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唱完,沈未晞還沒坐下,傅錦寒長臂一身就勾住了她的手腕,將她拽到了自己的身邊。

沈未晞輕呼一聲,回頭正想瞪他一眼,問他幹什麼時,男人遞了一杯水到她的嘴邊,「張嘴。」

她看著眼前的這杯水,溫溫的,這才感覺唱了一首歌有點口乾舌燥,抬眼與傅錦寒對視,男人的眼神氤氳的像是蜜糖釋放著甜膩的味道,「喝點水潤潤口。」

沈未晞聽著他的聲音,心像是有溫熱的水流淌過,暖意融融的。

她張口抿了一口水,一點點的把杯中的水喝了一大半,這才搖搖頭,「不要了。」

男人盯著她的唇ban,因為水的滋潤,更加的瑩潤有光澤,嬌嬌粉粉的,像果凍似得,性《感的喉結滾了滾,眼裡的光有深暗了幾分。

「不要咬唇。」他微微偏頭,在她的耳《后《根,低低啞啞的說道。

沈未晞微微縮了縮,推了推他,掃了一眼其他人見沒在看這邊,才咬牙道,「我知道了,你要說話就好好的說,不要這樣。」

「唔,不想好好的說,就喜歡這樣說。」傅錦寒趁她不備,快很準的在她的后脖子上咬了一口。

簡直是要命了。

沈未晞倒吸一口涼氣,這個臭榴芒,他知道自己的銘感點在哪裡,竟然在這裡對她做這種事,她咬了咬唇,扭頭狠狠的瞪他一眼。

「未晞,還要玩嗎?」剛才,慕煜一扭頭就看到了那曖《昧的一幕,實在是刺眼,不由沉聲打斷,眼神也帶著警告的意味掃了一眼傅錦寒。

傅錦寒微眯眼眸,噙著危險的光芒,這個慕煜還真拿自己當顆蒜了,仗著在未晞眼裡的地位就以為可以在他的面前無所顧忌了么?

沈未晞自然也感受到了氣氛有瞬間的僵凝,於是笑著說道,「玩,我們幾個都表演了,只有傅錦寒沒有,現在,我們要齊心協力,讓他也表演個節目才行。」

傅錦寒這個人太強悍了,幾輪下來,他愣是沒出過錯。

哪怕是慕煜,姜毅數字感官特彆強的人也偶爾又栽的時候,不知不覺的,他們幾個人合夥想要扳倒傅錦寒這神話般的存在,奈何無論他們使出什麼樣的勁兒,傅錦寒都能從容不迫的將他們碾壓成渣渣。

「呆會兒,你讓著點我,好不好。」沈未晞朝傅錦寒眨眨眼,撒嬌。 慕煜沒說話,顯然也是不想的。


白樺見他都不願,暗暗掐了自己一把,看來自己又犯錯了,這提的什麼餿主意,這下在慕煜心裡又大打折扣了。

「那就換一個,輸了的唱歌跳舞逗人笑。」

「這個可以。」

「不錯。」

沈未晞見他們三個大男人真都不想,也不會為難,白樺提的這個建議不錯,「好,就這麼定了,後悔的現在可以退出。」

少了真心話大冒險的刺激,這一次的活動倒是沒了什麼緊張感和期待感。


每個人或多或少的輸贏,到了沈未晞這裡,她選擇唱歌,作為藝人,雖然她的天賦是也演戲,但她對唱歌也是擅長的。

所以,她選擇了一首輕快的流行歌曲。

只是,因為是在酒吧,不是KTV,唱歌的效果要大打折扣,但她還是堅持清唱。

傅錦寒坐在她的身邊,淡漠的臉上唯有一雙眸子帶著灼《熱,骨節修長的手指還跟著她的語調輕輕的拍著節拍,配合的默契十足。

沈未晞面頰嫣紅,低眸看向他,兩個人的目光膠著在一起,像是展不開的絲線,纏纏繞繞。

一曲唱完,沈未晞還沒坐下,傅錦寒長臂一身就勾住了她的手腕,將她拽到了自己的身邊。

沈未晞輕呼一聲,回頭正想瞪他一眼,問他幹什麼時,男人遞了一杯水到她的嘴邊,「張嘴。」


她看著眼前的這杯水,溫溫的,這才感覺唱了一首歌有點口乾舌燥,抬眼與傅錦寒對視,男人的眼神氤氳的像是蜜糖釋放著甜膩的味道,「喝點水潤潤口。」

沈未晞聽著他的聲音,心像是有溫熱的水流淌過,暖意融融的。

她張口抿了一口水,一點點的把杯中的水喝了一大半,這才搖搖頭,「不要了。」

請叫我喵斯洛 ,因為水的滋潤,更加的瑩潤有光澤,嬌嬌粉粉的,像果凍似得,性《感的喉結滾了滾,眼裡的光有深暗了幾分。

「不要咬唇。」他微微偏頭,在她的耳《后《根,低低啞啞的說道。

沈未晞微微縮了縮,推了推他,掃了一眼其他人見沒在看這邊,才咬牙道,「我知道了,你要說話就好好的說,不要這樣。」

「唔,不想好好的說,就喜歡這樣說。」傅錦寒趁她不備,快很準的在她的后脖子上咬了一口。

簡直是要命了。

沈未晞倒吸一口涼氣,這個臭榴芒,他知道自己的銘感點在哪裡,竟然在這裡對她做這種事,她咬了咬唇,扭頭狠狠的瞪他一眼。

「未晞,還要玩嗎?」剛才,慕煜一扭頭就看到了那曖《昧的一幕,實在是刺眼,不由沉聲打斷,眼神也帶著警告的意味掃了一眼傅錦寒。

傅錦寒微眯眼眸,噙著危險的光芒,這個慕煜還真拿自己當顆蒜了,仗著在未晞眼裡的地位就以為可以在他的面前無所顧忌了么?

沈未晞自然也感受到了氣氛有瞬間的僵凝,於是笑著說道,「玩,我們幾個都表演了,只有傅錦寒沒有,現在,我們要齊心協力,讓他也表演個節目才行。」 「呵,回去了洗個澡,消消停停的給你講,嗯?」傅錦寒低低的呵笑一聲,將所有的熱氣都沾染給了她。

沈未晞:「……」

這個臭榴芒,想的倒是挺美。

見他們兩個在那兒咬耳朵,慕煜和姜毅黑了臉。


姜毅重重的咳嗽了一聲,「這件事就這麼著,不玩。」

慕煜沒說話,顯然也是不想的。

白樺見他都不願,暗暗掐了自己一把,看來自己又犯錯了,這提的什麼餿主意,這下在慕煜心裡又大打折扣了。

「那就換一個,輸了的唱歌跳舞逗人笑。」

「這個可以。」

「不錯。」

沈未晞見他們三個大男人真都不想,也不會為難,白樺提的這個建議不錯,「好,就這麼定了,後悔的現在可以退出。」

少了真心話大冒險的刺激,這一次的活動倒是沒了什麼緊張感和期待感。

每個人或多或少的輸贏,到了沈未晞這裡,她選擇唱歌,作為藝人,雖然她的天賦是也演戲,但她對唱歌也是擅長的。

所以,她選擇了一首輕快的流行歌曲。

只是,因為是在酒吧,不是KTV,唱歌的效果要大打折扣,但她還是堅持清唱。

傅錦寒坐在她的身邊,淡漠的臉上唯有一雙眸子帶著灼《熱,骨節修長的手指還跟著她的語調輕輕的拍著節拍,配合的默契十足。

沈未晞面頰嫣紅,低眸看向他,兩個人的目光膠著在一起,像是展不開的絲線,纏纏繞繞。

一曲唱完,沈未晞還沒坐下,傅錦寒長臂一身就勾住了她的手腕,將她拽到了自己的身邊。

沈未晞輕呼一聲,回頭正想瞪他一眼,問他幹什麼時,男人遞了一杯水到她的嘴邊,「張嘴。」

她看著眼前的這杯水,溫溫的,這才感覺唱了一首歌有點口乾舌燥,抬眼與傅錦寒對視,男人的眼神氤氳的像是蜜糖釋放著甜膩的味道,「喝點水潤潤口。」

沈未晞聽著他的聲音,心像是有溫熱的水流淌過,暖意融融的。

她張口抿了一口水,一點點的把杯中的水喝了一大半,這才搖搖頭,「不要了。」

男人盯著她的唇ban,因為水的滋潤,更加的瑩潤有光澤,嬌嬌粉粉的,像果凍似得,性《感的喉結滾了滾,眼裡的光有深暗了幾分。

「不要咬唇。」他微微偏頭,在她的耳《后《根,低低啞啞的說道。

沈未晞微微縮了縮,推了推他,掃了一眼其他人見沒在看這邊,才咬牙道,「我知道了,你要說話就好好的說,不要這樣。」

「唔,不想好好的說,就喜歡這樣說。」傅錦寒趁她不備,快很準的在她的后脖子上咬了一口。

簡直是要命了。

沈未晞倒吸一口涼氣,這個臭榴芒,他知道自己的銘感點在哪裡,竟然在這裡對她做這種事,她咬了咬唇,扭頭狠狠的瞪他一眼。

「未晞,還要玩嗎?」剛才,慕煜一扭頭就看到了那曖《昧的一幕,實在是刺眼,不由沉聲打斷,眼神也帶著警告的意味掃了一眼傅錦寒。 當她轉身,端起一杯紅酒輕啜一口,舔了舔唇角,露出一絲魅惑的神情看向莫勁霆時,那個男人面上帶著興味兒的笑意,只是那笑意不達眼底,冷情的讓她以為對方只是頂著一張帶笑的面具。

她的心沒來由的咯噔一下,儘管對方沒有表現出來什麼不妥的神情,但還是讓她有種像是被看透了的震撼,這個男人比她想象的還要難以接近。

當機立斷,處於對危險的直覺,她彎唇露出一抹妖冶的笑容,隨後轉開了視線看向為她瘋狂的男人們,朝他們拋了個眉眼,然後站起身融入了人群中,並在幾個自己人的掩護下,迅速離開這裡。

到了隱秘的更衣室,她重新換回了來時穿的那件小禮服,取下了面具,臉上根本沒有絲毫的欲,渾身散發著純凈的女王氣質。

「他似乎有警覺,這條路行不通。」

「嗯,他這樣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剛才這樣的招數自然也有很多人對他試過,看一眼就知道怎麼回事。」

「先散了,繼續暗中追蹤他,掌握更多的信息。」

蘇韻說完,從暗室的另外一道門出來,進到了一個走廊,然後從洗手間穿了出來。

在外人眼裡,以為她只是去了個洗手間而已。

回到包廂的時候,恰好和要走的沈未晞碰上了頭。

沈未晞一把握住蘇韻的手,「蘇韻姐,你去哪了?」

「看你們喝酒跳舞的,我剛好有點事,有個大導演本來要約我談一場電影,剛好他在這裡,我去跟他談了談,怎麼,你們這是不玩了?」

「不玩了,回去了。」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蘇韻鬆了一口氣,面色無波,「那咱們走吧。」

……

一行人從VIP甬道離開,和莫勁霆徹底沒了照面。

這邊,莫勁霆低沉的問,「怎麼?」

「沒有找到,應該不會有人特意跑到樺國來對你動手。」 凌天劍尊

「如果是樺國的人要動手,你說,今晚是不是最佳的時機。」莫勁霆的眼眸有些瘮人,層層的銳芒溢出來。

莫三心裡一窒,「大少,不如我們早點離開,這裡不是久呆之地,你在樺國的行程是全程保密的,如果說剛才那個女人是來對你不利的,說明我們的行蹤已經在別人的掌握中了。」

「嗯。」總算是腦子靈光了一回,莫勁霆沒跟他墨跡,站起身走出酒吧。

上了車,車子如離玄之箭朝他們在樺國的基地駛去,莫勁霆冷聲道,「小五那邊還沒消息?」

話音一落,手機響起,莫勁霆接起,那邊傳來莫五的聲音,「大少,二少離開了,同時離開的還有傅錦寒,沈未晞,姜毅,蘇韻,白樺。這些人一直在傅錦寒專屬的包廂內,只有中途,沈未晞和白樺出來跳舞,像是喝醉了,三個男人同時出來找她,進了包廂后就再也沒有出來過。另外,從剛開始蘇韻出現過,就再也沒見過蘇韻的身影,這其中,她是否一直呆在包廂內不得而知。」 「而且,這個包廂還有一個門,可以直接進VIP甬道,所以,他們離開,您沒有發現。」

彙報的很詳細,莫五一直隱藏在暗處觀察著包廂的動靜,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沒有藉由任何人之手去打聽,本來可以收買服務生去打聽包廂內的具體情況,但風險太大,他還是按兵不動,看那邊有什麼動靜,但似乎一直沒有動靜,既然是來酒吧,卻像是在會所一樣沒有任何動靜,這不得不讓人懷疑。

後來暗中守在VIP甬道門口的內應終於看到了他們,他這才收網和莫勁霆彙報。

莫勁霆沒想到會是這麼個情況,摸著下巴,眼裡露出了猶如野獸一般桀驁的光芒來,有點意思,特別是他的弟弟,居然肯屈尊降貴的去迎合那些人。

「讓人暗中跟著,你回來。」那些人如果被傅錦寒發現,了解的也不多,沒什麼損失,但莫五不一樣,他是他的左膀右臂,頭頂著的是莫氏的半壁江山,不能有任何的閃失。

……

路上,司機看了一眼後視鏡,蹙眉,朝傅錦寒說道,「少主,我們別人跟蹤了。」

「是嗎?」傅錦寒神色一冷,沉聲吩咐,「甩掉他們。」

「是。」司機變換速度和方向,以高超的技術甩掉那些跟屁蟲,「看不到他們了。」

按照以前的操作,肯定是把自己當做誘餌,把那些人逮個正著,但有沈未晞在身邊,傅錦寒不能冒險,那些人既然能跟蹤他一次,也能跟蹤他第二次,這一次抓不著,可以下次,但未晞她不能有任何閃失。

沈未晞的神色也有些綳勁,「什麼人?看來我們在酒吧就被人跟蹤了,這樣死咬著不放,一定不是普通的劫財。」

「應該是我沖我來的,你不要擔心,這裡是我的地盤,他們使不出什麼幺蛾子。」傅錦寒說著,將她樓進了懷裡。

「嗯,我相信你,但是如果有什麼危險,你一定要為了我,保護好你自己,不要讓自己受傷,知道嗎?」沈未晞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沖著誰來的,但是傅錦寒,她到了此刻,已經不想他收到任何傷害,這是她的男人,如果那些人不安分,傷了他,她一定不會就此放過的。

傅錦寒低低的笑了笑,她的女人是不是終於開竅了,懂得疼惜他了?如果是這樣,再多來幾次這樣的人,讓她多疼惜他幾次吧。

看來,剛才的決定是對的,雖然這種方式有點可恥,但他是誰啊,他是傅錦寒,只要有結果,過程不重要。

沈未晞微微仰頭,在傅錦寒的臉頰上,輕輕的一聞,像只小奶貓一樣,窩在他的懷裡出了蹭了蹭,「錦寒,這場戲拍完了,我要開學了。以後可能陪你的時間會更少。」

她接下來會很忙,要忙著學業,要忙著拍新戲,還要忙著《少帥》的宣傳,更多人還有一些不省心的家人,真的是太忙太忙了,想想就頭皮發麻,她恨不得把自己劈成幾半兒。還有福利院那邊,她也好久沒去看了,那群孩子一直給她打電話的時候,說想她想的心疼。 傅錦寒見她的額頭的青筋突突的跳著,就知道這丫頭心思又重了,肯定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想什麼?額?」他勾起小姑娘的下巴,盯著她的眼睛,看著裡面的掙扎複雜情緒,心裡沉了沉,這丫頭心思太重了,什麼都喜歡藏在心裡,壓在自己的肩上。

可也不想想,她的肩膀是多麼的稚嫩。

「沒什麼。」男人低沉的嗓音將沈未晞從沉思中拉了回來,她抿唇笑笑。

「不要哄騙我。」傅錦寒可不會因為她撒嬌就翻過她。

「是真的,想到自己時間太少了,還有很多事沒做,不能多和你在一起,心裡就覺得對你愧疚。」話出口她恨不得咬掉舌頭,什麼叫對他愧疚,她對傅錦寒有什麼好愧疚的,可是一想到不能和這男人呆一起,或者長時間不能在一起,她的心就悶悶的。

這一瞬,她不由驚訝,什麼時候,傅錦寒在她心中的地位竟然這樣的重要了,本來,事業心在她的心裡是拍第一位的,竟然,她的潛意識裡,覺得這個男人比事業還要重要。

這可使不得。

她可不想做一個依附男人的菟絲花,她要做的是和這個男人並肩而站,沒有人可以質疑她。

看著她一時皺眉,一時又鬆開,一時擔憂,一時又堅韌,傅錦寒眸光沉沉,這丫頭到底在胡思亂想什麼。

他突然俯身咬了她一口,「有我在,你什麼都不要怕,好好拍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要有任何的顧慮,我,會一直在你的身邊。」

沈未晞感動了,這樣的男人,多金又帥氣,還這麼的善解人意,打著燈籠都難找啊,她也不怪他剛才咬疼她了,張開手臂牢牢的抱住了他,「你說的哦,以後我忙不能陪你,你不可以不開心,我要是因為工作接觸太多男人,你不可以吃醋。」

「不行。」男人前一秒還善解人意,這會兒霸道的宣布,這一切都不行,讓沈未晞措手不及,這誇獎的話都還沒說出口呢,怎麼說變就變?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