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和他鬥嘴為樂的老狼族首領從篝火的另一側繞了過來。

「馬爾卡托,你的那些狼崽子們都打聽到什麼消息了沒有?」

在聽到老狼族首領的聲音之後,強壯的牛族首領並沒有回頭。只是連他自己都沒發現。自己原本嚴峻的表情不知不覺地緩和了一點。

「沒有。小夥子們什麼都沒有探聽到。」

馬爾卡托隨意地說道。在這個軍前營地當中,只有他的三百狼騎兵會不定期地深入敵陣進行騷擾和劫掠行動,戰場上的任何變化都不會逃過這些精悍的狼族戰士的眼睛。

「其實沒有任何消息說不定才是最好的消息。」

「嗯?什麼意思?」

「雖然我們現在還沒有找到那些小傢伙們。但是在敵人那裡同樣沒有俘獲或是與之交戰的情報,那麼說明最起碼他們還沒有和敵人接戰過,現在還是很安全的。」

「……」

圖爾克皺了皺眉頭,雖然狼族首領說的不是沒有道理,但是該擔心的還是會擔心。

拉爾夫?米拉?卡斯特羅——聖奧斯坦王國第一王子同時也是王國此刻唯一的王儲,前一段時間跟隨著蒼穹先知(就是再一次被奧賽汀算計的馮侃)來到弗里特荒原的少年。

原本安安分分呆在營地當中就沒有什麼事情,但是在兩天前這個小傢伙卻帶領著一直跟隨著他的那些王國近衛隊的小丫頭們一起玩起失蹤遊戲來了。

你究竟知不知道現在是個什麼樣的狀況啊?!——如果找到那小傢伙的話,圖爾克不保證自己能夠剋制得住不對他這樣怒吼。

這可是大問題,與聖奧斯坦聯手對抗強大的傑明斯帝國是桑塔聯盟一向以來的基本政策,而聯盟與王國之間也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外交關係(這之中除了對抗傑明斯帝國這個共同的敵人之外,還因為兩國之間沒有什麼直接的利益衝突的原因),從聖奧斯坦的國王放心讓自己的兒子跟著來到這個混亂的戰場之中這點上就能夠看出來。但是問題也就在這裡,既然法斯特羅七世放心讓自己的兒子到這種地方來,那麼聯盟也當仁不讓地必須承擔起小王子的人身安全這個責任……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關係必須是在雙方面互相的努力下才能夠建立起來的,而國家與國家之間的信任關係要建立起來更加複雜。

有史以來,凡是多方勢力結盟的軍隊在戰爭當中的表現可謂乏善可陳,里來聯盟軍隊的戰績都是敗多勝少,起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各方勢力的統帥都在擔心此消彼長而不肯出全力作戰,還記得《三毛從軍記》這部電影嗎?裡面有箇舊式軍閥牛司令。這位牛司令在作戰會議上討論最多的不是如何去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而是煩惱「到底是打還是不打」,要考慮如何在敵人面前保存實力的同時還要考慮如何在「友軍」的面前保存實力……話說這樣仗還能打贏才真是奇迹呢。會出現這樣的狀況最根本的原因就在於聯盟內部互相之間的不信任。

靠單純的利益結合起來的聯盟是非常脆弱的,如果沒有一定的信任關係,很容易就被敵人分化並逐個擊破。

所以維繫雙方之間的信任關係是桑塔聯盟與聖奧斯坦王國重中之重的一項工作。

小王子的消息一天得不到解答,圖爾克便一天都不得安寧,這也是他為什麼下令將夜間的篝火燒得那麼大的原因——哪怕有萬分之一的希望拉爾夫他們只是迷路了,那便可以在很遠的地方看到這個可以回來的地方。

「喂!圖爾克,你看那是什麼?」

熊熊燃燒的篝火映紅了半邊天,馬爾卡托偶爾抬頭便看到了那個不可思議的存在。

天空之中。一個嬌小模糊孤單的小黑點正自營地後方的方向的天空中迅速向這裡靠近。

「那是什麼?」

被狼族首領的語氣勾起了興趣。也轉頭眯著眼睛向那個方向看去。

即使有明亮的篝火映照天空,沒有向狼族那樣在夜間也能清晰辨物的銳利的眼睛,要在茫茫天空中發現那麼不起眼的一個小點也是不可能的。

「好像向著我們這邊來了。」

「命令所有營地里所有輪班的人,立刻進入警戒狀態!」

圖爾克也發現了這一點。於是向著不遠處的牛族戰士大聲下令道。

雖然還不知道那東西到底是什麼。但是在戰場之上。對於任何不明情況都要隨時保持警惕是在戰場上存活下來的最基本的條件。

那位牛族戰士在接到命令后非常有精神地立正並大聲回答,而且在下一刻立刻忙碌了起來,不一會兒。只見營地之中影影綽綽,數不清的牛族戰士走出營帳安靜、有序但卻迅速地行動力起來。

「……說真的,現在就連我都不得不佩服那個叫巴拉萊卡的女人了,雖然她是個人類,雖然我並不喜歡人類。」

眼見著牛族戰士們的行動,一向心高氣傲的狼族首領也不得不發出這樣的感嘆。

那些井然有序的迅速行動當中的牛族戰士,全都是缺少左犄角金牛衛隊,正是被巴拉萊卡狠狠特訓過的隊伍。

不止是馬爾卡托這位狼族首領,營地當中的其他首領在見識過金牛衛隊在這短短十幾天里的變化之後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軍隊……

雖然還有某些首領還在嘴硬稱這樣的軍隊只是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們之所以這麼說只是因為那小小的自尊心在作祟罷了。

天上的小黑點隨著距離越來越近,也越來越清晰了起來……

「誒?……人?」

沒錯,隨著那小黑點越來越清晰,可以看見那小黑點的真面目是個體型嬌小的人——雖然還是那麼模糊。

「吼呀!」

這個時候,營地里突然傳出一聲脆響,一個窈窕的身影自黑壓壓的一片營地之中衝天而起迎著天空中接近的人影飛了過去,而在營地之中隱約聽到「魎呼~~」這樣一個少年的聲音……

啊~~~那個火爆的女人……

圖爾克和馬爾卡托同時在心裡這樣嘆息著。

雖然同樣是不同凡響的女性,如果說巴拉萊卡讓人打心底里感到敬佩,那麼這位名叫「魎呼」的女人能讓人感受到的只有頭疼,說起來天性好酒的獸族戰士們在這個角魎呼的女人出現之後就再也沒有嘗過美酒的味道了——因為整個營地里即使將酒桶堆成山也還不夠她一個人喝的呢……

…………………………………………………………………………………………………(未完待續。。) 雖然魎呼的戰力相當驚人,但是從她迄今為止表現來看,她的行動對於己方的傷害似乎還高於對敵方的傷害吧?

沒有時間讓人感嘆了,就這麼會兒工夫魎呼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與靠過來的那個人影展開接觸了。》.

……但願那個女人不要幹得太過火。

見識過魎呼那粗暴的戰鬥風格的所有人都在心裡默默地如此嘆息著,不是為了那不知名的入侵者,而是為了自己——魎呼那傢伙一旦發起飆來是不會關心周圍其他的東西的,誰都不知道在下一刻她會不會把一顆能量彈丟到自己的腦袋上。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火爆的戰鬥並沒有發生,魎呼在靠近那個人影一會兒后又迅速地飛回了地面上她出發的那個營帳之中……

這怎麼可能?那個吊眼角的女人,除了對那名叫「天地」的少年以外的其他人都是一副隨時要動手開打的女人怎麼會這麼老實的回來了?不,在此之前,她甚至連攔下對方盤查的意思都沒有……

啊,忘了,那個女人除了那名叫「天地」的少年以外對其他的事情都不在意……

那你究竟在這裡是幹什麼的啊!?

恐怕所有人都要這麼吐槽了吧?

某個營帳之中。

「魎呼小姐,這麼快就回來了?」天地

「天地,天地,聽人家說,人家這次沒有衝動哦,快表揚人家!」魎呼。

「……啊。這樣哦,好乖好乖。」

感覺一副完全放棄了的樣子,天地空虛地笑著用手在魎呼頭上輕輕地摸了摸。

「嘿嘿嘿,天地表揚人家了。」

不過魎呼很滿意的樣子,像貓咪一樣眯著眼睛笑嘻嘻地在天地身上蹭來蹭去。

「說起來魎呼小姐真的做過確認了嗎?那不是敵人嗎?」


「哎呀,那樣的小姑娘怎樣都好啦,快,天地,人家還要摸摸頭哦。」

「……」

對於柾木天地來說似乎另外一種意義上的苦難正在降臨。

…………………………………………………………………………………………………

「……小姑娘?」

圖爾克和馬爾卡托和其他聚集起來的首領們一臉茫然地看著眼前嬌小的小女孩。

沒錯,小女孩。看樣子只有十四五歲的樣子。黑黑的大眼睛,有些凌亂的黑色短髮,兩隻棕色的小耳朵在頭頂撲扇撲扇的,俏皮又可愛。

不過問題是——她是從天上下來的。

「那個。那個……叔叔們是這裡的首領嗎?」

小女孩的雙腿戴著一對筒狀的金屬機械。飄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不過倒不會讓人擔心她是不是會在下一刻掉下來。

「小姑娘……你是什麼人?」

眨么了半天眼睛,感覺不到對方的敵意,圖爾克奇怪地問道。

「啊。人家忘了說了,人家是那個什麼聖奧斯坦武心殿機械化航空步兵隊第一大隊的,人家叫宮藤芳佳,別看人家這個樣子,人家可是少尉哦!已經能夠獨擋一面了,是大人了。」

兩隻小耳朵神氣地上下擺著,小女孩嘰里呱啦地說了一大堆,不過有用的信息似乎沒多少。

「你是……武心殿的人?是先知大人的人?」

雖然不知道那個什麼機械化航空步兵是什麼東西,武心殿各位獸族首領還是知道一點的。

「先知?什麼先知?」

小女孩天真地歪著小腦袋頂著一頭問號反問道。

「……」

感覺對話好像微妙地有些對不上啊。

「啊!對了對了,有個老爺爺讓人家來找叔叔們的。」

「呃……老爺爺?」

「嗯!」

小女孩很精神地點著頭,接著她從挎在肩膀上的一個小挎包里翻出一支看上去巴掌大小在中間開了個洞鑲上一隻玻璃球的鐵板似的東西遞了過來。

「……這、這是什麼?」

從來沒見過的東西,圖爾克和馬爾卡托一臉莫名地看著這個東西,這個東西的設計很有科幻氣息,但是光看的話完全不知道這個東西是拿來幹嘛用的。

「嗡!」

隨著一聲低鳴,鑲嵌在鐵板上的「玻璃球」閃過一道亮光,一名狐族老人的形象被投影到了兩人面前,感覺就像是星球大戰第一集,r2t2投射出的全息影像似的。(不知道的去溫習《星球大戰》)

「誒?!」

「啊~~啊~~喂喂!看得到我嗎?能不能聽到我的話?」

被投影出來的老人像是古早之前的科幻電影里的人物似的開口確認對方是否清晰的看見這個影像。

「維西特大祭司長?!」

見到這位狐族老人,眾位獸族首領都大吃一驚。

這位狐族老人並不是別人,正是在侍奉在獸王左右的大祭司長維西特?火月?福克斯?哈瑞!

這位大祭司長可不簡單,他是長老會議當中最年長的長老,而且是獸王最重要的幕僚和智囊,雖然很少有人能夠說清楚這位老人究竟又多年長,但是悠久的歲月卻沒有讓那雙睿智的雙眼變得迷茫。

在這場戰爭的初期,就是因為這位老人周到的策劃,所以桑塔聯盟幾乎沒有付出什麼代價就將傑明斯帝**一路驅逐到弗里特荒原當中,只是之後絕大多數的首領們都被這輕而易舉的勝利沖昏了頭腦,不顧長老會議的勸誡一頭扎進了伯納多公國編織的陷阱當中,所以才讓聯軍的處境變得如此艱苦。

說起來,其實圖爾克和其他的首領們都覺得有些無顏面對這位睿智的老人。如果當初多聽聽這位老人的話,桑塔聯盟也不至於落到如此境地。

「祭司長大人……我們……」

許久未見老人的面容,但是所有首領都覺得自己的臉在發燙,當初老人在警告大家不要深入追擊的時候,他們可沒少在下面起鬨。

獸人就是這樣耿直,對就是對,錯就是錯,認識到錯誤而又不肯承認被獸人們視為最懦弱的行為。

「好了,小傢伙們,你們既然已經得到教訓了。那過去的事情都讓它過去吧。」

狐族老人豁達地擺了擺手。


「今天有更重要的事情跟你們說。」

「對了。祭司長大人,這是什麼東西,用這個就能夠跟您說話嗎?」

到現在才反應過來的眾位首領這個時候才注意到這個看上去像鐵板似的東西是幹什麼用的驚奇之餘不禁更加好奇。

「這也是我要說的事情之一,這個東西是聖奧斯坦王國的朋友開發出來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它能讓我們即使相隔千里也能像面對面似的互相談話。」

「哦!!!」

聽到老人的解釋。首領的立刻嘩然了。都是帶兵打仗的,沒有人不知道這個東西究竟意味著什麼。

「安靜!都先安靜聽我說!」

影像當中的狐族老人揮舞著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將這個東西帶給你們的小姑娘是聖奧斯坦的人,而且她們有很多人。我和獸王陛下已經拜託她們將這個東西帶到各個分散的部落軍隊當中去了,所以現在我們能夠即使互相了解各自的情況,這樣的話,我們就能夠掌握整個戰場的大局勢,局勢也能夠向著我們有利的方向發展,不過前提是——你們能不能遵從命令與其他人配合。」

「祭司長大人,您就下令吧!要我們怎麼干?」

犯過的錯誤就不會再犯,經過了之前戰局的起伏,獸人首領們絕對不會二到再犯第二次相同的錯誤。

「先不要著急,你們那裡的情況我大致上也有所了解,之前你們做得很好,在穩住陣腳之後沒有貿然挺進,而是駐守在要害部位牽制住敵軍大部分軍力,這樣很好,非常好,你們知道不知道,就因為你們扼守住了那個地方,讓我們很多隊伍都有了喘息之機,我代表獸王陛下向你們表示感謝。」

說著,狐族老人便向著首領們深深地鞠了以躬。

「大人!您千萬別這樣!」

見老人如此表現,獸人首領們連忙慌慌張張地回禮。

「其實我們這樣做都是因為蒼穹先知的決定,如果不是先知大人堅持這樣做,恐怕我們也早就……」


「蒼穹先知……古老的預言當中的那位大人嗎?」

「是的!就是那位蒼穹先知!」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