩緩倒下。

宋雲抽出手中長劍,不知何時手中有了一塊布帛,輕輕擦拭著那沾著鮮血的長劍,擦拭乾凈之後,宋雲輕輕的將洛明扶起。

「前輩……」近距離的接觸到洛明,宋雲更加清晰的感受到洛明體內的氣息有多麼的微弱,甚至是猶若一朵風雨中的燭火。

隨時都要被撲滅!

不知哪裡來的力氣,在看到宋雲之時,洛明忽然右手一顫,猛地抓緊宋雲的手臂。

「老夫……老夫沒有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如此狠辣!」洛明目中含著熱淚,滄桑的面龐布滿溝壑,生機的大量流失,讓得他的聲音沙啞無比。

「爺爺……嗚嗚……!」洛文馨跑到近前,擁著洛明另一隻手臂,已然泣不成聲。

「小友……老夫……有一事相求!」洛明看了一眼一旁哭泣的孫女,目中浮現苦澀之意,同時眼底不由浮現一抹亮芒,緊接著略有激動的看向宋雲,而在說話之時,卻帶著一絲哀求之意。

宋雲眼底一閃,看了一眼那少女,目中浮現一抹嘆息,心底已然明白。

「前輩,放心,我定然安頓好您的孫女!」

即便到死也放不下自己的後輩,這樣的長輩,讓得宋雲不由想到前世自己的父親,致死也是為了保護家族的後輩。

血濃於水!

這對於老者來說,或許帶著諷刺,因為自己就是死在哥哥安排的人手中。

但是他依舊堅持他對於自己晚輩的守護。

此時,宋雲的心頭對於這樣以為老人,不由升起一抹敬意。

洛明聽到宋雲的話語,嘴角緩緩浮現一抹笑意,透出欣慰與釋懷還有從容。

這從容,是他即將離去的放鬆,而也在此時,他的右手緩緩抬起,在宋雲心頭升起敬意,不由深呼吸閉目之時,右手食指輕輕點在了宋雲的眉心。

「第二分身……」無數的信息,在洛明那一點之下,浮現在宋雲的腦海之中,瞬息間,宋雲的眼底陡然浮現震驚之色。


「分身……」呢喃著這兩個字眼,宋雲目中精芒乍現。 「分身擁有自身七成實力,與本尊近距離之內修為近乎無差距,每一招可以透過與本尊的聯繫分享本尊的力量!」這一點,頓時讓得宋雲的呼吸都有了一絲急促。

試想一下,若是有一天自己修成了分身,兩個自己一起出戰,那種心靈相通的配合,恐怕越階而戰也並無不可!

「遠距離情況,分身擁有本尊七成修為,但是可以透過與本尊冥冥之中聯繫進行召喚,召喚之後本尊直接與分身融合,融合之後修為出現爆髮式的增長,融合之後可再次分離,但修為會恢復融合前情況!」

爆髮式的增長,什麼樣的增長才配得上爆髮式這三個字眼,宋雲深呼吸一下壓下心底的震撼。

分身,這兩個字眼,記得自己只有在家族之中的遠古秘史里見到過。

幼年時期,宋府每一個弟子都必須熟讀家族書房之內五百本書,因而無聊之際宋雲就讀到了關於遠古的記載,其中就有這麼一條「分身,奪天地造化,塑第二性命」短短几個字眼,讓得宋雲一直記憶猶新。


第二性命,擁有分身,就如同擁有了第二條生命。

但是現實里,浩瀚的神荒大陸,也從未聽聞有人修得分身之術。

分身,乃是分裂自己的靈魂,讓得原本一體的靈魂分裂成為兩份,如此才能夠使得另外一個身軀擁有自己的意識,並且乃是與自己一體。

曾經,有人為了研究出分身之術,利用天才地寶煉製出一個軀體,然後不斷使用在金丹之境出現的神念蘊養,從而使得那個身體誕生靈識,但是,最終那個身軀產生的靈識使得其就如同是一個法寶一般,除了本身煉製決定實力之外,後續若是想要提升,唯有不斷的耗費材料。

因此,分身之術修鍊的困難性,絕非一般人能夠練成,單單是那分裂靈魂的痛苦,就若是一不小心,就可能導致喪失意識,而沒有了意識,成為一個植物人,與死亡無異!

如此一份大機緣,不管自己能否修成,但是僅僅只是見過幾面就能夠送給自己,洛明知曉,那是因為洛明託付了他的孫女。

但是這麼一個孫女與這麼一個秘法相比,若是放在外界,恐怕無數人會想到殺了這麼個少女而得到秘法。

……

凌晨了,宋雲陪著洛文馨站在屏障邊緣,在那邊緣之處,有著一座嶄新的墳墓。

當年,就是因為這道屏障,洛家極力反對洛明與另一邊的那位女子在一起,因而洛明近乎是離家出走的選擇,造就了如今。

洛文馨跪在那裡,哭泣了一夜!

「也差不多知道了!」宋雲微微抬頭看向東方,初陽已經漸漸升起。

洛家若是有人的話,定然已經差不多知曉兩位長老的死亡了,宋雲看了看不遠處絲毫不剩的地面,那兩具屍體早已被自己焚燒化為灰燼。

正如宋雲所料……

洛府,長命殿。




Related Articles

「叮,激發關鍵詞,懶病。」

「宿主掃描中。」 「叮,掃描成功,數據生...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