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葉天的心緊繃起來了,心想難道昨晚那六個弟子都被魔頭殺了,

正在凝思之際, 總裁,你家寶寶我偷了 ,

「大哥,你怎麼在這裡啊,」看到葉天的凌軒小跑著到了葉天的跟前,親昵的挽起了葉天的胳膊,

葉天扭頭一看,竟然是五妹凌軒,今日凌軒身著一身雪白色的長袍,頭上發冠如龍游鳳,甚是漂亮,完全一副仙女下凡的美貌,

「五妹,這麼早,」葉天笑著問道,

經過前兩日晚上與可兒遇見的情形,讓葉天此時感覺有些尷尬,

「大哥,你臉怎麼紅紅的,發燒了嗎,」看見葉天如此臉紅,凌軒便上前關切的問道,

葉天急忙退後一步,連連擺手說自己沒事,

就在這時,凌軒的身後傳來一聲咳嗽聲,

「咳咳~」

凌軒聽到這個聲音嚇得打了一個冷顫,然後趕緊轉撒開葉天的臂膀轉過身,臉頰緋紅,看著身後一男一女老者正看著她,支支吾吾道:「爹,娘,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那老者臉色有些難看,凝望著凌軒,然後瞥了葉天一眼,沉著聲音問道:「你在這裡幹什麼,」

凌軒朝著老者做了一個鬼臉,挽起老者的胳膊撒嬌道:「爹,人家就是出來透透氣而已嘛,」

老者冷哼一聲怒斥道:「哼,真是如此嗎,」

老者身邊的老婦人趕緊上前一步,將凌軒護在身後,關切的問道:「軒兒,他是誰呀,」

凌軒這才恍然大悟,差點忘了介紹葉天,於是趕緊將介紹道:「爹,娘,他就是天地門蒼天道山峰的峰主葉天,在亡魂谷的時候就是葉天大哥救了我呢,」

葉天雙手抱拳,恭敬問候:「天地門弟子葉天見過伯父伯母,」

凌父眼中犀利之色一閃而過,凝望著葉天,許久之後才開口問道:「你就是天地門那個新起之秀,擊殺九階實力魔靈王,收服靈虛洞崔判官的葉天,」

葉天微微愣神,這些事情只不過是前不久之事,怎麼凌老前輩會這麼快知道,

「不知凌老前輩如何知曉此事,」葉天微笑問道,

凌父哈哈一笑,一改剛才冷漠態度,說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想不到小小年紀竟然能夠擊敗九階實力的魔靈王和收服崔判官,你的事情早已傳遍整個玄元大陸,又有誰不知道呢,」

說罷,凌父身體內一股無形的壓力瞬間迸發而出,直襲葉天,

葉天頓感身形被禁錮,胸口一陣憋悶,根據這股壓力瞬間判定凌父的實力竟然是九階混沌之境,

凌父故意釋放壓力,目的就是為了想要試探一下葉天的實力,看是否像傳說中的一樣傳奇,

葉天心中冷笑一聲,雖然凌父是九階修士,他無法對抗,但是魂界之中有崔判官助他一臂之力,他豈能認輸,

而且小懶最近實力倍增,實力已經達到八階巔峰修士,一身火毒更是天下奇有,就算是九階修士也要退避三舍,

就在凌父身上的壓力越加大之時,魂界之中崔判官早已收到葉天的命令,將體內一股混沌之氣息輸入了葉天的體內,

葉天得到崔判官的混沌之氣力量,力量瞬間暴增百倍之多,他陰陽丹田之中的幽冥之氣從肌膚毛孔之中溢出形成了一股無形的混沌之力,將凌父的壓力排斥而出,

凌父感覺到來自葉天體內的排斥之力,雙眉緊皺,剛要加大力度,便發現葉天胸口之處一道火紅色的光影一閃而現,

待凌父定睛一看,竟然一隻龍頭豹身的火屬性妖獸,此獸兇猛異常,八階巔峰實力,但卻看不出是何種妖獸,

「吼~」

小懶怒吼一聲,空中星星點點的火毒像雨點一般落下,

凌父一看這火雨點竟然是火毒,周身立即浮現出一層防雨罩這才避免被火毒侵蝕肌膚,

葉天看著小懶怒斥道:「小懶,不得無禮,若是再這樣調皮,我將罰你永遠不得走出魂界,」

小懶立即手氣猙獰的面孔嗷嗷直叫,乖得像是一隻寵物寶寶,

能夠將八階巔峰實力的妖獸收為奴獸,實在不可小覷,凌父心中頓時對葉天刮目相看,

他收回混沌之氣,一臉微笑道:「葉天侄兒果然實力不凡,軒兒能有你這樣的大哥,我們這做父母的也就放心了,」

葉天微微一笑,剛才的小插曲他自然知道凌父故意試探他,於是謙虛回道:「不敢當,我葉天一介莽夫而已,」

凌父哈哈爽朗一笑繼續說道:「若是葉天侄兒不嫌棄,我和你凌母願做你此次比賽的擁護團,」

葉天眉頭一皺:「擁護團,這是什麼意思,」他的目光轉向凌軒,

凌軒笑呵呵道:「大哥,往屆龍湖大賽只要進入百強的選手都會有擁護團的,因為比賽之中難免會得罪很多人,所以一旦擁有了實力強大的擁護團,那些比賽失敗的人就不敢報復了,」

葉天若有所思點了點頭,正要回應凌父,就看到遠處一道身影急速而來,此人便是青陽門長老重陽,

重陽急匆匆而來,單膝跪地:「重陽見過凌副門主,凌大長老,」

凌父微微點頭,道:「起來吧,」

重陽真人這才站立而起,然後和葉天來了一個熊抱:「大哥,好久不見了,我好想你,」

葉天心中大為震驚,原來這凌父和凌母竟然是青陽門的副門主和大長老,

「二弟,我也想你們,」葉天回應道,

兄弟兩人一陣寒暄之後,葉天便離開了,

待葉天離開后,凌父看著葉天遠去的背影深深嘆息一聲,

凌母有些不解,問道:「夫君為何嘆息,」

凌父深沉道:「此子不凡,定然不是池中之物,」

凌母皺起了俏媚,風韻猶存的之狀,問道:「你就沒看出別的什麼意思,」

凌父不解問道:「什麼別的意思,」

凌母眼神看向一旁朝著葉天消失方向發獃的凌軒輕聲說道:「怕是咱們的寶貝軒兒情竇初開啊,」

凌父聽后喜上眉梢,說道:「倒也如此,若真是能夠促成一樁婚事,得如此賢胥我青陽門聲譽定然威望,」

凌母卻臉上掛著一絲愁容嘆息一聲道:「咳,只怕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你還想著青陽門的威望呢,只要咱們軒兒不為此傷情便可,」

凌父微微思考,覺得凌母考慮的極是,

「爹,娘,你們說什麼呢,」凌軒看到葉天的身影徹底消失后,這才走過來問道,

凌母微微一笑開門見山問道:「軒兒,你是不是喜歡那葉天,」

凌軒臉頰火辣辣的燙,一臉嬌羞之狀道:「哪有,」說罷便跑開了,

此時重陽真人也走了過來,看到凌軒跑開了,好奇的問道:「門主,大長老,師妹怎麼走了,」

凌父和凌母兩人同時搖了搖頭,表示不知情,

重陽真人感覺有些奇怪,聳了聳肩去追凌軒了,

看著重陽真人去追凌軒,凌母微微嘆息一聲道:「其實重陽這孩子也是人中之龍,天之驕子,屬於青年才俊一被之中的楚翹,」

「是呀,重陽和軒兒青梅竹馬,或許他們才是真正的情投意合,」凌父也輕輕嘆息一聲,攜手凌母轉身離去, 葉天回到天地門觀賽台,發現玄空門弟子在場,而且上古世家齊家家主齊風也在此地,站在齊風身旁的還有一人,相貌堂堂,中氣十足,雙眸之中一股戾氣,

看到葉天歸來,齊風上前一步道:「葉天,你來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玄空門門主玄燁,而這位便是天宇門的門主宇瓊,」

雖然玄空門和天宇門都是二流三流門派,但是作為一門之主,還是非常有尊嚴的,畢竟天地門也屬於三流門派,

葉天一掃二人,心中微微驚訝,沒有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兩位竟然是赫赫有名的玄空門門主和天宇門門主,於是雙手抱拳道:「原來是玄空門門主和天宇門門主,失敬失敬,」

那玄空門門主玄燁和天宇門門主同為七階凝法造物境界,本以為葉天也只不過是七階實力而已,此時一看,對方身上無形之間散發出一股濃郁的領域氣息,毫無疑問,葉天乃是八階領域的強者,

頓時,兩位門主的態度立即轉變,紛紛雙手抱拳回應道:「想不到葉天老弟年紀輕輕竟然晉陞八階領域境界,真是玄元大陸的天縱奇才啊,」

畢竟在這個弱肉強食的時代,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葉天微微一笑道:「兩位門主過獎,我葉天縱橫玄元大陸,只是膽子大些罷了,」

玄燁和宇瓊兩人彼此對視一眼,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葉天峰主,我與宇瓊老弟相商,此次大賽我們兩大門派願做你的擁護團,你看如何,」玄燁鏗鏘有力的說道,

葉天心中平淡如水,心想肯定是自己大戰魔靈王收伏崔判官的事情偷漏而出,再加上在比武場上所表現出來的實力,才讓這兩位門主起了拉攏之心,

思忖片刻之後,葉天欲要開口說話,這時天地門門主玉楓疾步而來,看見兩位門主之後一陣寒暄,

就像是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一樣,三人寒暄,卻表裡不一,

當年天地門的靈晶脈礦被聯盟長老團收回所有權,其中這玄空門門主和天宇門門主就從中作梗,玉楓自然要提起此事,故意給玄燁一些難堪罷了,

提起當年之事,玄燁總是有些目紅耳赤,

「玉楓門主,當年之事也是老弟我一時之錯,老弟就莫要再提了,從今往後,你我三大門派聯合,共同鑄就輝煌才是,」玄燁慷慨激昂的說道,

同時他還向天宇門的門主宇瓊使了使眼色,宇瓊門主立即會意一笑,道:「是呀,如今亂世,我們這種三流門派若還不團結,怕是會被那些一流門派吞併的,」

大家都心知肚明,宇瓊長老口中所說的一流門派自然就是聯盟長老團和靈虛洞,如今天地門和靈虛洞牽上關係,他們自然也要向天地門靠攏,這就是依附趨勢,

而且還有不少二流門派的上古世家隱匿在玄元大陸各地潛修,一旦時機成熟,變會重新復出,給那些三流門派擊打的打擊,所以大家都在未雨綢繆,

玉楓和三位『老朋友』寒暄片刻之後,最終十分得意,和玄空門還有天宇門以及齊家結成聯盟,成為葉天個人的擁護團,

得到玄空門、天宇門、齊家和青陽門的擁護,又有靈虛洞作為後盾,葉天自然更加有實力對付聯盟長老團了,

就在此時,葉天的比賽開始了,這一次,他面對的是上古世家元家,元家世世代代都是練劍聞名天下,

一手長劍怒指長空,讓人不寒而慄,

千年前,不知是何原因,元家隱匿玄元大陸,再也沒有和元家任何人聯繫過,如今元家再次付出,讓大家感覺到非常震驚,

傳聞元家老祖乃是八階領域巔峰狀態實力,只差一步便可登峰造極,踏入九階混沌之境,

在元家的年輕一輩之中,有一個年輕人,二十八歲,一手絕劍獨步天下,曾一劍擊殺過八階中期妖獸,從此而名揚天下,

大家紛紛猜測,這元家之所以復出,或許就是因為元家這個天縱奇才少年的出現,

此次比賽,元家少年連勝十一場,完美進入前十名,成為最耀眼的一名新秀之星,比之葉天的名聲要大很多,

此番葉天對戰元家少年,立即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大家都在議論這兩位新起之秀到底誰更強,當然支持元家少年的人數遠遠勝過了支持葉天的人數,

葉天欲要上台之際,突然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向他走來,葉天定睛一看,此人竟然是和他有些淵源的劍老,

劍老如今已是六階混沌境界,也算是一方強者了,

「心如磐石,萬劍歸一,虛幻天成,萬物皆空,」劍老朝著葉天微微一笑,留下一句話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葉天低聲沉吟「心如磐石,萬劍歸一,虛幻天成,萬物皆空,」這句話,卻想不通這句話到底是何意,

「這劍老莫名其妙出現,然後留下這句話之後就離開了,他到底想要幹什麼,難道他是在暗示我嗎,」葉天凝思片刻,


這時已經到了上場時間,葉天也來不及多想,便踏上了比賽石台,

剛剛踏上石台,葉天便感覺到一股冰涼的氣息從石台上瀰漫而來,四周的溫度驟降了很多,連地面上的都結了一層薄冰,

「這是劍意……」

葉天凝神注目,猛然發現這股劍意竟然可以形成實質,化為寒冰之氣,可見此人對劍法的掌握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放眼望去,只見石台上一個青衣少年,一頭青色長發及腰,身後一柄長劍微微泛起綠光,整個人給人一種寒冰之感,

「元家元冰,」對方少年自報家門,

葉天看著如此寒冷的少年,聲音低沉,寒氣溢出體外,可見其人內心之冷,於是回應道:「天地門葉天」,

葉天話音剛落,元冰的劍影頓時襲來,如一道閃電劃過天空,速度快若罔聞,如此速度早已超越了肉眼可視範圍,

劍影所過之處,空間氣流被瞬間凝結成冰,空中留下一道冰凌之花的殘影,

面對突然其來的一劍,眼看劍影即將刺向葉天的眉心之處,葉天的身形突然動了,動若脫兔一般向側面閃現而去,

那寒冰劍光突然一閃也詭異般改變方向,朝著葉天的身影刺入,

「呼哧~」

一聲刺耳的冰刺之音瞬間刺穿了葉天的眉心,整個人腦門上一個拳頭般大笑的窟窿,

圍觀的眾人看到葉天瞬間被秒殺,一招百倍,紛紛驚嘆一聲,

這元冰的劍速實在是太快,幾乎看不到任何劍影的軌跡,

葉天的身軀被一劍刺穿了腦門,整個身體被寒氣入侵,瞬間化為一尊冰雕,嘩啦一聲破裂,滾落一地冰凌,

元冰冰冷的嘴角處浮現出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

只是他的笑容剛浮現在嘴角之處就變得僵硬起來了,因為他發現被自己一劍刺穿了腦海碎裂一地的冰凌之中竟然沒有一絲魂氣,

「好狠,竟然一招置我於死地,」葉天深吸一口氣,看著一地冰凌心中寒意更濃,

在場的觀眾再次驚嘆一聲,看到葉天安然無恙,頓時人聲鼎沸,一片嘩然,

元冰猛然扭頭,看到葉天安然無恙,眉頭緊皺,仔細回憶剛才一幕,這才發現,原來在他一劍刺向對方的時候,看似對方極速移轉身形,於是他的劍也瞬間改變了方向,鎖定了目標,可是,卻偏偏中了對手的移花接木之計,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